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1(1 / 2)

一個月前,我和妻兒三人一起到泰國旅行,原本應該是高高興興的事,卻因為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而成為了我「噩夢」的開始。

來到泰國以後,我們請了一位導游,他叫尤可,是個高大俊朗的小伙子。

最初幾天,我們在導游的帶領下,游玩了許多地方,非常開心。

到了大概是第六天左右吧。那天,尤可突然提議要帶我們到泰國的洞窟去看看,我們也都同意了。那個洞窟黑而且深,並且岔路甚多,如果跟不上導游的步伐,就一定會迷路。

「尤可,這里這么黑,還是別再走了,出去吧。」我有點害怕地說道。

「別擔心,白先生,我們很快就要到目的地了。」尤可說道。

「目的地?」我不知道他話中的含義,但也不願去多想,只是對跟在後面的妻兒囑咐道:「跟緊了,可別迷路啊。」

「知道了。」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尤可突然站住了,我一時剎車不住撞入了他的懷里,他一把摟住了我的腰。

「尤可,怎么了?為什么突然停下了?」我邊問著邊想掙脫尤可的懷抱,但無論我怎么努力,都抵不過他的力氣。「尤可?干什么?放手!如果被我妻子看到,就……」

「妻子?她在哪兒呢?」

我驚訝於他的話,於是我回頭一看,果然我的妻兒不知在何時失去了蹤影。

「怎么會?他們人呢?尤可……唔!?」

突然,我的嘴被一塊手巾捂住,一股刺鼻的氣味直沖進腦子。是麻醉劑!?我想要反抗,但根本敵不過麻葯的威力。

很快地,我就失去了意識。

「唔……」

「哈哈哈……我們的玩具終於醒了?」

當我醒過來的一剎那,尤可的臉就直接映入了我的眼簾。我想問他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卻發現自己的嘴被粗膠紙給粘住了,雙手也被粗膠紙反綁在了身後。

「唔……唔……」

「尤可,他還是個中國貨吧,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太多了。」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在尤可的身後還站著四、五個男人,不,是……人妖!?雖然四周的光線很暗,但我能清楚地看到赤裸著身子的他們有巨大的乳房以及他們巨大的男根。

其中一個人妖向我走來,我反射性地向後蠕動了一下,人妖蹲下身,一只手單刀直入地摸向我的分身。

「唔……!?」自己的分身被人妖撫摩,這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我頓時覺得惡心。但是,分身卻不由自主地起了反應。

「哈哈哈……只不過是隔著褲子,就這么敏感。尤可,你這次找來的可是個淫亂的好貨色呢!」人妖大笑著說道。

這時,另外一個人妖從丟在地上的衣服里掏出一捆美金,丟給了尤可,說道:「這是你的報酬,老規矩,去拖住他的妻兒。」

「好,沒問題。」尤可看了我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尤可走了以後,那個撫摩著我的分身的人妖就突然扯下了我的長褲,甚至連我的內褲也一並脫了。

「唔……唔……」下體突然一陣空盪盪的陰涼感,我的恐懼感也陡然上升。我知道……他們接下來想對我做些什么。

「真棒啊,你們看看,多可愛啊!」

「是啊,是啊,我的老二也都脹起來了。」

……

人妖們欣賞著我暴露在外的下體,尤其是我的分身,開始興奮地議論了起來。

扯掉我褲子的人妖又再次摸上了我的分身。這一次是直接與他的手相接觸,頓時我全身像觸了電一樣。

「唔……唔……」一陣悶沉的呻吟聲從被粘住的嘴里發出。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人妖猛地分開了我的雙腿,並把我的雙腿抬到了他的肩上。隨後,一個挺身,毫無預警地將他的大鳥插進了我的屁眼。

以前,只有我插別的女人,卻從沒被別人插過自己的屁眼。更何況,他的進入是如此地突然而且殘忍。我簡直是痛得死去活來。

「唔!唔……唔……」我開始扭動起自己的臀部。這一舉動更加刺激了另外幾個人妖的性欲。

他們同時向我展開了攻勢。有的撕碎了我上半身的襯衫,開始啃咬起我的乳頭和肌膚;有的開始舔吸著我的分身和大腿內側;有的則干脆撕掉了我嘴上的膠紙,與我熱吻了起來。

「唔……哈……哈……」隨著他的舌頭在我嘴里的肆虐,我的口水開始沿著嘴角淌了下來。

與我熱吻的人妖看見我淫盪的模樣,忍不住停止與我接吻,而是把他的大鳥硬塞進了我的嘴里。

「唔……唔……」由於他的鳥太大,撐滿了我的整張嘴,所以我的口水流淌了更多。

「哈哈哈……這個樣子真是太淫盪了!不只下面的那張嘴淫盪,就連上面的那張嘴也一樣淫盪啊!」

他們邊折磨著我,邊嘲笑著我。

不知過了多久,兩個人妖同時在我的兩張嘴里釋放,我的分身也不甘示弱地釋放在另一個人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