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_6(1 / 2)

☆、欲望之都上(限)~我的電梯情人番外

18禁慎入!

如果你已經滿18歲了請往下看~

《欲望之都》我的電梯情人番外

牛肉面之夜的隔天,請了十天特休的紀亞原走出自家公寓,准備恢復正常的生活去悠的吃個早餐,再像歐洲人一樣漫步去隨意逛逛。卻在電梯打開的剎那間,又像那天晚上一樣看見lance站在外頭,手里還提了兩份早餐。

「嗨,早安。」lance燦爛一笑,頓時整棟公寓都跟他的發絲一樣金光閃閃。

「」紀亞原看了下表,現在已經快十點了,這人不去上班,跑到他家來又想干什麽?

彷佛聽見了他心中的問題,lance一邊把他推回電梯,一邊跟著走進去說:「我也請了十天特休。」

紀亞原無法苟同的斜睨了他一眼,心想課長大概工作會多到瘋掉,不過真得會氣瘋的應該是偉辰。十天之後他跟lance都完了。

想是這樣想,卻有一股蜂蜜般的甜味在心里橫流。

有人幫他買好早餐,他也樂得輕松,於是兩人回到紀亞原的住處,lance很自動的跑進他

房間打開電腦不知道在看什麽。紀亞原則一邊吃早餐一邊看新聞,不過一則報導都沒進到眼里。

lance也請了十天年假,這代表什麽?他跑來他家,這又代表什麽?

想著想著一些香刺激的畫面跑進腦海里,紀亞原整張臉熱得要命。雖然他們早就有過性關系,但當時的他們都只是色欲薰心的野獸,他心里其實也不是那麽願意。結束後紀亞原有點刻意去遺忘那時的激情,到現在只剩下一點看到所愛之人時淺淺的蠢動。

他蓋上lance買來的碗,lance這人很愛吃一些蚵仔煎肉圓之類的台灣小吃,也不曉得這碗是去哪買的,他決定好好問他。嗯其實他也想問lance跑到他家來到底想怎樣?

不過才剛從沙發上站起來,紀亞原就看見愛吃台灣小吃的混血兒從他房里沖出,興奮的對他招手。

「亞原快進來,我弄好了!」

弄弄好什麽?!紀亞原全身的血液都有緊張倒流的跡象。

是、是弄好床的意思嗎?這麽快就要?可是才剛吃完早餐

lance看他呆站著,便過來拉住他的手就往房間里走,紀亞原不動如山,一臉害怕又有點拒絕的復雜表情,看的lance一陣好笑。

「你緊張什麽?我是要你看一下行程啦。」

紀亞原如夢初醒,發現是自己想歪後表情又變得一副滿不在乎,只是發紅的臉泄漏他的尷尬。「你說什麽行程?」

「去拉斯維加斯啊。」

「嗄?!」

「難道你十天都要待在台灣?」lance拍拍他的肩,靠過來親了一下他的臉頰,帶著碗飄香和不知名的香水後味,然後在他耳邊低語。「多無聊,不跟我去度蜜月嗎?」

然後一轉眼間,他們已經在洛杉磯機場了。

紀亞原對於毫無異議,甚至還開心行李的自己感到可恥,為什麽就那麽容易被這個男人牽著鼻子走呢?他看著lance如魚得水的跟美國佬打招呼聊,覺得一天之內他就匆忙做了這個決定,還很有行動力的飛越兩百四十條經度線,來到這個跟台灣天氣很像的城市,不禁茫然又無措。

不過仔細想想,這趟旅行其實是挺不錯的。不在旅游旺季,機票都十分便宜。而且也不怕訂不到飯店。

加上跨越周末兩天可以算是十二天的假期(飛來後已經去掉兩天了),他要在這個陌生的國度跟lance度蜜月

一想到度蜜月三個字,紀亞原就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可不想像小女孩一樣對於蜜月充滿甜美的幻想,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人!

而實際上也不容他幻想的多甜美,因為lance跑去跟人問哪邊可以租車,隨後他們就拖著剛下飛機還很疲倦的身體往拉斯維加斯開去。美國的公路雖然不像台灣車流擁擠,但卻一望無際的讓人昏昏欲睡。據說到拉斯維加斯至少還要開四個小時,兩人只好輪流駕駛。

都出國來玩了竟然還要忍受開車的辛苦,但畢竟是自助旅行,兩人存款有限,只能挑最經濟的交通方式,到拉斯維加斯後還可以隨意開車去別間飯店看表演,未嘗不是個好選擇。

出了洛杉磯郊區後就連接到沙漠地帶,景色更加單調無趣,一人在開車時另一人通常都在蒙頭大睡,一路上倒也無話。

傍晚時他們進入了位於內華達州的水上賭城拉芙琳(laughlin),導航上顯示再過不久就能到達拉斯維加斯。雖然拉芙琳也以賭博文化聞名,但沒來過美西的兩人還是想往那夢想中的罪惡之城而去。離開台灣來到此地,就是要忘記睡眠、忘記清醒、忘記無聊。

他們下車簡單吃了點東西,加個油休息一下,炙熱的溫度逼著兩人馬上又回到車上。

「真是活受罪,」紀亞原對爬上車的lance說,「這種天氣,怎麽有人受的了,還在這里開賭城?」

「這種天氣,還有人受的了,跑來這邊度蜜月。開賭城算什麽。」lance愉快的看著他回答,眼里全是熱情閃爍的光,紀亞原不自在的將目光移開,發動車子。

沙漠一角在眼前絢爛時,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甫一駛進欲望之都,兩人都像孩子看見糖果似的興奮,到處都是通亮的燈火與美輪美奐的飯店。紀亞原可以理解為什麽這個地方會讓人沉淪,讓人忘記時間推移。每當五光十色的水舞妖嬈蛇起,你會沉浸在奢華的享受中不可自拔。

然後,到達飯店的停車場時,身旁的混血帥哥傾身過來,拉著他的衣領吻了他,在這墮落的罪惡之城。

墮落總是來得如此輕易,比紡織機的紡綞還誘惑,比壞皇後的毒蘋果還甜。兩人從纏綿的輕吻到火辣的舌吻,從摩娑的愛撫到飢渴的撕扯對方衣物。隔著排檔區和手剎車,lance跪在副駕駛座椅墊上,用上半身的重量將紀亞原壓在車門上,拉開他的絲質襯衫,一寸一寸啃咬親吻他肌理勻稱的胸膛。

瘋了,真的瘋了。紀亞原邊喘息邊想。這是租來的車,這里是飯店停車場,這個國家是異鄉。在沒有一個熟悉的物件下,和lance親熱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性沖動。他忍不住也雜亂無章的搓動lance的褲襠間。濃重的兩聲喘息充斥車內。

然而駕駛座畢竟太窄,動做一大就撞到方向盤。lance在一陣狂亂到接近暴力的撫弄他大腿和下腹後,突然退開來,伸手在座位下摸索一陣,將副駕駛座的椅子退到最後,再將椅背放到最低。然後下車繞到駕駛座車門外,動作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示意紀亞原下車。

被愛撫到一半突然停了的紀亞原有些傻住,抬頭隔著車窗看他。lance便自行打開車門,拖住差點摔出來的紀亞原繞回副駕駛座,然後把長手長腳的他塞進車門里,自己隨後壓進來。

調整過後的副駕駛座寬敞許多,但畢竟還是空間有限,塞了兩個高大的男人顯得很綁手綁腳。lance不管微微掙扎的紀亞原,解開他褲頭就刷的一聲拉下長褲,隔著內褲搓揉他已經硬挺的性器。紀亞原驚呼了一聲,緊張的覆住lance蠢動的右手,隨著一上一下的滑動大口喘息。

又是地下室他們跟地下室還真有緣啊。

紀亞原現在已經是襯衫大敞,褲子又被半褪到大腿的性感模樣。那微微凸起的腹肌讓lance口水都快滴出來了,他輕輕的用指尖搔弄一條條淺溝,聽到紀亞原噴出幾聲難耐的鼻息,性感得教人血脈賁張,於是lance又覆上去吮咬他的唇瓣。

充滿嘖嘖水聲的親吻中,lance扯下他的內褲,直接撫上他高高翹起的性器大力套弄。接著便想低頭去替他口交,然而身體一往下沉就撞到膝蓋,痛得他皺了一下眉。

lance抬頭與他互看,紀亞原會意過來,默默的用雙臂頂起身體讓自己往後移動,完全勃起貼到下腹的性器便自動來到lance眼前。

lance笑了一下,氣息噴在他胯間,搔癢他高漲的性欲。接著溫熱的口腔將他納入,lance還很服務到家的輕輕搓揉他飽脹的兩顆陰囊,紀亞原舒服的仰頭呻吟。

lance接著撫弄了一陣他的會陰處,又改往他的腰側按揉。雖然很舒服卻有種隔靴搔癢的不痛快,他還想lance多摸一下陰囊。

「別別只摸那邊」

「那要摸哪?」lance側頭讓紀亞原的性器滑出雙唇,微微翹起的嘴與他顫抖的龜頭牽起銀絲,畫面沖擊到紀亞原覺得自己快流鼻血。

「摸這里」他指了指聳立的肉柱下方,滿臉通紅。

「沒問題。」

lance說完便低頭,抬高他兩條腿讓紀亞原自己撐著,接著扶起他的性器,親吻了一下他會陰處。紀亞原剛覺得不大對勁,一股濕熱的觸感就貼到他後穴上,在那處皺摺來回滑動。

沒錯,lance完全誤會他的意思,正用舌頭賣力的舔弄他的小菊花。

紀亞原只覺得腦中一炸,便大力扭動驚叫起來,但狹小的空間哪逃得過那人的唇舌。lance往自己口袋中一摸,赫然掏出一小條潤滑劑,擠了一大坨就往他那處揉弄。

再被修長的手指入侵時,紀亞原除了哀嚎,也只能在心里無語問蒼天。

他忘記跟lance說他這次不要當零號了啊啊啊啊啊啊──

作家的話:

車震車震車震車震~~~~~~~~~

我早就想寫車震了哈哈哈嘿嘿嘿嘿

不過寫之前,我不只一次問友人到底是要怎麽震(?)

車子那麽小,震完應該全身都瘀青吧?!

不過因為大家都沒震過,我只好問估狗大神

估狗大神超會震(咦)

請看此連結:(點開前請先確定後面沒人)

下回~~是另外一個我也一直很想寫的東西,fb上有預告(*′`)*~*

咱們下回見!

☆、欲望之都中上(限)~我的電梯情人番外

從頭18禁到尾

請慎入!!!

《欲望之都》中

有別於舌頭的軟熱,潤滑劑冰冰涼涼的。lance揉的心急,除了穴口滿盈著那液體到幾乎流下來,一大堆水漬也都抹到他臀瓣上,整個下身都濕濕滑滑。

「你哪來的潤滑劑」

不對,這種時候他應該要想為什麽是他被塗這玩意兒吧!

紀亞原腦中一片混亂,想著過海關時不是都會檢查嗎?現在連液體狀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為炸彈,所以台灣的海關是異常嚴格。不過這條潤滑劑的大小跟護唇膏很像,大約是這樣才過關的?

海關看到他身上有潤滑劑不知道是什麽表情

「買的啊。」

lance不知道他心里一大堆模擬狀況,理所當然的回答。接著第二根手指毫無阻礙的刺了進來。紀亞原一緊張,下身不自覺的縮,立刻聽到lance吃痛的一呼:「放松一點我手指會被你絞斷啦。」

「說得很簡單,你你來讓我戳戳看!」

「哎,」lance的舌頭又湊近他含著兩根手指的入口處,安撫的舔了幾下。「你上次表現的不是蠻好的嗎?還是說,熱脹冷縮?」

上次?噢對,上次有熱熱的溫泉潤滑不對,他現在想這個干什麽?紀亞原額際冒汗,試圖讓自己放松一點。畢竟雖然是他被入侵,但lance也被夾著,兩方都不好受。

lance發現舔他那處好像反而會讓紀亞原更緊張,於是起身跟他接吻。另一只手則輕輕的在他臀與腰間按揉,嘗試轉移他的注意力。這招似乎奏效不少,lance沒過多久就很明顯的感受到紀亞原的肌肉不再那麽緊綳,於是抓緊時機再送入第三根手指。

「唔嗯」紀亞原無法避的又一次縮,不過感覺已經比之前好很多了,沒了先前的刺痛,只剩下一種有東西在那處滑動的麻脹感。

「還好嗎?」lance又親吻了一下他的唇畔,左手順著紀亞原的臉龐撫弄發絲,然後沿著頸部的線條吮嚙到前胸,含住一邊的乳珠反覆舔壓。

「啊」胸口的刺激讓下身的不適感降低了,紀亞原發出一聲歡愉的低吟,然後又馬上咬住嘴唇。

剛剛那個聲音,跟課長被玩乳頭的時候叫的一模一樣啊!他現在的表情是不是也跟課長一樣淫盪?課長那麽可愛,他扭起來的樣子跟課長能比嗎?應該很惡心吧!

lance看紀亞原叫了一聲讓他硬的更厲害的呻吟,然後馬上又臉色忽青忽白,只覺得他應該在害羞,這種認知很能滿足他的征服欲。於是他迅速的脫下自己的衣物,拉來紀亞原的手貼在自己性器上,接著吐出滿足的嘆息。

「亞原你的手好爽。」

紀亞原臉上的紅潮都快爬到鎖骨。其實都到這個地步,對於當零號也沒那麽抗拒了,能讓喜歡的人也覺得興奮滿足,不就是性事上最重要的一點嗎?他已經完全做到了。

他回想平常如何自慰最能得到快感,然後仿照之為lance手淫。果然在這點是英雄所見略同,lance很快就一臉受不了的樣子,掙開紀亞原的手,讓完全脹大的飽滿龜頭抵在他雙臀間。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紀亞原還是緊張的手足無措。lance沒有馬上進去,先用堅硬的肉柱在他大腿上打了幾下,十足色老頭的行為。讓紀亞原腦中冒出課長說過的『痴漢』。

「你別玩了!」

「想要這根插進去嗎?」lance五官端正的臉揚起一抹歪斜的變態笑容。

紀亞原羞恥的別過頭,男人都愛聽『快點進來』這類的淫靡話。不過這種程度大概已經滿足不了lance了,剛剛那種問句他只有在a片里看過。他們課里果然都是痴漢。

沒注意到連自己都罵進去的紀亞原,伸手打了下lance晃動的性器,然後紅著臉說:「要就快點啦!」

要紀亞原像陽宇寰那樣大概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lance聳聳肩,拉起紀亞原兩條腿,讓它們分別抵在b柱和車頂上。然後提起槍,紀亞原本以為他要沖進來了,lance卻又先用槍管戳戳他的屁股肉。

「你夠了」

「我在驗貨。」lance一本正經地說,眼里卻全部都是笑意。「我要插的屁股,怎麽可以不夠有彈性。」

紀亞原給了他一個鄙夷的眼神。「那還滿意嗎?」

「滿意,怎麽不滿意。」lance笑著湊過來低喃,「這可是我一個多月以來夢寐以求的屁股」

明明就說著很低俗的話,為什麽他聽起來有點感動呢紀亞原淡瞥了lance一眼,接著就感覺到巨大的壓力開疆辟土進來。

「嗯慢一點」紀亞原深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緊實的胸膛崩起。

「你太緊了」lance說著就揉了幾下他兩片臀瓣,想令他放松,接著又握住他的性器套弄。紀亞原倒抽一口氣,眼里涌現水霧,呵嘶呵嘶壓抑輕喘。

這個模樣不知道觸動lance哪根神經,他突然像看到紅布的斗牛,猛然向前撲壓住紀亞原。兩具微微出汗的上身赤裸交疊,性器插入到最深處,紀亞原啊的嚀了一聲,帶著淺淺的鼻音,腳趾在車頂板金上抓動。

車子隨著兩人的動作晃了一下,提醒他們此處是何處。意識到自己正在和lance玩車震那羞恥的感覺,無疑是最刺激的媚葯。

「我不等你了」lance也嘶嘶哮喘,兩手按住駕駛座與副駕的椅背就猛力挺動腰部。硬挺的肉根一下一下打進紀亞原的臀間。

「啊你嗯啊」撞擊的力道讓他的雙腳無法抵住車頂,每一下都讓穿著襪子的腳掌滑過刷毛的車壁。他的性器直挺挺貼在lance的下腹,隨著他壓過來的動作被往前拗折,有一種被lance的腹肌愛撫的奇妙感覺。

車子大力晃動,紀亞原莫名其妙地想起海盜船。其實就像大型秋千一樣,往後到最高處,再俯沖而下享受被地心引力拉扯的快感。雖然車子不可能晃成那樣,但身體的相互碰撞卻讓他覺得,那心理上的激有過之而無不及。

原來這就是車震。不斷被攻擊的紀亞原茫然想著,其實沒有很舒服,兩條抬高的腿發酸,椅背也不是平的,做久了腰有點痛,而且沒開空調很熱。可是那種刺激的、背德的快感卻令人出癮。

而且車子震的越厲害,就越能認知到他的伴侶腰力有多強。這個想法冒出來的時候,紀亞原害羞的全身都透出薄暈,後穴也一陣縮。lance噴出粗重的鼻息,低頭吻他,埋在體內的性器重重輾壓過紀亞原敏感點。

「啊──啊!」剛剛都只是輕輕擦過去,現在卻是被直接攻擊,紀亞原腰椎一挺,嘴里無意識地大叫,腦中還搞不清楚狀況,自己手中的肉柱就一抖一抖地射了。

lance看他已經茫然的發泄,自己也加快腳步往前頂動,隨後一聲低叫,將性器從他小洞里拔出,然後噴發在紀亞原的腹部上。

發泄後lance伏在他身上,兩人俱是大力喘息。汗水全交融在一塊。過了一會,lance從他身上爬起,手指在紀亞原的腹部上抹了一把。

「好濃。」兩人的液混在一塊,lance將它們聚在手中搓弄。然後抬頭一笑,說出很低級的話。

「」恢復意識的紀亞原完全笑不出來。剛剛是很刺激沒錯,但是結束後就是滿車狼藉。

「這要怎麽辦!」

「怕什麽,後面有行李啊。」lance越過他,從後座抽了幾張面紙,把兩人噴濺的體液擦乾凈。

回答的這麽乾脆都不用想,你根本是預謀好的吧!連潤滑劑都准備好了!紀亞原後知後覺的發現,不過也氣不起來了。

其實當零號也不錯啦,紀亞原看著lance忙碌的穿上褲子,光著上身下車去拿行李,然後幫他挑好衣服,還了剛剛兩人脫下的衣物。他完全不用動,只要接過lance遞來的東西穿好就行。

車外的溫度跟剛剛激情的車內差不多,因此下了車也沒有比較涼的感覺。拉斯維加斯連晚上都熱得要命,他們才剛換上的衣服又有要汗濕的跡象。

還好會來拉斯維加斯住飯店的通常都是旅游團,人都在大門口就下車了,游覽車停的地方跟自小客車也分開,導致這區地下室空空盪盪的。紀亞原走在前方,身後的lance拖著兩人行李。這是紀亞原的工作分配──全部都給lance做。

check-in的時候,櫃台的金發服務生用奇異的眼光打量他們。亞洲人和白人的混血兒不多見,混得像眼前這個這麽帥的更少,而且這一個東方人和混血兒還滿頭汗地要住同一間房。服務生忍不住用純正的美語說:「拉斯維加斯很熱吧?待會兩位馬上就能洗澡了。」

「嗯,謝謝。」混血兒笑得很燦爛,回答卻是道地的英國腔。他身旁的那個東方人隨後滿臉通紅的拉著混血兒走了。

本來覺得東方人沒什麽特色的服務生,突然覺得那人很適合」sexy」這個字。

%endif%>

作家的話:

爆字數車震本來只打算寫2000字的

結果一路給我震出4000字(含上集的)

上集本來說我很想寫的東西,這集還是沒出現>

希望下回就可以end,其實小紀的個性我還是覺得很難寫orz

寫半天作者自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麽個性

說到這個,前幾天友人跟我說:l不是這樣講話吧?他應該要更賤一點

我好震驚:賤?原來他在你心中是個賤男人???

友人:對啊,很賤的陽光男孩

我:( ̄□ ̄|||)a

☆、欲望之都中下~我的電梯情人番外

當晚,累得半死的紀亞原是一洗完澡,沾枕就睡了。本來想試試看抱著情人睡的lance被他趕到另一張床。哀怨的眼神也打動不了鐵了心腸的紀亞原。

由於不想像上班時那麽累,他們沒有訂鬧鍾,也沒有把行程排太緊。隔天起床的時候飯店早餐已經了,乾脆就在床上躺到中午,然後才慢慢晃去吃午餐。不過因為紀亞原是個起床要『打扮』很久的人,到餐廳的時候午餐也快結束了。

反正也不是那麽餓。兩人隨便吃吃,就回房拿了錢包,准備進賭場大玩特玩。

說是大玩特玩,還是要有點節制。兩人換了籌碼,先是玩了幾台吃角子老虎,但發現期望值實在太低,於是又轉戰撲克牌。紀亞原對撲克牌倒是很有一手,沒過多久就小贏了一點。

「看不出來你挺厲害的。」lance半帶點忌妒說。

「運氣好。」雖然淡淡這麽回答,但紀亞原的眼角很明顯可以看到笑意。讓lance覺得來這趟果然值得。

賭場是故意設計成不見天日,讓賭客們忘記時間,永無止盡的賭下去。無怪乎被稱之為罪惡之城、欲望之都。lance就像一般賭客一樣,一開始小輸,後來贏回來就想贏更多,接著又輸,接著再贏,周而復始。

賭客永遠都是最大的輸家,lance在心里嘆口氣。不只是輸給東家的那一點錢,還有輸掉的光陰。他手表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下午七點了,他們竟然一玩就過去大把小時。沉浸在輸輸贏贏的繁華世界里,也不覺身體發膚的細微變化。被飢餓喚醒之際,一回頭便恍若隔世。

lance想叫紀亞原一起去吃晚餐,晃遍了整個場區卻找不到人。最後被人聲喧嘩的賭場一角吸引而去,就看見他的同伴已經被人群包圍。

紀亞原坐在賭桌邊,手上拿著撲克牌,桌上的籌碼已經堆到遮住他前胸,看的出來他十分緊張。正對他的是一個中東男人,相貌端正,挺鼻深目,年紀看來三十出頭。

這根本是電影情節吧。lance腦中浮現小時候常看的幾部港片。

不用想他都知道這兩個人打敗其他玩家,正進入最後決戰。不同的是他們賭的不算大,也沒有劉德華帥,所以圍觀的人也沒有像電影里那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