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催眠眼鏡之兄弟的女人(1 / 2)

催眠眼鏡 未知 5877 字 1个月前

在侵犯了佳佳姐之後,我正猶豫下個目標選擇誰,沒想到又有獵物主動送上門來了。

就在佳佳姐去法國的第二天,我正在家中休息,突然門鈴響了。

門外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女的不認識,不過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我微微一愣,眼前的男人超過我一個頭,一米九幾的身高,壯的和熊一樣,一個­精­悍的板寸頭,正咧著嘴對我傻笑,看到他,我二話不說對准他的胸口就是一拳。

「熊子!你小子怎么回來了?」這個男人是我大學時最好的朋友,劉志雄外號熊子,人如其名,不過畢業後這小子就去參軍了,之後偶爾有些聯繫,似乎混到職業軍人,這兩年都沒怎么見過面。

「你小樣的,一見面就報我諢號,讓我在女友面前怎么混。」他也毫不客氣的對准我的胸口來上一拳,差點打得我吐血,這小子下手沒輕沒重的,也不想想我那小身板怎么經得起他的熊掌。

裝作咳血的樣子,我才有空仔細打量一旁的女­性­,第一眼看上去就讓我非常欣賞,美女,絕對的美女,身材修長,站姿挺拔,最吸引人的是眉宇間那一抹逼人的英氣,不需要猜就知道她也是軍人。

不過這位美女似乎並沒有什么表情,不苟言笑的看著我,雖然沒有到冰山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程度,但是總讓人覺得不夠熱情;不過越是這樣子才越是有趣,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很想看看她被我壓在胯下時會是什么表情。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很快就被我否決了,熊子是我的好友,這么做似乎有些不仗義。

「不介紹一下?」我歪著頭看向熊子,熊子又咧嘴傻笑,拍了拍我肩膀,「我最好兄弟,叫他小狼就好了。」

「周冰。」美女不待熊子介紹,自己開口了,除了名字沒有多餘的介紹,還真是簡單直接。

我將兩人迎進客廳,裡面打著暖氣,兩人都將外衣脫下,周冰穿的衣服不多,所以可以很直觀的看到她那完美的曲線。

然後我覺得腦海裡響起一個邪惡的聲音在引誘我:有什么好內疚的,你連自己的表姐妹都上過了,那可是有血緣關係的,甚至都懷了你的骨­肉­,你連這種禁忌違反倫理的事情都做了,區區一個朋友的女人而已,上就上了。

然後又是一個很微弱很輕的聲音:你連兄弟的女人都上,還是人么?

只是這個聲音沒什么說服力,幾乎頃刻間就被慾望那一面壓制住了,我摸了摸鼻樑上的眼鏡,做了個非常艱難的決定——乾了!

不過基於對方是軍人,一旦失敗可是非常危險的,雖然失敗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基於我做事的習慣,一向是把所有危險降到最低,先控制住熊子再說。

招待兩人些水果和茶,聊了會之後我便找了個藉口把熊子拉到卧室的陽台上,趁他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的時候用眼鏡催眠了他,然後很快從熊子口中得到了我想要的消息。

周冰是他們軍區某中將長官的女兒,因為就她一個女兒,從小被他那軍人老爹當男孩子養,搞得變成現在這個­性­格,平時和他那個中將老爹相處的時候也像上下級一樣。

至於怎么和熊子在一起,其實很意外,熊子因為天生的身體素質超強,經過一段時間的殘酷訓練,變的打遍軍中無敵手,結果周冰這個女人手癢去找熊子打了一架,居然不分上下,之後兩個人打著打著打出感情了。

現在熊子的軍銜是中尉,而周冰的軍銜比他高,是少校。

今天熊子和周冰出來約會,熊子是突然想到來找我,原本計劃稍微待兩小時就離開去看電影,之後兩人就要分開,各自回家吃飯。

「有了。」得到了這些資料,我馬上就計劃出應該怎么做了,兩個小時之後的電影還是要去看的,不然今天約會就會有疑點,但是我至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慢慢玩。

然後我把熊子撇在陽台上,回到了客廳。

看到只有我單獨回來,周冰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我笑著走到她面前,她抬起頭略微疑惑的看著我,直盯著我的眼睛。

正合我意!我的手很自然的摸到眼鏡上,隨後摁下了開關,剎那間結果就決定了,周冰的瞳孔放大,進入了催眠狀態。

「呼。」我松了口氣,雖然心中還有些內疚,不過做都做了,現在再想放棄也不可能了。

催眠完周冰,我馬上返回陽台,修改了熊子腦子裡的一些信息,讓他以為現在他是一個人,約好兩小時後在電影院和周冰看電影,然後再做了一點小小的改動,等到出去後才會解除。

「一、二、三,醒過來。」隨著我的指令,熊子解除了催眠狀態,馬上一拍腦袋說道:「和你聊了這么久,我也要走了,等會約好和女朋友看電影呢。」

「喲,你小子也有女朋友了。」我故意反問道,「啥時候帶來看看?」

「下次一定。」熊子傻笑道,隨後和我回到了客廳,不過他卻對於坐在沙發上的周冰沒有任何反應,彷彿看不到似得,而我則故意坐到周冰旁邊右手摟著她的細腰,在熊子麵前吻了一下,熊子對此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揮了揮手便和我告別,自己離開了。

而處於催眠狀態的周冰依舊沒有任何表情變化,我看了看掛鍾,只有兩小時,時間不多呢,立刻開始給周冰進行常識變換,這次變換的重點就在於她軍人的身份和習慣,服從命令可是軍人的天職。

同時拿出佳佳姐送的那個攝像機和之後我自己購買的幾台相同規格的攝像機擺放好,這樣子就可以從各個角度進行拍攝。

看看四周佈置的差不多了,我便解除了周冰的催眠,周冰的眼神由虛無變得茫然,隨後恢復成那個英氣十足的軍人,她看到我之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立刻站起來,很庄重的敬了個軍禮,絲毫沒注意到我手上的攝像機。

周冰的站姿非常標准,但是此刻她穿著的衣服卻將她身體的曲線完美的凸現出來。

「稍息,姓名,年齡。」

「報告長官,周冰,22歲。」

「在我面前不能用原來的名字,你要有一個新的名字,有了,在我面前你要自稱姆狗,明白了嗎?」

「是,長官,姆狗明白。」周冰毫無抗拒的接受了這個新的名字,連一絲疑惑都沒有,反而更加挺起胸膛。

看起來她老爸平時對她的教育還真是斯巴達式呢,聽到她自稱姆狗的時候我覺得都快要憋得內傷了,不得不咳嗽幾下來掩飾。

「身高體重?」

「報告長官,身高172公分,體重47公斤。」

「三圍是多少?什么罩杯?」

「報告長官,34、22、33,c罩杯。」我走到她的側面,將鏡頭對准她的胸口,隨著她報出的數字一點點往下拍,等到她報完臀圍的時候正好拍到pi股,而周冰的視線一直直視前方。

「現在,姆狗把衣服脫光,一件也不許留下,限時2分鍾,開始。」隨著我一聲令下,周冰馬上開始解除身上的衣物,幸好今天並沒有穿襯衫這種很多鈕扣的衣服,不然光是幾個釦子就要浪很多時間,內衣褲倒是沒什么特別,就是普通的白­色­,轉眼之間我還沒看清楚,

周冰就已經將胸罩和­内­褲扔在一旁的地上,一絲不掛的站在我面前,依舊維持之前稍息的姿勢。

「不錯,1分42秒。」我看了看牆上的掛鍾大致算了算時間,隨後直視周冰,此刻沒有衣服的遮掩,周冰那完美的曲線完全呈現在我的面前,尤其是那對漂亮的胸部,更是直挺挺的向上翹,粉紅­色­的**微微凸起煞是誘人。

我的視線慢慢轉向周冰的下­体­,讓人意外的是,周冰的下­体­光潔如玉寸草不生。

「下面的毛你有整理過?」

「報告長官,沒有整理過。」

天生白虎?我略微驚訝了下,不過也不錯,我也不喜歡那種很多毛的女人,如果有毛的話還要我修理,現在正好省了這些功夫。

「還是chu女嗎?」雖然覺得熊子不會放過這么­棒­的美味,不過也很有可能礙於對方老爸的威嚴不敢造次,以防萬一我還是問了下。

「是的,長官。」

真的還是chu女啊,熊子,不好意思了,兄弟要拔得頭籌了,周冰的chu女豬我是吃定了!

「坐在那裡,扒開**,讓我看看你的chu女膜。」我指了指沙發。

周冰立刻坐在沙發上以m字開腳,雙手對著我扒開**露出**,我則拿著攝像機對准她的**拍攝。

「不夠,再大點,看不清楚。」畢竟是chu女的**,兩片**緊緊地閉合著,周冰再次用力扒開這才讓我看清了裡面,在距離**口兩個指節的地方,一層­肉­白­色­的薄膜擋住了通道,薄膜的中間則是一個小孔。

這就是周冰的chu女膜啊,要好好記錄下來,因為等下這個代表著純潔的標誌就要從世界上消失了。

「恩,不錯不錯。」我後退一步等周冰從沙發上站起來問道:「你知道你為什么會在這裡嗎?」

「請長官指示。」

「來這裡其實有兩個任務要交給你。」我非常-鄭重其事-的說道,「其一,你作為人形­肉­便器來處理我的­性­慾,這是慰安任務。」說到這我仔細觀察周冰臉上的神情,絲毫沒有驚訝、憤怒亦或是疑惑的表情,依舊維持著原來的樣子。

正在討論的話題:青島校園求卵廣告出價20萬要非chu女!

我頓了頓隨後繼續說道:「在說第二個任務之前,我要先確定一下你的生理週期。」

「報告長官,月經剛過去兩個多禮拜。」周冰毫不猶豫的將這種女­性­**說了出來。

哎呀呀,又是處於危險期的情況啊,老天爺還真是厚待我。

感慨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我不由得笑了一下:「第二個任務就是要你為我生個孩子,明白嗎?」

「是,長官,無論是成為­肉­便器還是懷孕,姆狗一定堅決完成任務。」周冰回答的同時朝我敬了個軍禮,以示自己完成任務的決心。

當然,周冰這段豪言壯語被旁邊的攝像機完全錄製了下來。

「那么,先來幫我發泄一下。」我拉開拉鍊露出早已暴漲的**,用手指了指,「用嘴。」

周冰立馬跪在我身前,毫不扭捏的張開嘴,也不顧**傳來的異味直接含進嘴裡,那條靈巧香舌的舌尖在冠狀溝上輕輕滑過,隨後開始緩緩地吞吐起來。

相比佳佳姐周冰的**技術實在是很生疏,不過第一次沒什么經驗也很正常,經過我的一番指點,很快她的動作就開始熟練起來,不管是吞吐還是用舌尖碰觸敏感點都比之前要好上很多,不愧是軍隊裡的­精­英,學習能力就是強。

「果然很有便器的潛質呢。」

彷彿呼應我的誇贊,周冰一下子將我的**含到底,緊接著她的胸口猛地鼓起,喉嚨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止住了欲嘔的反應。

我感覺**穿過一個狹窄的洞|­茓­,**四周被暖暖的­嫩­­肉­緊緊包覆,深深地刺入了周冰的喉嚨。

「了不起,居然是深喉的技巧,這可不是單單練習就可以學會的。」看到因為異物侵入咽喉而從周冰眼角滲出的淚水,我的肆虐之心反而感到欣喜,周冰每吞嚥一次口水,我就可以感覺她咽喉的肌­肉­縮一次,讓我的**體驗那種緊緻的擠壓。

咽喉的­嫩­­肉­不停刺激**,很快我就感到有走火的趨勢,順勢抓住周冰的頭,用力的前後擺動,次次都深深地chā入她的咽喉,而周冰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聲。

隨著she­精­慾望越來越強,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終於累積到頂點的快感再也無法阻止,一下子在她的喉嚨裡爆發了出來。

被突如其來的jing液所刺激,周冰猛地張大眼睛,趁著我松手的瞬間吐出我的**,進入她胃裡的粘稠jing液引發了劇烈的咳嗽,霎時間眼淚、鼻涕和口水不受控制的噴薄而出,糾結在一起繼而滴落在地板上。

「非常不錯,雖然現在技術還差了點,不過假以時日你一定會比那些妓汝什么的厲害,畢竟深喉的天賦可不是人人都有。」看到周冰此刻的摸樣,我也要裝模作樣的表揚一下。

似乎是因為我的表揚,周冰的眼神亮了一下,隨後站起來敬禮說道:「是,長官放心,咳咳姆狗回去一定會咳咳多加練習,保證下次一定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