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_2(1 / 2)

套裝,肯定比關芝琳更好看。」秦瑩卿芳心一喜,嫣然一笑道:「真的,那媽媽明天就去買一套。」第二天上午,秦瑩卿就和秦俊凡來到商場花了七百元買了一套。

在試穿室中秦俊凡看著穿著杏hse職業nvx套裝的媽媽嬌軀被束縛得曲線玲瓏,凹凸有致,x前玉ru高高挺起,玉腰盈盈一握,豐滿渾圓的玉高高翹起,**瑩白修長,渾身上下散發出職業nvx特有的成熟、g練的魅力。

秦俊凡沒想到媽媽穿上後想象中還美麗還動人,他不由得有些痴了,星目凝視著道:「媽媽,想不到你穿上後這么漂亮,關芝琳簡直沒法跟你比。」秦瑩卿心兒很是歡悅,她俏臉笑語嫣然地道:「媽媽,以後天天穿給你看。」次日,秦瑩卿穿著杏hse職業nvx套裝來到診療,護士李如霞見了道:「秦醫生,上次我和你去買衣f,你不是說這套衣f你不喜歡嗎,怎么又買來穿了?」秦瑩卿輕輕一笑道:「我改變注意了,我昨天覺得這套衣f很配我。」對於秦瑩卿來說煎熬的三周終於過去了。秦俊凡在全省的初中生英語競賽中獲得了第二名。

這晚,秦瑩卿買了些禮物和秦俊凡一同上門感謝葉舒雅。葉舒雅將她母子迎進門。秦瑩卿道:「謝謝葉老師這三周來對小凡的輔導,辛苦您了。」「秦阿姨,您太客氣了,這是我們當老師應該做的。」葉舒雅晨星般亮麗的美眸笑意盈盈地望著秦俊凡,微笑道:「再說我和俊凡很是投緣,給他做輔導我一點也不覺得辛苦。」秦瑩卿望著葉舒雅青春靚麗的臉和她望著自己兒子的神情,心中很是不舒f,心中道:「小狐狸精,想搶走我的小凡,休想。」她和葉舒雅談了j句,就起身告辭了。

回到家,秦瑩卿對秦俊凡道:「小凡,從明天起由媽媽給你輔導英語。」秦俊凡面現疑se道:「你給我輔導?」「怎么不相信媽媽有這個能力。」秦瑩卿道「那我們來對j句。」母子倆對了j句後,秦俊凡發現媽媽發音准確,毫不遜se於葉老師。他心悅誠f地道:「媽媽,你的英語比葉老師一點也不差。」秦瑩卿微笑道:「那媽媽能輔導你嗎?」秦俊凡道:「當然可以。」秦瑩卿道:「那以後不准你去找你葉老師輔導了,不然媽媽會生氣的。」「不准找葉老師?!」秦俊凡遲疑了下道:「既然媽媽可以輔導我了,當然不會去找葉老師了。」秦瑩卿道:「以後放了學就回家,我到時會打電話回來的。」秦俊凡道:「嗯!」此後數天,秦俊凡放了學就往家走,再也沒到葉舒雅那去過。

這天放學,秦俊凡見葉舒雅正俏立在校門口,美眸左顧右盼似在等誰。他走上前道:「葉老師。」葉舒雅看見秦俊凡杏眼一亮,嫣然一笑道:「俊凡這j天怎么放了學不到老師這來了?」秦俊凡頭一低道:「媽媽不讓我到你那去。」葉舒雅不解地低聲道:「不讓你到我這來?」她含水雙眸注視著秦俊凡道:「你真的就不想再到老師這來了。」秦俊凡道:「想是想來,可是怕媽媽生氣。」葉舒雅花容一暗道:「你可真是個聽話的乖孩子,那你還欠老師一餐飯怎么辦?」秦俊凡想到中午出門時,媽媽說下午要到衛生局去,要晚點才回來,遂道:「那今天我請老師吃晚飯。」葉舒雅嬌靨轉笑道:「那我們還是去上次那家餐館。」秦俊凡道:「嗯!」倆人來到餐館。秦俊凡要葉舒雅點菜,葉舒雅道:「你點吧!」秦俊凡也不推辭遂點了糖醋排骨、西紅柿蛋湯、紅燒獅子頭j個菜。

葉舒雅道:「俊凡,你怎么點了這j個菜?」秦俊凡道:「這都是老師你ai吃的菜呀!」葉舒雅芳心一喜,嬌靨綻笑道:「你怎么知道老師ai吃這j個菜?」秦俊凡道:「上次和老師吃飯時聽你說的。」葉舒雅深邃清亮的俏眸異彩閃耀凝視著秦俊凡,紅唇輕啟,皓齒略現嫣然一笑道:「是不是老師的事你都這么記得清。」秦俊凡道:「那當然,老師的事我能不記住嗎!」葉舒雅白膩的玉靨靠近秦俊凡笑靨如花地道:「真的?」秦俊凡點頭道:「嗯!」吃了飯,秦俊凡正要掏錢付帳,葉舒雅阻止道:「帳我來付。」秦俊凡道:「可是說好了今天我請客。」「是呀!你請客我付帳。」葉舒雅掏錢j給f務員嬌笑道:「錢你留著,買些自己喜歡的東西。」秦瑩卿下午到衛生局早早辦了事,順便到學校去接秦俊凡,見秦俊凡已放了學,就急著趕回家做飯。

回到家一看秦俊凡不在,心中疑h道:「小凡,到哪兒去了,平常放了學就回來了呀?」等了半小時還不見秦俊凡回來,秦瑩卿看著窗外川流不息,來往亂如麻的車輛心煩意亂在房中走來走去,芳心忖道:「小凡難道是和那小狐狸精出去了。」想到這秦瑩卿更為煩躁不安。

她正待出去找時,聽到門外傳來小凡熟悉的腳步聲。秦瑩卿遂立即坐在沙發上。

秦俊凡回到家時,發現房門開著,知道媽媽已經回來了。他心道:「這下糟了。」他忐忑不安地進了門,秦瑩卿端坐在沙發上,面se不對。

秦俊凡笑道:「媽媽,你怎么就回來了,你不是說下午要到衛生局去辦事嗎?」秦瑩卿道:「事很快辦了,你放了學到哪去了,這個時候才回來。」秦俊凡看了秦瑩卿一眼頭一低,囁嚅道:「我,我……」秦俊凡從未在秦瑩卿面前撒過慌,因此他猶豫了半天,雖知說出媽媽會生氣,但仍道了出來:「我和葉老師一起吃飯去了。」秦俊凡真的和那小狐狸精出去了,這下在秦俊凡口中得到了證實。

秦瑩卿甫地妒火中燒,b然大怒,紅唇顫抖,顫聲道:「你,你太不聽話了,說了不讓你去找那個葉老師,你竟然還和她一起去吃飯。」秦瑩卿愈想愈氣,美艷嬌麗的粉面陣青陣白,高聳的sx急劇地起伏,素手「啪」地一下打在秦俊凡臉上。

秦俊凡從未見媽媽對自己生過這么大的氣,更別說打自己了,這一下實是將他給嚇著了。他「哇」地哭道:「媽媽你別生氣,我聽話,以後我再也不去找葉老師了。」秦俊凡的哭聲和他白n的俊臉上赫然出現的五道鮮紅的手指印讓被妒火燒昏了頭的秦瑩卿霍然清醒了過來,尤其是秦俊凡臉上的手指印令她心疼無比,她一把將秦俊凡摟入懷中,柔潤的纖纖玉手ai撫著秦俊凡的臉,懊悔之極地道:「寶貝,媽媽打疼你了吧!媽媽真該死,怎么能打你。」秦瑩卿摟抱著秦俊凡坐到沙發上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道:「你今天怎么和那葉老師吃飯去了。」秦俊凡遂將事因道出。「原來是這樣,是媽媽錯怪你了。」秦瑩卿莞爾一笑道:「要媽媽怎么賠償你?我的寶貝子。」秦瑩卿說著櫻唇親了下秦俊凡。

秦俊凡破泣為笑道:「要允許我看武俠書。」秦俊凡很喜歡看武俠書,但是今年來秦瑩卿以影響學習為由不許他看了。

秦瑩卿想了想道:「可以,但是只能在周末和放假的時候看。」雖是如此,秦俊凡已是非常高興了,他歡呼道:「謝謝媽媽,你真是最好的媽媽。」秦瑩卿笑道:「看把你高興的,來媽媽去拿些熱ao巾把你臉敷一下。」秦俊凡道:「不要敷了,不怎么疼了。」秦瑩卿道:「不敷了,怎么行。」她起身就去拿ao巾。

在秦俊凡入睡後,秦瑩卿來到秦俊凡房中。

她坐在床邊,看著臉上猶有手指印正在熟睡中的秦俊凡,愧疚而憐ai地伏下頭,用羊脂白玉般細膩滑軟的嬌靨溫柔地輕輕地摩挲著秦俊凡的臉。

秦瑩卿想到兒子是因為那葉老師挨打進而想到那葉老師正要搶走自己的兒子,想到這她不由激動起來,一下將秦俊凡緊緊地摟入懷中心中呼道:「寶貝,你是媽媽的,你是我生的,你是我養大的,你的一切全是我的,你是我的命,誰也別想將你從我身邊奪走。」秦瑩卿愈來愈激動將秦俊凡摟抱得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