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紅(1 / 2)

非淺 小花喵 2268 字 1个月前

空曠的別墅,漆黑一片,唯有二樓主卧亮著灰暗的床頭燈。

2米寬的大床鋪著黑­色­絲綢床單,兩具­祼­露的身體熱情絞纏在一起,女人被頂到深處,難受的悶聲嗚咽,微卷的長發散落,如盛開的薔薇,如詩畫般嬌艷迷人。

男人將她兩腿曲著壓在胸前,她身子足夠柔軟,能輕易折成蝦米的姿勢,濕噠噠的­肉­丘暴露在他視野里,他沉沉喘了聲,扶著被­淫­水包裹的­肉­身一桿到底啊!」

小女人昂頭高呼,一滴滴的汗液順著臉頰滑向脖頸。

摘了眼鏡的男人瞳孔赤紅,下顎線崩的緊,抱著她卷曲的腿一陣猛烈chā­干­,羅淺受不住這頻率,側頭緊貼在枕頭上,高頻的糾床聲時輕時重,又在他不停歇的律動下,漸漸沒落下去。

最後只剩嘶啞著嗓子低吟,被男人沖刺後持續噴­射­的熱液燙到,哆嗦著又高了一次。

羅淺太久沒吃­肉­,加上­淫­葯的成倍刺激,硬是纏了他一晚上,完全將男人當成了專屬的解毒葯劑。

她妄想抽­干­他身上的血,卻沒曾想反被餓極的獵豹啃的骨頭渣都不剩。

chā在她體內的­肉­器絲毫沒有軟下去的趨勢,明明剛­射­過,卻依舊保持變態的堅硬。

女人慢慢緩過勁來,柔柔的看他一眼,嫣紅的­唇­妝早被他啃­干­凈,原本淡粉的­唇­­色­­嫩­的跟香水百合一樣。

「我...好了...不要了...」

小妖­精­終於撐不住,開口求饒。

「這就好了?」

傅律師微微勾­唇­,皮笑­肉­不笑的,「你的毒解了,我的,才剛開始

男人低身將累癱的女人抱起來掛在身上,保持整根chā進秘道的­淫­亂姿勢往浴室走...

清晨,窗外大雨傾盆,豆大的雨滴砸在玻璃上,純天然的音律,最適合累到乏力的人補眠。

羅淺這一覺睡的極其舒適,在夢中同周公的茶話會結束後,耳邊隱約響起男人冷淡的聲音,她翻了個身,不情不願的睜開眼。

男人正背對著她坐在床邊,一手扣上襯衣紐扣,另一手舉著電話。

他話不多,安靜的聽著,直到最後才出聲,「我知道了,明晚帶她一起回來,您好好照顧­奶­­奶­。」

電話掛上,隨手扔到床頭櫃上。

後背一暖,女人柔軟的身體貼上來,他沒動,在她作惡的手從肩頭摸向胸口時,男人猛地鉗住她的手腕,將人拉到腿上坐好。

她剛醒,睡眼迷蒙,少了以往的防備跟距離感,乖乖勾著他脖子的模樣,比嬌羞的金絲雀還聽話。

只可惜,也只有不清楚她尿­性­的傻子才會有如此荒誕的想法。

明明都是一夜縱欲,羅淺全身酸疼,­精­神狀態極差,男人卻神清氣爽,眸底都瞧不出幾分倦意。

羅淺忿然,這也太不公平了。

傅臻低頭看她,「不多睡會兒?」

那語氣談不上多溫柔,但對比之前,總歸哪里不太一樣。

羅淺分不清,也懶得去想,她素來不在乎別人生死,只管自己開心。

她抬眼,對上他漆黑深邃的眼睛,他沒戴眼鏡,令她不禁想起那晚在空無一人的樓道里,他抱著她,溫柔的吻她,最後還耍賴似的說:「不結束。」

每每想起,她都覺得好笑,只可惜,他喝醉的次數少之又少,不然還能多撩幾次,看他另一張人皮究竟能清純成什么樣。

她軟軟的靠著他,隨口解釋:「被你吵醒,睡不著了。」

傅臻一臉沉靜,「聽見什么了?」

羅淺的潛意識里並不想討論這個話題,所以她選擇裝聾作瞎,自然的移開視線。

「沒,耳朵不好使。」

男人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羅淺,你說謊時,會下意識咬­唇­。」

「那你想聽什么?」

她眼神突然變得鋒利起來,剛起床時那點難得的乖順一秒消失殆盡。

「我應該委屈難受,哭著跟你說,你能不能是我一個人的?」

一句話說的深情並茂,說完她自己都笑了,話帶嘲諷,「這只是個游戲,你憑什么認為我會擰不清角­色­,自己往懸崖里跳。」

傅臻臉­色­微變,語氣依舊冰冷,「那現在這樣,你能接受?」

她勾著他的脖子湊近,­唇­貼著他的耳朵吐息,「我有一個要求。」

「說。」

「你能換個未婚妻嗎?我挺煩那女的。」

傅律師哪里想到她會來這一出,第一時間沒藏住笑意,「你給我挑么?」

「行啊。」

她轉頭看他的臉,眉眼笑起來,說的還真像那么回事。

「你讓候選人排排站好,我挑人的眼光一流,包你滿意。」

傅臻冷笑了聲,「會所那一套,你是戒不掉了。」

羅淺一時啞然,這男人,說話能別這么一針見血嗎?

何況說起這個,向來愛玩的羅­骚­­骚­還有些許的失落跟惆悵。

「我從良了,你少污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