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1 / 2)

駭客伶姨 未知 1736 字 7个月前

只見到伶姨不安的左右移動著臀部。

由伶姨發出的聲因,我猜想桌面上的情形。

伶姨輕咬著吸管,吸著那杯獨家配方,用力點頭,利用時機大力「嗯………嗯………」認同著紋姨的話。

「由其我們女人,上葯房買這個,也沒什么好丟臉的,但是就是很奇怪。

其實也沒什么,但是別人的那種眼光就讓我們很不好意思。

不過人家看著我老公的眼神就很崇拜。不知想到哪去了。

我看他一副很樂的樣子,以後你如果還要,我叫他去買好了。省得受那種異樣眼神。「「所以啦,多吃水果。多來總部讓紋姊看看。我做果汁給你喝。我這獨家配方叫愛情的滋味,說也奇怪,

好象有魔力喲。喝過的人都墬入情網。而且,還只有我做的才有效,人家都說我下了魔咒做了魔法。你要常來總

部才有得喝喲。」

伶姨還撐得住。滿口「好………好………嗯………對………對………」的響應著。

我真是服了她了。椅面上一灘y水了。

這期間,不時手伸下來,時而握緊,時而嵌入我的肩。

我,還是不認輸。

「好了,我要下樓去了。記得把浣腸球收好。省得小朋友問東問西的。」

原來是這個呀!我一樂,手順著伶姨努力掩飾的搖擺伸到伶姨p股下。將食指c入p眼。

「啊………」

「還有什么事嗎?」

想必是紋姨走向門口途中回頭問。

「沒………沒事………沒事。」

跳蛋在嫩x里震動著,兩根手指在p眼出入著按摩著,速度越來越快,伶姨看來是快不行了。

「還不收好,難道………你該不會是要和那小朋友玩那盒東西吧?」

門隨著紋姨銀鈴般的笑聲關上了。

伶姨猛的將椅向後一退,雙手把我拉起。手指用力掐著我的背,雙腿緊夾著我的大腿。密密的抵著我

的下t。

小嘴用力在我肩頭咬下,以防喊出聲被剛出門的紋姨聽見。

死命的緊箍我,身子不自主的抽動顫抖著。

平息下來,伶姨才呼出一大口長氣。

解開我上衣,愛憐的輕撫著我肩頭的齒痕。

輕聲的附在我耳旁說………

「看來,那杯愛情的滋味還真有神奇的魔力。」

伶姨又打個電話給小趙,說司機今天供她差遣,待會兒不必回公司了。

手機轉給司機後,要司機晚餐時間,送小趙她們到某間餐廳去。

消費同樣報公帳。

又說司機今天忙了一天,遂放了司機一天假。

余下的下午,只有蘇蘇打了通電話來。

伶姨要他別c心集團的事。

並購大原則既已談妥,剩下後續細節j下給當地分公司辦就行了。

還說一星期內不准他回公司,要他帶小涵好好玩。

我問伶姨,她到公司來,就只是在放他人的假,這樣怎么運作?

伶姨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公司最重要的是人心。

他們平r全力為公司做事。要不是她不時來g涉,硬放假。這些人都會累倒。

只要任何一個累倒了,對公司的損失不是金錢可以估算的。

怎么可以不好好照顧?

說著看看鍾,「算了,也沒事,我們下班走人!」

原本以為就回我們的窩,我們的愛巢。

豈知伶姨另有打算。車子開著就往天母去。

我這才發覺,不是往回家的路。

「伶姨,我們要去哪?」

「上滿一天班,當然要慰勞一下,好好吃頓飯去。再說,難得開車出來,就順便暖一下車,讓它跑一跑。

」我看著伶姨。

嘴中還是只能呆呆的吐出我衷心的贊美。

「伶姨,你好美。」

趁著紅燈。伶姨轉過頭來,將舌度入我口中,深深吻著。

這才渣了下嘴。「現在要叫巧伶,老公。」

我不知道,在車道中隔著車窗看到這一幕的人會怎么想。

我們到了家典雅的餐廳,氣氛很柔和。

伶姨點了德國豬腳,我吃了菲力牛排。

在等甜點上來時。巧伶從面對的座位移過到我右手側來坐。

若無其事的說,「今天下午,你不是說穿著濕掉的三角褲對身體不好嗎?」

說著將我這側的桌巾微微撩起。

入眼所見,一雙高根鞋的美腿,絲質三角褲掛在翹起左腿腳踝俏皮的對我搖晃著。

又來了。要不是這種場所,我早彎下去將它捧起來了。

不過,我又發現,就算不是這種場所,我好象也彎不下身了。

這時侍者端著甜點飲料上來,說聲「請慢用」就退了下去。

「聽見了嗎,他說請慢用。來,讓我瞧瞧今天的甜點是什么。」

說著巧伶將手停在我的拉煉上,順著來會撫著。

「我在想,這樣會不會份量太多了。」

輕輕慢慢的我的拉煉就在這高級餐廳中被拉了下來。

「你還說我不衛生呢,你看看你自己,還不也一樣。」

我承認,我錯了。已有點點的前列腺y分泌出來,該不會要我就在這兒脫吧?

話說回來,還不都你害的。

「我們讓它透透風,吸收新鮮空氣或許會好些。」

什么?在這里???

巧伶可是神s自若。手就在桌下套弄起我的y具。

哈啰,大美女,你知道你在g什么嗎?

一個裙下空空的大美女用手在套弄著y具雖然沒什么,不過,你知不知道這兒不是家里?

這些行為和其它十多對眼睛就只隔著一片垂地的桌布,誰要不小心拉了這塊桌布,我們可就完了。

照理說,心慌應該硬不起來才對。

不過這樣大膽刺激的行為,我豎得更高了。不僅如此,還開始挺頭了。

巧伶附上我的耳,「整桌就這一道我最喜歡了。告訴你哦,趁熱最好吃了。」

說著就順著椅子滑下桌面。

隱沒在桌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