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源賴光(01)天降源賴光媽媽,洗面奶服侍暖人心(1 / 2)

「小路,你怎么了?」

路雲聽到有人喊自己,他恍惚的意識漸漸恢復過來,很快注意到周圍的環境

與先前不同,察覺不對勁的主要原因是站在他面前的一位女性,一位非常漂亮的

女性。

紫色的頭發從背後垂落至小腿,額前的頭發打理的很好,兩縷劉海從光潔的

額頭兩側滑落,這個「長直些許劉海」的發型將她本就出色的物管襯托的更加出

眾,往下是一對碩大挺翹的人心,飽滿到第一時間吸引住了他的視線,然後是豐

腴修長的大長腿,沒到膝蓋處的漆黑腿甲。

她的身材非常火爆誘人,特別是那對巨乳大小,足以傲視絕大部分女性。

不過,打量了下,路雲視線又楞了下,這位漂亮的小姐姐穿著一身很特別的

服裝,深紫,有幾道小皺痕的上衣,有長袖,遮住臀部的裙擺,長長的紅繩穿過

小腹處的腰帶小孔,通過有些古怪的綁法拘束在身上,胸口上的紅繩綁了個蝴蝶

結,在繩子的拘束下顯得更加奇妙,她本身的衣服並不嚴實,但內在有一件覆蓋

全身的膠衣遮掩,那是淡紫半透明的材質,隱隱約約能看清在的雪白肌膚,平坦

的小腹,而她也沒有穿文胸,路雲甚至能看到巨乳上有些蜜汁凸起。

這衣服讓路雲想歪了,下意識聯想到某個猶豫就會白給的女忍系列……他很

快回神,思考奇怪的地方,這位女性明明看上去才二十多歲,卻給他一種人妻,

人母的第一感覺,也就是氣質鮮明。

見到自己孩子發呆,源賴光精細好看的眉毛有些抬起,她伸出小手在路雲腦

門前揮了揮,疑惑道:「唉,小路你怎么了,為什么走神了這么久?是討厭媽媽

了嗎?」

「媽媽?」

跟著低聲說了這句話,這個女性名為源賴光,並且是自己媽媽的第一記憶,

涌入路雲腦海,一時間他感覺很詫異,不過眼下顧不得深想那么多,只能點點頭,

向源賴光示意。

「我沒事,只是在想一些奇怪的事情,我們現在在哪?」

「媽媽也不知道呢,突然就出現在這樣的地方了,明明剛剛還在家里的。」

源賴光聞言露出苦惱神色,貝齒輕輕咬著艷紅的嘴唇,右手在胸部下抱著腰,撐

得乳肉變形。

「是嗎?」順利岔開了話題,路雲開始環視四周,周圍是荒涼的土地,干燥

無比,還有一些他說不上名字的植物,無論如何,這個地方都跟他先前的辦公室

沒有任何關聯。

「我們好像可以通過這個回去,之前也是這么過來的。」源賴光指了指路雲

身後的方向

順著她指的方向,路雲回頭便見到一扇散發著白光的門,就像水面一樣,能

看到門內的景色,布局,地板,家具那些都表面上二十一世紀的卧室,並且他隱

隱約約覺得,這扇門非常不簡單。

「先試一試吧,這地方迷失了可能回不去。」

自己穿越了?

路雲很快就想到了這個點,他還弄不懂現在的情況,明明一分鍾前,他還在

卧室里愉快的摸魚,現在突然來到了一個的奇怪地方,還多了一位年輕的母親。

正當他准備先一步跨進門的時候,源賴光上前挽住路雲的手臂,她露出擔憂

的表情,用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道:「得跟媽媽一起,萬一發生意外的話怎么辦?」

聽到她的話,路雲想了想就沒抗拒,排除陌生的原因,只因為是手臂被兩團

柔軟包囊夾住的觸感真的很美妙,朝身旁擔憂的源賴光輕輕點了下頭。

「嗯,乖孩子,媽媽保護你。」

兩個人一同邁步走進了門內。

……

剛從那扇門回來,源賴光媽媽去廚房做晚飯了,路雲現在待著卧室的電腦桌

上發呆,整理腦內相關的記憶,他跟廣大虛擬作品里的穿越者一樣,正在思考哲

學三問,我是誰?我在哪里?我要干什么?

「我到底是穿越呢,還是人生加了點戲份?」路雲瞥了瞥牆邊的全身鏡,他

的外表跟以前一致,二十來歲的有志青年,皮膚因為沒有經常曬太陽而有些白皙,

稍微不同的是,他的頭發濃密烏黑,不像以前天天熬夜碼字有些禿頭。

他還是他,但環境生活就不同了,突然有了一位母親,而且這位母親跟他記

憶中某個手游中名為源賴光很相似,至少外表是如此,其他設定還不知。

「所以這是天降媽媽了?」

大概理清了信息,路雲可以判斷現在發生了什么情況,就是他生活突然多了

位媽媽,並且這位媽媽明明沒有生活記憶,卻跟自己非常的

親密熟悉,就像她在

游戲中的設定一樣,把自己當做孩子。

並不是傳說中的穿越劇,這讓他有種說不清的古怪,就像《xxx降臨到我身

邊》的標題一樣。

「小路,媽媽准備好晚餐了噢,快趁熱過來吃飯吧。」

門外源賴光的聲音中斷了路雲的思索,他應道:「好好,馬上就來。」

起身離開卧室,去廚房洗了下手,路雲才來到客廳的餐桌,拉了在椅子坐下

來,源賴光在給他盛飯,看著她對電飯煲非常嫻熟的樣子,路雲覺得她似乎對現

代生活有一定了解。

跟設定上一樣,她的手藝的確很好,應該是非常專注認真,對於孩子的飲食

來說,路雲看著餐桌上那幾道香氣撲鼻的菜式,能感受源賴光的努力。

「稍等下,媽媽會盛完滿滿一碗給你。」盛完飯,源賴光轉身,把滿滿一大

碗的米飯放在路雲面前的桌上,然後她拉椅子坐到旁邊,以非常柔和,關懷的目

光看著男人,「啊,孩子,吃吧。」

有一說一,確實很暖,下意識躲避源賴光溫柔的視線,路雲內心閃過一點罪

惡感,別人把他孩子,而他盯著別人的胸部不放。好在只是一時,路雲端起飯碗,

點了下頭,:「謝謝,媽媽也吃吧。」

「嗯,媽媽不急的。」源賴光柔情的眼眸閃過一絲觸動,用筷子夾了兩塊五

花肉,放進路雲的飯碗內,然後停下來看著他。

順從她的期待,路雲扒了幾口,把兩塊肉全部吃進去,源賴光見此很滿意,

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腦袋,「慢點吃,不要噎著。」

她的手纖細稱呼上路雲樂意迎合源賴光的性格,天降經歷帶來的突然,不適

應的問題丟到天邊去,不過該有的疑惑還是有的,先前的光門可以去到一個未知

的地方,他抬起頭,看著源賴光問道:「媽媽,之前的光門你認識嗎?」

「不認識。」源賴光搖了搖頭,接著補充道:「不過媽媽感覺自己能控制那

扇門,孩子你是想做什么嗎?」

「控制嗎?我也有同感。」想到源賴光本身的設定,路雲有點頭疼,作為一

個普通人,他對於魔幻的東西非常沒有頭緒,問題擺在面前沒法解釋,這個倒不

用去理會太多,門內的世界,應該不是地球,他之前看到天空有一道橫穿的星環。

一個未知的世界,他產生了好奇。

「沒什么,就是好奇哪里是什么地方,想去探索探索。」路雲隨口道。

「必須要跟媽媽一起,你這么瘦弱,沒有媽媽保護你怎么辦?」源賴光右手

放在飽滿的胸懷上,視線盯著路雲。

「好好,你不反對就好。」

「嗯,吃飯先吧。」

……

晚飯過後,源賴光收拾飯碗,路雲則是拿起手機觀望網絡新聞,看看有沒有

跟他相同經歷,或者說發現鏈接異世界的門這件事,很可惜沒有這類事件。

有些失望,路雲把視線轉向廚房,那道成熟美麗的身影正在忙碌,晚飯問了

很多問題,他大概對源賴光有了一定了解,源賴光有他生活相處的記憶,但他卻

沒有。

談不上壞事吧,他自認為未來跟源賴光還是很容易相處的,稍微尷尬的可能

是他住的地方是一室一廳,睡覺應該要和她擠在一塊,那起身挺值得期待的。

搖了搖頭,路雲放下手機,回卧室拿換洗的衣服,隨後走進衛生間洗澡,今

天發生了怪事,泡個澡放松下心情,放好水溫後,他坐進暖和的浴缸,享受著水

溫帶來的舒適感。

沒過多久,門打開了,源賴光走了進來,赤裸著身軀,路雲一時間離不開視

線,那對碩大的巨乳絲毫沒有因為重力下垂,粉嫩的大乳頭,乳暈面積很大,下

面是一條白色的蕾絲花紋內褲。

「小路,洗澡也不跟媽媽提前說一聲,難道是嫌棄媽媽了嗎?」源賴光徑直

走到浴缸前看著路雲,語氣有些哀怨。

「呃···我這么大了,洗澡要母親大人陪著好像不太好。」路雲撓了撓頭,

解釋道,視線不受控制瞥向源賴光裸露的部位,真的很誘人,很有吸引力。

「哪有什么不好的,媽媽幫兒子洗澡不是很正常嗎?」

|最|新|網|址|找|回|-w|w|w丶2u2u2u丶c○㎡

源賴光說著路雲沒法反駁的話,她自顧自彎腰脫掉白色蕾絲花邊內褲,近距

離下,小腹下整齊的陰毛清晰可見,粉嫩的兩片肉唇,以及淡紅的陰蒂,路雲覺

得自己下面要抬頭了。

源賴光把內褲放在牆壁上的掛鉤上,邁腿坐進浴缸內,蹲坐下來,水面沒到

胸脯處,然後柔和望著路雲,:「真是的,小路長大後就不粘媽媽了。」

我好像沒跟你生活過吧?

這句話

在路雲內心浮現,但沒有說出口,他了解源賴光口中的孩子究竟是什

么,就是兒子=丈夫,以及超越常理的寵溺愛護,這個錯誤觀念的她絲毫沒有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