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天空下-愛在深秋夜雨時(3)(1 / 2)

第三章

2021年8月7日

兄弟們帶著林強,一起來到了他

的家裡,這是一個標准的二居室。

看了看這個家,除了一些簡單的

傢俱和電器之外,幾乎可以用家徒四

壁來形容了。

我圍著客廳轉了一圈,牆上除了

林強和他老婆的結婚照外,就什么都

沒有了。

「林強這傻b樣子如此猥瑣,怎

么他老婆長這么漂亮?」

我對著結婚照上的漂亮女人,感

到很奇怪的說。

「我聽別人說,他老婆原來是個

舞蹈演員,被這小子強姦了,懷了孕。本來他老婆怕丑事外揚,本想去醫

院把孩子拿掉就算了。可這小子知道

這事之後,反而拿這事來逼人家嫁給

他。他老婆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只好

隨了他了。後來把孩子生下來沒多長

時間,他老婆就跟一個大款跑了。」

老二以蔑視的眼光看著林強。

「說真的,以前我還覺得咱們這

種人已經堪稱『人渣』了,不過和他

比起來,咱們簡直都可以去領道德風

尚獎了。」

我笑著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點

上了一根煙。

其他兄弟沒等我的吩咐,就又把

林強捆了個結實。

「咣」

的一聲,林強被一推,倒在了我

前面的地上,狠狠的摔了一下。

「揚哥,揚哥,我錯了,我真的

知道錯了,您就饒了我吧,就當我是

個屁,放了我吧。」

林強苦苦哀求。

「錯了?你都知道了?既然知道

,就說來聽聽。」

「我以前管您借的錢沒還,我還

罵您來著。」

林強一臉可憐相的看著我說到。

「你到會撿那無關緊要的說啊,

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了,前兩天黑皮來

找過我了,你知道他來干什么嗎?」

我問到。

「我……我…我不知道啊。」

「哦,不知道?好啊,兄弟們,

讓這位強哥好好想想他做過些什么。

「放心吧老大。」

兄弟們剛做了做姿勢,林強馬上

就軟了。

「我說,我說。千萬別打我,千

萬別打。」

「說啊。」

「哪個,我…我管黑皮大哥借

了5萬的高利貸,我說揚哥您是擔保

人。我以後一定還,一定還…嗚

林強已經匍匐在了我我的腳下,

做痛哭狀。

「滾一邊去。」

我一腳踹開在了我褲子上抹鼻涕

的林強。

「你還,你拿什么還?」

我問。

隨即我環顧了一下四周。

「瞧你家這窮樣,所有東西加一

起能值幾個錢?」

「我……我……」

林強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搜他身,看看那5萬還剩多少

我對老二說。

老二走上去,在林強的身上摸索

了一會,把他的錢夾拿了出來,翻看

了一會交給了我。

「這小子肯真會花錢啊,才他媽

一個星期,就剩這點了!」

我接過來一看,裡面也就兩千左

右。

「其他的錢呢?」

我皺著眉頭問林強「都花了

林強說話的聲音都有點發顫了。

「行啊,比我還會花錢啊,看來

我得拜你為師,好好學學了。」

我笑著對林強說到。

「揚哥,揚哥,是我錯了,我知

道錯了。我……」

還沒說完,林強的頭就被老二踩

到了腳下。

「老大,我看這小子,全身上下

就這一張嘴,根本就沒記性。今天不

給他留點記號,他記不住教訓的。」

老二對我說到。

「是啊,沒錯。我說強哥啊,你

雖然沒錢,但是還有一身的好零件,

賣個腎,賣個眼角膜什么的,5萬不

就有了嗎。」

「別,別,不要,不要…」

林強掙扎著要跑,卻被按了下去

「我看這小子,天天泡在女人身

上,腎早就不行了,就只能賣眼睛了

老二在旁邊提醒我。

「對,沒錯,幸好他不帶眼鏡,

還留了件管用的零件讓咱們賣。」

「嗚…」

林強在老二腳下聽完了我們將要

對他處置之後,已經是嚇得身如篩糠

,掙扎著想我對我們說什么。

當然了,即使他不說,我也猜得

到他要求饒。

我對老二使了個眼色,我們兩來

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其他人則堵上了林強的嘴,免得

他叫喚。

「老大,到底怎么處置他啊?總

不能真把他…卡」

老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是啊。就這么一個無賴,咱們

要是真的殺了他,還要跑路,被抓了

還得吃槍子,不值當。要不然……」

「嘩啦…」

突然,門口傳來了鑰匙碰撞防盜

門的聲音,然後就是鑰匙轉動,防盜

門被打開了。

接著是房門的響聲,我趕忙走到

門前,同時示意其他人安靜。

隨著「啪」

的一聲,門被打開了,一個小女

孩俏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

一件白色的短袖上衣,一條天藍

色的短裙,黑皮鞋,白色短襪,兩條

小辮子梳在腦後,還背著一個印有加

菲貓的書包。

這身打扮,讓我突然想起了眾多

日本a片中,女優的學生扮裝。

小女孩低著頭進了門,然後關好

門,當她轉過身後,突然看見距離他

還不足1米遠的我。

可以想像一個小女孩在家裡突然

看見一個成年陌生人的樣子。

她先是吃了一驚,愣了一下,然

後猛的張開嘴准備大叫。

「停,你是林強的女兒吧。」

幸好我的反應快,想起了林強剛

才跟我說她還有個女兒,所以我連忙

出口急忙制止了她。

話又說回來,他女兒長得和他老

婆到還真像,標准的一個小美女,可

惜就是有林強這么一個猥瑣的老爸。

「你…你是…」

小女孩有點緊張的問。

江湖上混了這么多年,編謊話對

於我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張嘴就

來。

「我是你爸的朋友,你以前沒見

過我吧?你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

!現在都長這么大了。」

說著,我想要伸手去摸一下她的

頭,卻被躲開了。

「你爸病了,我們正要送他去醫

院呢。」

我對小女孩說。

「兄弟們,走吧,送林強大哥去

醫院。」

我對其他兄弟喊到。

「好啊。」

幾個人在女孩走到客廳之前已經

快速的解開的林強手腳上的繩子,並

把他放到沙發上。

當女孩到了客廳之後,林強已經

躺在那裡了。

「爸爸,你怎么了?」

女孩走過去的問。

「沒事,你乖乖在家,我和這些

叔叔去醫院。」

林強到是蠻配合的說。

兩個人的態度都不算是親熱,看

來這個經常不回家的林強和女兒的關

係到也不怎么樣。

幾個人攙起了林強一起往外走,

我走在最後面.「林強這傢伙或許在

家裡藏了一些錢,沒准他女兒會知道

,騙個小孩子,那太簡單了。」

想到這裡,我在老二的耳邊輕聲

說到:「老二你們先走,我問這個小

女孩點事,呆會電話聯繫。」

「好,知道了。」

老二和其他人走了,我則留了下

來。

小女孩疑惑的看著我。

「啊,你爸爸剛才說,要我先照

顧你一下。呵呵……你別害怕,我不

是壞人。」

我對小女孩說到。

雖然如此說,但是小女孩還是很

警惕,放下書包後,一直盯著我看。

「我是你爸很多年的朋友了,我

叫張揚,你叫什么啊小姑娘?」

我問。

「我叫林」

小女孩說得很快,我第一次沒聽

清楚。

「什么?」

我追問。

「林波麗。」

「林波麗?這個名字好耳熟啊!

似乎在那裡聽到過。讓我想想…你

們班上是不是還有一位叫明日香的同

學啊?」

「呃…不說這個了。對了林波麗

,平常的時候,你爸是不是經常不在

家啊?」

我明知顧問。

「嗯。」

「那你平常就自己生活嗎?」

我看了看家裡,似乎沒有其他人

居住的樣子。

「嗯。」

「不是吧?你今年才10歲吧,

怎么能自己生活呢?」

「就是我自己。」

「那你吃什么?穿什么呢?」

「居委會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

會送來。」

「哦,看來你是社區的養大的孩

子了。」

聊著聊著,我們間的氣氛到是緩

和了一些,林波麗也不像剛才那樣死

盯著我了。

「今天下午你們沒有課嗎?怎么

這么早就回來了?」

我看看表,發現才3點多一點。

「學校有活動,所以就上了一節

課。」

「哦,這樣啊。你爸平時很少回

來吧?你是不是經常一個人自己在家

啊?」

「嗯。」

「那你爸回來的時候不給你點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