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記(02)(1 / 2)

安寧記 沃五 2702 字 1个月前

2020年11月27日

安寧正在給剛醒的麟兒喂奶,麟兒大口的吮吸著母親的奶水,安寧則是因為身體變得敏感的原因嬌喘了起來:「麟兒……你慢些吸……不要咬嗯~啊!不要淘氣」。

可是不足周歲的孩子哪里聽得懂這些,吃飽了還要偏要淘氣的咬一咬母親胸上翹起的兩點嫣紅。

周妄看准時機趁著安寧失神亂心的空隙,用墮魂術配合著陣法讓魂魄快速且無聲的進入安寧的腦海開始探查安寧的記憶,試圖找定魂珠的弱點或者安寧修煉的功法的破綻。

雖然周妄墮魂術大成擁有眾多變化,玄妙無比。但是要避免驚醒有定魂珠護體的安寧來探查記憶還是無比驚險,一旦被貼身佩戴的定魂珠發現導致安寧被驚醒,小則自己的魂魄受損,功力下降大則周族百年計劃毀於一旦,無數心血盡付一空。

周妄雖然功力已至化境但在無數的記憶中快速且謹慎的穿梭也會感受疲憊和緊張,7日後就是月食,他必須趁現在找出一切不利於大計進行的因素並將其鏟除,為以後的計劃開展鋪出一條路來。

終於他在安寧的一份幼時的記憶碎片里找到了關於定魂珠的信息,那是安寧幼時在家中古籍所讀,現在她本人可能都不記得,但周妄借助墮魂術的大神通成功的把這個秘密挖了出來。

「定魂珠乃是由玉骨曇花,天山寒潭水,無瑕玉髓等天地間至純至凈之寶經歷十年年煉化所成,乃是時間養魂定神護身獨一無二之物。

但世間萬物相生相克——邪華玉便是定魂珠的相克之物,由邪水晶,黑血玉,輔以陰木火熔煉,時日不定,修煉魂念類功法者使器液凝形最佳,凝煉邪華玉時顏色越黑效果越佳,此玉可使定魂珠神通無效,男子佩戴則失陽氣熄心火,女子佩戴則亂情欲滋陰水……」古籍上如此寫道。

周妄把這段古籍上的記載牢記下來,在功力耗盡前催動法術從安寧的夢境里退了出來,待到周妄的魂魄回歸本體的時候,周妄已是滿頭大汗,道力,魂力消耗一空險些昏倒,但是他的臉龐並沒有露出一絲疲憊反而是狂喜的表情

「終於!終於找到了!啊哈哈哈哈!來人!天寶庫掌司獨孤羅何在?」

門外的一名仆人回答道:「回陛下,掌司獨孤大人此時應在天寶庫清點物資」

「速去命他與張老於煉器堂等我,說有要事相商」

「屬下領命,這就去找獨孤大人」仆人跪地磕頭然後急忙向外跑去。

過了一會兒武王調息完畢,狀態稍有好轉,對著門外打了一個響指,唰的一聲,不知從何處飛出來一個一身黑的兵士。

黑衣兵士沒有言語只是單膝跪地等待著周妄的下一步命令。

「把最近陰木院的丟出來的雜物全給我取過來,還有把前天干朝派來的探子給我押過來」

黑衣兵士沒有回話只是恭敬地行禮然後離開,不多時一個被五花大的身上還有不少傷口的男人和一輛裝滿雜物的小車被送到了院子內,黑衣兵士也單膝跪在一旁。

「讓他說話」武王毫無感情的說道。

黑衣兵士解開了地上大干探子的啞穴

「叛徒!你不得好死,我必唔唔唔……」大干探子剛要破口大罵,黑衣兵士就從旁邊的小車里抄了一塊麟兒用過的尿布堵住了他的嘴,並狠狠地給了他一腳,讓他收斂一點。

「從你進入大武的那一刻,不,從你離開大干國都那一刻你就在我的掌握當中了——柳年。」周妄平靜的對著地上不停掙扎面目猙獰的探子說道。

聽到周妄的話,地上剛剛還怒目圓瞪的探子神色立馬變得緊張起來,一臉惶恐的看著周妄。

「柳年,代號獵鴞,原大干王朝皇家侍衛統領,9年前受干皇密令來到大武都城入,一路升遷至內務府,期間傳遞軍情13條,密令7條,接頭人代號是雨燕,是你在軍里的前輩,他在城內的落腳地是……」

隨著周妄一一念出自己這些年的所做所為,柳年的表情開始逐漸變得絕望,他自以為完美的卧底原來在敵人的眼里是如此的滑稽,但他還沒有徹底絕望,如果只有自己被發現那么就代表大干的滲透計劃並沒有完全失敗。

「你不會愚蠢的以為只有你自己被抓了嗎?你們大干在大武的所有部署都在我安排的人部署下,你們所有細作的名單都在我這里,你們在大武的總負責人是我的人,你們每個人傳遞的消息都是我故意透露出去的,甚至你們能接觸的人都是我安排的,這些年大干的兵力調派可以說在我的安排下,你們一開始就在我的掌握當中」

聽到這里柳年已經心如死灰,是啊,如果不是他們傳遞的情報出了問題大干防線又怎會一潰千里,敵軍又怎會繞開伏兵又怎會知道大軍主力的部署。

「好了,我沒時間浪費在小角色身上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死二是向我效忠,當我的狗,我數三個數,三」

還沒未等周妄數到二,柳年就重重的跪下給周妄磕了頭,以示服從,看到柳年的服從,周妄的嘴角微微的翹起,周妄揮了揮手示意黑衣兵士便把柳年帶了下去,周妄也走到那輛裝滿雜物小車面前開始仔細端詳起來

沒有在意車內的物,周妄拿起了兩塊麟兒的尿布仔細端詳,用靈識探查發現尿布上殘留的陽氣並不一致

「看來

龍氣和陽氣已經開始被壓制但程度還是不夠嗎……」

「那邪華玉必須盡快煉制出來!」周妄一邊說著一邊施展身法來到煉器堂內。

「見過陛下!」煉器堂內的眾多工匠和兩位堂主看見周妄出現紛紛跪下行禮。

「眾愛卿平身,不必多禮,羅老,張老與我進內室詳談」

沒有過多停留,周妄帶著二位老人徑直進了煉器堂的內室並開啟了內室的法陣,這里是煉器堂最安全的地方,由一塊禁道石作為陣法中心,周圍百丈都無法使用道法,也只有周妄能夠開啟和關閉法陣,這里是避免竊聽的不二之選

「陛下究竟是何事?要我們兩個老頭子來」其中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說到。

「張老羅老我已經找到應對定魂珠的方法了!二位聽我細細說來……」

兩位老人專心致志的聽著周妄講出事情的經過,待到周妄講完兩位老人不禁流出了淚水

「陛下,我等二人一生都在為此事奔波卻無所得,原本打算在月食之日以千名死士獻命來強破定魂珠,未曾想還是讓陛下親自出馬才得到此等機密,陛下我等無用啊!需要老臣做什么,陛下盡管提出來,我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眼前這兩位老人也是周妄當年的授業恩師,看到兩位老人這樣展現忠心,周妄也不禁感動起來

「張老羅老你二位莫要這樣,若無您二位搜羅天下寶物這煉器堂和天寶庫又怎能建的起來,現在合我三人之力煉出邪華玉來才是首要之事。」

「陛下說的對,是我等怠慢了,我這就去所需調集材料,老張你去多叫點工匠這一次必須萬無一失!」

「好!我這就去把人叫過來,別的不說,這次煉器我會拿出畢生所學來以求完美!」

「辛苦二老了,我還要去處理一點事,待我處理完便來合二位之力煉出邪華玉」

「陛下不必如此著急,我等還需時間來布置一下」

「好,我這就去處理,二老辛苦」

話畢,周妄就化作一道流光遠去。

|最|新|網|址|找|回|-w|w|w丶2u2u2u丶c○㎡

周妄來到自己的寢宮,從一幅畫中拿出一個寶箱,打開寶箱里面但里面並無寶物只有一塊塊不知是何材質的布料,周妄再次打了一個響指,黑衣兵士再次出現。

「讓宮女把這些布料做成尿布,再放進補給品里讓柳年給安寧送過去,注意不要讓他知道有東西被做過手腳,還有讓他去取得安寧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