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3)(1 / 2)

封城 純綠不兩立 2654 字 1个月前

2020年11月25日

第三章

我像一具行屍走肉一般度過了兩個月,一點也沒有考上清華的喜悅,直到我

即將離家的那一天,媽媽才提著大包小包回來了,熱情的遞給了我一堆禮物,一

家人久違的吃了頓飯,爸爸和媽媽言笑晏晏,絲毫沒有因為矛盾離家出走兩個月

的樣子,我默默的吃完飯,提著行李就走。

媽媽看了我一眼,也沒說什么,只是挽著爸爸的隔壁送到了車站,直到我上

了車,媽媽依舊挽著爸爸的胳膊,刻意一般將頭搭在爸爸的肩膀上,輕輕朝著我

揮手,彷佛在宣示著這才是我的合法老公,是你的親生父親。

我默默的看著他們恩愛的樣子,坐在汽車的角落,笑了,又哭了,哭哭笑笑

得,車上的眾人都覺得這孩子戀家,有孝心,不像自己家的倒霉孩子,寧願在外

面野都不願意回家。

默默的將所有見不得光的心思收進了心底,整個大學期間,除了過年,我都

以學業為由拒絕回家,空閑的時間我就去打球,籃球,足球,羽毛球,各種球,

只求能發泄無處安放的精力,埋頭在各種技術論壇,只有鑽研技術我才能稍稍忘

卻在腦海中不斷盤旋的麗影,以及,那被欺騙的痛楚。

到了大三我就開始了實習,我終於有了不用回家的正當理由,第一年的時候,

我跟爸爸說我資歷尚淺,維護服務器的任務排在了我頭上,也想多學點技術,就

不回去了;第二年,我又以項目緊急,大半個公司的人都走不了為由,結果爸爸

卻早有准備,直接帶著媽媽來到了我的住處,看著媽媽忙里忙外的收拾的身影,

從高考到現在過去了這么些年,媽媽除了眼尾多了一條淡淡的魚尾紋外再也沒有

什么其他變化,非要說有的話,那對翹臀兒似乎更飽滿了些?

媽媽像一個沒事人一般跟我聊著天,甚至敢於和我一個人呆在房間里,彷佛

認定了我當初荒唐的行徑,只是少年荷爾蒙的沖動,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這么多年,

肯定早就忘記了她這個老太婆,說不定還以喜歡過自己為恥呢。

雖然我也談過兩個女朋友,但媽媽的身影卻讓我更加魂牽夢繞,既然我已經

決定將這段畸戀埋在心底,我也不會再對媽媽做出什么讓她難堪的事情了。

然而事與願違,就在我已經放手的時候,老天卻給我開了一個玩笑,媽媽居

然一個人來到了我的城市,而父親遠在千里之外,媽媽起碼會呆兩天,我是不是

有機會,讓媽媽兌現當初的那個諾言呢?

「思齊,思齊,那個超市怎么這么多人,是不是在促銷啊,我們過去看看唄。」

媽媽的嗓音把我從回憶中喚醒,我這一路迷迷糊糊的居然都快開到家了,沒

出事真是萬幸,媽媽說的是一家離我住的地方兩三百米遠的超市,奇怪,這家超

市平日里稀稀拉拉的沒幾個人一副要倒閉的樣子,價格還比向西再走二百米的另

一家超市貴個幾毛一塊的,大爺大媽自然是哪里便宜去哪里,就是再走一公里,

只要便宜一毛錢,那都擋不住他們跋山涉水的熱情。

媽媽有點躍躍欲試,身體保養的像個30歲的少婦,卻總喜歡干著60歲大

媽的事,聽爸爸說媽媽最近都開始跳起了廣場舞。

門可羅雀的超市此時停滿了各種電動車,占了所有的停車位置,到底是什么

樣的優惠力度能讓這么多人趨之若鶩,一些人更是將轎車直接停在了馬路邊上,

不乏有路虎大奔之類的豪車,我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大爺大媽就算了,開著百萬

豪車的老板親自下場過來搶購便宜幾毛錢的雞蛋?

想起早上群主的警告,一路上異常的車流量,以及眼前這個被擠爆了的超市,

我心里一緊,不會他娘的大的真的要來吧,家里雖然備著兩包口罩和一些泡面零

食,可根本不夠兩個成年人幾天的消耗啊,若是只有我一個人,我倒也無所謂,

甚至於有些期待,可媽媽卻在這個節骨眼來到了我的身邊,這個生我的女人,這

個養我的女人,這個……我愛的女人!

我方向一打,驅車繞了一大圈來到了超市背面,雖然也可以像那些亂停亂放

的汽車一般直接停馬路邊上,現在自然不是考慮罰單的時候,稍微靠近超市一點

的地方都已經塞的滿滿當當,一來我擔心後續趕來的車輛把我的車擋死,到時候

可是叫天天不應了,二來,我總覺得人車離的太遠不怎么安心,不知道現在事態

發展到什么地步了,能迅速回到交通工具,就多了許多應變的機會。

還好這里離我住的地方不遠,我經常來這個超市,跑步的時候更是將地圖探

的清清楚楚的。

將車停在一個空曠的綠化帶上,我帶著媽媽從超市的後門走了進去。

沒進去就遇到一個大叔倉惶的跑了出來,左手右手各夾著的一袋大米,看

那神色不像的付了錢的樣子,後門是許進不許出的,保安已經管不過來了?還是

保安也加入[搶購]隊伍?

我有些不安,下意識的拉住了媽媽的手,加快了腳步往里走去,媽媽順從的

任由我牽著她的手,她能看的出來我是因為擔心她的安全而不是出於一些奇奇怪

怪的目的,媽媽可不是一個矯情的人,即識大體又通情達理,不像我之前的那個

小女朋友,稍不合她的意,大庭廣眾下就跟我鬧了起來,可不管身處什么場合。

一進到超市,人頭攢動,滿滿當當的生鮮超市已經空了一半,還好基本的秩

序還在,一大群人場面雖然混亂,但也歪歪斜斜的排著長長的隊伍,吵吵嚷嚷的

等著結賬,僅有的兩個保安艱難的拿著喇叭維持的秩序,偶有身強體健的大塊頭

插隊,也只能假裝沒注意到。

廣播一直在循環播報著:請大家不要聽信謠言,按照秩序排好隊伍,有序離

場。

呼,還好,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長久以來文明社會的秩序深入

了骨髓,沒那么容易就變回野獸,至少,在得知和諧社會不復存在之前,不會。

想起群主提到過的口罩,我剛想拉著媽媽先去雜貨區看看,公司最近搬遷,

裝修才進行了一半,大家平日時都戴著口罩,我雖然都是在網上買的,偶爾跑步

路過也會過來補充幾個,超市只進了普通的醫用外科口罩和kn95,數量不多,

基本上都是滯銷的狀態,這會兒可就不一定了。

媽媽忽然掙脫了我的手道:

「我們分頭去買需要的東西,你去拿一些罐頭,巧克力,壓縮餅干之類的,

這地方你比較熟,我在前面這幾個區域轉轉。」

媽媽雖然對發生的事情一頭霧水,但她敏銳的發現肯定出了什么事情,一掃

前面排著長龍的人群,全都是拎著米面糧油的生存物資,人心惶惶事必有因,即

使是空穴來風,誰又願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賭消息的真假?不管發生什么事情,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