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學院校醫篇(1 / 2)

☆、yd學院校醫篇(一章完)

此短篇是在cp論壇,和一群姑娘們聯文玩的時候來的一發,也放這里請大家吃肉~

有灌腸情節,慎入

洛白真恨自己,怎麽就那麽蠢,打個籃球都能扭到腳,還腫的老高,紅紅的,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小白,你這樣不行,還是送你去醫務室吧。」班長徐聞把他扶起來,看他一扭一拐,皺眉道。

「不不,這點小傷不需要的,我回去用冰敷一下,很快就好了。」洛白堅決搖頭,死也不願意去醫務室。

「你就別爭了,諱疾忌醫是不對的!」班長大人拿出班長的架勢吼道。他人長的高壯,雖然洛白也不是小巧成女生這樣,但個子噸位則和這頭以大熊為綽號的班長大人是不能比的。一個不注意,人就被打橫抱起來往醫務室跑。

洛白臉紅透,這這簡直是公主抱嘛!他一個男孩子被這麽抱著太丟人了,不不,現在不是想面子的時候,用這個姿勢,還被抱去那里,如果被那個人看到一定會

想到這,原本紅紅的臉蛋瞬間蒼白,他掙扎著想要起身,嘴里嚷嚷著:「我自己走,放我下來吧!」

「不行,你看你腳腫成什麽樣了,再走幾步回頭都好不了了。」班長大人像是和他扛上了,粗壯的手臂巋然不動,大步流星,沒幾分鍾就走到了醫務室。

醫務室的門一般是不關的,徐聞為人直率,嗓門也大。只聽他大叫一聲:「沈醫生在麽?我同學腳扭傷了!」

那人從內室走出來,看著被抱在大個子懷里的少年,眼鏡閃了一下,笑的很好看:「你們同學之間真是友愛互助,把傷員放下,你去上課吧。」

「交給你啦醫生。」徐聞把人往邊上的診療床上一放,擦了擦汗,當真就走了,一點沒看到他的同學,洛白正慘白著臉,抖成了風中花蕊。

「我你不要生氣,我說了自己走就可以了,是他非要抱我。」男孩子抖著嘴唇,可憐兮兮地扯著男人白大褂的衣角,此刻他連腳疼都顧不上了,只希望他能看在自己身不由己的份上,不要太過生氣,不然凄慘的就是他了

「呵呵,我生什麽氣,你同學對你好我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麽會生氣。」男人的笑容很淡卻很好看,洛白卻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

他就是這樣的,對自己有莫名奇妙變態的獨占欲,還有嚴重的潔癖。如果不是自己不能不上學,他肯定就把自己瑣在家里不讓他出門了。現在被他看到自己和別的男孩子有這麽近的肢體接觸,他會放過自己才怪。就是不知道這次又會怎麽懲罰自己

「我腳扭傷了,好痛。」洛白把鞋子和白襪子給脫了,卷起褲腳露出紅腫的扭傷處,邊揉邊兩眼含淚地望著男人,一臉你看我那麽可憐,趕緊來抱抱我吧的表情,跟只被遺棄的小貓似的。

男人眼神暗了一下,到底心疼他受了傷,轉身從醫葯箱里取出一只噴劑,把他的腳放在自己腿上,往扭傷的腫處噴葯。

那葯涼涼的,一噴上去就幾乎就感覺不到什麽痛了。洛白痴痴得看著男人帥氣的側面,突然覺得自己沒用透了,明明想好,在學校里不能來找他的,卻陰差陽錯的被可惡的班長抱來,說好的事情做不到,弄得像多想男人似的。

洛白紅著臉想回腳,卻被男人大手一下抓住了。

「怎麽?急著看完病,好去找你那個高大的同學麽?他能滿足你這淫`盪的身子?」男人面無表情說著侮辱人的話,洛白雖然羞憤,但腳窩在他的手里,一時無法動彈,只能訥道:「你……你胡說什麽……我們只是同學……」

「同學?同學不是正好,以一起學習的名義互相操來操去,你們班誰床上功夫最好?你都試過沒?恩?」沈默眼神一暗,在腳下的幾個敏感穴位按了幾下,掙扎著想起身的身子一下軟了下去。

可憐的少年紅著眼睛搖頭,這種話真是太過分了,他又不是故意讓班長抱的,只是他腳扭傷了,男人也不是沒看到,怎麽可以這麽說。而且,而且自己來這個學校學習也是男人安排的,現在又用這個事情來羞辱他

「脫了。」

什麽?洛白以為自己聽錯了,他讓他脫什麽?

「裝什麽純情,你都被別的男人抱過了,不把這些臟衣服脫掉想把我的醫務室也搞臟麽?」男人傲慢的聲音,好像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脫了我就沒衣服穿了」洛白羞死了,大白天的,當著男人的面脫衣服什麽的,雖然以前也有過,可這是在校醫室啊,就算男人只是嫌他的衣服臟,並沒有要做那種事情的意思,自己還是覺得很羞恥。

「穿我的,你到底脫不脫?」男人到底耐心有限,語氣開始越發不耐煩了。

「脫就脫嘛。」男人一發脾氣,他就徹底沒了辦法,再不好意思,也只能紅著臉解開白色的襯衫扣子,從上面第一顆開始,抖著手指低著頭。

清瘦勻稱的身體逐漸暴露在空氣之中,粉紅的乳首像受了涼,微微的有些挺立,男人卻只是好整以暇地看著他,薄唇輕啟:「繼續脫。」

男孩子咬著唇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他的上身已經完全赤`裸,室內的空氣其實很適宜,但是在男人的目光下,自己就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心臟蹦蹦狂跳。

而且……而且運動褲底下,根本就就什麽都沒有穿。

沈默當然知道他在猶豫什麽,這算是他的惡趣味,從來不許男孩子穿內褲。

當時決定把他送來這個學校學習技巧,就是因為這孩子性`愛上太過害羞,不怎麽放得開。沈默在這里當校醫,自然知道這里能把孩子調教成什麽樣。

其實沈默自己也很矛盾,這里的學生是以實踐性`愛技巧為主的,只有他家小孩搞了特殊化,不和別人發生關系,甚至不可以和別人練習吻技,他能做的事就是把每天在課堂里學到的,在他這里實踐,然後由他評分。

就連在旁邊見習,都能勾`引到同學!

沈默看著裸著漂亮光潔身體,手足無措的男孩,白`皙的屁股上,一根小巧致的分手顫顫巍巍,還不敢起立,被自己剃光的私`處更是一根毛發都沒有,粉粉`嫩嫩的要多招人就多招人。

「衣衣服呢」洛白不太好意思老這麽光著,他想問男人要件衣服,隨便什麽樣的,也總比不穿好。可是下一刻,白嫩的大腿就被分開了,繼而也不知道沈默從哪兒拿來了一個小型的灌腸器,毫不猶豫地插入穴`口,涼涼的液體便灌進了直腸,冷得他打顫。

「不好涼。」洛白想往後退,可被灌腸器固定住了的小`穴卻不能輕舉妄動,只能任液體不斷往小腹里沖,小腹又酸又疼,洛白難受的都要哭出來,男人只是冷冷的說:「忍著點,不弄干凈了,我怎麽相信你沒被你的同學操過?」

終於一管液體完全進到了腸道里,洛白已經腸道絞痛,他不好意思跟男人說自己想要排泄,漲紅著臉,雙眼含淚,辛苦地看著男人。

「想怎麽樣?說出來。學了那麽久了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麽?」男人卻故意折磨他。

「嗚嗚……求你……求你……我想上廁所……」

「上廁所干什麽?尿尿麽?我給你個夜壺好了。」

「嗚……不是……不是尿尿……」

「那是做什麽,說清楚了?」

「啊……好難受……我要……要排泄……」

聽小孩說出以前都不敢說的直白又隱`私的話,男人勾起唇角,打橫抱起男孩去了廁所。

「嗚嗚啊,不要這樣,你出去,不要抱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