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前之「失誤」(全 小修)(1 / 2)

另類媽媽懷孕記 沉冰 1656 字 2个月前

「何薇兒,最近過得怎么樣?」林菲菲撥通了她閨中密友的電話。

「林菲菲,你這個死東西,還知道給我打電話啊!」何薇兒在電話那頭咆哮,「你這個有異性沒人性,有了老公沒了朋友……」

「嘿嘿,我這不是給你打電話了嘛。」林菲菲趕快打斷何薇兒的抱怨,否則她能嘮叨到明天天亮。

「哼,肯定有事找我,才來電話。直說,什么事?」聽上去何薇兒頗有微詞。

「嘻嘻,那我就直說啦。過幾天就是我和任沛文結婚一周年紀念日了,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好點子。」

「這種事情直接到『天涯』上發個帖子不就得了。還用得著我親自出馬?」

「哦,也是。那我先掛了。」

「林菲菲,你掛一個試試看!你敢現在掛,以後就別再給我打電話了。」

「逗你啦,你怎么還這么凶?都有男朋友了,還沒變得溫柔點兒,也不怕把人家嚇跑了。」

「別跟我提他,一提我就生氣。對了,林菲菲,你和任沛文怎么避孕?」

說到這個,林菲菲就覺得心里甜甜的。從她和任沛文同居開始,兩個人就都在用套套避孕,一直到婚後也沒變。這種方法安全程度最高,對女生的傷害也最小,最重要的是任沛文沒有絲毫怨言。不過,何薇兒怎么想起問這個了?

「任沛文這么好的男人,居然讓你追到了。我現在還想不明白,他怎么會看上你。」聽了林菲菲的回答,何薇兒感嘆道。

「我聽到了紅果果的嫉妒哦~~」

……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兩個女生聊了快一個小時才掛了電話。

為了這次的結婚一周年紀念日,林菲菲提早一星期就開始准備了,而且是偷偷摸摸的,想給任沛文一個驚喜。

可是……

「林菲菲,後天我要出差。」任沛文一回家就告訴了林菲菲這個晴天霹靂。

「後天?後天是咱們結婚一周年紀念日,不行!」林菲菲一聽就急了。

「回來再補吧。」任沛文其實也想和林菲菲一起過,可是他總不能和領導說,後天是他的結婚紀念日,所以他不能出差,請領導派別人去吧。

「不行,回來以後,就不是那天了,就沒有意義了!」林菲菲氣壞了,話里帶著哭腔。聽任沛文的語氣,他分明對結婚紀念日不重視。這可是他們第一個結婚紀念日啊,如果第一個就這么草草度過的話,後面的就會越來越不在乎。連結婚紀念日都不在乎的話,那平常的日子就會變得更加「平常」,那他們的婚姻……林菲菲不敢再往下想,越想越害怕。難道婚姻真是愛情的墳墓嗎?

女人啊,就是喜歡浮想聯翩。

……

兩個人爭執了一個晚上,最後雙方各讓一步。任沛任還是去出差,但林菲菲陪他一起去,到了晚上兩個人再一起過結婚紀念日。幸好任沛文的公司只派了他一個人去出差,否則他是怎么也不可能同意林菲菲和他一起去的。

開了一天的會,任沛文回到酒店已經是五點多了。本來主辦方還准備了晚餐,可他惦記著林菲菲,於是就婉言謝絕了。

打開房門,房間里很安靜,窗簾沒有拉開,光線暗暗的。這個林菲菲不會還在睡吧?早上他走的時候,見林菲菲睡的沉,就沒忍心叫醒她。中午還給她發了短信,叫她按時吃飯。

剛要開燈,卻聽見里面傳出陣陣音樂聲,好像是婚禮進行曲

這個林菲菲又搞什么鬼?任沛文笑了笑,收回正要去開燈的手。看來費了不少心思呢,那就配合她一下吧。

微弱的光亮從房間里透出,一道斜斜的影子隨著光亮搖曳不定。林菲菲手持蠟燭,從房間里踏著音樂的節奏,緩緩走了出來。

她穿了一條雪紡的白色連衣裙,頭上帶著個用白色小花編的花冠。

「怎么?被新娘迷住了?」走到任沛文面前,林菲菲嫣然一笑,柔柔的開口問道。

她今天特意打扮成新娘的模樣,就想給任沛文一個驚喜。上次領證的時候,太過匆忙,什么都沒來得及准備。這次她打算借著結婚紀念日補辦一個小小的結婚典禮,就算完成自己的心願啦。

而任沛文確實被眼前的林菲菲迷住了。小巧精致的臉龐,漆黑如夜的眼眸,嬌艷欲滴的雙唇,再加上搖曳昏暗的燭光,一切顯得是那么的虛幻,一切又顯得是那么的真實。

還沒等任沛文有任何反應,林菲菲又輕輕牽住他的手,把他領到房間里。

房間的小桌子上擺著一個蛋糕,上面撒滿了紅玫瑰花瓣,中間一個大大的桃心,里面寫著一個「l」和一個「r」,是他們姓名的第一個字母。上面還插著一根紅紅的蠟燭。

「老公,祝我們結婚一周年快樂!」林菲菲端起蛋糕,眼神溫柔似水。

玫瑰花的香氣瞬間彌漫在兩個人中間。

是愛的味道。

「嗯,一周年快樂。」任沛文輕輕吻了一下林菲菲的眼睛。

是這雙眼睛改變了他的人生。它真誠的不帶一絲雜質,深情的不帶一絲保留,執著的不帶一絲猶豫,讓這個從小在孤兒院里長大的他,讓這個看清了世間人情冷暖的他,又重新有了相信愛的勇氣。和紀曉雲在一起的時候,他因為怕受到傷害,而有所保留,所以紀曉雲才會覺得他不愛她吧。可林菲菲卻不一樣,不管他對她的態度如何,她都不顧一切的付出,沒有絲毫怨言。才使他這顆冰凍的心,開始慢慢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