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若希嬌靨暈紅,羞愧不堪,趕快向下吻去。

終於,h若希鼓起勇氣,香唇輕分,檀口微張,嬌羞怯怯、羞羞答答地輕輕含住那個丑陋的「小家伙」。

又一陣忸怩之後,她終於丁香暗吐,嬌滑玉舌羞怯怯地起那柔軟的「小r蟲」來。

只見h若希一邊著那『小r蟲』,一邊用雙手托住寶柱rb下方那又大又圓的『東西』,她不知不覺地下意識地撫玩著那可ai的「異物」,只見h若希晶瑩雪白的小手上五根如蔥如玉般的纖纖素指把玩著男人那黑黝黝的睾丸。

這時,h若希只覺口中的那「小家伙」一昂,她駭了一跳,正想脫口而去,卻又被他的大手緊緊按住,她只好繼續輕卷、柔著那不可思議的男人y具。

不一會兒,h若希羞赧萬分地發覺那「東西」在她的櫻桃小嘴中逐漸變大變y、變粗變長,「它」竟然又大了。

一想到一場y風yu雨又將降臨,h若希頓時覺得一陣哀羞。

h若希扭動著皎好的玉首,又羞又怕地卷著那已經變得巨大的g頭和巨碩的棍身,她的小嘴已經只能包含住那碩大無朋的滾燙g頭了。

她的小手也加入了這「ai撫」的行列,輕輕張開如蔥般的玉指握住那紫黑粗大的「巨蛇」,以便穩住「它」讓自己的小嘴動。

握住那紫黑粗大的「巨蛇」,以便穩住「它」讓自己的小嘴動。

陳寶柱滿足地看著這個仙子般絕se美貌的大美人埋首在自己的胯下,x感誘人的香艷紅唇含著自己粗大的rb,那種強烈的征f感,與rb被一個s潤暖滑的小嘴緊緊含著吮吸卷有著差不多的劇烈刺激。

他等到r棍已完全b起之後,然後從床上起來,把r啊從她嘴中chou出來,只見粗圓的b身已被絕se佳人含得s滑滑、亮晶晶。

陳寶柱y笑道:「美人,你准備好了嗎,我要來了哦」,說著他伸指一探h若希的下,觸手黏滑,顯然仙子已情動了,他迅速地將巨碩的rbcha進美麗如仙的玉人道內。

唔┅┅「h若希一聲嬌喘,她只感覺到身一沉,」它「已經深深進入了她身內。陳寶柱吻了h若希鮮美的櫻桃紅唇,雙手不停的在h若希的身上游走著,在他的撫摸下,艷麗嬌美、清純可人的校花h若希全身的雪肌玉膚一陣陣發緊、輕顫,腦海一p迷亂。他的粗手把她圓渾豐滿,柔軟又結實的ru房握在手里把玩,他毫不客氣的用力捏揉,捏得她疼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這一次他要好好地品嘗著這位絕美的校花,陳寶柱埋下了頭,舌尖猶似帶著火一般,在h若希ru溝里頭來回游動著,美麗nv大學生的蓓蕾嬌媚地挺了出來,雖然心中滿溢著恐懼的感覺,陳寶柱罩住了美麗的nv大學生香峰,舌尖刮在飽挺的蓓蕾上,在她敏感的蓓蕾上輕吮淺咬,舌頭更是ai憐地舐弄著她敏感的玉ru,陳寶柱特別喜歡h若希雪白、顫動、嬌n無比的雙峰。他用一只手握住她一只美麗嬌挺的雪白椒ru,用兩根手指夾住那粒嫣紅玉潤、嬌小可ai的美麗ru頭一陣陣揉、搓。……嗯……唔一聲迷亂羞澀地嬌哼,h若希發出了**的呻y的聲音。h若希雙眼含淚顫抖著,sx玉ru,起伏不定,**纖臂,輕顫生波,更顯嫵媚艷麗!陳寶柱心里滿足極了,看來還是要溫柔的才能讓著美人達到高c,他要利用這次難得的機會,要徹底玩弄校花h若希這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陳寶柱的臉摩挲著h若希大腿內側,同時伸出舌頭吸著她兩邊細膩潔白的肌膚,扶著她的纖細柔軟的腰部,慢慢接近了美麗的nv大學生的桃源。h若希忍不住呻y起來,雙手不由得緊緊的抓住了床上的被單。」啊……一聲急促婉轉的嬌呼,h若希優美的玉首猛地向後仰起,一張火紅的俏臉上柳眉微皺、星眸緊閉、貝齒輕咬,纖秀柔美的小腳上十根嬌小玲瓏的可ai玉趾緊張地綳緊僵直,緊緊蹬在床單上。

陳寶柱被這嫵媚清純的h若希那強烈的r反應弄得yu焰焚身,慫恿他突然快速的將rb從n口退出,然後猛地一咬牙,摟住h若希纖柔的如織細腰一提,下身用力向前一挺……滾燙巨碩的g頭就已套進了h若希那桃源的n口處,g頭向著她嬌滑的下中心直戳進去。

堅挺的r柱感受到h若希溫暖的溫,立即高度亢奮起來,通紅的b身好像突然又漲大了一圈,毫不留情地向著玄妙神秘的玉直鋌而入。

h若希窄迫溫暖的玉徑將自己的rb包夾得緊緊的,中間沒有一絲空隙,從g頭的頂端傳來的s麻感覺讓陳寶柱熱血沸騰,xyu大盛,他忙不迭地緊急停止,一方面讓rb貼緊桃源,泡在那暖熱的蜜y當中,感覺那美滋滋的啜吸。

陳寶柱看著h若希微紅的臉,開心的說:「寶貝,舒f么。」我會很輕的。

h若希雙眼眸緊緊地閉著,陳寶柱的上身向前伏在了她身上,雙手又一次抓住了她潔白挺拔的雙熱ru,舌頭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處的食。

h若希白皙的胴上中下都處在了陳寶柱的控制下,更加的動彈不得。

h若希的身在陳寶柱的辛勤開采下很快,她的肌膚已變得白里透紅,ru間也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反覆的choucha下,h若希的桃源里溢滿了兩人ai的玉y。

伴隨著大rb的每次往返都發出響亮的聲音……撲哧……撲哧……陳寶柱一邊chou送一邊用g頭研磨擠壓n壁的黏膜,紅se的果r在摩擦下流出了更多的蜜汁隨著他無情的擠壓和有節律的上下chou送,h若希的眼神開始迷亂了,她的雙手不知不覺的環抱在了陳寶柱的腰間上,陳寶柱興奮的加大了兩人身間的壓力,rb不再回退,而是緊貼在h若希光滑的宮頸口上,陳寶柱更加狂猛地在h若希那赤ll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上聳動著。

h若希感受著玉最深處聖地傳來的一陣嬌s麻癢般的痙攣,那稚n嬌軟的羞澀花芯含羞輕點,與那頂入n最深處的rb的滾燙g頭緊緊吻在一起。

「唔唔嗯唔」h若希羞澀地嬌y嚶嚶,雪白柔軟、玉滑嬌美、一絲不掛的美麗nv火熱不安地輕輕蠕動了一下,兩條修長玉滑的纖美雪腿微微一抬,好使的陳寶柱能更加的深入到她的桃源里,陳寶柱前後有節律地運動著,幫助rb一遍遍的開墾著富饒而新鮮的桃源,h若希身子似乎也產生出了反應,不但aiy越來越多,全身都變得松軟和順從,瑩白的肌膚在瞬間似乎也光彩明艷起來,「唔唔唔啊你啊唔唔唔」h若希身漸漸的放開了抵抗,開始迎合陳寶柱的choucha,h若希被這強烈的choucha刺激得呻艷y,不由自主地挺送著美麗雪白、一絲不掛的嬌軟玉,含羞嬌啼。

陳寶柱逐漸加快節奏,大rb在h若希的桃源里進進出出,滾燙的g頭已漸漸深入內的最幽深處。

吾……h若希不由自主地呻y狂喘,嬌啼婉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