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1(1 / 2)

從小,只要是作文課要寫關於我的家庭的題目,我一定是這么開頭。

我的家,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不同於一般的爸爸、媽媽、小孩,在我家里的一家三口,指的是爸爸、我、弟弟三個人。

我家沒有媽媽,在我升上小學之前,媽媽就因病過世了,別提我自己對媽媽的印象不深,當時才三歲的弟弟更是連媽媽的長相都記不得了。

不過我並不因此感到難過,我們家里沒有媽媽在,可是爸爸給了我們更多的愛,弟弟小忠跟我的感情也很好。

雖然我在今年滿了二十歲,早已不再是需要寫作文的年紀,但我依然老用『一家三口』來敘述我們家,在家做菜總是三人份,出外吃館子訂位也一定是三個人。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這個家,曾經在兩年前填寫大學志願時,爸爸問我要不要到外縣市就讀,那時我用鼻子輕哼了一聲,說,要是我不在家,誰煮飯給你們吃啊,然後爸爸就摸摸鼻子逃走了。

媽媽走的早,爸爸又要賺錢養家,想當然的從小開始家事就是落在我的頭上,先不管弟弟長大後能幫多少忙,至少煮飯洗衣這類日常家庭煮婦的工作,大多都是由我一肩扛起的。

要是我真的到外縣市念大學,這對連荷包蛋都不會煎的父子要靠什么過活啊?

爸爸跑得快,沒聽到我後頭一連串的抱怨攻擊,當時十五歲的小忠只好讓我拉著耳朵碎碎念,說他們兩個明明是君子遠庖廚,卻一個比一個挑嘴,偶爾我沒時間讓他們吃外賣時,老是抱怨外頭食物又油又膩又難吃,我就這么抓著小忠抱怨,他也只好一邊陪笑一邊誇贊是我手藝好,才讓他和爸的嘴被養得這么刁。

就這樣,我選擇了離家最近的大學,依舊住在家里,照顧爸爸和弟弟的生活起居。

其實……我,沒說實話。

放心不下他們兩個生活白痴,這雖然不是謊言。

但是,那也不是唯一。

「小亮,晚上有沒有空?今天要跟日應系連誼唷。」染著一頭金發的同班同學阿強湊到我的身邊,用他自以為是悄悄話的宏亮音量問我。

我沒笨到在教授轉頭過來看這里時回話給他,當他在自言自語,只是筆尖很快的在筆記本上寫道:『沒空,我要回家煮飯。』

「厚……你不要這么賢慧好不好,這樣我都會想把你娶回家了!」阿強也看到教授轉頭了,音量稍稍節制了點,但仍然讓附近幾位同學聽到,有人不小心就笑了出來。

是啦是啦,我早就知道自己在學校的外號已經是賢妻良母了,每天一放學就跑市場買菜,燒飯洗衣樣樣來,別說一般不做家事的男生比不上,現代女生都沒我能干。

不理繼續碎碎念的阿強,我咬著筆桿,心里開始從課本飛到等會下課要去哪間超市買菜一事上頭,嗯……記得今早看到傳單,車站旁的大型市場好像有衛生紙特價,那間的葉菜類也挺較便宜的,順便補些葉菜類回家……啊,還有爸要喝的啤酒和小忠每天一罐的鮮奶也該補貨……

左思右想中,今天最後一堂課也就這么結束了。

原本放課鍾聲一打,我便想要抱起課本離開時,被前頭的教授喊住:「今天c組的組員記得留下。」

啊!我差一點喊出聲來,這才想起來今天輪到我們這組要和教授討論論文,恨恨的看了同為c組組員的阿強一眼,若不是他剛才誤導我,我哪會忘記這件事,今早還特地留了紙條給小忠,要他晚餐自行解決呢。

就這樣,不管是特價的衛生紙還是啤酒與鮮奶,都沒能買成,我就這么一直留在學校與教授和同組成員討論論文,直到九點過後才拖著疲憊的身心踏上回家的路。

回到家,用鑰匙打開門,驚訝的發現里頭燈是暗的。

奇怪了,爸爸因為工作不在家還能夠理解,小忠這家伙是跑哪去了。

把書包放在客廳沙發上,我走到小忠房間一看,他房間里燈倒是亮著的,可只有課本攤在桌上不見蹤影。

怪了,他在屋里嗎……我側耳聽了一陣子,除了巷子外頭偶爾傳進來的喇叭聲,根本聽不見什么其它聲音。

該不會是跑出去買消夜了吧,我心里給了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做為一個今年面臨大考的高三生,他常常在念書到睡前喊餓,纏著要我做消夜給他止飢,今天我不在家,想來他是出門買東西了。

要去找他嗎……這個念頭才一出現,我自己又馬上否決,他都已經是個快滿十八歲的大男孩了,適度的給他一個人的時間,也許才是正確的。

在安靜的屋子里,我突然回想起弟弟小時候的模樣,比我矮小的個頭老是喜歡黏著我雖然說他比我矮小的時期,大概也只停留在小學吧,自從上了國中之後,那家伙長竹竿似的猛抽個子,現在已經比爸爸還要高上五公分,比起我更是高了將近二十公分呢。

沒錯,在我家里,爸爸和弟弟都是又高又壯,田徑社記錄保持人的小忠身高一八五公分,體重七十五公斤,全身都是勤於運動所鍛煉出來的肌肉,一絲贅肉都找不著。

爸爸雖然比小忠矮一點,但也有一百八十公分,體重則是比小忠要重一些,八十公斤,我想他多出來的體重全都是胸肌和上臂肌,這也許和他的工作有關爸爸是消防員,平時工作與訓練都是攀崖垂吊等活動,鍛煉出他傲人的上半身。

相較於猛男爸爸壯男弟弟的好身材,我只有一六七公分高,五十二公斤重,出去跟別人說我們是一家人時,別人總會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唉,沒辦法,爸也安慰我說,可能因為我是早產兒,而且媽媽太年輕就生下我聽到不要嚇一跳,我媽竟然是十七歲就生下我了,換算回去,她十六歲就失身給我爸了。

而且,更勁爆的是,我爸其實跟我媽同年,也就是說,他十六歲時就看上我媽,還把她拐上床,加上一次中獎(獎品就是我啦),不得已才只好速速補票結婚,成了十七歲的小爸爸和小媽媽。

也許真的是因為太年輕就懷孕,明明沒有什么大問題,媽媽卻在懷孕七個月時突然小產,把小如老鼠的我給生下來(聽說媽媽還跟爸爸說一定是我太小了,生我時不覺得有什么痛,然後三年後生小忠那個破四公斤的肥寶寶時可真把她折騰得發誓不再生第三個了)。

這么想想,比起剛出生時的六百多克二十公分長,現在我能長到五十二公斤重一六七公分高,也該感到滿足了。

只不過……身為男人,除了身高體重外,還有一個部位會讓人很在意……

視線微微往下,我輕瞄了一眼男人很在意的部位。

現在穿著牛仔褲看不太出形狀,腦海中浮現的,是爸爸和弟弟平時在家的裝扮,也許是因為家中沒有女人,天氣一熱他們老是打著赤膊,下身只穿著一件丁字褲就晃來晃去,那時候他們胯下那一包啊,可真不是普通的大。

雖然我沒有直接看過里面,不過光是那大大一包就讓我心跳加快,有時還會不自覺的盯著看忘記移開視線,幸好爸爸和弟弟都沒發現我的異狀過。

是的,我是同性戀者。

而且,還是一個對親生父親與親弟弟發情的同性戀者。

這,才是我真正留在家中的原因。

當然了,擔心他們吃不慣外食這個理由並不是謊話,可是那只是一小部份,最大的原因是我隱藏在心中,最真實的欲望。

我不想離開,我想留在家里,留在爸爸弟弟身邊。

這是我的家,一家三口的家。

「唉……」在空無一人的屋子里,我重重嘆出一口氣。

其實我也知道自己這種行為有多么愚蠢,就算我再怎么努力,把所有家務事攬在身上,也不可能取代真正的女主人。

也許明天,爸爸會帶新媽媽回來,也許後天,小忠會告訴我他交到女朋友。

這些都是有可能的,就算是發生了也不奇怪的。

「算了!想再多也沒用!」雙手輕拍自己兩頰,天知道小忠和爸爸什么時候會回來,我要讓自己趕緊恢復正常:「先去洗澡吧,洗完就會有神了!」

到自己房里拿了換洗衣物,我走向走廊盡頭的浴室,結果一推開門,我看到了剛才以為他出門了的人。

「小忠……」我的嘴大張,雙眼也一樣。

小忠正坐在馬桶上,全身赤裸。

如果只是這樣,我並不會驚嚇成這樣。

也許他只是洗澡前先坐在馬桶上大便,這時我大可以捏住鼻子皺眉罵說好臭然後跑出去。

讓我全身動彈不得,同時也移不開視線的原因,是赤裸的小忠正握著他胯下勃起的老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正在打手槍。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為被我嚇到或他原本就正在緊要關頭,竟然就在這一瞬間馬眼一縮一開,噴出強而有力的白色柱!

弟弟整張臉爆紅,而我……則是轉不開視線,緊緊盯著弟弟勃起中的老二,他的老二真的很大,大到應該用上『大老二』這名詞來形容,光是目測起來,我想至少有十八…不,十九公分長吧,直徑則是五公分粗,一顆圓滾滾的龜頭跟雞蛋一樣大,而且還紅紅亮亮的,看起來……好美味的樣子……

我並不是第一次看到弟弟的老二,在他十一歲以前我們都是一起洗澡的,我記憶中軟趴趴的小肉條沒一根指頭大,沒想到現在竟然會長得如此陽剛碩大、雄壯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