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訂情雨(1 / 2)

少年阿賓h小說 未知 4320 字 1个月前

憶如和甘丹離開了阿賓科上的攤位之後,左右都沒了認識的人,也樂得輕松,拿著那十張園游券東游西逛,幾處走來就用得差不多了。倆人吃喝了一早上,現在雖過了中午也不覺得餓,可是憶如卻嚷著說累了,甘丹便想找個地方休息。

「甘丹,」憶如大著膽子提議說:「陪我回家好嗎?我家只有我一個。」

甘丹不知道憶如的家人都在國外,這才第一次聽憶如提起,他自然很樂意,連忙沒口的同意了。這時她們剛好逛到一個賣燒酒螺的攤位,憶如高興的說:「哇!我要吃燒酒螺。」

這攤上的燒酒螺已經賣得快沒有了,甘丹掏出僅剩一張園游券,那攤上的藏小說生乾脆也將最後的幾勺螺都舀到一只袋子中全給了她們,憶如高興極了,和甘丹走出藏小說校門口,叫了計程車往她家里回去。

來到憶如家,她已經出門多日,冰箱里不會有准備什么東西,便胡亂弄了一些飲料來給甘丹,讓他先在客廳坐著,自己去換了一襲家居的寬松連身裙,讓裝扮舒服點。然後她拿出那一大袋燒酒螺,拉著甘丹上她家的天台。

原來她家的天台還搭著一棚花架子,種著不濃不疏的九重葛,花架下藉著棚柱,拉起一條繩網吊床,旁邊散放著幾把白­色­塑膠制成的靠椅和一只小圓桌。

憶如將圓桌搬到吊床邊,把燒酒螺的袋子攤放在上面,挪過一把椅子示意甘丹坐,自己跳上吊床,快樂的一邊搖晃一邊撿起螺來吮著,甘丹正好坐在她腳旁的位置,看著她俏皮迷人的模樣兒憨憨地笑。

她們聊著天,憶如吃過就隨手將螺殼往地上丟,那燒酒螺每只都有一片小小的圓瓣,憶如也故意左右亂吐,甘丹覺得她的舉手投足都十分可愛,不由得看痴了。

憶如吃著吃著,不經意的縮起兩膝,側彎到離甘丹的一邊,她若無其事的既續挑著桌上的螺,明知道向著甘丹的小pi股一定會因此走光,她故意不去看他,甘丹則是小鹿亂跳不已。甘丹坐這樣的位置,憶如的大腿就已經若隱若現,本來他還不好意思將視線停留在太不規矩的地方,多半是注視著她穿著短襪的一雙腳,即使如此,甘丹還是認為光這雙腳就非長動人的了。

現在憶如曲過雙腿,短短寬寬的灰白­色­裙子底下春意無限,他如何能視而不見?她白幼光滑的大腿和被鵝黃|­色­­内­褲托著的臀部,以美麗的角度呈現在他眼前,而且這么地靠近,他甚至看到了繩網在她的臀­肉­上陷入,造成某些地方特別突起,他好心疼啊,多想摸摸。她那肥肥的­阴­阜被包在兩腿之間,啊!太褻瀆美人了,甘丹嘴乾舌燥,心跳如搗,連忙端起憶如給他的飲料,悚悚的喝下一口。

憶如注意著他的反應,還是笑笑的在同他說話,假裝不曉得裙子底下的穿梆,仍然吸著燒酒螺。

「啊呀!」憶如突然說:「糟糕!你瞧我吃得滿衣服都是!」

原來她吐著螺瓣,那小東西隨風亂飛,有一些沒落到地上反而黏回她的上衣來了。她那件家居服並不太厚,幾片小小的黑點明顯的斑駁在豐滿的ru房上,伴隨她的呼吸在起伏著。憶如撒嬌起來,她向甘丹說:「嗯,幫人家撥掉,我手臟。」

甘丹難以相信能有這樣的美差事,他挪位靠進憶如,舉起發顫的右手,艱辛地伸到憶如上身前,憶如驕傲的挺起胸膛,甘丹笨手笨腳去拍那些螺瓣,完全不知輕重,一接觸便覺得滿手均是軟綿綿的美­肉­,連忙退縮,再重新去撥,但是不管如何,終究是會摸到憶如的ru房,憶如紅了雙頰,似笑非笑,深情的凝望著他。

甘丹左拍又撥,好不容易將那惱人的螺瓣都清除了,憶如又將他的手執住,並且往她那兒拉,甘丹少說也有七十公斤,卻輕易的被憶如拖到她身邊,憶如躺在吊床上,雙臂一勾,將甘丹壓俯到眼前,她仰著臉閉上眼睛,傻子也知道她要什么,甘丹覺得心臟快要從嘴巴跳出來了,憶如美麗的臉龐幾乎要讓他窒息。

「下雨了!」甘丹顧左右而言他。

真的下雨了,雨點「畢剝」的打在水泥地和棚架的花葉上,憶如恨恨地將他攬緊,移樽就教,自己吻上他的­唇­。

甘丹辛苦的彎腰弓腿,怕壓到吊床上的憶如,這是她們第二次接吻,甘丹偷偷的張著眼去看憶如,憶如淡淡的柳眉,雙眼眯成媚人的一條線,長長的睫毛在連連顫揚,偶而輕開啟眼,眼珠子卻是失神迷惘沒有焦距,甘丹這樣子靠近地見到她迷亂的表情,心緒沖動起來,重重地將憶如抱緊,自己已無法站立,不了也壓倒在吊床之上,幸好那吊床結實,倆人嘴兒相親,在空中搖湯著,靈魂彷佛漂浮在雲端一般。

雨逐漸綿密起來,可是倆人都不願分開,甘丹抬起頭,手掌撫在憶如頰側,仔細的觀看她的五官面貌,憶如心里高興極了,雨珠不斷的飄落在她臉上,甘丹便會溫柔的替她拭去,多么romantic的午後啊!

「憶如,我們回屋子去。」甘丹不忍她淋雨。

「不!我想留在這里!」憶如喜歡現在這種感覺。

雨又大了點,有點冷,可是倆人的身體都很熱,雨絲打濕了他們的頭發和衣服,憶如摟著甘丹一翻身,「小心!」,甘丹怕她摔下去,雙手扶著她的臀側,她已經跨坐在甘丹身上。

憶如雙手撥弄秀發,仰臉迎著雨水,「好美啊!」,甘丹看得都傻了。

她身上越來越,家居上衣開始貼­肉­浮形,雖然那布料並不透明,可是憶如的身材是那樣地玲瓏健美,終究還是凹凸可見,憶如又感覺到甘丹的身體在變化,因為她恰巧坐在那里,忍不住她自己也感到一股股的溫暖,水份正好也在那里分泌。

雨越來越大,忽然間簡直傾盆而下,天昏地暗伸手不見五指,周圍除了雨聲再沒有別的聲音,世界上除了她們也再沒有別的人。

甘丹的雙手沿著憶如的腰枝往上摸,扶到她的腋下,憶如就順著向前略傾,雙手撐在他胸膛上,如此一來,她的一對­肉­球便吊在胸前,雖然黏著衣服,形狀反而更加迷人,甘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不知哪里來的勇氣,突然把右手手掌移過來抓住她的左|­乳­,並且抖著手抓捏起來,真好,這就是女­性­的ru房嗎?肥肥軟軟還帶有彈­性­,實在太好了。憶如平靜的看著他,就像這是理所當然一樣,甘丹再去摸她右|­乳­,她甚至閉起眼睛,完全由他撫弄,她偷偷的,用下身去磨甘丹的褲檔,她發現那里有如鐵石一般的堅硬。

甘丹的左手放回憶如的腰際,然後又往下滑,觸到她白白的大腿,並且伸進她的裙擺里去。

「嗯,你要作什么?」憶如問。

「我要你!」甘丹誠實的說。

憶如心中一陣激動,伏身將甘丹抱住不停地親吻,然後又坐直起來,雙手交錯,將那居家服緩緩的撩起。

甘丹先看見她曲曲的腰,結實的小腹,然後鵝黃|­色­鑲著淺藍邊的胸罩托起一對豐滿的­奶­子,憶如將那居家服完全脫去了,年輕的胴體散發無比的魅力,甘丹悶吼一聲,突然彈起身體,直接一百八十度將憶如壓倒在身下,憶如兩條腿因而舉在空中舞了一陣才放下,幸好那吊床承受得了這番折騰,花棚上一些累積的雨水紛紛觫觫落下,甘丹壓著她的肩膀,又說一次:「我要你!」

「我……」憶如小聲的說:「我是你的。」

甘丹這時無師自通,粗魯的脫去自己的上衣,再解開長褲帶扣,憶如咬著­唇­不去看他,他跪在繩網間掙扎的將褲子脫去。

四周嘩啦的雨聲表示這雨沒那么容易善罷­干­休,甘丹全身赤­祼­,經常運動使他身體結實強健,清楚的腹肌比阿賓還更有勁,他一伏身在憶如身上,嘴巴在她臉上亂吻,下­体­則是到處亂闖,惹得憶如「呵呵」又氣又笑,輕打了他的肩膀一下說:「冒失鬼,我的褲子啦……」

他才恍然大悟,起身要脫她的­内­褲,憶如執住褲頭,說:「你不准看!」

他乖乖地將頭偏開,憶如雙腿舉起,將­内­褲脫去,放下雙腿,又反手解開胸罩,才張臂說:「抱我!」

甘丹馬上餓虎撲羊,他沒有經驗,不知道要事先調情,幸好憶如已經准備就續,他的一根rou棍半天找不到門路,憶如也任他去摸索,不方便出聲指點,終於他撞對了地方,探進了一顆頭去。

「哦……」憶如沒叫,甘丹倒叫起來。

憶如這時必須假意皺起眉頭,她在甘丹耳邊說:「輕點,我痛!」

甘丹卻瘋狂了,他打娘胎起首次到被女|­茓­包圍的滋味,他受不了了,他奮力的往下chā,他要進去,全部進去。

所幸憶如不是真的chu女,否則如何承受得了,她心中暗道聲「慚愧」,還在想甘丹的陽根不知是否和體格一樣雄偉,他已經到底了,果然又漲又滿,頂得花心一陣一陣發麻,不過她還不能露出快樂的模樣,她輕輕的抽噎起來,躲在甘丹懷里說:「好痛!你好壞!」

甘丹果然舍不得了,他愛憐的捧著她的臉,連說:「對不起!」

憶如搖搖頭,然後抱緊他,甘丹的­鸡­芭放在她|­茓­里覺得左右不妥,就慢慢的抽送起來。甘丹的姿勢作起愛來確實辛苦,可是他初識情味,心中一把火非得燒完不可,還是就這樣一chā一chā的,用力的搖擺起pi股。

憶如其實一開始就很舒服,甘丹的本錢又那么好,可是她不方便表示,等甘丹chā了幾下,真的忍不住了,她才「嗯……嗯……哼……哼……」的呻吟出來,甘丹比她還承不住氣,也已經「唔……唔……」的發出痛快的喘聲。

「丹……」她抱著他。

「還痛嗎?」他關心的問。

她紅著臉搖搖頭,吻住他的嘴。臉紅的原因是她根本不痛。

倆人在大雨中的吊床上作噯,也夠刻骨銘心的了。

「我好舒服,」甘丹說:「你呢?」

她還是紅著臉搖搖頭,不願表示意見。這就夠了,甘丹知道憶如和自己有相同的感受,更奮勇向前,努力地抽送。

甘丹的老二的確壯碩,感覺上不輸給阿賓,其實就算他弱不禁風,反正憶如|­茓­兒不深,胃口也不大,還是會很歡愉的,畢竟能和心愛的白馬王子肌膚相親,她已經非常滿意了,既然他還能有旺盛的軍容,那也就再好不過了。再加上,甘丹因為沒有經驗,特別顯得沖動,­鸡­芭無比堅硬,在小­嫩­|­茓­里讓憶如有一種被完全征服的感覺,她再也憋不住,哼唧起來。

「唔……唔……嗯……嗯……丹……啊……」

「怎么了?」甘丹問。

「唔……」憶如細聲說:「人家……舒服……啊……啊……好脹……哦……怎么會這樣……唉……」

「我也好舒服,」甘丹說:「你……你夾得好緊啊!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