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 / 2)

叛逆‧小天真 獨孤求愛 10997 字 8个月前

前世她也總是呆坐在客廳,想的都是雷先爵,那時並沒有這份心情存在,重生後,她不在執著於他,連帶花時間想他的動作都省下來了,時間多了出來,也就得以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及周遭事物。

原本她就有打算不再持著那股乖巧的傻勁,然後在跟雷映安交談後,更確定了,米蟲應該站起來!

一個人得要付出努力,憑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否則永遠得不到別人的尊敬。

不是為了雷映安的一聲「大嫂」,而是她得要有能有才,真的成為一個聰明美麗的女人,才不會到頭來依然什么都不是。

前世四十五年的歲月,當學生時被母親呵護得好好,別人是離鄉背井求學,自己是沒離開家里過半步,學校都是位在離家不遠處,畢業後不久就嫁入雷家,一直在家當個「英英美代子」的妻子,從來就沒出過社會工作過。

前世總是聽好友羨慕自己的好運氣,天生就是當千金少***命,那時她還感覺良好,絲毫不覺得自己這么無能是個問題。

現在,她才發現這個大問題需要徹底被解決,她不能夠再當個「閑」妻,當個井底蛙,老是處在小小的一口井里,看著一丁點大的天空就以為看到全世界,以為自己擁有全部。

就因為自己過去的幼稚想法,才會讓自己召來丈夫在外偷吃的命運。

此時,放在桌上的手機發出鈴聲,還邊震動著,童無邪一看是蔣心瑩的來電,按下了接聽鍵。

〝喂,無邪嗎?〞

〝嗯…心瑩……〞

童無邪聽見蔣心瑩的嗓音瞬間就泛紅了眼眶,激動的情緒在連帶回答時也讓聲音哽咽起來。

蔣心瑩是她的高中同學,二人感情好,什么事情都跟對方分享,即使上大學二人同校不同系,但依舊常常見面。

前世蔣心瑩見過紀凡剛幾次,也查覺到雷先爵與秘書之間的曖昧互動,跟她提過,更希望她早日認清事實,但她自己身陷其中,覺得蔣心瑩說話不厚道,因此就漸漸疏離,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她四十歲的時候,二人還大吵一架,不歡而散,為此,她始終在意著。

〝喂,無邪你怎么了?誰惹你不開心?〞蔣心瑩慌張起來,這好友一向是天真呆萌派的,從沒在她面前哭過,現在竟然語帶哭意,不知道是鬧哪樣的。

〝嗯呵…沒有啦,聽見你的聲音很開心,喜極而泣。〞

〝……,有沒有這么誇張?我們上周日才吃過飯而已耶,要不是你結婚了,我還會有種被愛慕的錯覺,沒什么事情,只是打個電話,怕你太無聊。〞

〝心瑩對我真的很好。〞

二人東扯西聊,童無邪覺得前世自己的確重色輕友,讓她的小心眼扼殺了這么一段美好的友誼。

還好,老天爺讓她重生,讓她能夠看清楚自己的曾經犯下的錯,讓她知道這個朋友真的是值得交往的。

蔣心瑩大學讀服裝設計系,在當學生時就進入有名的出版社從基層做起,一路辛苦學習及耕耘,終於在畢業後一個月當上時尚雜志magic q的總編輯,她的獨到眼光及見解把mq雜志推向另個新境界,年輕少女及輕熟女等階層都瘋迷閱讀。

在大三時蔣心瑩就曾經問過童無邪要不要進出版社,以童無邪讀外文系的條件,且是系上名列前五名的資優生,到同個單位肯定是如虎添翼,加上二個人若在同一家公司也好照應,這樣童無邪就不需要畢業後到處去應征工作,但那時母親並不答應,所以他就婉拒了蔣心瑩的好意。

這時真覺得自己前世好傻,乖順地聽從母親的話,把自己的能力及興趣都埋沒了。對她來說,能夠到出版社上班是件幸福的事情,講一句句的外文翻譯下來,成就感就會油然而生。

腦海浮現一種想法,也許……問問蔣心瑩,可能會幫她一把,讓她不用再過著尊貴的米蟲日子。

〝心瑩,你那邊缺人嗎?〞

〝缺啊,雖說外文系畢業的學生多,但真的能夠用的是極少數,我是寧缺勿濫,自己跳下去做,怎么?你想來兼差賺外快?不過你的老公是高富帥,應該……〞

〝我去。〞

〝啥?〞蔣心瑩著實被好友的回答給驚愕到,她只是隨口亂說,卻沒想到被當真,童無邪現在是好命少***命,哪需要像她這般沒日沒夜的拼。

〝心瑩,我說我明天就可以過去你那邊上班,我是說真的,老公有錢不保證我就能夠一路享受榮華富貴到進棺材,再說,好歹我自己也得存些私房錢可用。〞童無邪一字字堅定地說出口,她也怕蔣心瑩擔心她跟雷先爵出什么狀況,所以拿個存私房錢的理由來塘塞一下。

蔣心瑩思付幾秒後就答應了童無邪的要求,她也覺得女人得要聰明點,像童無邪這般單純,沒准要是老公鬧不和離婚,那也還能養活自己,再來,整天窩在家里也不是件好事,容易胡思亂想的。

二人又聊了幾句後,就掛上電話。

這下總算是有個好起頭,也好加在前世雖然沒有出過社會工作過,但呆在家里,她靠電視打發時間,總視也看電影日劇什么的,才不致於把學的全部給照單退回給老師,所以,當翻譯員應該是游刃有余。

心情大好地伸個懶腰,腰部卻傳來一陣酸軟,〝嘶……〞,昨夜雷先爵真的是使勁力氣折騰她,真是夠嗆的。

想到雷先爵,她考慮著要不要跟他提這件事,直覺是,不行!

要是跟他說了,他一定會把她鎖在家里,沒准還派人全天監視他。

哼!這輩子,如果她童無邪還順了他的意,那她干脆再吞一次安眠葯去死好了。

☆、7. 老公呢?忘了......

飛迅出版社。

早上九點四十五分,童無邪坐在接客室,離與蔣心瑩約好時間還差十五分鍾,在等待時,她邊翻著手中的時尚雜志magic q,心不在焉地想著。

昨晚雷先爵沒有回家,大概又熬夜處理一堆公事,有時她不禁會想這么常熬夜加班,會不會年紀輕輕就過勞死?不過很明顯她想太多,因為前世她比他還早走。

也說不定……是跟秘書去「黑皮」……

x口稍抽了下,童無邪鼓起臉頰,將那一絲糾結的情緒給揮去,她已經決定不再愛戀雷先爵,所以他跟秘書做什么去,她何須在意!

人家他大少爺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她干嘛替他c心?

切切切!

〝我說雷少nn,你今天也穿得太……朴素了吧?!〞蔣心瑩一踏進公司,大廳服務台就告知童無邪正等著她,讓她火速奔上十樓。

以往童無邪身上都是掛著高貴的洋裝,一看就會讓人知道這女人是出身名門,蔣心瑩知道那不是她自己的意思,是公婆及她母親的意思,認為豪門媳婦就該有豪門的樣子。

因此,童無邪自大學畢業後,沒再穿過t恤配牛仔褲,這一時還真讓蔣心瑩不適應。

不過,蔣心瑩覺得好友今天的格調比較貼近於她自己,不是那個乖順聽從「民意」的洋娃娃。

抬眸一見好友,童無邪刷地站起身,眼眶微濕了起來,走向前,直接用力抱上蔣心瑩。

〝喂!我說這位人妻,你也太激動了吧?一副好像我倆分隔地球二端,好不容易相聚的模樣,我都快被你掐得喘不過氣了。〞蔣心瑩回摟著好友,呵呵大笑。

怎能教童無邪不激動呢!

再次見到年輕的蔣心瑩,她衣著品味透著輕熟,帶著女強人的姿態,這與前世最後一次見面沒有多大差別。

然而,此刻她的眼眸帶著溫暖及熱情,與那時透著失望及落漠,是截然不同。

〝心瑩,對不起。〞童無邪一時沒克制住情緒,直接將心中多年對好友的歉意表露出來。

〝無邪,對不起什么?我怎么聽不懂?〞蔣心瑩拍拍女人的背,總覺得從昨天通電話時就不太對勁,現在又這么來一句,讓她開始懷疑好友是不是悶在家里太久,所以情緒方面出了問題。

連忙放開對方,童無邪換上一個尷尬的笑容,回答〝呃…我的意思是突然巴著你說要來這邊要個飯碗,對你造成困擾啦!〞

差點…就露出馬腳……

蔣心瑩這人感知敏銳得很,常常能嗅出一個人行為舉止背後的意圖或想法,前世童無邪總會說,她應該去當心理咨詢師,而不是當總編輯。

〝三八喔!〞蔣心瑩戳了下童無邪的眉心,〝我正好火燒屁股,你來剛剛好滅火!〞

〝那就好。〞

〝走吧,我帶你去看公司環境及你的辦公室,還有說明工作內容。〞蔣心瑩拉著童無邪走出會客室,一邊介紹起來。

>>>>>>>>>>>>>

有了雜志翻譯的工作,童無邪簡直樂不思蜀。

白天,在飛迅出版社忙著翻譯,校對,截稿,人面廣闊起來,與同事之間相處也十分融洽,晚上,則與筆電作伴,在絡上架構個人志,將流行趨勢,個人見解,風格衣著搭配,及哪里買等等數據分享出去。

雖然現在在絡上這種流行志眾多,但由於她掌握magic q第一線資料,因此瀏覽頁人數每日增加,許多人提問及訪問,使得她更用心經營站。

日子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多禮拜去了。

周三,中午,終於結束暗無天日的本期出刊工作。童無邪第一次見識到什么叫「總編輯不是人做的!」,以往學長姐在說時,她一點概念也沒有,這次親眼看好友c刀,她也佩服不已。

總編輯可以休息的時候,就是成品出刊的時候,不過也只有短短一二天的時間可以喘口氣,然後又是新一輪的cycle開始。

童無邪被身為上司兼好友的蔣心瑩帶出公司,去逛街放松,然後找了家高級下午茶店坐了下來。

點了咖啡及茶點,二個美麗的女人悠閑地聊著。

〝無邪,你家老公呢?〞蔣心瑩隨口問到。

〝咦…不知道耶,我已經一個多禮拜沒見到他。〞童無邪抬眸,算算時間才突然發現雷先爵晚上都沒回家過夜。

一口咖啡險些被嗆出來,蔣心瑩不可置信地盯著好友的面容,說〝不是吧!童無邪小姐,你哪g筋短路?你不是對於他的行程很關心嗎?〞

自從童無邪嫁入雷家後,她們之間談的話題有一半都是雷先爵,如果說一小時聊天,鐵定有半小時是講她的男人。

可是,近來有些詭異,童無邪從沒主動提到丈夫,還是蔣心瑩問她,她雷少nn才想到,這扯不扯啊?!

〝呃……呃…他有他的事業,我有我的工作嘛……〞由於投入在自己有興趣的目標及娛樂上,童無邪還真沒花半分注意力在那個男人身上,上輩子時時刻刻念的都是他,現下卻……忘了!

蔣心瑩翻了個白眼,〝那除了工作,總是有生活上的需求吧?〞,千萬別跟她說,他們夫妻是蓋棉被純聊天,她不信!

〝生活上的需求?例如……?〞

〝總有滾床單,想要被愛的激情需求吧?〞果然,人如其名么?腦袋無邪,還不知道她指的是做愛這檔事,她盡量講得白話又不chu俗。

聽見「激情需求」四個字,童無邪馬上臉頰緋紅,腦海浮現那日脫軌床戲演出,人生經歷第一次高潮……

她口是心非地說〝哪有什么激情……那事不就那樣而已。〞

一g塗著鮮紅色指甲油的纖指在童無邪面前左右擺動,蔣心瑩高傲地回答〝nonono,無邪,身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女x,當然包括在x方面的自信,要能夠魅惑男人,讓男人流口水親著你的腳指頭。〞

觀察好友的行為舉止,蔣心瑩不難猜出她的心思,也覺得她的轉變是好的,至少不會被男人吃得死死,耍得團團轉。

〝魅…魅惑?〞童無邪忍不住揚聲提問,直覺認為這二個字與她八竿子打不到邊。

〝是啊,男人與女人的戰爭,誰輸誰贏,就看誰的手段高明,哭哭啼啼,威脅暴力,太過於幼稚,倒不如憑本事魅惑得讓對方不能沒有你。〞

這一段話,像是一記悶棍打在童無邪的後腦上。

☆、8. 妳老公喜歡加n的

是啊,前世她總就是默默的流淚,不吵也不鬧。

當每一夜獨自躺在床上,當盡力乖巧地聽從他的話,當違背自己的意願去附和雷家長輩的要求,當他帶著小三的孩子回來的時候,她都是輸的那方。

徹底輸掉自己對愛情的期許及僅有的尊嚴。

而,再從來過的這一輩子,她還要當個徹底的輸家嗎?

她不想!一點都不願意再品嘗只能卑微討好的日子!

蔣心瑩見好友咬著唇瓣深思,又道〝結了婚的男呢,要是覺得在x上沒有情趣,很快就會有七年之癢,男人嘛,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跟他談羅曼蒂克,算了吧,跟他討論愛不愛,人比人還真氣死人。〞

〝可是……那樣…不跟盪婦沒兩樣?〞童無邪問出心底最在意的點,豪放與羞恥正劇烈地拉扯中。

〝唼!你沒聽過嗎,男人喜歡的女人是,在外像貴婦,床上像盪婦,做愛時你只盪給老公一個人看,又不是拍av,要盪給全天下的男人看。〞蔣心瑩抬手撥了下波浪卷發,舉手間帶著一股自信及嫵媚,讓幾個男x偷瞄了她幾眼。

坐在對面的童無邪當然也明顯觀察到旁人的目光,連她自己也被好友迷愣了一下。

打開一顆n球,蔣心瑩繼續開導〝無邪,你就像這杯咖啡,苦澀,但是。〞,纖指將nj倒入玻璃杯中,〝如果加了n,就不同,順口柔潤起來,也許有些人喜歡咖啡的原味,但,相信我,你老公喜歡加n的。〞

〝那……那要怎么在外像貴婦,床上像盪婦?〞童無邪終於開始願意接收點對於她來說是「恐怖」的數據。

〝首先,你得要獨當一面,有經濟自主能力,有人脈,這點你已經開始發展,這樣萬一以後老公拋棄你就無所謂,再來,在床上呢,極盡風騷之能事,當然女人也得有點個x,偶爾嬌縱任x一下,偶爾乖點聽話給男人面子,就服服貼貼。〞

童無邪點點頭,表是受教,這段話她還得要再三消化,然後學習如何展現x感體態才能夠誘惑男人吧。

二人又聊了許多關於男人的話題,蔣心瑩的觀點像營養劑,注入童無邪心底那顆剛長出來的叛逆小樹,很快,它會迅速長大。

>>>>>>>>>>>>>

由於跟好友一聊,就忘了時間,直到童無邪看了時間,才匆匆揮別,趕回別墅。

踏進家門時,已經近八點半多,她見客廳空無一人,看來小姑跟叔叔可能還沒回家,或者窩進房間去了。

爬上二樓,點亮主卧室的燈的下一秒,房內景物入眼的同時,童無邪也望見床上一道黑色修長身影。

他竟然在家?!

正想關燈,雷先爵已經醒來,慵懶地開口〝不用關了。〞

去了美國談了一個多禮拜的生意,拜訪了幾個老板及產業區,馬不停蹄的行程結束,下午回到台灣,他就時差地頭昏起來,於是沒進公司,是回家洗完澡倒頭就睡。

〝去哪?〞原以為妻子會在家,卻沒想到空無一人。

〝跟心瑩出去吃飯。〞童無邪笑了笑,關上房門,脫下薄透的小外套,將長發給簡單地扎起,拿了睡衣便進了浴室。

雷先爵看著她的衣著及身影,有些訝異,以往她都穿著端雅的套裝,怎么今天走清新路線?粉嫩的小背心襯得她手臂纖細且雙峰傲人,緊身牛仔褲更顯得二條腿修長無比,看起來就像個剛上大學的女孩。

拿起ipad,雷先爵想,心瑩?是那個蔣心瑩嗎?在婚里上跟他落狠話,說「要是他不對童無邪好,她不會放過他」的那個女人?他記得前二三個禮拜她們才見面,但也沒搞到這么晚。

他總覺得那樣的女人太過於自主及挑戰男人權威,加上見到童無邪在打扮上的改變,他開始認為讓她跟蔣心瑩過從甚密似乎不太好,雖然結婚前她們感情很好,可婚後她就得要以家為主才是。

check完十幾封e-mail後,女人才自浴室走出來,他看著她自若地保養著肌膚,跟之前唯唯諾諾,像只驚弓小鳥般,現下的她不同了。

童無邪拿了本magic q的雜志,坐靠在床上另一邊,覺得空間過於安靜,便問〝你今天怎么這么早回家?〞

〝剛出差回來,時差中,一身疲勞。〞雷先爵閉上眼,揉了揉眉心,傳來的酸痛感更是讓他皺起濃眉。

其實,這男人對於家庭來說,的確將「經濟大柱」扮演的相當成功,也因此雷家才有優渥的生活質量條件。

看在雷先爵認真付出的這點上頭,童無邪坐起身,〝要不要我幫你按摩?〞

即使這男人上輩子該死地養小三,可她還沒辦法做到完全對他無情。

〝你會按摩?〞男人挑眉,黑眸寫著訝異,印象中,看過她的家庭背景資料,沒有查到她會按摩這一個項目。

〝嗯,翻身躺好。〞童無邪直接要求,在他趴好身軀時,她跨坐上他的窄臀,雙手按上他的肩頸,施壓揉捏起來。

按摩是她三十八歲那年去學的,原因是媽媽動手術,整日躺在病床上,怕媽媽會肌r因過久未用而僵硬萎縮。

雷先爵在妻子的手技下,感覺到緊綳的肌r漸漸放松,當按到筋絡x位時,帶著疼意又減壓的爽感,使得他忍不住低吟起來。

男人帶著微啞又曖昧的嗓音傳入童無邪的耳中,讓她耳g輕紅。

靠!有必要叫得這么……誘人嗎?!

哼!想到他在別的女人面前也是這么叫,她x口竄起一點小火苗,加重手勁往x道上壓。

〝噢!〞雷先爵差點痛得彈跳起來,還好克制力夠,不過十指也緊緊掐陷入枕頭中,〝你報仇啊?按得這么大力!〞嗓音驟然變得惡狠狠。

〝身體某部位不好時,輕輕按都會痛得哇哇叫好不好,所以不能怪我,如果你不能忍,還是我再輕點?〞

〝不用了。〞他想男子漢這么一點痛都不能忍,算什么男人,他又不是娘們,再輕下去,干脆用m的。

童無邪咬著唇瓣,忍下笑意,道〝嗯好,真的受不了時,跟我說喔。〞,她知道補上這句話,他接下來肯定不會抗議,因為他大男人脾氣作祟。

所以,咱們的雷少nn用盡吃n的力氣「蹂躪」雷大少的身軀,順便報了下那晚他折騰她到二條腿軟的仇。

高大修長的男人背部總有按完的時候,接著,童無邪要求他翻面,幫他舒緩正面肌r及x道。

☆、9. 醉翁之意不在酒(微h)

男人經過約半小時的背面按摩,展現過人的忍耐力,記得從高中時代之後,幾乎沒這么痛過,不過,痛完之後取而代之的是肌r放松後的舒爽。

童無邪的雙腿跨在他的腹肌上,俯身,二只小手按摩著他強健的手臂,照理來說,她不需要特別坐在他身上,不過她覺得這樣方便,而且她想報復他。

今天她身上的睡衣稱不上x感美艷,可微貼身絲綢布料,v領低x設計,包臀短褲,整套是粉桃色底配上黑色小圓點,看起來既可愛又嫵媚。

這套睡衣是下午跟蔣心瑩逛街時,她特別幫她挑的,其實正確來說是強迫她包回家。

好友說,閨房情趣有個點在於睡衣,當然男人喜歡女人脫光光,不過,有件人勾引情欲的睡衣是必要的。

當女人低下身時,雷先爵抬眸就對上她的爆r,那道溝深得讓他別不開眼,而且肌膚白嫩有光澤,看了就想讓人一把捏上去。

感覺跨間開始腫脹起來,他緩口氣,還是想先講正事,道〝我知道你跟心瑩是無話不談的好友,但別讓她影響你的觀念。〞

丈夫的這段話讓她在心底冷笑。

前世就是太聽他的話,完全聽不進好友的任何一句話才會落得凄涼的下場,重生再來一回,她不會笨得還遵從他的要求。

不過,以現在的情勢來看,她還不能翻臉給他看,只能慢慢來。

〝嗯,我知道你為我好。〞童無邪微笑,完全沒有給他贊同的回答,但仍然表現得像一個乖順的小妻子。

〝我不記得你有這件睡衣。〞雷先爵認為她聽懂自己的話,便覺得沒必要再深談下去,轉而討論這讓他上火的衣著。

故意往前傾身,她伸手去拿放在他床頭上方的熏衣草j油,二團渾圓的豐x就快壓到他的俊臉上去。

盯著上方的美景,一股淡淡的花皂香味鑽入鼻腔內,雷先爵禁不住昂起頸子,鼻尖碰上一邊r尖蹭了蹭,大手順道抬起覆上她的翹臀。

〝唔……雷先爵…你在干嘛?〞童無邪明知故問地輕喊著,裝作不小心地配合他低下x部,更讓他的臉整個貼上盈r。

女人的動作撩得他心猿意馬,〝我在品嘗香噴噴的白饅頭。〞,他蹭得更用力,嘴唇隔著薄布刁上r尖。

〝你肚子餓了嗎?〞她終於m到了物品。

而在此同時,他也動手扯下睡衣的領口,讓一只軟r暴露出來,張嘴就含入嫣紅挺立的莓果,舌尖勾弄著。

輕吟一聲,垂眸瞧見男人正愉悅地舔弄著rr,童無邪二手捏上他的臉頰,道〝還沒按摩完啦!〞,然後縮著x部,想讓r尖離開他的嘴。

誰知這男人竟緊緊地夾著,害她在拉扯間,一道激麻的電流自那處竄來,讓她更氣呼呼地加重指尖力道。

臉頰生疼,雷先爵只好松口,可不滿足地抬手握住那只豐r,揉捏起來,〝別按了,我們做點其他更有趣的事。〞,他輕挑地笑著。

哼!他滿腦子想的就那檔事,需求這么大,在外頭吃完還要回家吃她,你妹的!

〝不可以,雷先生,你做事原則不是一向有始有終嗎?難道這下沒原則了?〞童無邪坐回他身上,打開j油罐,指尖挖了一小坨後,往他的太陽x抹散開來。

黑眸一眯,他最不喜歡有任何把柄在別人手上,撇嘴回答〝你倒是很了解我嘛!〞

這女人從那天起話變得越來越多,還會懂得抗拒,不過偶爾這般也是頗有情調,反正等會她按摩完,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撲殺上這可口的獵物。

童無邪在心中腹誹。

廢話!跟在你身邊多少年,多少都知道你的x格,我還可以告訴你,你愛上小三,生了孩子,還當著我的面說要帶回家認祖歸宗咧!

揉按完他的頭部後,她挪身往下,私處磨蹭過他的男物,輕坐在他的大腿上,對他的腹肌m來m去,然後轉身背向他坐著,改按摩他的腿。

雷先爵盯著那蜜桃般的臀部,圓圓潤潤的,讓他好想一口咬上去,不過他忍下來,絕對秉持自己的原則,不要讓她看笑話。

真沒想到,這個柔順的小女人竟然這么容易挑起自己的情欲,上次在床上翻雲覆雨大半夜,暢快甘霖,讓他回味。

連去國外出差,一想到她y浪的模樣,他就獨自在床上打飛機!

這是過去所沒發生過的狀況……

他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變得如此渴望她,他想,也許是x事上二人開始契合起來。

等到童無邪按摩結束,坐在床邊,拿著毛巾准備幫自己擦掉薄汗時,卻一把被雷先爵搶走毛巾。

〝啊……那是我要用的!〞她鼓起粉腮,轉身睨了他一眼,正想起身再去擰一條時,就被他拉坐下來。

〝我有說我要用嗎?我幫你擦。〞雷先爵笑得曖昧,攤開毛巾,先拭去她小臉上的汗水後,往下經過頸子,鎖骨,來到雙峰。

唇角微抽,童無邪哪會不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若說前世,她還真不懂得這般情趣,可是經過蔣心瑩的開導後,她慢慢能夠查覺男人的一言一行。

拉下睡衣領口,豐r瞬間挺露出來,讓她仍有些羞恥,臉頰微紅,嬌叱著〝哪有人這樣擦的!〞

〝無邪,不這樣怎么會擦得干凈?你看,r溝里都是水。〞男人說得理直氣壯,掌心就著軟布覆著rr貼磨起來,緩慢且有力地捏著酥x。

〝嗯……〞她輕咬下唇,依然忍不住呻吟出口,雙手緊揪著床單,讓他見著更覺亢奮,跨間的大rb已經勃硬上翹。

男人突然推倒她,動手扯著她的睡褲,這忍了一個多禮拜的欲望終於猛地爆發出來,想直接狠狠地貫穿她的身軀,讓她在他身下輾轉哭泣。

意識到雷先爵想要直接進入正題,童無邪連忙緊住自己的睡褲,邊道〝等一下!等一下啦!〞

濃眉一挑,他不甚滿意地停下手,看向她的眼神顯露著「你要是來亂的,我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的意味,簡直就是惡霸上身。

〝那個……我今天剛好月經來……〞女人嘟著小嘴說完後,垂下頭,一副不敢看他的模樣,但事實上,她是巧妙地遮眼唇邊的笑意。

對,從一開始按摩沒多久,她就打定主意要整他,先讓他被欲火折磨到不行後,再澆他一盆冷水。

一聽她每月一次重點大姨媽大駕光臨,雷先爵當場興致消了一大半,雖然月經來還是能做,但他非常不喜歡「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狀態,再來事後處理也很麻煩。

〝無邪……你好樣的!〞雷先爵深吸一口氣後才一字一頓地說,以免自己忍不住就雙手掐上她的脖子。

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該死!真該死!非常該死!

〝對不起……人家不知道你…這么上火…〞童無邪抬眸,眼神怯怯地望著他,將笑意隱藏的一絲不露。

可能她得要慶幸上輩子在情緒隱瞞上練習得透徹,當個聽話的媳婦,就得要在對的場合展現對的表情,因此她常常是心底含淚,可得要面帶微笑,或者是壓下真實想法,表現得柔弱無害。

這下雷先爵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心挖陷阱給他跳,或者是無心造成。

總之,他還是很火大,於是冷哼一聲,跳下床,用力地關上廁所門板。

童無邪聽見里頭傳來水聲,再也忍不住地抱著枕頭,捂著小嘴,狂笑起來。

人生第一次,她嘗到勝利的滋味。

而之後,她也會努力主導自己的一切,她要當個不被欺負的美麗女人。

☆、10. 山寨版麻雀變鳳凰

茉那攝影棚。

新一期的magic q正在編制中,而今天拍攝的主題是「復古名媛千金風」。

蔣心瑩跟童無邪正等著模特兒到場換上廠商提供的衣裝,然後可以針對模特兒的肢體語言來撰寫稿子。

然而,約好的下午二點鍾已經來到二點十分,當所有人都等得不耐煩時,蔣心瑩的手機響起,她越聽眉頭越緊蹙,咬咬唇後,掛了電話。

攝影師陳鈞立即走了過來,開口問〝蔣總編,模特兒到底好了沒?如果時間在拖下去,我後頭的行程可會有問題。〞

陳鈞是目前時尚圈中炙手可熱的幾個攝影大師其中一個,目前他的檔期全滿,要約到他的時間得要提早三個月前預訂下來,否則鐵定不會有空檔。

〝那個……模特兒來的途中出了車禍,左手骨折……〞蔣心瑩揉了揉太陽x,那個模特兒也是她特地去找來的,現在既然出包,真慘。

〝那現下還能拍嗎?我想收工算了!真是的!〞陳鈞不悅地抓了抓黑發。

掛上笑盈盈的臉色,蔣心瑩邊左顧右盼,邊勸留〝陳大哥,事發臨時,如果你不介意,我馬上找個人替代。〞,她明白陳鈞要拍攝前都會特別過目模特兒的其他作品,以了解風格,好能夠更貼近原素。

現在好不容易大神來了,她可不希望什么都沒做就讓大神留下不滿的印象,以後她還想找陳鈞合作。

坐在一旁的童無邪正抱著筆電在志上po文章,卻沒想到蔣心瑩突然c入,直接把她帶到陳鈞面前。

〝陳大哥,這是我好友,說要有名媛氣質,長相古典,身才正點,她都有,雖然沒有拍過其他作品,不過很符合這次主題,她真的是塊寶,陳大哥她的處女照就給你了。〞蔣總編發揮自信滿滿及游說功力,加上雙眼真誠地看著男人。

陳鈞勉為其難地點頭,雖說這樣不照他個人原則走,不過天災人禍總是一二次會有的。

當被送進更衣室時,童無邪才對著蔣心瑩抗議〝心瑩,你瘋了嗎?我不行的!〞

〝你可以的,高中阿姨特別把你送去上美姿美儀課,加上你本來就是名媛,有什么不行的?〞

〝要是雷先爵發現,我會被吊起來打的。〞

三四個人把童無邪當成洋娃娃,用最快的速度幫她穿衣化妝。

不屑地哼了聲,蔣心瑩回答〝你老公會有興趣看magic q?我才不信,他光看財經報紙及雜志都來不及了,如果他真的看女x時尚雜志,代表他太閑了。〞

這番話讓她都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拉童無邪下水是最佳選擇,以後要是童無邪身價高漲,看雷先爵還敢不敢在外頭亂搞。

〝那要是他發現怎么辦?〞童無邪真的很擔心耶,她沒想獨立自主工作要玩這么大,搞這么大的噱頭。

〝安啦,等他發現時,他會拿你沒輒,一開始哪會馬上紅,你就繼續增加斷練能力,等到他發現時,你就可以跟他談條件啦,看是要一腳踹開他,還是叫他趴下來舔你的腳,都可以。〞蔣心瑩撥了撥自己的波浪發尾,漫不經心地卷玩著。

仔細想想,好友的話不無道理。

況且聽說當模特兒酬勞不錯,這樣她可以更快累積財富,就算離婚,她還是活得好好的,不愁吃穿。

童無邪看著好友,〝先說好,我只當magic q的平面模特兒,你可別把我賣掉!〞,話可要先說在前頭,免得對方幫她到處接case,弄得局面難以收拾,也會累死自己。

笑嘻嘻地送了個飛吻,蔣心瑩拍拍x脯掛保證〝我知道,你是專屬飛迅的模特兒,真要賣也要你同意先。〞

嘿嘿,其實光當magic q的平面模特兒就已經夠有知名度,人氣很快就會累積上來,不過她會把童無邪藏得好好的,制造神秘感,這樣更能夠讓雜志業績沖高。

當童無邪再度回到攝影棚時,讓大家眼神一亮,連原本不看好的陳鈞也打量起來,二話不說直接舉起攝影機,邊跟她聊天,邊按下快門。

在一個小時連續不斷的拍照後,陳鈞滿意地對蔣心瑩說〝好了,大功告成,她如你所說的確有潛力特質,好好培養,希望之後有機會我們可以再合作。〞

然後,工作人員就見到蔣總編笑得合不攏嘴,堪比中了一億大樂透。

>>>>>>>>>>>>>>>

在回飛迅出版社的路程中,蔣心瑩又跟童無邪聊了幾個話題,其中提到當模特兒的可塑度要大,任何style都要能呈現最好,身材曲線也要好,可不能只靠飲食減肥,最好就是吃得健康及適度健身,因此會帶她去健身俱樂部拜訪一位交情深厚的教練。

至於,美姿美儀這童無邪已經有打底,那進一步就是練習舉手投足都要散發出x感的女人味,這就得要靠天天照鏡子練習,還有面對鏡頭的pose,這可以透過自拍磨練。

童無邪都一一答應下來,她想反正在家里閑時間很多,所以好友的要求都不是難題。

不過她倒是有種山寨版的麻雀變鳳凰的節奏,人家女主角茱莉亞?蘿伯茲是從浪盪女人變成上流名媛,她則是反向c作,從上流名媛要學習成為美麗壞女人。

>>>>>>>>>>>>>>>

月經來的這一個禮拜,雷先爵也不知道發什么神經,不知道是不是公司project比較少,他天天回家睡覺,不像之前常常就在辦公室的附屬休息室過夜。

男人回家睡覺就算了,還要把她給摟進懷中,將她當成人型抱枕夾住,剛該開始她會抗議,不停地扭著身子想要掙脫,而他當然不放手,還邪邪低笑,對她說要是繼續下去,他不介意教她怎么用嘴巴跟小手幫他泄欲。

氣得她狠狠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二排深深的齒痕,以發泄怒氣,再順口罵他是個色魔。

她憤恨不平地想,雷先爵一定是把她當成外頭的小三來抱著入睡。

對於妻子的發狠,男人倒是覺得很可愛,她像一頭小母獅在他懷中撒野,這感覺很特別,也很親昵。

經期完後的第二天。

童無邪站在浴室的鏡子前,學著雜志上那些名模擺起x感的姿勢。

腦海中不停出現幾個字詞,「搔首弄姿」,「擠x挺臀」,什么噘嘴啦,拋媚眼,等等的。

〝嗯……記得是這樣?〞

鏡子中的女人讓童無邪覺得看起來有點點不適應,一開始還不習慣擺出如此妖媚的姿態時,她簡直是難以面對鏡子,不過天天練習下來,看著看著就習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