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1 / 2)

非淺 小花喵 1733 字 1个月前

夜已深,淺白虛無的霧氣籠罩著整座城市,詭異而清冷,滲人的緊。

半夜的手機鈴聲分外刺耳,本就失眠的羅淺幾乎在響鈴的第一聲便擰過床頭的手機。

低頭一看,競是宋淵。

巨大的失落感席卷,她沒來由的心氣一落。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期待什么。

接起電話,她笑眯眯的調侃道:「宋律,您大半夜不睡覺思春嗎?」

「你現在來醫院。」

那頭停頓一秒,語氣凝重的說,「羅淺,傅臻出事了。」

羅淺身子微顫,腦子糊了幾秒,聲線發顫,「出事....的意思是?」

男人沒有正面回答,迅速報給她一個醫院名字,語調急促的讓人心慌。

掛了電話,羅淺呆坐在床上良久,等回過神,人已經開始機械的套上外套,拿上手機便沖出家門。

剛走出樓道,正前方有幾節台階,屋外霧氣大,可見度極低,她跑的太快,踩到第二節突然一腳踏空,整個人跪地摔下去,雙膝重重磕在水泥地上。

劇烈疼痛過後,密密麻麻的針扎感瞬涌,她一時沒忍住紅了眼圈,可還是強忍疼意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上了計程車,她躁動的心依舊沒法平靜,滿腦子都是宋淵剛才的話。

她想不明白,一個不久前才給自己打電話說了些莫名其妙話的人,怎么可能會有事?

羅淺現在一閉眼,耳邊便回響傅臻低醇微啞的聲音,「不戀愛,只約會。」

她頭都要炸開了。

這男人,究竟知不知道這話是什么意思...

醫院的長廊,安靜­阴­冷,彌漫著福爾馬林跟消毒液交混的氣味,那是死神最愛的氣息。

羅淺幾乎一路小跑,等到達手術樓層,隔很遠她便瞧見坐在長椅上宋淵的身影。

宋淵正低頭看手機,聽見急切的腳步聲,一抬頭,一個漂亮的小瘋子就站在他跟前。

男人微微皺眉,上下打量半響,確定眼前這個女人,正是律政圈赫赫有名的「小妖­精­」羅淺。

他輕聲戲謔道:「你這造型,差點沒認出來。」

像羅淺這種公認的「美人」,生了張足以讓人驚艷的臉,­性­子又灑脫會玩,可純可­骚­,簡直就是只撩人的小貓,時不時抓撓你的心,勾的你魂都飄了。

但此時的她,披著一頭凌亂的長發,短t外隨便套了件外套,牛仔褲的膝蓋處破開個洞,隱約可見腥紅滴血的傷口....

宋淵的視線再往下,看著她腳上的鞋愣了愣,一只球鞋,一只拖鞋,可想而知當時她有多慌亂。

他抬頭,意味深長的看了眼羅淺,勾­唇­笑了笑。

妖­精­雖然臉皮夠厚,但也頂不住這樣的眼神攻勢,她裝模作樣的咳嗽兩聲,「你笑什么?」

「沒什么...只是突然覺得被人打個半死的傅律師,沒白受這罪...」

她驚愕的睜大眼,「他被人打了?」

「被一群流氓堵了。」

他頓了頓,故意說給她聽,「准確來說,是上次差點把你迷­奸­的那男人,找來報復的。」

這么快?

那男人大概是真的恨得牙癢癢,不然怎么會連病房都沒出,就指揮人來尋仇。

羅淺看著亮起燈的手術室,忐忑的問:「他現在怎么樣?」

宋淵眉眼深沉,低聲回答,」老實說,不太好,腹部中了兩刀,有一刀chā的很深,要不是警察及時趕到,他很可能命喪當場.....還能送來搶救,只能說是命大了...」

「怎么可能...」

她悶聲嘟囔著,總覺得宋淵的話不真實。

從她家里離開時好好的,給她打電話也好好的,這前後相差不到2小時,怎么就躺在手術台上生死未卜了?

羅淺想不明白,剛想開口詢問細節,手術室的燈滅了,有醫生從里面出來。

那人身形高挑,偏瘦,面­色­冷峻,鏡片後的眼眸沉靜,看不出什么情緒。

宋大律師迎上去,乖巧喊人,「哥。」

「恩。」男人沉聲應。

「他怎么樣?」

鍾衍摘下眼鏡,雙眸泛著血絲,疲倦的揉了揉額角,「目前還算穩定,但得觀察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