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的秘密(2)老司機(1 / 2)

不能說的秘密 礁石 4251 字 1个月前

不能說的秘密(2)老司機

作者:礁石

2020年11月26日

字數:7582

大巴車上妻子和小天苟且歡愉的一幕始終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甚至在睡

夢中兩人交媾的畫面依舊不斷浮現,渾渾噩噩的我已經記不清自己何時從偷窺的

位置離開的了,而當我從噩夢中醒來的時候老舊的大巴車已經停了下來,周圍停

靠著幾輛新舊不一的同款大巴車,透過車窗,凄迷的夜色中一座燈火通明的建築

就坐落在這些大巴車的前方。

「老公,我們到中轉站了,再過一會我們就到家了。我下去買些東西,你有

什么想吃的?一會我給你帶回來。」

將我從噩夢中喚醒的不是別人,正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到我身旁座位上

的妻子澤麗。

聽到澤麗的聲音讓我回想起了之前不堪回首的一幕,一種名為憤怒的情緒一

瞬間充滿了我的整個胸腔,然而當我抬起頭來看著眼前妻子溫聲細語關心著我溫

飽的模樣,強烈的落差感讓我一時之間竟感覺有些精神恍惚。

「沒……沒有」,稍稍冷靜下來的我,胸口依舊壓抑的發疼,生硬的回應

了妻子的關心。

「那你再睡一會,我買完東西就回來。」

以為我沒睡好的澤麗顯然沒有看出我言語間的冷漠,從座椅上起身後便走到

了大巴車的車門處等待著司機將車門打開。

站在車門前亭亭玉立的澤麗依舊是一副剛上車時穿戴整齊妝容秀麗的模樣,

但是細心的我卻留意到澤麗不知道什么時候將上車時穿著的格子短裙換成了另一

條同樣款式顏色卻是黑紅相間的格子短裙,那條沾滿了澤麗淫液的短裙肯定

已經被澤麗藏了起來,甚至扔掉了也說不定,想到這我扭過頭來目光投向了大巴

車內的後排區域。

坐回第一排位置的我顯然沒法直接看到坐在移動廁所後方座位上的小天,但

是回過頭來的我卻看到了移動廁所後方的邊緣處露出的座位扶手上,一只男性的

寬厚手掌上正抓著一條女式的紫色性感內褲,那赫然是我在之前看到小天奸淫澤

麗的過程中,澤麗掛在膝蓋上的紫色內褲,如今卻是是被小天拿在了手上留作了

紀念。

那到底是澤麗主動留給小天的呢,還是小天強行留下了澤麗的內褲,這個我

必然無法得知的問題剛剛在我的腦海中出現的時候,老舊大巴車開門的聲音卻是

打斷了我的思緒。

當我回過頭來的時候,澤麗已經從大巴車上下了去,正當我透過車窗望著澤

麗漸行漸遠的背影不斷的思考著回到老家後自己到底該以什么樣的心態來面對她

時,一個矮胖的身影攔住了澤麗的腳步闖入了我的視野之中。

面對這突然出現的矮了澤麗大半個頭只能仰著腦袋和澤麗交談起來的矮胖身

影,我眯起了眼睛才看清了這位不速之客的模樣,發現居然是這趟載著我們到中

轉站的大巴車司機,我對他沒有什么太多的印象,只記得他姓劉,是個身形矮胖

滿臉油膩的中年大叔,開大巴車已經開了很多年了,我和澤麗夫妻倆人除了這次

返鄉坐上了他的大巴外,此前沒有跟他有過任何接觸,他為什么在這時候突然找

上了澤麗?目睹了小天和澤麗的奸情後,已經睡了一覺恢復了些許精神的我並不

打算放過澤麗身邊出現的任何可疑人物,沒有任何猶豫,我立馬就從車上下了來,

卻是看到兩人已經結束了對話,矮矮胖胖的劉師傅正轉身准備離開。

難道是我想多了,這個念頭剛剛成型,我就看到澤麗跟在了劉師傅的身後一

同走向了中轉站的右後方,一股不詳的預感再次涌現,我來不及多想,加快了腳

步,偷偷跟上了兩人的蹤跡。

一路跟著兩人的我,看著劉師傅輕車熟路的帶著澤麗貼著中轉站的外牆走入

了一處拐角處,我連忙壓低身子趕了過去,當我走過拐角時,哪還有兩人的半點

身影。

而就在我為跟丟兩人而感到懊惱時,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邊。

「你想怎么樣?」

那儼然是澤麗的聲音,循著聲音的來源我很快發現了兩人的所藏之處,那近

在咫尺的聲音就是從自己身側的木門內傳出的,那木門看起來頗為老舊卻關的嚴

嚴實實,只是木門旁邊的一扇窗戶上的玻璃卻是已經破了幾個口子只用老舊的報

紙簡單的糊上蓋住。

看了看周圍確認四下無人的我用手指沾了些許口水,在遮擋著玻璃窗戶破口

的報紙上輕輕戳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口,就用右眼透過這個洞口觀察起了房內的

狀況。

房屋內沒有開燈漆黑一片,只能隱約看到一高一矮的兩個身影站在屋子中間,

僅從身高我也能分辨出高的是妻子澤麗,矮的是司機劉師傅,暗中的觀察的我並

沒有引來兩人的注意,屋內兩人的對話還在有條不絮的進行著。

「嘿嘿,別著急嘛,其實像你這樣躲在那個角落車震打炮的,我跑夜車那么

多年也碰到過好幾回,只是大多是夫妻間尋求刺激而已,但是像你這種背著老公

偷吃的,可就不多見了喲~」

「你!」

「那破大巴雖然舊了些,但是掛在大巴後座上的攝像頭可是新裝的,坐在你

座位旁邊的老公應該很感興趣吧!要是~~~」

「別!別說了!你……你到底想怎么樣?」

兩人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落入了我的耳中,澤麗咬牙切齒的話語中確是已經充

滿了深深的無力感,我萬萬沒想到澤麗和小天偷情的一幕除了我之外還被車上開

車的劉師傅通過大巴車上的攝像頭記錄下來,還以此要挾澤麗,而自己在車上暗

中偷窺的行為不也被他所知曉了嗎!要是他將我在一旁全程偷窺的事情告知澤麗,

那我豈不是!!!我根本不敢再細想下去,此刻的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坐立

不安,卻想不到任何解決辦法,只能繼續通過報紙上戳出的小洞盯緊房屋內的動

靜,偷聽兩人接下來的對話。

「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我開大巴車開了也有十多年了,也一直想試試開其

他車是什么滋味,你這輛車看起來似乎挺不錯的,我小小的試駕一下,想來

不會給你帶來什么困擾,況且待會我還要跟其他師傅交接,不會耽誤你多少時間

的。」

「那~~~那好吧。」

面對劉師傅露骨的暗示,無可奈何的澤麗只能滿臉不甘的答應了劉師傅的試

駕要求,隨著澤麗妥協的話語剛落,屋內的燈就啪的一聲被打開了,那一瞬間漆

黑房屋內陡然出現的燈光如針般扎向了我窺探屋內的右眼,刺痛之中這只眼睛竟

一時之間睜不開來,強忍著不適我挪了挪腦袋轉而用左眼看向了屋內。

開了燈的屋內一片亮堂,而我也終於看清了屋內的狀況,里面的面積並不大

卻擺滿了各種雜物,其中以廁所的潔廁用品居多,顯然是一間雜物室,屋子的正

中央擺著一張破舊的沙發,只穿著一條灰色四角內褲的劉師傅坐在了上面,而在

他身前正站著一位身姿婀娜的美人,那正是我的妻子,周澤麗。

「劉師傅,能……能不能……不要開燈,我怕……」

顯然已經吃過一次虧的澤麗有些害怕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會再度被外人發現,

往日里遇到任何事都能沉著應對的她此刻臉上布滿了猶豫和不安的神情。

坐在破舊沙發上的劉師傅一邊用右手隔著內褲不斷揉弄著他那已經撐起了小

帳篷的襠部,一邊用猥瑣無比的目光從上到下打量著站在他身前的澤麗,看

起來絲毫都不擔心意外的狀況會出現。

「嘿嘿,大晚上開車的,怎么能不開燈呢?你放心,現在這個時間段,沒有

人會來這里的,這里絕對的安全,你還是抓緊時間把褲子脫了然後幫我把開車的

鑰匙清理干凈,我才好試試你這輛「車」的性能如何。」

已經急不可耐的劉師傅說完話後便移開了放在襠部上的右手,雙臂展開搭在

了沙發兩邊,挺著肥肚腩的他下身兩條密布著粗長腿毛的小短腿八字敞開著將那

已經變成了大帳篷的襠部迎向了澤麗。

面對這個比自己矮了大半個頭的油膩中年大叔,被捏著把柄的澤麗也只能無

奈的選擇屈服,對著劉師傅胯間那高高隆起的襠部,身型高挑的澤麗推金山倒玉

柱般跪倒在了他的面前。

腦袋湊到了劉師傅的跨間,面對著劉師傅那藏著車鑰匙

的灰色帳篷,澤麗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我不由得想到自我夫妻倆上車以來,

劉師傅就一路開車到了現在,下了車後又徑直來到這的他壓根沒有清理過下體,

此刻他的襠部必然帶著著汗臭味和屌騷味混合的惡臭,澤麗離那內褲遮擋著的襠

部只有一指之遙的臉上已經眉頭緊鎖,滿臉不情願的她最後還是伸手拽下了眼前

的內褲。

|最|新|網|址|找|回|-w|w|w丶2u2u2u丶c○㎡

而隨著澤麗將劉師傅的灰色內褲徹底脫下,一股連躲在屋外的我都能聞到的

臭味散發了開來,一根看起來有些滑稽的陰莖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之中。

那是一根近乎被醬褐色肥厚包皮徹底包裹住的陰莖,過長的包皮疊起了好幾

層厚厚的褶皺遍布在了陰莖上面,整個龜頭被包皮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了以馬

眼為中心指甲蓋大小的圓形開口,看不清隱藏其中龜頭具體的顏色和輪廓,除去

陰莖的外觀外陰莖的尺寸看起

來比起我勃起後的陰莖略短一些,整根陰莖的樣子

就像是一截縮作一團的鹵大腸里塞入了一根小熱狗看起來分外的油膩滑稽,面對

這根包皮過長外形古怪的短小陰莖,我看到了澤麗無奈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隱晦的

失望之色。

剛見識過小天那粗大的陰莖,此刻望著劉師傅那比我的陰莖還要短小一些的

滑稽陰莖,本該氣急敗壞的我此時卻是暗自松了一口氣,但是回想起剛才澤麗面

對劉師傅的陰莖時流露出的失望之色,依舊讓我感到無比的難受,但更多的是一

種莫名邪惡的亢奮。

看著眼前短小滑稽散發著惡臭的陰莖,澤麗再度猶豫了起來,她幾度抬手伸

向面前的陰莖但最後都停了下來。

「實在不好意思哈,這幾天比較忙,澡都忘了洗,你要是實在不好意思,我

也不勉強你,只是……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