不能說的秘密(1)(1 / 2)

不能說的秘密 礁石 6934 字 2个月前

【不能說的秘密】(章·「秋菊」)

作者:礁石

2020年1月21日

字數:11821

周建洲,二十七歲,一個一無所有背負賭債逃回老家的落魄人。

嚴格來說也算不上徹徹底底的一無所有,至少在陽城這座城市里我找到了我

一生的摯愛,也就是我如今的妻子周澤麗,即便如今淪落到落魄歸鄉的境地,她

依舊對我不離不棄,陪伴在我左右,人們常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萬幸的是,這句話顯然並沒有在我身上應驗。

比我小兩歲的澤麗是我在陽城的大學城里讀大學時認識的,比我小一屆的她

讀的是外語外貿專業,不同專業的我倆是通過本校的線下同鄉會聚會認識的,第

一次見到她時,我就被她吸引了。

作為男人的我,無疑也是外貌協會的一員,澤麗擁有73的高挑身高,充

滿靈性的大眼睛,烈焰般的紅唇,豐滿的翹臀配合上水蛇腰身以及那能吸引所有

男性眼球的誇張巨乳,對於這樣的女人我完全喪失了抵抗能力。

當時的她在校內是排的上號的校花級人物身邊不乏優秀的最求者,還有一個

「秋菊」

的別稱雅號,雖然我對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稱號嗤之以鼻,但卻不妨礙我對

她展開狂熱的的追求。

追求澤麗的過程算不上多么順利,但是最後我還是如願以償抱得美人歸,澤

麗是個保守的人,直到結婚的時候我才次占有了她,此前我也打聽過澤麗有

過幾個前男友,雖然表面上我向妻子表示不介意,實際上心里怎么想的也就只有

自己清楚。

當床單上殷紅的血跡出現的那一刻,面對這代表妻子的忠貞最堅實的鐵證我

當時就對自己發誓要一輩子對她好。

此次帶著她回家是打算尋求家人的幫助解決賭債的問題,妻子也贊同了我的

想法,其實尋求家人幫助無非就是找父親或者姐姐借錢,但我對求助父親這件事

其實是沒抱多大希望的。

父親全名周瑞陽,今年五十三歲,母親則已經去世多年了,當時是在生三弟

周英傑時染上風寒落下了病根,沒過多久就去世了,此後父親便跑到了離惠市不

遠的東市打工賺錢。

雖不清楚父親在東市到底是從事什么行業,但每個月他都會按時寄錢回來,

家里則由爺爺奶奶帶著我們,一直到我高考完准備上大學的時候,父親才舍棄了

東市那邊的工作回到了惠州安定了下來,在這之前我們姐弟三人都鮮少有和父親

見面的機會,情感上面無可避免的有些生分。

而我因為出到社會工作後迷上了賭球,更是多年未跟家里人聯系,此次一聯

系就是借錢還債,還數額不小,半年前父親再婚我還甚至都沒有前去參加,對於

如今已經幡然悔悟的我來說當然是感到萬分後悔,但此刻已經走投無路的我卻也

只能硬著頭皮做此嘗試。

最後實在不知如何開口的我找來了妻子,借妻子之口聯系父親說明借錢的事

情,很快我就從妻子口中得知父親很爽快的答應了借錢,並囑咐我再點回去,那

時心中的愧疚之情真是無以言表。

也正因為妻子與家人表現出來的不離不棄,使得天真的我一度覺得在自己已

經邁過了人生最為低谷的時刻,往後就會迎來富足安康的生活,陷入到了對美好

未來的憧憬之中。

但人生路漫漫,世事無常,誰又敢斷言風雨過後一定能迎來彩虹呢,直到若

干年後,我回憶起來才意識到,當年的躲賭債攜妻落魄歸鄉,僅僅只是我陷入深

淵地獄的伊始,這一切的開端最早還得從我和妻子乘坐的回惠市老家的大巴車上

開始說起。

自妻子聯系上父親允諾借錢後,我便一刻也不想在陽城再做停留,當天夜里

我和妻子就收拾好行李准備找輛最快發車前往老家惠市的大巴車盡早離開陽城。

「東西都拿好了嗎?老公」

「嗯,都拿齊了。」

「那邊車來了,我們趕緊上車吧。」

妻子的話音剛落,一輛看起來頗為老舊的長途大巴車已經緩緩停靠在了路邊

,我看了一眼車牌號,確認是訂好的前往惠市的大巴車後便將放在地上的登山包

提在了手上和妻子一起登上了這輛看起來隨時會報廢的大巴車上,正式踏上了回

惠市老家的返鄉之路。

看著大巴車上空盪盪的乘客座位,我倆將手上的行李安置好後便落座在了第

一排靠車門處的位置,靜靜的等待著車子出發。

停靠在路邊的大巴車陸陸續續的上了幾批人,因為坐在靠車門排的緣故

,妻子的身姿總能吸引來一些目光,我對這些這是掃兩眼的目光早已是習以為

,沒有過多的關注,但隨著車上的人越來越多,很快大巴車內的空氣就開始變得

混濁起來,但在車上的人顯然都沒有抱怨什么,畢竟想要干凈快捷的會直接選擇

乘坐高鐵而不是這種年老失修的大巴車,選擇這種方式基本上圖的也就是便宜,

對於此刻一窮二白的我來說顯然這是我唯一的選擇,自己遭罪到沒什么,只是可

憐了澤麗得陪我一起受累。

想到這,我不免有些擔心妻子的狀況,便向坐在身側靠近過道位置的妻子問

道:「澤麗,會不會感覺不舒服,需不需要暈車葯?我帶....」

「喲,你是秋菊學姐?」,我的話音未落便被剛剛登上大巴的人打斷了話語

,開口的是個穿著的淺藍色工作服的小伙,手上提著黑色的公文包,看起來像是

准備外出辦公的樣子。

「你是?」

澤麗手指著這個突然冒出的家伙,似乎一時半會沒有記起對方到底是誰,然

而司機師傅似乎是准備發車了,催促起站在門口的他快點落座。

這位看上去似乎是澤麗校友的小伙似乎也知道現在不是閑聊的時候,朝我和

澤麗笑了笑便往大巴的後半區域走去了,我疑惑的向澤麗問道:「澤麗,這個人

是誰啊?你師弟嗎?」

「嗯,好像是小我一屆的小天,具體名字我倒是忘了,這車上有些悶,我先

睡一會。」

似乎不願多談起此人亦或是真的有些累了,妻子說完話後便自顧自的閉上了

雙眼,躺在椅子上小憩起來。

妻子連這人叫什么名字都記不得,想來只是學弟聽聞有這么個校花學姐的事

估計兩人也沒什么瓜葛,我也就不再打擾妻子的休息,開始自顧自的玩起了手機。

畢竟不是逢年過節的時間段,車內的位置只坐滿了三分之一老舊的大巴車就

啟動了,坐在車里的我卻感到越發的不適,大巴車內晦澀難聞的氣味加上行駛過

程中不時的晃動以及汽車啟動後發出嘈雜的聲響,玩著手機的我沒過多久就感到

了頭昏腦脹昏昏欲睡,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和身側似乎已經徹底睡著的妻子,

我估摸著還有好幾個小時天亮了才能回到慧市,自己最好是一覺睡到目的地,想

著便收好手機後喝了些水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然而當我被尿意憋得醒過來的時候,看向車窗外,外面依舊是漆黑一片,車

內的燈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熄滅了大部分,只留下車頭司機的位置和尾座的位置還

開著燈,耳邊盡是此起彼伏的呼嚕聲,而身旁的座位上此刻卻沒有了妻子的身影

,也不知道妻子是什么時候醒了過來離開的位置。

大巴車雖然老舊,但是長途大巴必備的移動廁所還是有的,想來妻子是去廁

所方便去了,自己再忍耐一會等妻子回來自己再去。

然而過了一會,我已然感覺有些憋不住了,卻依舊沒有等來妻子的身影,這

時我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畢竟人不能給尿憋死。

這輛大巴的移動廁所位於後方區域,廁所的大門對著我從過道來的方向很容

易發現,當我來到廁所門前時卻看到廁所上的卡槽中顯示的赫然是綠色的卡標,

顯然沒有人在里面,我的腦子這時有些發懵,妻子哪去了?一個行駛中的大巴車

上大活人總不會消失吧?匆匆的解決了內急,出了廁所的我立馬開始找起了妻子

,大巴車的乘客位置並沒有坐滿,站在廁所門前的我就能看清在大巴車里落座的

所有乘客,但我看遍了入目所及的每一排卻都沒沒找到妻子的身影,車上的人大

多已經睡著了,我也不方便開口呼喊妻子,心中的不安卻越發強烈。

妻子這么一個大活人怎么會不見了呢?不在車座上又不在廁所里,她還能到

哪去?對了之前上車的學弟小天似乎也沒看到他的身影,難道在我睡覺的時候車

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停下來過,兩人都一起下了車?這不可能!這兩人到底哪去了?然而這些疑問並沒有維持多久,身後陡然間傳來的聲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當我轉過身去時,一只精致的高跟鞋反扣在地上從移動廁所的側後方露了出

來出現在了我視野之中,我一眼就認出那是妻子今天出行所穿的高跟鞋。

就在我打算徑直走向移動廁所遮擋住的最後一排後座時,一條穿著淡藍色長

筒褲的大腿也從移動廁所後方漏了出來,我立馬想起今天車上遇到的小天。

似乎預感到了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股讓我感到心悸的感覺莫名涌上了心頭

,我下意識的放緩了動作蹲下了身子偷偷摸摸來到了移動廁所右後方大巴車倒數

第二排的位置,這個位置和廁所後方的位置斜對著只隔著過道的距離。

身子蜷縮起來躲在座位上的我沒有貿然的探出腦袋,而是拿出了手機開啟了

相機,將手機的攝像頭部位向廁所後方的角落的位置靠了過去,我一直苦苦尋覓

的身影出現在了手機屏幕之中。

眼前的一幕徹底的震驚了我,只見妻子澤麗此刻正以一個非常巧妙的姿勢躬

著身子四腳朝天的倒躺在了乘客椅上,她的腦袋剛好從座椅的邊緣完整的的探出

來卻又不至於讓身子從座椅上滾落下來,倒仰著的腦袋讓她烏黑的秀發如瀑般的

從椅子上散落了下來,她秀麗的面龐上皺著眉頭緊閉雙目臉上卻布滿了紅暈,兩

粒丑陋的卵蛋正懸掛在她的額頭上方,一根頭頂青褐色龜頭的黃褐色陰莖正立在

了澤麗嘴巴的上方,青褐色龜頭的頂部頂在了澤麗的唇上,而這條陰莖的主人還

能是誰?正是今天見過面的稱作小天的家伙。

這個我連真名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天此刻正赤裸著下身,一邊曲著雙腿一邊

高高的翹著屁股壓著上身站在了澤麗倒趟著的椅子上,他那懸在空中的雙跨之間

一根綳的筆直的粗大陰莖不偏不倚的頂在了澤麗緊閉的雙唇上。

憤怒,震驚,一系列強烈的負面情緒一瞬間就占據了我的腦海,因為看到了

妻子臉上難受的深情,我時間的想法就是這個小天是在強暴自己的妻子,妻

子看起來沒做什么劇烈的掙扎定然是這個小天做了什么手腳。

看著別的男人用龜頭頂著妻子嘴巴的一幕,除了憤怒外我還感到了強烈的嫉

妒,沒錯就是嫉妒,我和澤麗雖然恩愛,但是在房事方面卻意外的保守,主要是

澤麗這一方面比較守舊,我也很重視澤麗的感受,所以我和澤麗行房都是中規中

矩的性愛房事,甚至連口交都是被禁止的項目,更遑論其它,然而澤麗的嘴巴如

今卻被這個男人所玷污了,如果眼神能殺死人,我相信這個小天已經被我千刀萬

剮了。

最新找回4f4f4f,c0m

最新找回4f4f4f.om

最新找回4F4F4F.COM

心亂如麻的我,此刻卻沒有時間采取任何動作,既沒有直接上前呵止也

沒有選擇打電話報警,顧及到此刻沖出去也許會驚動司機和其他乘客,在如今人

手一部手機的互聯網時代,也許還沒等到我回到老家,妻子被強暴的事情就會被

曝光在網絡上面,一輩子都背負著被強暴的可怕回憶,我鬼使神差般的選擇了按

兵不動,我不斷的勸告自己不要魯莽行事免得造成無法挽回的惡果,卻莫名的暗

自期待著接來會發生的事情,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胯下的子孫根不知不覺已經膨

脹了起來。

正處深夜,大巴車內又熄了燈借著移動廁所的掩護這個小天看起來似乎絲毫

不擔心被別人發現,此刻的他除了用陰莖頂著澤麗的小嘴外,還用兩只手臂分別

摟著著澤麗的兩條修長的大腿向兩邊岔開,澤麗下身處的紫色內褲和格子短裙早

已被他褪了下來,倒卧著的澤麗彎曲的膝蓋如同人體衣架一般穩穩的掛著這兩件

衣物。

沒有衣物的遮擋後光潔圓潤的肥大臀部看起來極具肉感,顯然小天對於這充

滿肉欲的屁股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他摟著澤麗的雙腿,雙手不斷用力的蹂躪著澤

麗那肥白誘人的臀部,他抓的是那么的用力,澤麗柔軟的兩瓣肥臀隨著小天粗魯

的蹂躪劇烈的顫動著,肥美的軟肉隨著小天每一次用力的抓取都會從指縫間激凸

而出,澤麗那不斷變形白花花的屁股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紅色抓痕看起來是那

么的邪惡卻又誘人。

然而這些看起來似乎都不是小天所關注的重點,澤麗被小天徹底分開的豐滿

雙臀之間那被黑色的叢麗所圍繞的桃花源才是他重點關照的地方。

由於雙腿被岔開的關系,澤麗的私處在小天面前一覽無遺,借著攝像頭放大

的功勞我也是次那么仔細的觀察到澤麗的小穴,正如澤麗從沒有給我口交過

一樣,我也未曾品嘗過澤麗的小穴,看著小天痴迷的將整個鼻子都擠入那微微敞

開的粉紅色裂縫中,此刻隔著手機我也能感受到那澤麗小穴散發出的誘人氣息。

澤麗小穴的氣息顯然讓小天胃口大開,很快他就開始迫不及待的伸出舌頭舔

弄起澤麗的陰部,很快原本只是裂開一條粉色小縫的小穴在小天舌頭不斷的舔弄

下徹底的舒展了開來,肥厚的大

陰唇如同蝴蝶翅膀般向兩邊展開,里側粉嫩的小

陰唇也被舔的油亮光澤,然而小天的舌頭卻依然沒有停歇反而越發賣力的在逗弄

著什么。

也不見小天有什么過激的動作,身下的澤麗卻放佛身體被觸碰到了什么開關

一樣產生了反應,澤麗整個身子都顫抖了一下,那被小天用龜頭頂著小嘴的腦袋

也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似乎在抗拒著什么,而小天原本還在澤麗小穴處不斷舔

弄的舌頭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了下來,舌尖上卻已經多出了一顆碩大圓潤的肉色

珍珠,看著那肉色珍珠在澤麗小穴所在的部位那赫然是一顆已經被剝開了包皮的

性感陰蒂。

澤麗的陰蒂是那么的圓潤與碩大,從來沒有玩弄過澤麗陰蒂的我還來不及細

看,這顆敏感而又嬌嫩的肉色大珍珠就被這可惡的小天含入了嘴中,這顯然給澤

麗帶來了強烈無比的刺激,本就臉頰上就彌漫了些許紅暈的澤麗此刻臉頰上徹底

變成了粉紅色,被小天雙臂摟著的大腿也開始微微的掙扎起來,像是在抗議小天

的動作。

然而澤麗掙扎動作並沒有讓小天冷靜下來,反而使得他越發加快了嘴上的動

作,澤麗敏感的肉球陰蒂時而被他吸入嘴中細細品弄,時而又被他置於靈動的舌

尖肆意把玩,在澤麗不斷掙扎的過程中,澤麗那早已被舔開的肉穴卻開始緩緩滲

出水來。

看到澤麗的蜜穴開始流淌出愛液,小天顯得異常興奮不再糾纏澤麗的陰蒂,

那如同被激活了泉眼般不斷流出愛液的蜜穴似乎更讓他感興趣,粘稠的愛液還未

徹底的流淌出來就已經盡數被小天吸入了嘴中,然而對此並不滿足的小天還伸長

了舌頭狠狠的刺入到了澤麗的蜜穴洞口之中肆意的攪動起來,原本還是涓涓細流

冒著愛液的蜜穴徹底被小天的舌頭挖掘成了淫液肆意橫流的淫盪肉穴,然而這似

乎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澤麗原本緊皺的眉頭不知什么時候竟是舒緩了

下來,然而松懈下來的不僅僅是澤麗的神情還有她那原本抗拒著小天陰莖而緊閉

的小嘴也一同放松了警惕。

小天顯然很清楚澤麗身上的變化,他那原本高高挺在空中的屁股竟是開始緩

緩下壓,正當我以為澤麗會劇烈反抗的時候,讓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就在電光火石

之間發生了。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小天已經一臉滿足無法自拔的發出了一聲壓抑低沉的

呻吟聲,在他那舒爽無比的神情下,原本還高舉的屁股卻是已經將落下多時。

我想我永遠無法忘記剛才那一幕,就在小天剛剛開始緩緩下壓屁股的時候,

身下原本還用嘴唇擋著小天龜頭頂部的澤麗卻陡然間睜大了眼睛嘟起了小嘴含住

了小天龜頭的尖端,那一瞬間小天下壓著屁股的動作短暫的停頓了一下,接著卻

是以雷霆萬鈞之勢急速的下落了下去,青褐色的龜頭連帶著粗長的黃褐色陰莖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