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1 / 2)

嗜賭花嫁娘 未知 2395 字 7个月前

她們竟敢傷她那么深,讓她潔白無暇的肌膚染上不該有的痕跡。

「她是不死心,只因你的無情比利劍更傷人。」雙眼緲澀的段凝霜以冷硬嗓音痛批他的罪責。

「哼!就因為我不肯把心浪費在用錢就可以買到的妓女身上?」即使她是良家婦女,他也不會要她。

她心痛的一駁,「淪落風塵是我自願的嗎?為了你潔身自愛根本沒用,你從不珍惜。」

為了救他,她委身y佚不堪的九王爺趙元億。

為了救他,她甘心墮落無底深淵。

為了救他,她受盡所有花娘的奚落和嘲笑。

結果呢?一切的付出全是枉然,他在八王爺府快活似神仙,鎮日和個千金小姐卿卿我我,好不愜意,她的出現反成多事,叫人笑話。

難道愛與不愛的分別是如此之大,天地難合?

「你愛趙三小姐是吧?」段凝霜詭異一笑問道。

「什么意思?」

「答我。」她森冷一厲。

「是的,我愛她。」

「我一向向往生死相隨的愛情,可惜得不到,你能印證給我瞧瞧嗎?」她縹緲,似乎出了神。

「這是交換條件嗎?」他不敢心存僥幸。

「只要你讓我滿意。」她要知道一個男人的愛能有多深!

「好。」

於是,段凝霜從懷袋中取出一小瓷瓶。「喝下此毒,換她的命。」

面容平和的古珩接過瓷瓶,拔開塞頭。

「不許你做傻事,姓古的,你還沒娶我過門就想我守活寡,別太過分了。」

他笑了笑,神色溫柔似水。「刁鑽丫頭,在我臨死前說句好聽話哄哄我吧!」

「我不要跟死人說話,你走,別管我。」她不要他死,活下來的人會比死的人更痛苦!

「愛了你,還走得了嗎?」他深情款款的說道。

「傻瓜,我也愛你,不要比我早死!」她好怕,怕失去他。

「還不快喝,想她死嗎?」阮雙雙恨透了兩人的情深,手一使力的按壓。

一道血痕立現。

「別傷她,我喝。」

他毫不遲疑的一飲而盡——第十章

「c葯!」

一入口他便覺味道不對,有淡淡的葯草香,性涼無苦略微甜,有紫筋草和寒邢花,是極為y毒的c葯原料,通常是老鴇用在不肯接客的妓女身上。

一服此葯若未交h,便會氣血倒流,五臟六腑如火焚,神智渙散地敞衣張腿,生不如死的求人慰籍方能解脫。

「古爺,你覺得熱了嗎?」眼兒一挑,段凝霜輕解羅衫。

「不要靠近我。」古珩退了一步。

一股熱流由下腹急沖而上,源源不絕地包裹他全身,皮膚發燙得泛紅,薄薄汗水蒙上一層波色。

他不能在纓兒面前失去控制,不然她會恨他一生永不休,從此不再相信他信誓旦旦的愛。

古珩奮力地集中精神,指尖割破掌心,企圖以痛感保持清醒。

「很痛苦吧!不要再掙扎了,讓霜兒來撫慰你的需要。」她故意把一截抹胸往他臉上丟去。

此時,段凝霜的身上只剩一件褻褲,光滑如脂的肌膚毫無遮掩,落落大方的走上前,不再嬌羞地展露冶艷姿態。

既然得不到心愛男子的情,至少得到他的身,留存往後回憶不孤單。

「滾開,下賤。」他使勁地舞動著手,滿臉通紅地快要爆筋。

「在你眼中有哪個妓女不賤的嗎?很熱吧!全身像著火了似——你要一個女人。」她大膽地伸出柔荑欲碰觸。

古珩用力的揮開她的手,並拿起一旁陳腐的木樁往大腿一c,血登時順流而下。

「沒用的,我看過其他姐妹用盡各種折磨方法來排解焚燒的痛苦,最後還是受制葯性與人歡愛。」

聽到此,同是青樓出身的阮雙雙已知他中了何種c葯,笑嘻嘻地拍拍趙纓的臉頰,惹得她痛擰了雙眉。

「你的情郎我接收了,讓姐姐教你兩招御男術。」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雙鳳戲龍才有趣。

「無恥。」她一呻,頭一偏,不忍見他掙扎的表情。

「呵……呵……三小姐,干我們這一行最不需要的就是廉恥,你瞧他都挺起來了。」

趙纓聞言心如蜂針刺。「只會使下三流的手段,娼就是娼,永遠只是下九流。」

「盡管嘴硬吧!待會姐姐會叫得含蓄點,你可別臉紅呀!」阮雙雙y笑地搖擺腰肢扭上前。

「古珩,你要是碰了她們其中一個,這輩子就休想娶到我,我情願出家當尼姑。」雖然殘忍,可她就是受不了。

差點向欲望投降的古珩一聽,仿佛澆了桶天山寒冰,頓時渾身打顫地撥開貼上來的兩具赤l嬌軀,氣喘吁吁地弓身一呻。

著葯在體內運行,發揮極大的功效,火燒的痛感幾乎超過所能負荷的極限,他做了個危及未來幸福的動作,點住鼠蹊部位的x道。

「你這個任性的千金小姐,你知不知道你會害死他。」愀然焦慮的段凝霜回首惡視。

趙纓冷冷的一哼。「總比被兩個污穢的妓女qg來得有尊嚴。」

她是任性怎樣,天底下沒幾個女人願意看自己的情人和其他女人歡愛,她就是要自私到底。「我們是要帶給他至高無上的快樂,你敢羞辱我們……」忽而動不了的阮雙雙驚慌的斜瞟。

不只是她,連同全身l露的段凝霜也定在原處,口不能言的流著淚。

「天殺的女人,瞧她們把她折磨成什么樣。」忍著焚身之苦的古珩替趙纓解開層層繩索。

刀子既然遠離心上人的頸脈處,他自然無所顧忌的出手,先點住近身女子的x門,再欺身制住另一名大言不慚的狐s女。

他不否認若不是纓兒及時的一喊,他可能真的會和個妓女野合,喪失僅有的理智。

但他此刻只想殺人,憤怒之情甚至壓過體內的c葯。

瞧這一身大小的磨傷、瘀血、l露在外的雙腕和頸項上的血絲及刀痕,他一心呵護的珍寶竟受如此對待,要他不瘋狂都難。

「纓兒,疼不疼?」

趙纓手一解脫,反手就給他一巴掌。

「纓兒你……」

她突然嚶泣地投入他懷里大哭,無助得像個三歲稚童抽噎著,叫他手足無措地只能環著她的肩輕哄。

「可惡可惡,為什么現在才來,你知不知道我怕得快哭了。」她一面哭一面捶打著他的胸。

「我知道,我也很害怕。」古珩苦笑地抱緊她,她絕對不會曉得他的恐懼有多深。

擔心她不知身處何地,有沒有受到傷害,會不會因一時的刁性而開罪於人,以致招來殺身之禍。

「我一直在罵你,你都沒有回言,我覺得好孤單好難受,沒人要理我。」她哭得叫人憐惜。

難怪他耳朵老是犯癢。「我聽見了,不然怎會找到你呢!」

「真的?」她哭聲漸歇的問道。

「你瞧我不就在你身邊,寸步也不敢離呀!」他苦中作樂的安慰她。

那股火不斷的悶燒,全集中在下腹處,像在地獄中煎熬,而他說不出那份難堪。他感受到那股被禁制的火不再受控制,滾燙的熱源急欲沖過封住的x道,一波波似燎原的大火,再不解開x道,他真的就永遠「不舉」了。

「珩,你怎么那么燙手,該不會受寒發熱吧?」停止哭泣的趙纓微微抽動著肩膀。

「我剛喝下一瓶足以令十頭牡馬發春的葯,你說我能好到哪去?」他可不逞英雄地硬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