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2 / 2)

駭客伶姨 未知 5654 字 8个月前

我的j巴此時已恢復雄風,貼在伶姨的上。磨著頂著。

眼朝上望向伶姨,只見她的頭左右翻動,如瀑般的秀發已顯凌亂,幾許發絲因汗水貼在臉上。

我抽出手指,揉握伶姨的一對n子,用嘴吸吮著r頭。

當嘴在左r時,就用手指揉搓右r頭,j錯進行著。

我的y具在伶姨的上頂著,可是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或許是太過興奮,就這樣我把jy全噴在伶姨的小腹上。

伶姨一把緊抱著我,許久才放開來。

她將我拉起,和她面對面並躺在床上。

單手將那條黑s中分三角褲脫了。

就用它輕柔的把我的j巴擦g,並將她身上的jy揩去。

隨手就把那條三角褲往床尾地板一拋。

現在,我和伶姨都側躺在她床上,面對面,頭並著頭。

伶姨將身上的絲質肩帶睡衣也脫了,拿著它幫我擦汗。

然後也是往後一拋讓它加入那條黑s鏤空蕾絲三角褲。

我面前是個絕s美女,身上別無他物,玉體橫陳就這樣毫無遮覽的在我眼前。

我望著伶姨說「伶姨,你好美」

伶姨回道「謝謝你,年輕人。連你也這么說,我感到很榮幸。已經有一陣子沒有人這么恭維我了。」

順手將薄被拉過來,蓋著我兩的腹部。大概是怕空調使我著涼了。

我說,「真的。不是恭維,我是說真的」

伶姨伸出手,順著我的頭發,「小鬼,真會灌迷湯。將來不知要害慘多少女孩子」

「伶姨,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滿腦子都是你,別的女人都引不起我的x趣,所以我才偷闖進來的呀。

再說,你不是也看了我的r記了嗎?「「也是哦。那好吧。就信你好了。

說到r記,我想現在可以告訴你了。

為什么每次你愛撫我,s精後,我都隔了一陣子才洗澡。

其實,g媽也很想當場就把身子給你的。

再加上那突破禮教年齡禁忌的莫名刺激。更是撩得g媽欲火難忍。

幾度都想棄守,與你共享歡愉。

都忍著回房用情趣用具z慰來解決,所以才耗了那么久。「「你是說,在你更衣室抽屜最里頭的東西?」

「小鬼,連那兒你也翻過啦?」

我一時說漏了嘴,g脆就從實招了。

「既然你都知道,那也就算了。

g媽這一生就只和那該死的那口子做過這檔事。

誰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對了,丟了離婚證書就說要去流浪。

這將近一年,要真忍不住,g媽都是靠這些東西撐過來的。

其實,g媽也只是因為新奇,就把店里的全買了一個,到現在為止,也只試過那個粉紅s的小跳蛋震動器

呢。「「伶姨,你不用再靠那些東西了。今後就讓我來為你解決。」

「小正,你可是說真的?你真的願意跟我這么個三十多歲的老女人做a?」

伶姨邊這么說,邊用另一只手在我的j巴上搔著。

「伶姨,你哪兒老了?難道我剛才的話你都沒聽見嗎?只有你,我才會起x趣的」

「小正,g媽最猶豫的一點,是怕如果g媽就這么輕易把身子全給了你,你會認為g媽很賤………」

「不會的,伶姨,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遠是最崇高,最親蜜的。我發誓,我只愛伶姨。」

「唔,你的嘴可真甜。好吧,就相信你好了。」

我的j巴在伶姨的撫弄下又挺起來了。

伶姨也察覺到我下t的變化「真想不到。這么一下子,你又漲起來了。

人家說,年輕可以再來一次的。只不過,我沒想到會這么快。「我的j巴以堅挺的豎起,對著伶姨點著頭了。

g頭幾滴晶瑩的分泌物正向伶姨打招呼。

「伶姨,你看,我說的是真的吧?我就只要你,我滿腦子都是你我愛你,伶姨,我要你」

伶姨大受感動,也忍不住了。

將薄被一掀。身子一翻,采狗爬姿式,將p股翹起對著我。

一手後伸,將y唇微分。

微微扭著p股,回頭帶著yy笑意對我說。

「喜歡你現在看到的一切嗎?喜不喜歡g媽的p股?g媽的p眼好不好看?如果你要,g媽全都給你。不

過,不是現在。g媽要你把大r棒c進g媽的小浪x,先給g媽止止這陣子來的飢渴。」

我跪立起來,將j巴湊上伶姨的y唇。

伶姨扶著我的j巴,引導到rx入口。

我向後一縮,不讓伶姨就這么得逞。

反而是在d門口磨著。

「好人………求求你………別再挑逗我了………c進來吧………來………來g我………別磨了………求求

你………給我止止癢吧………來嘛………可憐可憐g媽………來………我受不了了………………來給g媽止癢

………」

伶姨可是急了。伸手想抓住我的j巴。眼角微潤,我看了有些不忍。

我奮力一挺,終於,我進到伶姨的體內了。

在同時,伶姨也因為我這一挺抽了一口氣。

我的j巴其實只有g頭進了去,伶姨卻已齜牙裂嘴,眼角的淚珠蹦了出來。

「伶姨,怎么了,痛嗎?不然,我不要進去好了。」

雖然我急著想把r棒c進去,但這景象使我有點慌。

「不,不………沒關系………不要拔出去………g媽的浪x只是太久沒人c了,所以一下子容不下你的大

r棒。g媽很快樂,所以才會掉眼淚的。你輕點慢慢來就好了,來……再來………進來………」

於是我緩緩的將r棒往里塞。

伶姨的小嘴大張,大口的換著氣。

「哦………好………好爽………來………來………哦………………」

我的j巴進去了三分之二就再也挺不進去了。

我就這么磨著,享受r壁緊密的將我的j巴包圍著。

「好………好小正………現………現在………現在抽………抽cg媽的賤x………………」

我開始進進出出的抽c著。

伶姨配合著我的動作發出了y盪的呻吟聲。

幸好伶姨裝璜時作了隔音設計,不然一定會有人來抗議的。

「噯喲………………好棒………小正好棒………真好………快………好………g………gg媽的浪x……

…小浪x好喜歡………好高興………………喔………嗯………嗯………喔………喔………好………親哥哥……

…好丈夫………你是我的………我的親丈夫………小丈夫………………g翻g媽的浪x………g……g穿……

g爛小浪x也………也沒關系………………喔………真是美………美極了………」

我俯下身,貼著伶姨美白的背部,伸手向下前探,握著那對r房揉捏著。

一邊努力的抽c著。

伶姨回首和我深深的吻著。還自喉頭發出「哦………哦………」的哼聲。

伶姨忍不住快感,將舌與唇自我口中分開,y聲浪叫「太………太美了………………就算………就算現在

讓我死………哦………我也甘心………美………美………雪………雪………爽………浪x………浪x太滿……

…滿足了………嗯………喔………親丈夫………g得浪x好爽………心……心肝………寶貝………大j巴……

真是………太………太棒了………喔………」

我抽c的動作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快。

伶姨也配合著我的動作,在我挺入時將p股迎上來。

發絲凌亂,體態y盪,一點也無法和平r在外優雅高貴的伶姨連想在一起。

「好………好………美………美………美上天了………哦………好丈夫………親丈夫………我愛你………

愛………………愛大j巴c………………哦………我快死了………要去了………好………好丈夫………情哥哥

………………浪………浪x快………快不行了………………」

伶姨的喘息越來越急促,我的j巴也開始在rx里一漲一漲的了。

伶姨也察覺到,我的精門要開了。更加y盪的扭著p股。

「來………s在浪………浪x里………………來………………我………哦………………我們………一起…

……………一起上天………………………」

我奮力一挺,一股酥麻的電流由脊椎傳了上來,精關再也鎖不住了,一泄而出。

伶姨也發出「啊………………」的一聲,再也支撐不住了。

我的力道使我倆都仆倒在床上,我伏在伶姨的背上,j巴c在伶姨的rx里。

我的雙手仍在伶姨的r房上,由後抱著伶姨。

y具還在小x里做後續的s精,伶姨的手緊掐著我的手臂,指甲都陷了進去。

我感覺到懷中的伶姨也在抽慉著。

我忙問伶姨怎么了,卻沒有得到回答。

手被掐的死緊,我探不到伶姨的鼻息。

於是我將頭靠過去………還好,伶姨大概只是昏過去。

我輕聲喊著「伶姨,伶姨,醒醒。伶姨」

許久,伶姨才吁出一口氣。松開緊抓著我手臂的手指,愛憐的撫著掐痕。

「沒事,小正。沒事,別怕。

g媽剛剛只是爽死過去,這是女人高c到極至的境界。

你真是太棒了,所以g媽才會這樣的。「伶姨頓了口氣,緩和的一下,才又說,「女人的高c不像男人,男人到高c,頂個幾下,第一個尖峰一過,最多再幾個後續較弱的尖峰,幾秒鍾

後就過去了。基本上,一過第一個尖峰,也就差不多了。女人就不同了,相對男人的高峰,女人則是高原,是

要持續一陣子的。這時,最好的因應方式就是抵住並緊緊抱著。」

我將伶姨摟緊了些。伸過頭去,親了下伶姨的臉頰。

伶姨回過頭來,和我熱吻。好一陣子,分開後才又說,「至於爽死過去,這我也只是聽說,我還以為是捏

造出來的,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真是美得無法形容。很多女人終其一生都無福享受到這滋味的,g媽真是太

幸福了。」說著,眼淚又盈眶了。

「怎么了,伶姨,是不是我哪兒又錯了」

「不,不是,g媽是高興。終於有幸能嘗到這種滋味。要不是有你,g媽一生可能就與此無緣。要不是你點

醒我,不要矜持的忍著悶著,把痛快釋放出,再加上那突破禮教年齡禁忌的刺激。g媽是無法體驗這一切的,

要是知道有這么美,g媽就該早早把身子給你的。」

我的j巴已漸漸消退,帶著白s的y體,滑出rx。

伶姨也轉過身來,與我面對面相望。

「還有一點,最重要的關鍵」

伶姨湊到我耳邊「你的大r棒」

說完便羞著把頭埋入我胸膛。

我伸手托起伶姨的下巴,伶姨一臉嬌羞的仰望著我。

我低頭吻住伶姨的唇。

伶姨熱烈的以舌度入我口中響應著。

好一陣子我們的嘴才分開。

伶姨低頭往下看著我那已消的j巴。

帶著jy與yy的閃著光。

於是便屈下身去,將我的j巴舔g凈。

回上身,頭靠回我胸膛,小手輕輕順著。輕聲說道,「真希望可以天天讓小正的j巴c」

我再度托起伶姨的下巴,j巴經過又一次伶姨舌頭的洗禮,在伶姨小手的輕撫下,又有點蠢蠢欲動了。

「伶姨,我們是夫妻,當然可以天天c啦還有啊,這會兒怎么又叫我小正了?」

伶姨一臉疑惑,不知我在說什么。

「你剛才不是喊著,情哥哥,親丈夫的嗎?」

伶姨嚶嚀一聲,縮回我懷里,嬌羞的輕捶我胸膛「你壞,壞死了,取笑g媽」

「那你是答應我可以天天c啰?」

伶姨湊向我耳際,「g媽答應你,怎么會反悔?你這么厲害,g媽隨時都願意給你c。」

說完轉過身,不敢正視我的眼。

我的j巴又重新豎起,我頂著伶姨r感的p股。

「伶姨,說話要算話呀,讓我進來吧。」

伶姨回頭向下一瞧,輕呼,「天呀,我真不敢相信」

回頭看著我說,「g媽也很想,不過,今天就饒過g媽吧,g媽已經沒有力氣了。再說,一下子來太多次

會傷身的。」

「那這該怎么辦呢?」

伶姨想了想,微微抬了右腿。

「好吧,你就放進來吧。我們把它保留起來好了」

扶著我的j巴。導入rx中。

「好了,小正。安份點。不要頂哦。g媽不是不肯,g媽是為了你著想。等醒來有了體力,一定補償你」

我偏偏頑皮的頂了一下,「你又叫我小正」

g媽被這一頂又抽了口氣。

「好嘛,老公。乖,我們睡覺了」

伶姨拉過薄被,蓋住我倆。偎在我懷里。

我的左手穿過伶姨脖子下方,右手握著伶姨的右r,j巴c在溫暖的rx里。

就這么呈湯匙的姿勢,我倆疲累的睡去。

我終於進到了夢寐以求,r思夜想的溫柔鄉。

伶姨也終於從我口中聽到了一聲「娘」,只不過,我說出的是………「娘子」。

第七章touchinthemorning

作者:carlchen

早晨在下t的舒爽感覺中醒來。

我睜開眼,一時不知我置身何處。

向下一望,見伶姨正在我的j巴上貪婪的吹舔著。

這才想起昨晚美妙的際遇,薄被仍蓋在我肚子上。

伶姨沒有食言,正在我挺立的y具上又含又吮著。

這時我倆在床上是呈卜字型的,不過卜字的一點是朝上的。

也就是說,伶姨側躺著,p股就在我眼前一臂之遙。

我望著伶姨玉凝般的背部,柔和的胴體曲線。

伸出手指,在伶姨p股溝尾端,近尾椎骨處輕輕的繞著圈。

伶姨嚶嚀一聲,扭著白晰渾圓的p股,被呵著癢了。

小嘴仍含著我的y具,微微側頭,撩起發絲,由眼角往我這兒瞄。

「唔………嗯………………小正………醒啦………」

含著y具的小嘴從嘴角說出的話,並不是很清楚。

我將伶姨的p股拉了過來,伶姨也配合著挪動著。

伸出舌,就在p股溝舔著。

伶姨忍不住笑出聲來,「小正………不要………好癢………」

我又往里舔去,一股腥味沖上腦門,昨晚y盪一夜殘留的味道。

舔著伶姨緊縮的g門。

伶姨仰頭離開我的y具,「喔………好………好………」

我抬起伶姨的右腿,移過我胸前。

伶姨現在雙腳橫跨我胸前,誘人的p股就在我眼下扭擺著。

小口含著我的y具,「唔………嘖………真大………大j巴………我最愛了………我愛小正的大j巴……

…………」

我伸出舌,舔向y戶,卷著伶姨的y唇。不時也往里伸去。

「哦………好………對………對………就這樣………對………………好………好………………」

舌尖往小x上那顆小小的r豆挑著,抵著,磨著。

更令伶姨幾乎發狂。

我們就這樣以69式,恣意的品嘗彼此的x器。

伶姨的y水,已流到大腿上了。

我將伶姨拉起,讓她正面躺在床上。朝下看著這誘人的尤物。

「不要這么盯著g媽看,人家會害羞的。」

「我們都這樣了,怎么還自稱g媽呢?」

「好嘛,巧伶依你,好人,以後就叫巧伶就是了。」

我伏下頭去,埋入那對誘人的n子里,舔了起來。

這回我沒有莽撞,我知道,我可以慢慢享用。

我的舌並沒有直侵r頭,反而,我刻意避開。

我的舌在n子上以圓周狀繞著,漸漸向圓心繞去。

我知道,伶姨期待著我將嘴吸上她的r頭。

y具就在y唇上磨著,就是不進門。

伶姨被我挑得情欲高漲,輕咬著牙,恨不得我馬上把r棒c進去。

小手探向r棒套著,想引導r棒c進rx。

我慢條斯理的舔著那對美r。在r暈處加快繞著。

然後,像是不經意的,舌尖拂過堅挺的r頭。

伶姨好象被這股酥麻的電流電著了,發出「哦………」的一聲。

「小正,你好厲害………真會挑逗………巧伶現在下面好癢,c進來給浪x止止癢,好不好?」

伶姨一手急著想把r棒引導進來,另一手移到我的嘴照顧不到的n子上。

以指尖捏著r頭揉搓著。

這下子,我知道,伶姨發浪了。

我好整以暇,仍在d口磨著。

「不行,妳叫我小正,我不能接受。你應該叫我什么?」

伶姨急得汗也出來了,再也顧不得了。

「親丈夫………好丈夫………巧伶的好老公………巧伶求求你………把大j巴c進浪x來………………」

我挺起j巴,長驅直入,搗了進去。

伶姨倒抽了一大口氣,發出「哦………………」的一聲。

久久才吁出氣來。

「好滿………好美呀………」

我並沒有開始抽c,而是抵著磨了起來。

享受r棒在rx的溫暖美感,被r壁緊緊包著的舒爽快感。

「喔………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