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1 / 2)

半月灣的男人 未知 6194 字 7个月前

他綳緊下顓,咬緊牙關。「我不能。」

「你會發現可以的。」她像燦爛的陽光對他微笑。「我了解你為什么感到困難。再

問你一個問題,而且是個重要的大問題。你愛我嗎?」

他默不作聲地凝視她,面孔痛苦地扭曲。

「愛嗎?」

「是的,」他終於用濃濁的聲音說。「老天,是的,我愛你。」

「好。」她大為輕松地舒口氣。「這樣的話,事情容易多了。」

「不,不見得。我幾乎害你丟了性命。」喬頓澀澀地說。「如果我沒迫得你離開我,

根本不會發生朱利安這一團混亂。接著我想力挽狂瀾,卻又幾乎害你昏迷不醒,使你瀕

臨墜海的邊緣。我不會再冒這種危險。」

「你怎么老想不通。」她憐愛地對他微笑。「我從來沒有料到你這么魯鈍。我猜,

我必須吹起一點新鮮空氣,吹散這團混亂。」

他准備轉身離開。

「喬頓,」她的聲音無比溫柔。「我不是你的母親。」

他倏然僵祝「麥隆顯然是個多嘴婆。」

「你早該親口告訴我。」

他沒看她。「我能告訴你什么?說我害死自己的母親?」

「你沒有害死她,她是自殺的。」

「不,我早就應該知道,我早就應該發現——」

「你不必為她的死亡負責。」莎拉毅然打斷他的話。「大人必須為他們自己的行為

負責。她盡可以離開你父親,建立她自己的新生活。」

「就和你一樣?」他苦澀地反間。「結果我跟蹤你,並且幾乎——」

「喬頓!」莎拉盯著他,溫柔與激動在體內交戰。「我很高興你跟蹤我。如果你沒

跟蹤而來,我其余的日子必定不會完整幸福。」

他舉步走向房門。「你確實經常心地寬厚,但是憐憫正危害到你的自衛意識。」

「你的頭腦顯然是豆腐做的。」她備感挫折地說。「這根本扯不上任何憐憫。我愛

你。」

他的手緊緊抓在門把上。「你說過,你只是一時的迷戀。」

「我弄錯了。」

「不,你沒錯,」他用力拉開門。「你並不愛我。」

「我不准你逃走。」她溫柔地說。「你排除萬難要我來到這個小島,現在我要留下

來,」她停頓片刻。「守著你,喬頓。你離開的時候,我也跟你離開。從現在開始就是

如此。你和我——相依相靠。」

「你不知道自己在胡說什么。」

「你會明白的。你曾經說過我很堅強。其實,你還沒看到我的任何表現呢!」

「噢,莎拉……」他搖搖頭,大步走出房間。

莎拉嘴角揚起隱約的笑意,並轉身走向毗連的浴室。

戰爭已經開始。

第九章

莎拉往五斗櫃上的鏡子對自己的反影扮個鬼臉。當她收拾行李來萍妮的小島時,除

了實用耐穿的衣物外,沒想到需要別的東西。這件花格的羊毛土耳其式罩衫也是為了保

暖而非顯示魅力。不過,至少它的翡翠綠和她的頭發及眼睛很相配。依照今天上午喬頓

表現的抗拒來判斷,今晚她或許需要集合每一分可能的勝算。她轉身離開鏡子,走向房

門。

她開始下樓時,門廳及客廳里空無一人,但是她剛抵達樓梯底階時,喬頓正好推門

而入。他猶豫片刻,狐疑地注視她,隨後斷然轉身走向門廳。「我去准備晚餐。」

「已經准備好了。你和麥隆c作無線電時,我燉了一鍋牛r。」她跟著他走向門廳。

「麥隆呢?」

「他駕駛游艇到聖塔芭芭拉檢查無線電。」他打開門,讓她先進入廚房。「我們沒

辦法和萍妮的寓所搭上線。他要半夜或明天一早才能回來。」

「問題在哪里?」莎拉問道,一面把燉鍋內的牛r舀入流理台上預先擺好的陶碗。

「我們目前找不出來。電話總是沒人接聽,也許接線生接錯號碼。萍妮應該在家。

她說過,她會在家工作,以便隨時保持聯系。」他停頓片刻才又接著說道:「她確實是

你的好朋友。」

「是的,確實如此,不過這次小小的鬧劇之後,我可能對她會有新的了解。」她端

起陶碗轉身。「她應該……」她接觸喬頓的目光時,霎時呼吸急促,忘了剛才想說什么。

他要她。他嘴唇呈現的性感曲線,以及投在她身上凝聚不散的目光,全都明白地表達。

她的手忽然顫抖起來,緊緊抓住陶碗。她努力擠出笑容,穿過房間走向橢圓形的紅木餐

桌。「我准備了三人份,希望你餓得可以解決它們。」

「我不大餓。」他坐入一張椅子,把餐巾攤在大腿上。「其實你不必動手,我可以

料理廚房的事。」

「為什么?」她端了一碗牛r放在他面前的桌墊上。「如果我仍然把自己看成囚犯,

或許會讓你忠心耿耿地伺候,但是目前情況已經改變。」她繞過桌子,在自己的座位前

放下另一只陶碗,然後坐在他對面,淘氣地咧嘴而笑。「我把你當作我的囚犯,但是我

會盡力使你的拘禁樂趣無窮。」

「真……有趣。」他沒看她,自顧自地拿起湯匙。「你該不是找到機會故意破壞無

線電,遣走麥隆?」

「胡說。」她開始享用牛r。「但是我認為這是老天證明我的理由正當。」

「你的口氣好象中古世紀的俠義武士。」

「我是覺得有點中古世紀豪情,我經常認為女人不能成為武士真不公平。既然你要

和幾條巨蛇搏斗,為什么不能讓我幫忙?」她迎向喬頓的目光,刻意補充一句:「不過,

你若是寧願讓我扮演五月王後而不是臣仆,我還是很樂意接受。」

他抓緊湯匙。「我不接受。」

「我知道。這就是巨蛇之一。」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湯匙。「你得的似乎是克星情結,

這種毛病足以令女人心灰意冷。」

「你並不見得心灰意冷。」

「那是因為這件事對我太重要,我不能容許任何東西阻礙我的道路。」她停頓片刻。

「你實在太重要。」

「兩天以前,我對你並沒那么重要。」

「重要,當然重要。」莎拉抬起手阻止想要開口的喬頓。「我知道,我知道,你或

許有權利懷疑我突然的轉變。你以為這對我來說是件容易的事嗎?以前你總是支配我,

使我恨透那種方式。當我發覺自己其實深深愛著你的時候,突然明白只有把憤怒拋開,

才能建立我們的和諧關系。我不認為自己必須和你力爭這個事實。」她站起來。「但是

萬一非得如此,我也只好准備放手一搏。放下你的湯匙,你在糟蹋我的燉牛r。」

「什么?」

她繞過餐桌,拿開他手中的湯匙,放在桌上。「你顯然不打算公平對待主菜,或許

也要虧待甜點。」她撲通坐在他的大腿上,用手臂環繞他的脖子。「輕松點。」她的臉

頰偎在他的胸前。「你僵硬得像塊木頭。」

「我一點也不意外。」他的聲音在莎拉的頭發間低沉微弱。「請你下去好嗎?」

「不好。」他的心臟在她耳畔抨然作響,她本能地將他摟得更緊。「我喜歡這里,

用你的手臂摟住我。」

「不。」

「好吧,我不想勉強。如果你摟著我,感覺會更加美好,但是單單如此也不錯。」

她解開他襯衫的前三顆鈕扣,用唇貼著他的胸部,就像今天早晨在碼頭上曾經萌生的念

頭。她把嘴唇埋在他深濃鬈曲的胸毛里,然後偏著頭輕巧地舔著他的茹頭。她感到一陣

顫栗竄過喬頓的身體。「你不覺得這樣很愉快?」

「就像月黑風高的夜晚被上鐵打的斷頭台。」

她柔柔地笑著。「我不是斷頭台,更不是鐵打的。你以前總覺得在夜里和我相處愉

悅無比。」她的臉頰來回地摩擦彼她l露的一片溫熱肌膚。「至少你曾經說過。」

「莎拉……」他的聲音彷佛即將窒息。「我無法忍受大久。」

「好,我的引誘成功了嗎?」

他沒回答,但是胸部急促地起伏,她可以感覺他亢奮的男性象征緊緊壓著她的臀側。

天!這個男人真頑固,莎拉悲哀地嘆息。「沒?但我相信我只要再進一小步就可以勾引

你,是不是?」她溫柔地輕囓他的茹頭。

他的心臟以加倍的速度跳動,手臂不由自主地接近她,但又半途而止,垂落在身體

兩側。

她嘆口氣,緩緩挺直身體,替他扣好鈕扣。「我想你還不准備接受引誘,所以我撤

退。我不希望又被指控為利用你。」

「我說過,我不介意被你利用。」

「但是我介意。我們或許必須修正一下你對利用別人的哲學觀點。」她又蜷曲在他

懷里。「讓我們試著彼此付出,而不是利用。我願意為你付出的實在很多,喬頓。愛、

信任、孩子……」她可以感覺他逐漸放松,鎖緊肌r的張力逐漸消褪。「你有沒有發覺,

我們從來沒談過孩子?你喜歡有個兒子嗎?」

「也許。」他的手臂極其謹慎地滑入她的身旁,輕輕摟著,彷佛稍一用力就會捏碎

她。「我的腦子里經常只有你,從來沒想過這種事情。我寧可要一個女兒。」

「這話頗能滿足我的女性優越感,不過也令我驚訝。我以為大多數男人想要一個和

他們一模一樣的復制品。」

「也許別的男人比我樂於見到自己的復制品,但我寧願看見你的復制品。」他的手

掌異於尋常的笨拙,輕觸她頭發的光滑曲線。「你永遠美麗而聰明。」

她用力咽口氣,緩和喉嚨間的緊張。「那么我們輪流,一次一個。問題是,我們什

么時候開始進行?明年?」

「我無所謂,都聽你的意思。」他心不在焉地說,手指絞繞玩弄她的頭發。「只要

你——」他突然止住不語,臉上又被痛苦綳緊。「我不能,莎拉,行不通的。我不能忍

受——」他把她舉起來,然後站起來。「我必須出去走走。」

「這是個小島,我會一路跟著你。當你讓麥隆駛走游艇時,已經截斷自己的後路。」

她設法保持微笑。「現在你已經無處可躲。」

「麥隆明天就會回來。」

「可是他站在我這邊。我敢打賭,他不會讓自己那么招搖,我們甚至無法知道他是

否在這個島嶼上。」

「莎拉,」喬頓的臉充滿痛苦。「別這樣,你快使我不成人形。」

「那就投降。」她輕聲勸誘。「投降吧,喬頓!我們兩人都已犯過太多錯誤,別重

蹈覆轍。」

「犯錯的是你,」他粗率地說。「你不知道什么對你有益。」

「那正是我要設法找出的。」她停頓片刻。「但是我知道一味逃避的話,我們誰也

不能發現真相。你應該記取我的教訓。」

「我會傷害你的,要命。我無意如此,可是卻會造成事實。」他猛然轉身,大步走

出廚房。不久之後,莎拉聽到門扉砰然甩上的聲音。

她顫栗地深吸一口氣,轉身開始清理餐桌。第一場突襲進行得還算不壞。喬頓太固

執,不經過苦戰是無法綁住他的,但他顯然同時在對抗自己,無疑不能堅持多久。噢,

天啊!他若堅持下去怎么辦?她並不習慣扮演侵略性的盪婦,眼前整個情況使她渾身不

自在。

她把碗盤端到水槽里。沒有理由要不自在,她肯定地告訴自己。只要喬頓愛她,她

就可以掌握全局。她發現自己的手不住地顫抖,無奈地搖搖頭。如果她能掌握全局,為

什么怕得要命,唯恐自己做錯事情?

幾個小時之後,當喬頓回到屋里時,莎拉正偎在長沙發里閱讀一本史丹尼的廉價小

說。她抬頭瞥了一眼,自然地微笑。「看來是北風把你吹進這幢農舍里。很冷吧?」

他警覺地瞄著她。「有一點。」

「你在外面待了不少時間,最好去洗個熱水澡。」

「我會的。」他猶豫一下。「我要去睡了。」

她仰著臉率直地注視他。「我真高興你願意和我分享美夢。好好睡吧。」

他皺皺眉。「我一個人睡。」刻意加上一句。

她默默地點點頭。

他開始上樓。

「今天晚上。」她柔聲說道。

他停住腳步,可是沒有轉身。「對不起,你說什么?」

「我決定發動策略性撤退,」她說。「我認為你需要一個機會喘息,並且好好沉思

一番。今晚你很安全,不會遭受我的進攻。」

「很好。」他的語調出奇的冷淡,並繼續上樓。

「我相信明天晚上應該夠快的。」她的視線挪回書本。「晚安,喬頓。」

她的目光凝在先前閱讀的一頁,沒動,同時聽見喬頓低聲詛咒。不一會兒,他的房

門砰然關上。

莎拉咯咯地笑了起來,還好萍妮的農舍里門扉與鉸鏈都很牢固。自從她和喬頓抵達

萍妮的「庇護所」之後,它們顯然一直負荷過重。

「你不會喜歡知道結果的。」麥隆大步走下跳板,踏上碼頭。喬頓正等在一旁。

「我當然也不喜歡。」

「無線電修理不好?」

「無線電沒壞,我們確實已經接上雷萍妮的公寓,只是她沒接電話。」

喬頓大為緊張。「你確定?」

麥隆點點頭。「我和電話公司的監話員珍妮已經綻放愛的蓓蕾。」他的嘴角拉開一

道緬懷的笑容。「她的胸脯實在大得驚人,我真希望有更多的時間——」

「事情不妙。」喬頓打斷麥隆色迷迷的描述。「雷萍妮自己建議這種聯絡的方式,

她不會沒留半點訊息就悄悄溜走。」

「我也不認為,所以我叫珍妮聯絡公寓管理員,並說服他上樓查看。可是沒人應門。」

「要命!」

「我有同感。尤其是,當我轉而聯絡世界報導時,發覺她已吩咐同事她將在家

工作。社里同事從昨天下午一點之後,也都沒能和她聯絡上。」

「她會到哪里去呢?」

「急躁也沒有用,」麥隆鎮靜地說。「我們會找出真相。我叫瑪璃親自處理這件事,

她會——」

「這個瑪璃又是誰?」

「葛瑪璃,她是聖塔芭芭拉警察局第一流的警探。我沒提到我去過警察局嗎?」

「沒有。」喬頓挖苦地說。「你似乎一直忙碌得很。」他不該覺得意外,他知道在

麥隆幽默的外表下,有顆冷靜的頭腦,和他不相上下。「瑪璃打算怎么辦?」

「她已經聯絡舊金山警察局,要求他們取得雷萍妮公寓的進入許可,看看能否找出

任何線索,了解她可能的去處。她一獲得舊金山警局的報告,會立刻用無線電和我聯絡。

滿意了吧?」

喬頓失意地搖搖頭。「我的天,麥隆!如果你把所有的征服對象組成一支軍隊,准

可以統治這個世界。」

「我從來不喜歡征服世界,」麥隆不屑地表示。「我喜歡女人,而且從來沒打算征

服她們。」他的臉上突然綻放頑皮的笑容。「何況,帶著一整支娘子軍,我勢必忙得無

暇統治世界。」

喬頓咯咯地笑了,覺得身上的緊張消除不少。他們從十幾歲開始玩在一塊兒時,麥

隆就一直有這個本事可以影響他的心情。麥隆的溫馨親切似乎永遠可以減輕任何負擔。

「說清楚點,你的警探是否提到什么時候可能會呼叫?」

「沒有。你要我留在游艇上,等到她和我們聯絡為止?」

喬頓猶豫一下,搖搖頭。「我留在這里,你回農舍和莎拉作伴。別告訴她任何有關

萍妮的事情,免得她擔心。」

「我不認為她需要我作伴。我的天,喬頓!忘了彭德樂,這是你遇到莎拉的頭一天

起就夢寐以求的事,伸出手接受她吧!」

喬頓開始越過碼頭走向跳板。「我接受她就完蛋了。沒有我,她會更好。」

「這是她的選擇嗎?」

「不,我的選擇。」

麥隆莫可奈何地望著喬頓橫過甲板。「我什么時候下來接替你?」

「不用來。這里有毯子與氣墊,我會在船艙里打地鋪。」

「真有這個必要嗎?」麥隆吃驚地問道。

喬頓回頭瞥了一眼。「我不確定,但是我不喜歡處於無法聯絡萍妮的情況。這是島

上唯一可讓直升機或游艇接近的地方,最好建立二十四小時的警戒。」

「可是為什么不輪流守望?或許我在太陽下山時過來接班,然後你可以——」

「不!我要親自守望。」他努力緩和尖銳的聲調。「你只要陪著莎拉。」

「可是莎拉會留在我旁邊嗎?」麥隆的目光緊跟著他。喬頓沒回答。麥隆無奈地聳

聳肩,沿著碼頭走向滿布岩石的海岸。

海風冷冽刺骨,浪花嘩啦啦地撲擊游艇,使它在淀泊中顛簸起伏。

甲板彷佛在莎拉的網球橡膠鞋鞋底下顫栗,她悄悄地往船艙移動。顫栗的不單是甲

板,莎拉心中默想。氣溫從今天下午就開始陡然下降,每次呼吸都呼出縷縷白霧。

「誰?」

喬頓的手電筒突然照出有力的光束,使莎拉一時頭暈目眩,不住眨眼。「拜托關掉

那玩意好嗎?月光幾乎亮得像大白天,我可以看見眼前每個黑點。」

喬頓低聲咕噥了一會兒,關掉手電筒。「回屋里去,這里凍得要命。」

「麥隆說你有毛毯。」她雀躍無比地說,一面大步走向他。「而且體熱更有效,我

有把握我們捱得過去。我讓麥隆送下來的晚餐,你吃了沒有?」

「吃了。」他蹙著眉頭。「這簡直是瘋狂,莎拉。」

「我同意,但是我還能怎么辦?如果穆罕默德拒絕入山……」她打了一個寒顫。

「我希望塞在野餐籃里的熱水瓶中還有剩余的咖啡。等一下我們用得上它。」

「等一下?你現在就需要它。你為什么不穿一件夾克再出來?」

「我擔心它會妨礙我的計劃。」她笑咪咪地停在他面前。「我說過,你躲不掉我。」

她剝掉白色的套頭粗紋毛衣,丟在甲板上。「引誘的時間開始。」

她的腰部以上全l,豐滿的ru房在月光下挺得好美。

他瞪著她,覺得兩胯之間綳得痛苦。「老天,莎拉!穿上毛衣,你一定凍僵了。」

「沒錯,我渾身起j皮疙瘩。」

他的目光禁不住痴迷地定在她l露的ru房上。「我看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