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 / 2)

惡魔的專屬天使 未知 6138 字 2个月前

.

.,.「啊啊──」教人難以忍耐的快意在小腹內狂燒不止,嬌嫩的zg口被男人強悍地撐開,火燙的巨龍一路狠狠地釘進她身體深處的嫩軟里,將那平坦的小腹撐得一凸一鼓的,每一下撞擊都仿佛重擊在她的心臟上。隨著那巨大得可怕的粗蟒在嬌嫩的花心中來回摩擦,她清晰地感到了高c前兆的再次來臨,她不由得再次收縮小腹,誘人的小紅花將男人火燙的巨龍死命地絞緊,被快速抽c搗成白漿的蜜汁不斷地從那嬌花似的蜜x里飛濺而出,在空氣中飛舞出y靡至極的弧度。

「小天使,你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雷森臉上浮現又痛又興奮的表情,那碩大的龍頭被女人的小x吸吮得水亮潤滑,每一次抽撤都能聽到女人小xy盪得唧唧亂叫,那甜美的深處仿佛准備絞干他所有的精力一般將他吸得好緊,像一張貪婪的小嘴在吸吮著他巨碩的男性象征。

雷森從未見過如此熱情的女人,她的小x猶如傳說中的絕世名器熱熱地包裹著他的灼熱,晶瑩的蜜y不斷從那嬌熱的花瓣里被撞得一串串濺灑而出。每一下頂入,他都能欣賞到女人胸前洶涌甩動的雪白r浪,惹得他禁不住伸手近乎肆虐地抽打那柔嫩的r球,看著身下的人兒被玩弄得哭叫著哀求他,他禁不住浮現冷酷而邪惡的笑意,將自己小腹處的力量頂得更深。

「太大了──啊──」身下的人兒全身抽搐著,因為這殘酷的快意連呼吸也要停止了。可是小x內那甘之如飴的飢渴卻是讓她禁不住弓高腰肢哀求男人玩弄她。每一次男人那可怕的碩龍挺進那小巧的zg里,都讓她禁不住為之快樂得挺腰尖叫。

「啊──」蕪婷的意識再次被帶去一個絕美的天堂,雙腿深處那稚嫩的花壺里再次噴灑出豐沛的蜜水,全數澆在男人灼熱的象征上。

「小天使,你好美啊──」絕美的滋味從男性灼根上滿滿地涌上來,雷森低吼一聲,被刺激得瞳孔都變成了紅色,大掌猛地扶住蕪婷的纖腰便是一通強勁的狠撞,那巨碩的龍頭狠狠地擠入女人嬌嫩的zg內,火熱的白泉頓時全數狂s,將身下的女人燙得忍不住哭叫起來,被喂得滿滿的花徑里含著男性的欲望瘋狂地抽搐,將摻雜著蜜水和男人愛y的熱汁自粉嫩的嬌蕊中吐出。

抵著女人的嬌軀抖動著瘦削的結實窄臀以延長這波高c,發泄完畢後,男人終於心滿意足地抽出漸漸疲軟的下t,發出了野獸美餐一頓後的滿足嘶吼。

正准備把女人帶到洗澡間洗掉兩人身上的粘膩,卻是驚訝地發現蕪婷因為太累已經暈厥過去。

輕笑著搖了搖頭,雷森摟住女人嬌軟的身子向另一邊的總裁專用浴室走去。

這次干得真是太舒服了,沒想到天使般純潔美麗的她一旦到了床上立刻比魔女還要誘惑,這是他萬萬沒料到的。不過也好,如果真是天使,誰會願意和惡魔親近?

自此以往,兩人糾纏不清的關系便開始了。林蕪婷在清醒的時候,也曾想過自己當初為什麽會願意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貞潔獻給一個不過見面才不到十分鍾的男人。如果她能重新選擇的話,還會願意做一樣的決定嗎?

她不知道,但她認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

她在第一眼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就義無反顧地愛上了他。從此以後,再也無怨無悔。

第五章

第五章

這就是他們之間相識的過程。

林蕪婷微微地嘆了口氣,再也理不清自己對那個男人究竟抱著怎樣的心態。那天兩人發生過親密關系以後,當清醒過來的那一秒,她承認她是無比恐慌和迷惘的。事後他也沒開口提過要負責的事,而她也沒開口要求他負責。兩人的關系似乎一直就是處於被雙方默認的狀態,從那天以後,她白天是他美麗能干的秘書,晚上則成為男人專屬的玩具。

那天早上,暈厥過去的她被男人帶到他的別墅里,而那個在公司外等著她的出租車司機也終於是沒等到她。從那天開始,她每到周末就會去到男人的別墅里過夜,而每天夜晚,男人一定會用借口留下她加班,實際上卻是和她做著最親密的情人之間才會做的事情。

輕輕地嘆息著,她不知不覺已經在他身邊快一年了。雖然每天都會朝夕相處,但她卻還是一天比一天沈溺在他的魅力中。就像現在,只是辦公的空閑,她也會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個惡魔般教人又恨又愛的男人,忍不住想偷偷地偷看他幾眼,心里就會浮上莫名的甜蜜。

正想著這一些有的沒有的,桌上的內線電話卻響了起來,她接起電話,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低沈而邪魅的男低音:「親愛的林秘書,進來我的辦公室一下,好麽?」

聽見這叫人心神不寧的聲音,林蕪婷無法拒絕,只得應道:「好的,總裁。」

「那好,我等你哦。」男人低低地笑起來,掛斷了電話。

銳利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著辦公室的門口,果不其然,意料之中的敲門聲隨即如期響起。

「進來。」

小女人打開門,臉紅著走到男人的面前,抬起頭無言地看著男人,等著男人開口向她說明叫她來的意圖。

「總裁,你找我有事嗎?」林蕪婷雙手有些緊張地絞成一團,看著正似笑非笑看著她的男人繞過辦公桌走到她面前,自她身前站定,高大俊挺的身材帶給她莫名的壓迫感。

詭異的氣氛讓她的心底更是忐忑不安,幾乎忍不住就要在下一刻落荒而逃。但是男人卻在這時伸出手來托起她雪白的下巴,低聲輕笑道:「沒事就不能叫你嗎,小婷兒?」

「你──你──總裁──唔──」林蕪婷睜大眼看著男人近乎無賴地壞笑著,不禁變得有些手足無措起來,連雪白的小臉也是不由自主地浮現羞赧的紅暈。而男人卻就挑在這個時候,低下頭牢牢地捕獲了她的紅唇,也阻止了她接下來的抗議。

「我們不能這樣啦。。。。。。現在人家還在上班。。。。。。」林蕪婷趁著男人放過她唇瓣的瞬間,自唇間斷斷續續地吐聲道。

「不要,我就是要現在,」一邊霸道說著,男人親密地摟緊她的纖腰,用自己已經充血勃起的下身抵著她柔軟的小腹,「你看,我下面都這麽硬了,你不准備好好的安慰它嗎?」

天!林蕪婷整張小臉因為男人大膽的觸碰而燒成火紅,縱使隔著衣料,她也能感到那驚人的熱意和鋼鐵般的堅硬。那感覺教她竟有些暈眩,小腿都一陣莫名的酸軟。

「好不好嘛。。。。。。」男人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小男孩沖她撒著嬌,讓她實在有些哭笑不得。然而那不安分在她雙腿間滑動的堅挺卻是成功地挑起了她的欲火,羞人的濕意從褲襪下滲出,她的小臉上的紅暈更深,看向男人的眼神都變得有些迷離了。

男人含笑輕咬住她一邊滾燙的耳垂,再次要求道:「我們去你的地方做好嗎?」

火熱的氣息拂在她的耳間,帶來難以言喻的瘙癢和酥麻,她再也說不出拒絕的話語來,只得點頭應允男人的要求:「。。。。。。。好。」

嬌軀被男人輕松地抱起,男人抱著她向著秘書辦公室走去,一邊走一邊糾纏著她的雙唇,舔嘗著她朱唇中的甜蜜和芬芳,她也乖巧地用男人教她的方式回吻他,兩人的舌頭難解難分地交纏在一塊。下一刻,蕪婷感到身體被放置到一個火熱的懷抱中,她不禁迷蒙地睜眼,才發現男人此時已坐到她的辦公椅上,而她則被放置在他的大腿上。

「你好香。」雷森湊到女人的頸間,貪婪地汲取著她天鵝般白皙的頸項邊迷人的香味,感到自己蠢蠢欲動的下t竟是再次脹大了幾分,緊緊地抵在女人敏感柔潤的雙腿間。相互廝磨間,不由帶來誘人的粘膩和親密感。

「森──」美麗的小女人的大眼變得水汪汪的,玫瑰般嬌豔的紅唇,微帶著粉紅的皮膚,一切都無不傳出她已然情動的事實。

「寶貝,你真是熱情如火。」像是拿女人沒辦法似的,雷森再次吻住女人甜美的小嘴,大掌則熟練地解開女人的上衣,連同胸罩也一起拉下來,讓那對美麗豐滿的渾圓酥r徹底暴露在空氣中,大掌貪婪地揉捏著那一對綿軟的雪r,不時用手指拉扯那紅梅般俏立的滾燙r尖,讓那完美的茹房更加豐腴誘人,在空氣中盪出誘惑的r波。

「雷森──嗯──」小腹間泌出越來越多的濕意,蕪婷不禁有些心急地用女性細嫩的嬌花磨蹭男人腿間膨脹的男性欲望,柔媚的水瞳間滿是欲求不滿的指責和哀求。

「真是個貪婪的小東西。」雙手向兩邊扳開女人擱在他身上的纖細玉腿,一把將那件性感的半透明蕾絲內k撕開,甚至不理會女人嬌柔的抗議,執意要那美麗的粉紅花x在他的眼底呈現。

「我的天,你這里真是美得不可思議。」雷森雙眼炙熱地盯著那綻開的鮮嫩甜美的花朵,對著他微微吐蕊的潮濕紅x,在男人火熱的注視下自動開闔著,將誘人的黏熱吐在他撫弄著她的嬌x的粗指上。

手指淺淺地在那誘人的蜜徑里探索了一陣,教那溫熱的嬌花兒完全綻開,以方便他粗大的龍j填入。

接著,雷森迅速地解開自己的褲頭,釋放出腿間碩大的男性巨龍,誘惑地在她的花x外反復摩蹭,讓那美妙的女性濕地更加火熱濕滑,為他接下來的填充做著准備。

「森。。。。。。」有些心急了,蕪婷不由得不滿地咬著唇瓣幽怨地看著正在她下ts動的男人,低低哀求,「我要你。。。。。。」

「嗯。」男人決定不再折磨彼此,扶著自己下身火熱的昂揚,對准那迷人的嬌x兒,一個挺身,便順利地撐開那緊合的花瓣,深深地嵌入那稚嫩的核心里。

「啊哈──你好大──森──」蕪婷的纖腰因為男人飽實的填入不由扭擺出y靡的弧度,她雙臂情不自禁地摟緊男人粗壯的脖子,因為那完美的充實而興奮得全身嬌顫。

那火燙的填入啊!連她深處的zg口都被擠進去一個燙熱的龍頭,教她興奮得小腹都酥麻了,情不自禁的收縮敏感的花x,將那粗硬的巨杵絞緊,而大量的花y更是自那柔潤的入口噴灑出來,酣暢淋漓地宣泄著她的熱情。

「小天使,我發現你最近變得敏感了哦。怎麽?愛上惡魔的力量了嗎?」男人盯著小女人沈淪在欲望中的絕美小臉,忍不住低低邪笑起來。一邊用手慢條斯理地脫下頸上的領帶,解開身上襯衫的扣子,露出壁壘分明的結實腹肌,一邊也將蕪婷的工作服扯開,雙手放肆地搓圓著女人一對白嫩的奶球。

「才不是。。。。。。森。。。。。。你好強壯。。。。。。」小女人臉紅著挺起纖腰有些艱難地吞吐著男人熾熱的欲望,小嘴不禁吐出由衷的贊美來。

「當然,」雷森頗為得意地輕笑著,手指夾住面前兩顆飽脹的紅豔r尖,輕佻地揉捏著不放,「喜歡我的強壯嗎?」

一邊說著,男人開始在那絕美的天堂里盡情地馳騁起來,身上的小人兒連話也說不出來,轉而發出一聲聲火熱的嬌喘,雪白窈窕的身子妖媚地扭擺著,像是要擺脫那不斷進出她體內的狂火,那嬌美的x口更是有規律地收縮舒張著,貪婪地吞吐出豐沛的蜜y和男性巨碩的火龍。

粗長的巨根頂住那濕熱的花心用力地深入頂轉,強迫那嬌嫩的zg口都被撐開以接受他燙熱的粗鐵,蕪婷尖叫著緊緊地含吮住男人驕傲的雄龍,感覺那熾熱的力量幾乎要將她整個身子都貫穿開來,嬌小的zg里都被男人的鐵g煨熱得一陣酥麻。

「不要了──森──你進得太深了──」

身上的小女人被他玩弄得尖叫不止,嬌俏的r尖濕漉漉、紅豔豔的,像兩顆美味多汁的成熟果實,在空氣中舞出y媚的弧線。嬌嫩的花徑更是將他的粗硬都快要絞斷般吸吮著,每一下搗弄都聽得到小x放盪地y叫,嘰吧嘰吧的抽c聲回響在整個室內。

「森啊──」一聲綿長的尖聲吟叫,身上的女人被再度掀入高c,洶涌的蜜漿從兩人的交h處淅淅瀝瀝地滲流出來,將身下的皮質座椅打濕了一片,甚至不少都流到了地上。

雷森咬住女人一簇殷紅甜美的r尖,感覺到高c後的蜜x內一陣陣急促的絞緊、吸吮,那不斷抽搐的zg更是貪婪地舔吮著他碩大的前端,欲仙欲死的感覺從小腹下方迅速竄起,讓他經不住發出一聲滿足的粗嘎呻吟,手臂上的肌r結實地賁張,那綳緊的根頭開始了強勁的噴s。

黏白的岩漿全數s進那誘人的深處,蕪婷被這股滾燙的熱流刺激得再次哭叫得扭動雪臀,竟是再度攀上了高峰。在男人抽身而出的瞬間,熾熱的蜜汁隨即也從粉嫩的花x里狂噴而出,像水槍般s得到處都是,大部分都噴灑在了男人價值不菲的西裝上,甚至一些還噴在了男人的臉上。

「我的天,你今天一定是喝水太多了!」男人不在意地擦了擦臉上被小x噴出的愛y,開玩笑地輕聲取笑女人。

但蕪婷此時卻還沒從高c中回過神來,意識依舊浮浮沈沈,因而也沒注意到男人的嘲笑,只是無意識地扭擺著纖腰,回味著高c的余韻。

看著女人嬌媚的姿態,雷森感到小腹下不禁再度火熱起來,正想再次將自己填入那誘人的嬌花里,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叮鈴鈴──」

小女人像如夢初醒一般,馬上從男人身上直起身子,將半l的嬌軀轉了個方向以面對桌上的電話。接著,不等電話鈴響過第二聲,她便一把抓起了電話。

「喂?我是林秘書,請問您有什麽事嗎?」

對於小女人在高c後竟然還能發出如此平靜甜美的聲音,雷森心下為之不由暗自詫異不已。

只聽得小女人又對電話道:「您是要和我們的總裁預約明天七點見面嗎?。。。。。。不過明天七點我們的總裁必須得會見歐洲的重要客戶,您可以換個時間嗎?。。。。。。這樣啊,好的。。。。。。我呆會會詢問總裁的意思。。。。。。」

看著那圓俏的雪臀對著他誘人地抖動著,雷森唇邊不由再度浮現惡劣的笑意,雙手扳開那白嫩的臀瓣,接著便扶住下身昂揚的亢龍,對准那嬌豔的核心挺身就是一記火熱的重撞,頓時壯碩的男性立即擠入那柔嫩的花徑里,最前端的龍頭更是抵觸到一團水潤柔膩的嫩r。

像突然被閃電劈中一般,身子猛地一顫,小女人的聲音立即消失了。

從小婷兒劇烈顫栗的嬌軀就能知道她正在極力忍耐著體內那股火辣辣的快感,下t傳來的劇烈壓迫感更教他快樂得不得了。雷森禁不住惡意地用力撞擊了幾下,頓時小女人的身體抖得更厲害了。

電話里依舊傳來對方的聲音,但說的什麽內容蕪婷已經完全聽不清了,她必須用盡所有的自制力才能保證火熱的呻吟不會從嘴里發出來。都怪她的身體對男人的觸碰太敏感了,他甚至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身體,只不過幾下火熱的撞擊,她就感到自己快要忍不住了。

「。。。。。。喂喂,林秘書,你在聽嗎?怎麽不回答我?」

電話那頭傳來急切的詢問,蕪婷強自忍耐住小腹內熊熊燃燒的興奮感,對著電話努力的吐聲道:「。。。。。。。我在──啊哈──」

剛一開口,男人立即抓准時機狠狠地撞擊她的花心,她整個身子都綳緊了,一聲火熱的嬌吟立刻不受控制地逸出唇間。

「。。。。。。怎麽了?林秘書,你沒事吧?」

「我沒──」林蕪婷還想回答,男人卻突然一巴掌狠狠地拍上她的雪臀,頓時她的呼吸都被哽住了,尖銳的快感從小腹內急涌而上,教她身體一陣激顫。

老天,這小東西真是太美味了!也許是因為緊張,那嬌小的紅花兒竟是收縮得比平時更為緊致,仿佛准備要絞干他所有的力量似的一陣強烈的吸吮,讓他差點沒當場泄出來。

男人的大掌近乎施虐地拍打著她的美臀以紓解在她細嫩的甬道內來回抽送的強烈快感,一邊更用力地揉搓她豐滿的兩團雪白r球,拉扯她敏感的兩點粉紅。而女人的身體也因為這額外的刺激變得格外興奮,那反復吞吐他的男性力量的x口處竟是變得越來越濡濕火熱,細嫩的蚌r也將他的下身吸得越來越緊,燙熱的r壁熾熱得仿佛要將他的男性熔化開來。

再也說不出話來,林蕪婷再也無力顧忌電話里傳來的聲音,她整個身子都因為男人火熱的觸碰而嬌顫不止,那一波波強勁的活塞運動更令她神志渙散,小x里飛濺出甜蜜的白漿,兩點嬌紅的茹暈更是瘋狂地甩擺。

「。。。。。。再──再見──」無力地抓起電話,林蕪婷自小嘴里擠出最後一句話,下身被極力壓抑的高c終於爆發了。

蕪婷尖叫起來,電話甚至都來不及掛斷就扔到了一邊。她無法克制地弓高細腰,嬌小的嫩x兒頓時開始瘋狂擠壓、吸吮粗壯的男龍,雪白的r球在空中舞出y盪的波浪,那嬌嫩的深處開始噴涌出大量灼熱的泉水。

男人適時地抽離她的小x,抱高她的纖腰,頓時無所阻礙的浪x兒頓時噴s出了極為壯觀的水弧,將整個辦公桌和地上都噴得到處是水漬。

蕪婷羞慚地哭叫起來,雙腿被男人扳得老開,腿間洶涌的水花四s,嬌小的花x里像不知疲倦般一波接一波地噴s,她感到全身的力氣都快被抽干了。

正當那股水勢漸漸地變小了,男人突然又將她腿間敏感的花珠用力一捏,頓時剛剛停歇下來的蜜浪又是一陣狂噴。

「啊啊啊──」蕪婷再也無法顧及是否電話里的人聽到了她不知羞恥的吟叫,火辣辣的高c讓她全身都徹底酸軟下來,疲累地倒在了雷森強壯的臂彎里。

輕笑著掛上電話,雷森搖搖頭笑著親了一下女人的紅唇:「真是拿你沒辦法。」

寵溺的語氣和溫柔的懷抱讓林蕪婷有股做夢般的甜蜜快樂,她拖著有些疲軟的身子,主動抬頭親吻了一下男人的薄唇,對男人擠出一個最為甜美誘人的笑容,嬌聲道:「森,你還沒發泄呢。──你難道不想要嗎?」

眯起眼睛看著雖然神態略有疲憊仍笑得滿臉誘惑的小女人,雷森詫異而邪惡地笑了:「如果你想我把你玩壞的話,你可以再試著招惹我。」

「嗯──」小手不安分地拉扯著男人胸前的領帶,蕪婷一把握住男人粗大得可怕地下t,主動放到自己濕潤的雙腿間,嬌聲道,「──再愛我一次好不好?」

雷森邪謔地壞笑起來,他用力搓揉了一把女人的酥胸,輕笑道:「小婷兒,你真不像個天使。」

一邊說著,他握住自己堅硬強壯的一部分,狠狠地戳進了那潤滑的嬌花里,密密的包裹猶如第二層肌膚般吸附著他的男性長槍,他一路向著自己的休息室走去,腰臀開始在女人泌香的腿間狠狠地抽送起來。

女人再次發出顫抖不已的嬌吟,那柔嫩的紅x熟練地將體內的粗硬吸得緊緊的,隨著男人的走動,那熾熱的龍頭親密地摩挲著她嬌嫩的zg,教她小腹一陣酥麻,愛y頓時不受控制地自小腹內傾泄而出。

「接下來,我一定會把你玩到哭著求我為止。」

惡魔的宣言傳進小女人的耳內,但她再也無法顧及了。雙腿間的花朵內狂猛的火熱撞擊占據了她所有的感官,火熱的媚叫回盪在整個室內,兩人一路走過的地板上卻是留下了一條清晰的水痕,以及彌漫滿室的荷爾蒙香味。。。。。。

第六章

第六章

雷森又要出席某個上流社會的名嬡的生日酒宴了。

林蕪婷承認自己的確存在著私心,不想讓別的女人覬覦自己心愛的男人,可是她也知道這些場合是雷森必須得參加的。因而無論如何她也只能陪著雷森出席這些做作的上流社會酒宴,當他今晚的女伴。

「小婷兒,你好了嗎?」試衣間外傳來了男人的催促。

林蕪婷換好了男人為她精心挑選的藍天鵝絨晚禮服,又對著鏡子仔細檢查了一下臉上的妝容是不是褪色了,這才滿意地對著門外道:「總裁,我已經准備好了。」

隨時隨地,她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在男人面前。

推開試衣間的門,頓時一個像誤入凡間的天使般的人兒出現在了雷森的面前。

華貴的天鵝絨晚禮服緊緊地包裹著她窈窕而纖細的身子,一抹雪白的酥胸更教她看上去既純潔又美豔。精致的鑽石項鏈襯托得她的皮膚更加晶瑩剔透,充滿了誘惑的風情。淡雅的裝束更凸顯出她美麗的面容,纖纖一握的腰肢是那樣惹人憐愛,雷森感到自己的下腹立即火熱了起來,若不是現在有這麽多人在場,他一定會當場撕開她的束縛,用自己的身體代替那些繁瑣的衣料。

「雷森,我──我好看麽?」有些緊張地玩弄著裙擺,林蕪婷甚至不敢看面前的男人,忐忑不安地等著男人的評價。

「太美了!我的小天使,真不舍得讓這麽完美的你出現在他人面前。」男人望著她的黑眸漸漸變得炙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