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閱讀5(1 / 2)

…」奇妙的快感讓陳言分不清東西南北。

「做我的奴隸就能一直這么舒服,願不願意?」小秦進一步引誘著。

「嗯啊……願啊……願意啊哈……」陳言在快感中出賣了自己做人的權利。

「真乖啊……叫聲主人來聽聽……」小秦得意的笑了。

「主啊唔……主人啊……啊……」

陳言喊著,達到了高潮,可是前端的鈴口,被粗大的金屬棒堵的死死的。於是無法射的痛苦變成了不斷循環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讓陳言的身體不停抽搐著。

「要啊……要射……讓我射啊……啊嗚……求你……嗚……求求你……」陳言忍不住哀求。

可是哀求只換來對方無情的巴掌。一下又一下,狠狠抽打在他得不到解脫的性器上。

「啊嗚……啊……嗯啊……嗚啊……」敏感的地方傳來疼痛,陳言哀嚎著,身體卻越發興奮,劇痛竟然助長了他射的欲望,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快感。

「奴隸應該這么和主人說話啊嗎?」小秦頭一次面露凶光。

「嗚嗚嗚……嗚啊……求……求主人……啊哈……」陳言痛苦的哀求。

「以後你要叫自己淫奴,給我記清楚了,和主人說話的時候只能卑微的乞求,你要是敢出錯……我會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懲罰你……」小秦說完又開始抽打陳言的性器。

「唔啊……啊……淫……淫奴……啊嗚……記……記住了……嗚嗚……啊嗚……嗯啊……求……求主人……饒啊……饒了淫奴……嗚嗚嗚……」陳言崩潰的哭喊著,發出更凄慘的哀求。

小秦對陳言到現在的表現還算滿意,可他沒打算就這樣輕易放過陳言。

他又開始猛烈的抽動著陳言後穴的管子,按壓對方鼓脹的腹部。

「啊啊啊……饒……饒了淫奴吧……嗚啊……饒啊……饒了淫奴……」陳言猛烈的搖著頭,痛哭著。

「現在教你第二條,主人要怎么對你都行,只要主人不允許,無論多難受痛苦,也的乖乖忍著,包括所有懲罰,你都要說謝謝。」小秦邊說邊打開了管子,陳言後穴的液體再次涌出。

撿肥皂8

「嗯啊啊啊……」排泄的快感沖擊著陳言早已敏感萬分的身體,射的欲望和電流帶來的尿意,再次掀起激狂的潮浪,如果不是前端被堵住,陳言此時肯定已經失禁了。

陳言的反應並沒有激起小秦的憐憫,他又一次將水流注入陳言的後穴。

「嗚啊啊啊啊……」陳言感覺到後穴涌入的水流,發出絕望的哀鳴。

水流猛烈的沖刷著嬌弱而敏感的內壁,隔著透明的管子,可以清晰的看到粉紅色的肉壁正在激烈的縮,像一張飢渴的小嘴,不停的允吸著美味。

「真是淫盪的奴隸,後面這張淫賤的小嘴吃的很開心呢~」

小秦不停折磨著陳言,尿道里的電流沖擊著卵丸,尿點,膀胱以及前列腺,而腸道里注滿的水流和管子也同時攪弄著前列腺和腹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