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1(1 / 2)

犬奴(肉) 鳳瞳曦 4091 字 1个月前

犬奴(1)<犬交6p慎入>

樂是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雖然工作薪資不高,卻足以養活他,以及家中的五只狗狗。

五只狗狗的品種分別是杜賓、黃金獵犬、牧羊、大麥町以及哈士奇。沒錯,他們全是大型犬。所幸去世的父母留給他一間一百多坪的獨棟豪宅,否則這麽多大型犬,可是要擠死了。

不用擔心鄰居會抗議,因為豪宅位在郊外,好山好水好無聊,但對於他與狗狗們來說是天然游樂場,隨便吵吵鬧鬧、打架玩樂都可以。或者,也可以做些不能讓外人看見的事情……

「啊!啊嗯……啊、啊啊……好棒……」

高亢嫵媚的呻吟在後院傳來,除了一聲高過一聲的媚叫與黏膩水聲,仔細聆聽的話,還依稀可以聽見屬於動物的咆哮喘息。

青年壓低上身,渾圓白嫩的臀部高高厥起,好以迎合激烈粗暴的抽插。比人類還要粗大猙獰的狗陰莖快速地在股間進進出出,每一下的撞擊都讓青年的浪叫更加尖銳、每一回的抽出都帶出一大片淫水,不僅染濕了大腿根,底下的草皮同樣浸滿了黏稠液體。

一只黑色杜賓犬前腳搭在青年不斷搖擺的腰上,下身用力地扭動,讓勃起的狗陰莖在主人體內肆虐。聰明的狗狗明顯知道能讓主人無比興奮的地方在哪里,於是每一下都撞擊在前列腺上,使得青年被快感沖刷,雙腿微微痙攣。

「嗯、嗯嗯……要被干死了……杜賓……干得主人好爽……」樂雙眼微眯,嘴巴從頭到尾都開著哼出浪吟,嘴角掛著唾液,紅的舌尖微微探出。這副騷浪模樣任何雄性生物見的都會發情。

他外貌清秀,平常時候看起來再普通不過。可他的身體構造比一般人特殊,比其他男性多了個什麽。

將手伸下跨間,握住自己的陰莖,略為粗魯地套弄幾下,陰囊瞬間緊縮,一股股白濁噴發而出,濺滿綠意盎然的草地。但他想撫慰的不是男性器官,而是隱藏在囊袋後面的女性器官。

與一般女性不同,雙性人只有大陰唇,陰道口小,陰莖也比普通男性小,但功能正常,也可以說與一般人無異,只是能享受快感的地方增為兩個。

青年的手指已經探入沾滿淫水的陰道,食指並中指在穴內抽動旋轉,發出陣陣水聲,後庭被插入與女穴被按摩的雙重快感使青年瀕臨高潮。他一面搖擺身體,一面仰起頭部,發出幾聲高亢尖叫,身子抖動,用後穴達到高潮。狗狗也加快抽動速度,在幾百下的抽插下,把陰莖送得更里面,然後蝴蝶結膨脹扣住穴口,開始長達十分鍾之久的射。

「唔……!哈啊……好燙……」像一只母狗般乖順地讓公狗在體內發泄,青年止不住喘息,後穴陣陣縮,擠出了些微液。

待液全數噴射完,杜賓犬從主人身體退出,就算是剛發泄完,陰莖的尺寸大小仍不容小覷。上頭沾滿了主人的淫水與自己的白濁,半軟地垂在跨間,隨著它的動作而搖晃。

方享受一場淋漓的人獸性愛,樂維持著雌伏的動作,舔了舔因長時間的呻吟而乾澀的唇。他知道,他的身體還未滿足。身為雙性人的他性欲很強,只有一只狗狗是滿足不了他的。

於是,他緩慢地站起身,雙腿穩健地朝屋內走去。才剛拉開玻璃門,便被一頭龐大的黃金獵犬給撲倒在地。

似乎是聞到了主人身上濃濃的情欲,黃金獵犬原本搖得歡快的尾巴搖擺得更加劇烈。它伸在嘴外、滿是口水的大舌頭舔在主人癱軟的性器上,青年也不吝嗇,大大方方地打開腿,扶起陰莖。不用什麽口號動作,狗狗便自動舔上今日還未被插入的雌穴,淫水與口水混雜,流得滿地都是。

「哼嗯……嗯……!小金真棒……再多舔幾下……啊!壞狗狗!」樂身子一震,驚喘一聲,雙腿不禁打得更開了--他的壞狗狗竟然自己就把舌頭插進穴里,無師自通地學著性交那樣抽動起來。

不得不說,青年被這樣的突襲搞得十分爽快。輕柔地揉捏著狗狗的耳朵,撫順它亮麗金黃的毛發,然後按摩它的身體。他享受著狗兒的服務,腿夾著它的健壯的身軀,卻也不忘身為主人,也要獎勵狗狗的主動。

他的腳掌踏在狗兒龐大的性器上,夾住,然後像是手淫一般,用柔軟的掌心幫他按摩,或輕或重地擠壓、搓揉。隱隱能感覺到,在主人的服務下,那條狗陰莖漲得粗更壯了。

青年嬌喘著,嘴角上揚。跨間的女穴被舔得急速縮,預告他將要高潮了。在那之前,他還想好好享受一番呢。他拉開狗頭,反將狗兒壓倒在地。黃金獵犬也不反抗,任由主人上下其手,讓主人好好服伺。

狗陰莖實在太粗大,連成人的手掌都包覆不住。樂只是隨便摩擦幾下,便低頭叼住那怒張的龜頭。小舌靈巧地舔舐,舌尖在馬眼上戳刺頂弄,吸取從中溢出的腥咸液體。隨後嘴巴一張,將那粗壯肉刃含入一半,用口腔內膜摩擦,縮按摩,一邊配合著上上下下的含入吐出,將那狗兒服伺得舒爽不已,嗷嗷直叫。

青年的口交技術很好,作深喉也沒問題。把陰莖直直壓入喉間,一下一下快速地縮,緊致的喉嚨包裹擠壓著陰莖,樂的喉結滾動著,嘴邊溢出唾液。

口活做了五分鍾有,直到嘴酸、胃里也都是吃進的體液,青年這才停止口交,吐出那被他的口水滋潤得濕淋淋的狗陰莖。隨後,他跨上狗兒的身體,陰道口對准直立的性器,先是試探性地讓龜頭擠開大陰唇,在入口淺淺抽動,然後才一點點吞下陰莖。待陰莖全被吞入後,樂也一身香汗了。

只能說,動物的陰莖就是好,尺寸長度硬度什麽的,都更勝人類一籌啊。能帶給他的快感更是比潮水還多還涌。

休息一陣後,青年才扭動起細腰,由一開始前前後後的輕淺磨蹭,到後頭上上下下的激烈套弄,過程實在香無比,快意也逐漸攀升,甚至淫水都因為大力撞擊而飛濺出去,灑得滿地都是。

「啊、啊、啊……嗯哼……主人這樣弄……嗯啊……小金舒服……嗎……?」一邊浪哼一邊斷斷續續詢問寵物,青年的腰力非常好,持續扭腰擺臀,用嫩穴套弄陰莖。坐下去時放松陰道,提上時一面緊縮,充分按摩到陰莖。

汪汪兩聲代表同意,黃金獵犬興奮地吐舌喘氣,在主人的刻意服伺下,忍不住擺動公狗腰,用陰莖撞擊那被操得艷紅腫脹的小嫩。

「嗯啊啊!壞……狗狗!啊……再用力、干主人--!」腰被頂得一陣酸軟,青年仰頭浪叫,身體隨著狗兒的抽插頂弄而搖晃,勃起的陰莖晃啊晃,甩出一道道汁液,沾染在狗狗的毛發上。

樂被干得一臉春情盪漾,叫聲魅惑銷魂,彷佛是性愛影片的主角一般。突地,穴里的花心被一舉攻破,他隨即尖叫一聲:「啊啊啊啊啊--!干、干到花心了……好、爽……要被操死了……!」

花心持續不斷地被沖撞,青年只能張大小嘴,舌尖僵直,被自家公狗操到爽得無法出聲。在最後幾下的大力插弄下,紅嫩的小嫩噴出一股透明液體,青年潮吹了。

作家的話:

親們現在應該覺得我很重口吧嘿嘿(?)

從小到大(?)我最喜歡人獸,到後來看了雙性文,於是決定兩者結合覺得1v1不夠看所以又加個np了′u`(攤手)

無法接受的人請案右上角可愛的叉or閱讀別的作品吧>uo

還有就是「樂」這個字念ㄩㄝ`或者ㄌㄜ`還是一ㄠ`都可以,看大家自己喜歡怎麽念就怎麽念羅′_>`

那麽,閱讀愉快(≥?≤)

犬奴(2)<3p慎入>

晚間八點,在外頭工作奔波的樂這才回到家。一開燈,五只大型犬立馬前仆後繼地撲上,舔得主人一臉口水。

「哎,好了好了,都下來……餓了吧?」青年笑著無奈搖頭,五只狗兒都安撫後,將公事包丟在沙發上,至廚房拿狗飼料去了。

五只狗的開銷很大,除了定期的獸醫看診,飼料是最燒錢的。為了健康,飼料都是買知名品牌,價格不用說,必然是讓主人心淌血。不過青年花得心甘情願,只要狗狗長得好,他的「性」福自然也會到來。

從櫥櫃里拿出五個不同花色的飼料盆,每一盆的飼料都倒得滿滿的。狗狗們開心地搖尾吃飯,一邊看著的主人也心情愉快。

趁著狗兒們專心吃食,樂回房間拿了換洗衣物去洗澡。打開水龍頭,蓮蓬頭灑出舒服的溫水,將樂柔順的頭發打濕。

雙手從大腿緩慢撫摸上去,曲線優美的細腰、粉嫩小巧的乳首、白皙脆弱的脖頸……青年半闔雙眼,雙頰透出點點紅暈。他稍稍夾緊雙腿,小嘴吐出喘息。

只是撫摸就有感覺了……青年有些羞澀,卻又對這樣敏感淫盪的自己感到滿意。彷佛這才是真正的他,平時那個平凡老實的小夥子根本是假的。

清澈的水流進排水孔,似乎混砸了些什麽,看起來略為黏稠。青年清楚,那是他動情導致陰道分泌的淫水。

把手指插入口腔內攪動,用舌頭舔舐著,將之舔得濕淋淋的。隨後他稍微分開腿,將舔濕的手指送入那陣陣縮的濕潤嫩穴。

「嗯……!哈……」舒服地發出嘆息,青年微仰頭顱,撐在牆面的左手轉而撫上胸膛,以掌心大力揉著乳首,不時以指尖搓揉按壓、輕擰拉扯。乳頭是他的敏感帶之一,只刺激乳頭就勃起也是可以的,只是青年較喜歡被插入。

由於刺激乳頭,導致花穴更加滑潤,兩根手指已然不夠,又多加一根進去。三根手指在穴內震動旋轉,雖然頂不到花心,但帶來的快感足以讓他射。

噗哧噗哧的水聲在安靜的浴室內環繞,顯得格外淫盪。樂輕喘著,大腿滿是他黏膩的淫水。只有手指還不夠,小穴已經不甘寂寞地緊縮著,想要更大更粗更燙熱的東西好好插一插。

他抽出手指,連浴袍都沒有披就直接出去,走到狗狗們吃飯的飯廳。方才乖乖吃飯的五只狗早就不見蹤影,只剩五個留有殘渣的飼料盆。青年皺眉,他已經要忍不住了,肉穴不斷分泌淫水,都要在地上形成窪了。

「小麥--!」帶著顫音的呼喊將在後院玩耍的大麥町犬給引來,狗狗興奮地跑至面前,乖巧地坐下搖尾。

這一只是除了杜賓以外最乖的一只狗了。但他現在十分希望他能夠和小金一樣直接飛撲上來,然後把他操得淫叫不斷。

「小麥,」樂躺在冰涼的地板上,皮膚激起一層雞皮疙瘩。「快來干主人……」他主動分開腿,雙手抱著壓至胸前,陰莖高高翹起,露出被淫水泡得水潤潤的粉紅女穴。

大麥町得令,叫了一聲回應,長長的尾巴搖得起勁,在看到主人的裸體時,它的狗陰莖就勃起了。現在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插入主人,把主人狠狠地操過一遍又一遍,最後把子射進子宮。

垂涎地盯著那紫紅的大陰莖,光用看的就快看得青年高潮了。樂微微搖晃著屁股,勾引大狗快來干他。

大麥町壓上青年,前肢踏在主人臉頰側邊,舌頭舔著他的嘴。下半身壓低,搖晃的陰莖對准陰道口,尾巴因為身體壓低而不時甩過樂的後穴,惹得他一陣嬌喘。

濕漉漉的眼睛注視著主人,大麥町正在等待主人下令。就算是主人希望,但它還是想經過主人同意再進去。這就是為何青年對它又愛又恨的原因。愛它抽插時的狠操猛干;恨它做愛前的乖巧等待。

「快點……」被情欲染得臉紅,樂用雌穴摩擦抵在入口的肉棒,「進來操主人,把主人操……啊啊啊啊!」話未說完,那根熱騰騰的狗陰莖就猛地插入,突如其來的沖擊快讓青年招架不住。

與動物做愛的好處就是,它們交配時的招式只有一種,那就是隨心猛干,不會像人類講求姿勢角度。樂很喜歡那種原始的做愛,沒有任何花招就能把他干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