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1 / 2)

借你新娘用一下 未知 5858 字 7个月前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

七喜《借你新娘用一下》

出版社:禾揚水叮當447

書號:isbn986…414…241…0

出版日期:2004…10…08

男主角:賀成禹

女主角:梁皓皓

情欲指數:★★☆

推薦指數:★☆☆

掃描人員:艾西絲

校對人員:surfer;晶晶

內容簡介

花錢買女人對他來說就像吃飯睡覺一樣自然

頭一次買到如此清澀、在床上卻又超麻吉的女人

自然得使出渾身解數,大玩性a招數才夠本!

這個小處女的配合度倒也不錯

叫她做什么都紅著臉乖乖去做

讓他滿意兼滿足到了極點!

不過他還是要對這個純情妹機會教育一下

他只是玩玩她,而不會把她娶回家當老婆

要是她想從良,那就早早投奔自由去吧!

他心里的如意算盤打得超精

怎奈對她的眷戀卻無聲無息,占據了他的心……

序七喜

在寫《借你新娘用一下》期間,愈寫七喜愈覺得不對。於是趕緊打電話跟朋友小a商量一下——呃,為什么叫她小a呢?那是因為她的cup只有a的程度而已。

啊諾!如果禾馬的編輯發現我這本書的男主角其實是個農夫,那怎么辦?

啥米?妳這本書的男主角竟然是個農夫?七喜,妳說,妳有見過言情小說的男主角是農夫的嗎?!

朋友小a罵完之後,突然想到——

不對啊!上次妳跟我講過劇情,妳的男主角不是公司大老板嗎?

嘿咩,他是公司大老板沒錯。

那妳干嘛又說他是農夫?呿,嚇我嘛!

我指的不是他的身分,而是他的行為舉止啦!妳看,我的男主角一出場就是出來撥種的,這行為跟農夫不是很像嗎?

哇勒!小七喜,那妳就直接說妳的男主角是種馬就好了嘛!干嘛說他是農夫?

可是……農夫至少是個人耶!種馬可是只畜牲。七喜還沒辦法把自己筆下的男主角貶至畜牲道中。

妳的男主角一出場就是出來撥種的,這種行為跟畜牲有什么兩樣?所以,不准說他是農夫,要說他是種馬,這樣大家才不會會錯意。朋友小a十分堅持,七喜只好從善如流。

是!我的男主角是種馬,不是農夫。那……親愛的小說迷們,你們覺得七喜這本書的男主角比較像什么呢?

借你新娘用一下1

只要你的一句承諾

再久的等待

也是最最甜蜜的負荷……

第一章

淑敏姊,拜托妳了!風塵仆仆、剛從南部來到台北的梁皓皓把頭垂得低低的,看著自己的腳丫子。

皓皓,不是我不幫妳,而是……鄭淑敏看了自己身後一眼。

她不信梁皓皓看到店里的狀況,會不清楚她是干哪一行的。她從來不認為當媽媽桑有什么可恥的,因為她永遠記得小時候沒鞋穿時班上同學是怎么笑她的。

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時局中,她覺得沒錢才是最讓人瞧不起的事,所以打從她國小畢業的那天起,她就立志要賺大錢!

錢她賺到了,只是家鄉沒人知道一個女孩子手無寸鐵,沒身分又沒背景的,怎么掙到今天這個地位;大家看到的是她光鮮亮麗的外表,看到她每次回去都是大包小包的禮物,身上穿的、手上戴的全是他們一輩子也買不起的高檔貨。

她看得出來大家眼中所流露的羨慕目光,因此,她更加堅信自己沒走錯行;但,梁皓皓不一樣。

她們倆生來就不同命,她不甘於命運,所以就算是雙手染上鮮血,她也要賺到錢、贏得面子;而梁皓皓是個純潔的女孩,像張白紙一樣單純,她很懷疑梁皓皓真的知道男人跟女人之間是怎么一回事嗎?

只怕她連怎么做a都不懂吧?那她要怎么下海陪男人睡?

妳回去吧!我真的幫不了妳。鄭淑敏再一次拒絕梁皓皓的請求。她這里不是救濟院,別來求她!

她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媽媽桑,好不容易掙到一家店,為自己爭得立足之地,她清楚知道自己是個多勢利眼的人,所以她不會幫梁皓皓的。

淑敏姊,算我求妳了……梁皓皓跪了下來。今天她就是沒人可求了,所以才會上來台北投靠表姊。現在她舉目無親,表姊就算要趕她回去,她也沒錢。

妳這是在做什么?看到梁皓皓的動作,鄭淑敏又氣又急,硬是要把梁皓皓給拉起來。

我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妳這樣成何體統?讓我客人看了,人家要怎么想?妳快起來!

那妳幫我吧!妳幫我,我就起來,要不然,我就跪在這里一輩子。梁皓皓哭得涕泗縱橫。要是連表姊都不幫她,她真的不知道該去找誰了。

妳這是在威脅我?

我不是……我只是走投無路了。所以只能出此下下策,她不知道自己還能用什么法子解決眼前的困境。

如果這兩天籌不到錢,那她爸媽就等著跳樓了,所以不管是要她去偷、去搶,她都不在乎了,更別說屈膝跪地求人了。

淑敏姊,我求求妳吧!我跪在這里求妳了……梁皓皓不停朝鄭淑敏磕頭。

妳知不知道妳這樣很討厭?我為什么要幫妳?難道就因為我倒霉,是妳的親戚,所以妳家里出了事,妳頭一個想到的就是我?鄭淑敏毫不客氣地羞辱梁皓皓。

在這個人吃人的年頭里,沒有人是值得同情的!她小時候家里沒錢吃飯的時候,梁皓皓在哪里?在家里吃好的、穿好的,像個小公主一般!她到現在還忘不了當年看著梁皓皓有糖吃、有漂亮衣服穿的窮酸日子。

現在風水輪流轉了,換梁皓皓倒霉了,老實說她心里只有稱快的份,點都不同情梁皓皓。

發生什么事了?妳怎么出來這么久?賀成禹在里面一直等不到媽媽桑,於是跑出來探看,沒想到一出來就撞見這種場面。

這漂亮的小姐是誰啊?她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哭得這么慘?

她是誰啊?這女孩像是養在深閨的水蓮花,賀成禹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著梁皓皓。

梁皓皓從沒見過這么火熱的目光,而且他一出來就抱著表姊猛親,看得她臉紅心跳,一顆頭垂得低低的,不敢直視他的目光,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又看到更火辣的畫面,她的心臟會受不了。

我遠房的親戚。鄭淑敏悶聲回答賀成禹。

她來做什么?

無事不登三寶殿,你覺得窮親戚還能來找我做什么?

借錢?

那還用說!鄭淑敏一臉嫌棄,你先進去,我造就打發她走。

妳怎么打發她走啊?

無非就是給她一些錢啰!唉喲,他干嘛一直問啊?而且他站在這里,害她說不出更刻薄的話,看來要打發梁皓皓走,只得先掏出一些錢了。

鄭淑敏萬般不願地從皮包里拿出五張千元大鈔,像施舍一般遞向梁皓皓。這些錢妳先拿回去。

這已經是她的極限了,再多她可沒有,以梁家目前的窘境,這五千元根本是r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咦?她錢都遞過去這么久了,梁皓皓為什么不伸手來接?

妳該不會是嫌少吧?鄭淑敏嫌惡地皺著眉,梁皓皓該不會得寸進尺吧?摘清楚好不好?在她最難過的時候,可沒跟梁家討過什么便宜,現在她肯資助五千元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行為了,可別給她臉不要臉。

梁皓皓猛搖頭,她不敢說不夠,但是五千塊真的接濟不了她家的困境。

阿爸當保人,欠了人家一百萬,地下錢庄的人來要錢,說阿爸要是三天後還不出錢來,就要阿爸斷手斷腳……梁皓皓知道表姊不喜歡聽這些,但她不說,表姊是不會懂的,她不是來要那三、五千元的……

那妳的意思是要我給妳一百萬啰?妳殺了我吧!妳把我殺了,我也沒那么多錢借妳。鄭淑敏將話挑明了說。要是不說清楚、講明白,梁皓皓這笨蛋不曉得會以為她多有錢,以為能從她這里撈到什么好處。

妳以為我是做什么的?大小姐,我是賣笑的。妳以為我一天能賺多少錢?妳以為我真有一百萬可以拿出來借妳嗎?妳要一百萬,只能靠妳自己!

我知道。梁皓皓不斷點頭。從她剛剛進來到現在,她認清了一件事,一百萬的數目這么龐大,依表姊的態度是不可能借給她的,所以……妳幫幫我吧!

我都說了,我沒辦法幫妳。

她是豬啊!聽不懂國語是不是?她都說了幾百遍、幾萬遍了,她沒辦法幫……等等,她干嘛哭得這么慘,而且還一副豁出去的樣子,莫非她口中一直要她幫忙的是……

妳願意陪客人睡覺?鄭淑敏一副吃驚的表情,她是梁皓皓耶!那個只要有男生跟她講話,她就會臉紅的梁皓皓耶!她要陪男人睡覺?怎么可能?!妳沒搞錯吧?

沒有。梁皓皓真的下定決心了,只要能替家里解圍,要她做什么她都會去做。

妳知道妳縱使下海去賣,也救不了急嗎?妳家欠地下錢庄的是一百萬。不是一百元耶!大小姐,妳知道妳要陪多少個男人睡覺,才賺得到一百萬嗎?

她不知道!梁皓皓驚惶失措地搖頭。

看到她這副表情,鄭淑敏心中卻有說不出的快意,故意算得很仔細給她聽。三百多個!做我們這一行的,接一次客有三千到五千元不等,而妳什么經驗都沒有。三千元算是很高的行情了。

三百多個?!雖然已有下海陪客的心理准備,但梁皓皓聽了,還是心口一窒,差點暈倒。

妳以為只要陪睡一晚就有一百萬?妳以為自己是大明星嗎?能有這么高的身價!鄭淑敏冷嘲熱諷著梁皓皓的無知。

這年頭作夢的女人還真不少呢!她以為當妓女有多好賺?一個生澀的小女生,一個晚上能賺一萬元就了不起了!

鄭淑敏冷冷地看了梁皓皓一眼,回去吧!這里沒有妳容身之地,反正妳都有要下海的決心了,不如好好跟地下錢庄談一談,或許他們會買妳也說不定。

梁皓皓早就想過這條路了,但她聽人家描繪過地下錢庄的惡行,如果賣給他們,那她這輩子都別想要自由了。不行!她不能落到那種人手里!

淑敏姊,求妳幫幫我吧,

妳很煩耶,我都說了,我無能為力。

一百萬是嗎?一直沒離開的賀成禹站在一旁聽著,終於忍不住開口。我有!

兩個女人這才猛然回神,發現現場還有個外人在。

我可以用一百萬買妳。如果她真的這么缺錢的話,他倒不介意屈屈的一百萬。雖然玩女人花掉一百萬,要是被他媽知道的話極有可能氣得吐血身亡,但這種事只要她不說、他不說,有誰會知道?

怎么樣,妳願不願意?賀成禹彎著腰,看著一直跪在地上磕頭的梁皓皓。

梁皓皓能說什么呢?有人願意給她一百萬,解決她的問題,她當然再高興也不過了,只不過——她怯怯地看向鄭淑敏。

鄭淑敏的臉色十分難看,梁皓皓不由自主地想到剛剛賀成禹吻了鄭淑敏那一幕……他會不會是表姊的情人呢?

好像……滿有可能的!因為他長得既好看又有錢,要是她是淑敏姊,一定會喜歡他的,但她就這樣搶了淑敏姊的客人好嗎?

沒想到淑敏姊會把事情說得那么糟,她本以為要在一夕之間籌到一百萬已經無望了,好不容易現在有了一線生機……她該怎么辦?

梁皓皓不知道自己究竟該點頭,還是該搖頭?

鄭淑敏眼尖地看出梁皓皓的心結,所以當賀成禹先走開一步,給梁皓皓一點時間考慮時,她便把梁皓皓拉到一旁去溝通。

妳不用顧慮我,賀先生是我的客人,不是我的情人。從事我們這一行,談感情的是笨蛋,到最後只會落得血本無歸的地步,而我還沒那么傻,所以我沒愛上賀先生;如果這是妳遲遲沒答應賀先生的理由的話,那我勸妳別替我c心了。

鄭淑敏不懂,她這是在干嘛啊?好不容易有人要買她了,她卻又為了別人的因素而遲疑,看來她跟她爸一個樣,都是笨蛋一個!別人的難題是別人家的事,她跟她爸就是太好心了,所以才會被人欺負!

像自己,就算真的喜歡賀先生又怎么樣?想在這一行生存,大家都是各憑本事,沒有誰同情誰的!

鄭淑敏覺得梁皓皓真是蠢呆了,她早說過了,梁皓皓根本不適合進這一行嘛!

妳想答應就答應,用不著顧慮我,只是在妳答應之前,我得先跟妳說明白,賀先生不是妳想象的那種人;妳別看他一副好好先生的善心模樣,事實上他是個花心浪性的男人,他玩過的女人不知道有幾百個!怎么樣,妳是不是嚇了一跳?鄭淑敏看了梁皓皓一眼。

梁皓皓搖搖頭,但從她發白的臉龐看得出來,對於賀成禹的風流帳史,她的心臟顯然有些吃不消。

我不是故意嚇妳,我只是要讓妳明白,妳既然走了這一行,就別把妳那單純得近乎愚蠢的想法帶進來;妳在這一行打滾,千萬別投入真感情,要不然到最後受傷的人會是妳。梁皓皓這么蠢,要是她沒事先叮嚀,她鐵定會愛上賀成禹。

不說賀成禹長得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就單單沖著他是梁皓皓第一個男人,憑她那死腦袋,鐵定這一輩子就認定他一個人了;問題是,人家是什么家世、背景的人,而她又是什么身分、地位的人?人家是出來玩、出來找樂子的,怎么會跟她認真?別傻了吧!

如果妳認不清楚這一點,我勸妳還是別答應。在鄭淑敏的觀念里,如果不能認清這一點,倒不如真的下海,一雙玉臂千人枕也好過日後為了一個男人心碎。

我知道。淑敏姊說的,她都懂,她會小心翼翼保護自己,要自己千萬別愛上他。

那妳是決定要答應啰?

嗯。梁皓皓沉重地點點頭。

既然答應了,就開心一點。人家賀先生可沒欠妳錢,妳如喪考妣的,連我看了都倒胃口!我問妳,妳要是賀先生,妳會高興買了這么一個愁眉苦臉的女人嗎?

不會。

知道不會,那妳還不笑一個?她死人啊?笑一個她會不會啊?

鄭淑敏嘴里雖說不願意,但事情落到肩頭上,還是義無反顧地一肩挑起,她忙著特訓梁皓皓。妳討好了賀先生,日後妳要什么還怕沒有嗎?

我沒要什么。她只要一百萬,其余的,她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妳白痴啊!都已經下海了,還不好好撈一筆!妳以為妳這樣就能騙自己說還是以前那個冰清玉潔的梁皓皓嗎?告訴妳,妳回不去了!所以倒不如早點認清這個事實,認真考慮該如何在賀先生身上撈錢比較實在!賀先生風流歸風流,但是出手還滿大方的,從他剛剛爽快地答應幫妳解決難題就看得出來,所以妳要用心一點,總有妳好處的。

鄭淑敏言者諄諄地教著,就不知道梁皓皓有沒有認真在聽。

●禁止轉載●※熱書吧(。。)制作※●禁止轉載●

阿爸是嗎?是……我是皓皓……錢我籌到了,是跟淑敏表姊的朋友借的……嗯,我知道,我會好好謝人家……淑敏表姊?她很好啊……她很照顧我,還幫我找到一個工作,所以……我得在台北待上一陣子。

梁皓皓不曉得賀成禹覺得買她幾天那一百萬才夠本,所以也無法確定自己什么時候才能回家,因此她現在只能說這種謊了。

阿爸,我把錢匯到你帳戶了,你待會兒去刷簿子,拿到錢就去還給地下錢庄,就這樣啰!

因為浴室的水聲突然停了,梁皓皓猜想賀成禹大概快出來了,她是抽空打電話通知父親錢籌到的事,為的就是想讓父母早點放心。

總之,我回去之後再跟你們講事情的來龍去脈,現在……現在淑敏表姊要帶我去見老板,我晚一點……不!還是別晚一點好了,因為她沒經驗,也不知道做a得花多少時間。我明天再打電話給你好了,

梁皓皓飛快地掛斷電話,正好聽到浴室門被拉開的聲音。她一回頭,剛好看到賀成禹洗好澡走出來,他什么衣服都沒穿,全身上下只圍著一條大浴巾。

梁皓皓從來沒見過這么活色生香的畫面,在家里,她爸最露骨的穿著也還有一件汗衫跟一條短褲,而像賀成禹這樣……她才不敢看呢!

梁皓皓馬上低下頭,斂住目光,視線不敢隨便亂飄,就怕看到什么不該看的東西,會把自己給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