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_2(1 / 2)

父親的玩具(肉) yuyan 3408 字 7个月前

「唔唔……嗚!!」男人調整好位置後立刻毫不留情地起來,這種原始的獸交姿勢使他能更好的著力,他就像是頭忍飢挨餓到瘋狂的野獸般粗暴地捅著友馬淌血的後庭,猛地抽出,又猛地插入,頻繁緊湊的大力沖撞得友馬不停的尖叫,池田輕咳了一聲,男人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唔──!!」在上得最激烈的時候男人又突然抱著友馬站了起來,恢復成剛才站立著干他的姿勢,然後,在池田愈來愈熾熱的注視下,男人蠻力地一個挺身,將米青.液一絲不漏的射進友馬的體內……。

「唔……」抽出肉刃,男人抬起友馬的腿,扳開他那被摩擦得紅腫的臀瓣,讓渾濁的米青.液自然的流下來,乒──!一個硬幣般大小的玻璃珠子順著那液體掉落在地上,滾到了池田的腳下。

「我說過了,還不止這些,」男人冷冷地微笑道……。

從男人胳膊彎里接過已經昏死過去的友馬,池田面無表情地看了看他身上的傷口,把他放到了沙發上:「去叫管家准備好浴室,我要給他洗個澡,還有……」池田從襯衫口袋里拿出一張支票:「這是你今天的報酬,二十分鍾後,你再到浴室里來。」

「知道了,」男人接過支票,微笑著掃過上面的數字:「我從來都不會遲到。」!──砰!男人離開後,池田站起身,不緊不慢地走到迭放著裝書籍和古玩的紅木書櫃前,抽出其中的一本,小心地打開,從那被刻意挖空的辭典中取出了一小支灌注著粉紅色液體的針筒。

「唔……不……」沙發上的友馬突然出聲,池田警覺地向他望去,但友馬只是在渾噩的囈語,並沒有清醒過來的跡象,「呵……」微微一笑,池田拿著針筒走回了沙發處。

「友馬……醒醒……要乖啊……」把友馬抱到自己的膝蓋上,池田一邊親昵地揉搓著他稚嫩的分身,一邊在他的耳邊呼哧著呢喃:「友馬要做個好孩子呢,對嗎?友馬?」

「爸爸……?」不多久,友馬便睜開了仍舊有些迷茫的黑色眼睛,他那微腫的蒼白的嘴唇不住地顫動著:「友馬……作惡夢了呢,爸爸……院子里的那棵……」

「呵呵……做夢罷了,從現在起,友馬要乖乖的哦……」不動聲色地打斷了友馬的話,池田拿起剛才放在沙發上的針筒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如果亂動,會很痛的呦!」

「嗯?不!不要!爸爸,友馬才不要打那個!」友馬圓鼓的臉龐刷地變白,頭搖得像潑浪鼓。

「真是任性的孩子!」皺起眉頭,池田有些生氣地解開自己的皮帶,拉下拉鏈,在友馬還來不及反應之前就用力地扳開他的臀瓣,將自己直挺的肉刃捅了進去。

「啊!不要!好痛……!」才剛解放的後庭此刻又被蠻力的撐開,友馬大聲地尖叫著,眼淚洶涌而出,但池田仍自顧自地大力著,直到他整根的凶器都沒入那狹窄的小穴為止。

「現在,把腿張開!」池田陰沉著臉命令道。

「爸爸……」顫抖著打開自己的腳,友馬那稚嫩的分身和那楚楚可憐的被強硬的塞進整個肉刃的窄穴都一齊暴露在了空氣中,「乖孩子……」滿意的微笑著,池田一手托著友馬的分身,一手拿起針筒,小心地將那針尖對准了友馬分身上的小孔。

「不要……」友馬黑色的眸子瞪得滾圓,極其不安的小手緊緊地抓住池田的衣袖,但池田這次卻沒有生氣,冷冷一笑,他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唔……」隨著那銀色的細針緩慢的刺入那個不該有異物進入的小孔,友馬的身體也越來越僵硬起來,狹窄的後穴急劇地縮著,緊緊地絞住了池田那還未釋放過的肉刃,「嗚!」按耐不住地悶哼了一聲,池田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細針被全部插入友馬的小孔後,他就粗魯的注射起粉紅色的液體來……。

「爸爸!慢點!好痛啊!!」液體以極快的速度被推進友馬的分身,那種腫脹刺痛的火燎一般的感覺簡直讓友馬生不如死,哭喊著搖晃腦袋,所有的神經似乎都集中到了那被蹂躪的分身上,注射這種奇怪的液體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每一次的注射都會讓他痛得想自盡,但是,不知為何,友馬覺得身體好象越來越依賴這種葯水了,因為每每注射過後,全身都會變得很輕松,那被幾度撕裂的後穴也會奇跡般的愈合,就好象整個人已經經過了一個季度的療養休息一樣。

「怎幺樣……是不是感覺好點了?」抽出針筒扔在地上,池田溫柔地撫弄著友馬的分身:「如果覺得好些了的話,和爸爸一起去洗澡好嗎?」

「嗯……?」沒等友馬回答,池田就徑直地抽出自己的分身,利落地打橫抱起他,向浴室走去,裝修奢華的由兩間房間打通的浴室就設在書房的隔壁,為了行走的方便,池田還特意在書房內開了扇偏門,可以直接通到浴室。

吱嘎──推開雕琢著色玻璃珠花的浴室門,池田粗略地往里面掃視了一下,淡淡的彌漫著水氣的浴室看上去很溫暖,而嵌在浴室木質地板下的正方形的按摩浴缸已經放滿了一盆清澈盪漾的洗澡水,毛巾,香皂,浴液,木刷,等等諸如此類的用具整齊地排放在浴缸旁的銀質托盤上,赭紅色大理石鋪陳的梳洗台也打理的很干凈,梳洗盆旁邊還用心的裝飾著一玻璃瓶的盛放的玫瑰。

「友馬……」親呢的叫著兒子的名字,池田抱著他跨進浴池,水波嘩啦作響的圍住了他倆,直浸到池田的胸口處,由於害怕嗆到水,友馬白嫩的胳膊緊緊地圈住池田的頸項,不斷地用腳踢蹭著水面。

「呵呵……友馬乖,」坐正身體後,池田拉下友馬的手,扶著他的腰幫他在浴池里站了起來。

「瞧,這樣就不用怕嗆水了,呵……乖,把手撐在這兒,」池田指了指浴缸邊上的防滑扶手,「要抓牢哦,爸爸要幫友馬洗澡呢……。」

「爸爸……?」兩腿被分開,圓臀被托起,友馬聽著身後悉悉嗦嗦的聲響,不禁害怕起來,偷偷地往後瞄視,後穴卻被池田不客氣地塞進一根手指:「別綳得那幺緊,這幺怕羞,爸爸怎幺能幫你洗干凈?」粗糙的指關節分明的食指大力地摳挖扯動著友馬的後庭,逼迫它的綻放。

「唔……啊……!」友馬剛想配合地扭動身體,卻被池田蠻力地壓住了細腰,「不要亂動!」池田大聲的喝斥道,抽出手指,拿起剛才抹上了一層肥皂的圓桿形木刷抵在了友馬還未完全放松的穴口上──

「啊──!」驚聲的慘叫和艷紅的血液幾乎同時從那上下兩個口中洶涌而出,友馬哭泣著,顫抖的雙腳早已無力站穩,可是受傷的圓臀被池田托得高高的,那搜腸刮肚般的木刷也還深深地埋在里面,掙扎無用,友馬開始哽咽著求饒。

「那友馬你說該怎幺洗呢?」緩緩轉動著木刷柄,池田一下用力又一下輕緩地捅著友馬的窄穴。

「爸爸的……用爸爸的……」友馬痛得幾乎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池田一生氣,猛地將木刷連帶著手柄都塞了進去!

「啊!不要!」友馬大哭了起來,急忙一口氣把話說完:「友馬要爸爸的肉木奉,求求你!爸爸。」

「這才乖……」拔出木刷,池田微笑著撫摸著友馬的後穴,那被木刷開發過後的甬道似乎已經完全綻放開來了,緋紅色的玫瑰花蕾般的洞口正有節奏地縮著,而木刷上的肥皂沫也起著很不錯的裝飾作用,完美的烘托著友馬圓滑嬌翹的小臀。

嘩啦──!站起身,池田那近1米九的健碩身材對於只有十二、三歲的友馬來說,簡直就像是巨人了,識相地騰出一只小手,友馬著力扳開自己的臀瓣,用手指揉弄著穴口,──這是對池田進入的邀約。

「哼……」冷笑一聲,池田挺著那駭人的肉刃毫不留情的撞進友馬的身體,幾乎沒有停留,池田整根埋進去後,就像是要把那狹窄火熱的小穴整個捅穿一般狠命地起來,友馬咬牙強忍著疼痛,因為池田討厭他的尖叫,於是,整間霧氣彌漫的浴室里只聽見那被肉刃撐大的窄穴茲茲波波的緊湊撩人的哀叫……。

「爸爸……」順從地大張開腿,友馬小心翼翼的問道:「友馬是喜歡……唔……爸爸的,但是為什幺友馬……嗚,沒……沒有和爸爸以前的記憶?還有……友馬……不記得媽媽……嗚!不!不要!快停下來!爸爸!友馬不問了!不問了!」難以忍受地扭動身體,友馬大叫著求饒,接近極限的窄穴已經開始淌血了,但池田插入抽出的動作卻越來越野蠻。

「友馬不是想知道嗎?爸爸這不是在幫你想起來嗎?」伴著一個凶狠的插入,池田的手大力地擰著友馬胸前的突起。

「不!友馬不要想了,不要了,爸爸!友馬好痛啊!」哭泣著掙扎,友馬那惹人憐愛的小臉蛋上盡是斑駁的淚水。

「哼……」冷笑著挺起肉刃,聽到友馬求饒的池田更是用力地干著那火熱的窄穴,橫沖直撞的堅挺不斷地摩擦著肉壁,以求得更強烈的快感……,「唔啊!」低沈的吼叫,池田將高潮時的米青.液噴進友馬微顫的身體里……。

吱嘎──!浴室門突然被人推開了,光著膀子大大咧咧地走進來的正是池田高價請回來的『教師』。

「嘿!正好二十分鍾,我說了我很准時的吧!」搖晃了一下手腕上黑色的歐米加,男人得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