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1 / 2)

半月灣的男人 未知 6201 字 8个月前

歡,我可以用托盤端到樓上給你。如果你覺得最好遠離我,我會諒解的。」

「我說過,我沒有理由要躲避你。」她傲慢地說。「等我洗過澡、換好衣服,自然

會下樓的。」說完她就轉身離開。

「今晚可躲不過我。」

她氣憤地迅速回頭一瞪。

他的嘴角露一抹幽默。「別那么擔心,」他轉個身說。「我是指洋蔥。我愛吃得不

得了,記得嗎?」

第七章

「我從來沒看過你這個模樣。」莎拉推開自己的盤子,仔細打量廚房餐桌對面的喬

頓。「又是另一場表演嗎?」

喬頓搖搖頭。「表演已經全部結束,舞台布幕也已正式垂下。」他站起來。「吃飽

沒?我來拿咖啡。」

莎拉看著他橫過廚房,雙眉迷惑地皺在一起。今天晚上喬頓顯得有點不一樣。以往

顯著的沉靜依然故我,意志力更加明顯,但是總覺得少了什么。她突然明白哪里出了毛

玻往日潛伏在每一個動作里的緊張不見了。「你……看來挺輕松的。」

他從櫥台邊轉身,手中帶著咖啡壺走回餐桌旁。「是嗎?」他在莎拉的杯子里注入

熱騰騰的咖啡。「我倒不覺得,不過,我猜你從來沒看過我拋開絕望的時候。你說得對,

從我遇見你的那一天開始,就一直像在舞台上演出。」

「絕望,」她重復一遍。「用這個字眼很古怪。」

「比古怪的感覺更難受,它令人渾身不自在。」他為自己倒好咖啡,把咖啡壺放在

桌上,然後坐回自己的椅子。他向後倚在靠背上,兩只長腳伸向前方。「你從來沒絕望

過吧,莎拉?」

她沉思片刻。「沒有,我想沒有。」她曾經抑郁不樂,甚至自感凄涼,但從來沒體

驗過絕望的鋒利邊緣。「我沒想到你竟會有絕望的感覺,你一向控制得很好。」她咬緊

嘴唇。「包括對每件事、每個人。」

他端起杯子湊近唇邊。「以前,控制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唯有如此我才能避免自己

的世界粉碎成千百萬片。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你說以前,但你現在仍然想控制我。你怎么解釋?把我擱淺在這個小島上,

不讓我離開。」

「最後的歡呼?」他舉起杯子,模仿干杯祝福的姿態。「還是拯救我健全靈魂的良

機?你怎么說?」

「炫耀你的傲慢。」她站起來。「我不想繼續喝咖啡,我想我該去睡了,明天麥隆

來這兒時,我要順便離開小島。如果他不帶我回去,相信游艇上的無線電總可以借我用

用。但我無法相信他真的和你同流合污。」

「如果他不打算如此,就不會久留,而你也將面臨那個邪惡的婦女殺手。我相信你

不希望發生那種事。」

「你顯然認為這件事很有趣?呃,我可和你不一樣。」

「噢,對不起,我從來不喜歡黑色喜劇。」他也緩緩起身。「但我或許看見這種情

況里某種尷尬的諷刺。你一直希望看到我撤除所有保護的屏障,如今我可以和你坦誠相

對,它卻已經失去重要的意義。你不覺得有點滑稽?」

「我恐怕並不欣賞這種歪曲的幽默。」

「我知道你不會欣賞,對你來說太y沉。在你的心目中,我太y沉。我向來明白這

個事實,」他把杯子放入碟中,微微笑著。「而你卻不明白。我猜,過去正是這y沉吸

引了你,你想照亮我每一個隱密的角落,對你而言,我是一項挑戰。」

「不,」莎拉抗議道,並且萬分驚愕。「事實並非如此,我愛——我那時候迷戀著

你。」

「是嗎?想想看。在你一生當中,所有的人都愛你。你提過,你在父母去世之前,

始終和他們保持美好的關系。你身邊一直有知心的好友,也從來不用心機對待別人。」

他停頓片刻,然後用低沉的聲音繼續說道:「太單純了,於是,當我在你的生活里出現

時,就顯得與別人不同。沒有一個女人會認為我單純,而我也無法給你你早已習慣接受

的溫文反應。我像洪水一涌而至,用我對你的感受淹沒你,但我也挑起你的興奮。你准

備接受一些不同的東西,而我正好可以提供;你需要挑戰,我也正好符合條件。當你詛

咒我使你成為受害的犧牲者時,或許會記起這些。」

他說得沒錯嗎?莎拉難以確定。她向來有探索內情的熱情,而喬頓確實在她面前呈

現謎樣的神秘。難道她真的基於挑戰而產生本能的反應?難道她懷著無情的心追求自己

想要的東西?現在卻又無情地控訴他自私的占有?「你是說我以前只是利用你?」

「不是故意的。」

她不安地嚙咬自己的下唇。「你一定弄錯了,我從來不利用別人。」

他沉默不語,只是定定地注視她。

「我恨利用別人的人。」

「別激動,莎拉。」喬頓的語調溫和。「我並不介意被人利用,我願意讓你用任何

需要的方式利用我。對我來說是值得的。」

她搖搖頭,退後一步。「但我從來沒——」她用力咽下一口氣。「喬頓,我不是一

個利用者。」

「我們全都彼此利用,唯有利用別人卻不讓別人利用時,才是罪過。而你經常付出

的多接受的少,莎拉。」

然而,她並不知道自己究竟接受了什么。現在她很好奇,喬頓到底偽裝多少占有欲,

以便給她某些「不同的」東西。他深刻了解她,很有可能d悉她性格中的某些方面,而

這些方面若不是由他揭開面紗,她或許迄今仍在不自知的情況里。「你以前為什么不提

醒我?為什么要讓你自己承當所有的責難?」

「因為是我的錯。」他簡單地說。「正因為你的動機並不如你所想的那么理想,所

以不能構成你的罪過。我做了你控訴的每一件事,而且,每當我發覺吸引你趨向我的原

因時,也利用那個原因。」

不過她還是有錯,莎拉開始了解。她過於專注想解開彭喬頓這個謎,因此有可能對

自己的自私視而不見。

「別擔心這些,」喬頓溫和地說。「一切都已事過境遷。上床好好睡一覺吧!」他

歪著嘴邊笑。「昨晚我沒讓你休息多少時間,是不是?」

回憶像洪水泛濫,莎拉可以感覺紅潮刺痛面頰,灼熱的性感之箭不斷戮刺她困惑的

心。喬頓在她體內移動的時候,火光在他赤l的身體上搖曳,他的臉朦朧、熱情地俯視

她,帶來既甜又苦的快感。她可以感到ru房在寬大的毛衣下發脹,體內也開始郁積炙熱。

她的目光不知不覺掃過喬頓身上,沉醉在他散發的男性力量里。她突然發覺自己的情況,

立即抽回視線。不對,她絕對不會再度陷入。她怎么知道這個面貌一新的喬頓不是

和以前的幾次同樣的虛假?她轉身離開。「今晚我會睡得很好,晚安,喬頓。」

「希望你說的沒錯。」他轉身開始疊起桌上的盤子。「你總要試一試。」

「我會立刻呼呼大睡。」她面無表情地表示,然後離開廚房走向門廳。

然而,她並沒有立刻呼呼大睡,一直到天色微明時,才好不容易勒住喬頓惹起的紛

亂情緒,不安穩地睡去。

「對不起,親愛的,我幫不了忙,」麥隆溫和地說。「這一次不行。」

「我不敢相信。」莎拉的目光在麥隆與喬頓之間來回移動。「你真的在幫他?法律

禁止這種行徑。」

「我們沒有犯罪,」喬頓平靜地說。「你自己願意來這里停留幾天。你要改變心意

並不表示麥隆或我有義務提供你離開的工具。」

她轉向麥攏「但是我不想留下——」她戛然中斷。麥隆雖然一臉同情,但是和喬

頓一樣的堅決。挫折與憤怒霎時涌上她的心頭。「我以為你會幫助我。」

麥隆聳聳肩。「他是我哥哥,而且他相信自己的作法是正確的。他誠心誠意希望一

切事情都對你最有利,莎拉。」

「我的天!你究竟有多強烈的排外主義?」她的雙手在兩側緊握成拳。「只有我才

能決定什么對我最有利。」

兩個男人都沒回答。

她的怒火又燃得更烈。「該死!」她咬牙切齒地說。「你們兩個都該死。」然後一

轉身沖出房間,奔過門廳,闖到屋外。她一路直奔通往坡頂岩塊泥土摻雜的小徑,四周

一片濃霧,濕冷的海風刮過臉部。

「莎拉!」喬頓的聲音緊跟在後面,但是她毫不理會。「莎拉,快停祝你不能隨

便登上游艇,我還沒——」他突然止住,但她聽見他的腳步砰通砰通地踏在石徑上,緊

跟在她後面。

游艇!當她沖出屋外時,並沒有想到它。她只想趁自己做出暴烈的舉動前離開喬頓

與麥攏但是,如果她能跑到麥隆的游艇上……即使激活的鑰匙不在,她也能利用無線

電呼叫陸地。突然上升的血壓使她的腳步速度更快,像飛一樣的翻過坡頂,沖下另一側

山坡。亮麗的白色游艇泊靠在小碼頭邊,她的心在燃起的希望中狂跳。

「莎拉,別——」

皮靴下的石塊又濕又滑,她滑了一下,重新恢復平衡,繼續再跑。喬頓更接近了,

她可以聽見他粗重急遽的呼吸從後面傳來。

她已經抵達海岸,水濱的岩石更滑溜,她跑得太快,停不下來。她腳絆了一下,倏

地跌向一側,雖然死命地掙扎也無法重新站好。

太陽x爆開劇痛,令她頭暈目眩,一陣昏黑襲來,像四周圍繞的濕冷霧氣帶來朦朧

一片。

「莎拉。」喬頓的臉在她上方出現,他的聲音夾雜無限的痛苦與憂煩。「噢,上帝,

別讓莎拉受傷。告訴我你沒事。」

他明明看得見她已經受傷,為什么還要說這些白痴一樣的話0我的頭。」

喬頓的臉在旋轉、分解。多么神奇與怪異,但他是個魔術師,她模模糊糊地記得,

他可以隨心所欲地改變自己,編織奴役與誘惑別人的符咒。誘惑,又是那個聖經里的字

眼。萍妮曾經提到——

「跟我說話,」喬頓的聲音急迫、慌亂,他的手匆匆忙忙撫過她的手臂及兩腿。

「哪里受傷了?」

「只有我的頭,」她閉著眼睛說。「我好暈。」

「別睡著,你聽到了嗎?你一定要保持清醒。」

他的語氣命令十足,使她覺得仿佛唯有借著他的意志力才能保持清醒。或許是吧!

目前她似乎沒有多少屬於自己的意志。

「說說話呀!念句詩,隨便什么都好。」

他的行為多么古怪,為什么要她做這種白痴的事。念詩?「我現在想不起任何詩句。」

「那么復誦效忠誓詞或人權宣言。你們美國佬不是全都記得這些玩意嗎?來,睜開

眼睛和我說話。」

她緩緩睜開眼睛,他的臉近在咫尺。喬頓的臉多么有力、迷人,盤據她整個世界。

她以前怎么沒發覺?系在他們之間的結比任何拆散他們的力量都更牢,她究竟為了什么

而對抗他?她模模糊糊記得和過去發生的某些事情有關,只是她現在疲倦得想不起來。

或許明天……

「不!別睡著,跟我說說話。」

保持清醒實在困難,還有,她能說些什么?即使那要命的效忠誓詞她也記不住,她

只記得萍妮曾經引述的一句話,也許他樂意聽聽看。「噢,你為何如此誘惑我?」

他猛然吸口氣。「上帝,親愛的,我從來沒存心……」

他在說什么?她不期然地傷害了他,她必須設法……濃霧逐漸籠罩、迫近,她拚命

地想推開它們。喬頓需要她。

他用雙手緊緊攫住她的肩膀,彷佛強迫她保持清醒。「不,別閉上眼睛!求求你,

莎拉!」

她什么也聽不見了。

她張開眼睛,發覺麥隆正俯視對她微笑。「你也該清醒啦,足足四個多小時,何況

我還有另一個病人。喬頓幾乎像個手足無措的家伙,擔心你會昏迷不醒。」

莎拉提起手伸向悸動的太陽x。奔跑,她曾經不斷地奔跑,而石塊那么滑溜。「我

摔跤了。」

「一點也不錯。」麥隆坐入床鋪旁邊的安樂椅。「而且重重地撞了一下。你已經昏

迷了好幾個小時。」他拍拍她的手。「別擔心,醫生說你只是有點輕微腦震盪,躺在床

上放松休息一天就可以復原。」

「醫生?」她坐起來,但是一陣劇痛竄過腦袋,使她躺回床上。「什么醫生?」

「喬頓要我用無線電召來一名醫生,從陸地飛到這里為你檢查。馬爾森大夫剛剛離

開。喬頓陪他去搭乘直升機。」麥隆做了一個鬼臉。「醫生說你隨時會恢復知覺,並想

同時檢查喬頓這可憐的大塊頭時,我看他一臉不敢相信醫生的神情。你覺得如何?」

「好象狠狠宿醉了一常」

「你怎么會知道那種感雩?」麥隆的黑眼睛閃閃發光。「我甚至沒見過你有微醉的

記錄。」

「我像每個人一樣,曾經縱情欲樂。記得有一回當我還在念大學的時候,從酒醉中

醒來,痛苦得連床單蒙在頭上也難以忍受,而且——」她突然止住,因為另一陣疼痛像

刀一樣刻劃過腦部。她往後靠在枕頭上,閉上雙眼。「就是那個時候我學到對每件事情

保持中庸的態度。」

「這么做必定失去不少樂趣。就個人而言,我喜歡時時讓自己耽溺在稍微踰越的狀

態里。」麥隆在她前額上放了一條冰毛巾,並用近乎母愛的溫柔擦拭她的臉時,莎拉大

為輕松地嘆口氣。「覺得好些了?」

她不敢冒險點頭。「是的。」

「醫生開了一服止痛葯,又留了一些葯片晚上再吃。」麥隆繼續用毛巾擦拭她的臉。

「你很快就會好的,只要再忍受短暫的麻煩,我們保證讓你重新站起來。」房間里持續

了一會兒的寧靜,像麥隆的輕拭一樣地舒適。不久,從遠處傳來直升機旋轉翼的軋軋聲,

打破寧靜。「醫生走了,表示喬頓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喬頓。莎拉的肌r霎時僵硬,麥隆輕拭的動作亦隨之停頓。「放松,沒人會和你爭

吵。喬頓的情況或許比你更糟。」

「我懷疑,」她澀澀地說。「只有我才會覺得每一道聲響都在腦子里爆炸。」

「那么我最好閉嘴。」他停頓片刻。「還有另一件事,莎拉。別為已經發生的事情

過分責備喬頓,好嗎?我保證他的自責已經夠你們兩人受的。」

「我沒有因為自己跌跤而責備喬頓。」她憂心忡忡地說。「那是意外,即使我沒有

從他身旁跑開也有可能發生。我不為這一點責怪他,也有足夠的理由抵制他。」她扭開

頭望向別處。「我不想談喬頓,談他比跌跤更令我頭疼。我想再回頭睡一覺。」

「好主意。」麥隆柔和地說。「莎士比亞曾說,安眠帶來智能。我認為我們都

可以用得上一點小小的智能。這一團混亂總會有解決的方法。」

「有嗎?我不知道……」

當她再度張開眼睛時,房間里幾乎一片漆黑,她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出床邊的椅子里

坐了一個人。「麥隆?」她睡意朦朧地問道。

「不是。」喬頓彎身向前。「你還好吧?需要什么嗎?」

「水。我的喉嚨好干。」她從床上坐起來,大為寬慰地發覺原先的頭疼已經消褪成

眼球後方隱隱的悸動。「我自己可以拿。」

「坐著別動。」喬頓的聲音沙啞。他擰亮床頭幾上的燈,又從幾上的熱水壺倒出半

杯水。「你需不需要一片止痛葯?」

「不,我想不必。」她接過杯子,如獲甘飴地喝下。「我不喜歡服用強烈的止痛劑,

除非——」她突然止住並抬起臉盯著他。「看來你更需要服用葯物。」

喬頓滿臉風霜……空茫。她覺察一股激動的同情,匆匆垂下眼瞼,不敢讓他發覺一

陣短暫的柔弱。「你為什么不上床去睡覺?我不需要你。」

他略略牽動嘴角,接過莎拉手中喝干的杯子,放回床頭幾上。「我知道,但我必須

留在這里。我答應絕不打擾你,只坐在這里遠遠望著你,可以嗎?」

她蹙起眉頭說道:「不,不行。我很好,顯然不需要也不希望任何人守望我。去睡

吧!」

他站著不動,凝視她許久。接著出乎她的意料,他轉身走開。「好吧,我不打擾你,

天知道,我不能因為你想看我的廬山真面目而責怪你。」他按熄台燈。「如果你需要什

么就盡管喊我。」

她目送喬頓走向房門,在黑暗中形成一個完整的輪廓。喬頓不該這么輕易就放棄的,

她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喬頓。」

「什么事?」

「麥隆說,你為我的跌傷而自責。」她遲疑地說。「我只希望你明白,我知道你從

來無意傷害我。」

「謝謝你的好意。」他的語音出奇地含糊。「但是,完全是因為我的錯才發生這種

事。」

說不出為什么,她極度渴望安慰他。她的憤怒與苦澀都藏到哪兒了?

他打開門,轉眼即被走廊上昏暗的燈光籠罩。他站得直挺挺地,背脊撐得好象准備

承受重重的一擊。門扉終於在他背後掩上。

那么深的痛楚。即使他已經離開房間,莎拉仍然可以感覺他身上輻s出的沉痛一波

波地圍繞著她;像她自己的痛楚,像某種不知名的神秘將他們系在一起。

她模模糊糊地記起,自己身心受創之後,曾經想過類似的事情。那里面有股溫暖,

有種肯定,有一份契合。

還有一番領悟。

莎拉慢慢躺回床上,但沒有睡,剛才突來的體認像電流一般使她驚覺、錯愕,她必

須仔細想想,了解剛才的發現。

然後,她必須做出決定。

麥隆聽到喬頓踏在樓梯上的步伐,立刻從長沙發站起並趨向前去。他仔細搜索哥哥

的臉龐。「她醒了?」

喬頓機械地點點頭。「她似乎沒事。」他露出苦笑。「頭上經過這么重的一擊之後,

能夠這樣應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這件事純屬意外。」麥隆溫和地說。「你的語氣彷佛是自己拿了g子襲擊她。」

「結果還是一樣。老天!我很可能使她喪命。希望這次會有所不同,希望我能夠保

住她的安全。」

「是有所不同。」麥隆沖動地向前一步。「忘了彭德樂。如果當時有任何罪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