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想炮他(1 / 2)

暗許(1v1) 不靈塔 2654 字 4个月前

拿了冠軍,程渡和wit同時上了熱搜??奪冠

今晚比賽的導播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切給到程渡身上的鏡頭是最多的,微博上到處都是他被鏡頭無情懟臉拍卻依舊­精­致好看的側臉。

二十分鍾後,舒檸換下了演出服,在何淼淼的帶領下來到了wit的休息室的五名隊員尚未歸隊,但室內依舊擠了很多人,一個穿著正式的年輕男人回頭一笑:「淼淼,你來了的老板和舒檸是本家,也姓魏,單名一個擎字。魏擎今年二十有九,他和何淼淼從初中一路同學到高中,在那段灰頭土臉的歲月里培養了濃厚的革命情誼。魏擎家境好學識好,長得也是青年才俊的標准樣板,這樣的人怎么想都應該坐在金融街里運籌帷幄…創辦一個電競俱樂部?舒檸覺得他看起來甚至不像是一個會在游戲上花時間的人。

魏擎見舒檸跟在何淼淼身後,有點驚訝,但他很快換上了親切禮貌的笑容:「你好,大明星,我是魏擎。」

「不敢當,不敢當,我混口飯吃而已。」舒檸趕緊擺手。

「怎么樣,我夠意思吧?今晚帶個大明星來給你們捧場子。」何淼淼很得意,她興致一上來就容易控制不好嗓門。

何淼淼這一嗓子頓時讓舒檸成了全場的焦點,開始有人拿著紙筆過來和她要簽名,場面一度好似舒檸的個人簽售會。

好不容易結束了簽名,舒檸找了個角落的位置休息。

幾乎她剛坐下,耳邊就響起一個溫溫柔柔的女聲,「舒檸小姐姐你好。」

來人是一個笑容好看年紀不大的女孩,長得很可愛面善。她拖了張凳子在舒檸身旁坐下,自我介紹道:「我叫覃露,我是wit的運營。」

覃露是方才擠在人堆里要簽名的其中一員,據覃露所說,她一直很好感舒檸,算是舒檸的路人粉,她見舒檸落了單,這才鼓起勇氣上來和她攀談。

覃露是個外向型的自來熟,舒檸也不是會揣架子的女明星。覃露很快就在你來我往中和舒檸熟絡了不少,慢慢的,兩人都沒那么拘謹了。覃露和舒檸說了好多wit的幕後故事,wit俱樂部成立晚,一開始在賽訓體系上遠不如其他老牌俱樂部成熟,這一年經過魏擎不斷的整理吸人才,才慢慢有了今天的成績。為了能後來居上,俱樂部自然也對旗下電競選手的要求更為嚴苛。他們不僅訓練時間排得滿,訓練完了還要定期運動,晚上不許超過一點睡覺,更是不允許無故夜不歸宿。

「我們也不讓他們自己打理社交賬號,以前有選手亂發微博,給俱樂部帶來了不好的影響…另外這樣做也能過濾掉一些粉絲的示愛表白什么的,這些選手年紀小,心理年齡不成熟,魏老板說必須要在這個階段多管管他們,才不容易走歪路…」

「你們俱樂部不允許談戀愛嗎?」舒檸從覃露的話語了提煉出隱藏信息。

「倒也沒有特別不允許談戀愛,不影響比賽成績就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過去了,可你知道的,有些隊員就是很容易被影響。」

「嗯,戀愛確實使人頭腦發熱失去理智。」舒檸深有感觸。

「不過今天晚上他們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魏老板心情好。」覃露笑了笑,「這是我們wit拿的第一個冠軍杯。」

覃露還想補充些什么,這時有個長著娃娃臉的男生跑過來,支支吾吾的。覃露一見他臉­色­都­阴­沉了幾分,她很抱歉地給舒檸打了個手勢,拉著那個男生往前走。

男生在覃露耳邊說了一句,她頓時情緒激動了起來:「我不允許你帶她過來,別以為我不知道,她和她那幫小姐妹又看中隊里的誰了?」許是覃露太生氣了,她絲毫沒有放低音量,聽在舒檸耳里一清二楚,「你被她影響得還不夠嗎?嘉樂,明年要退回二隊才甘心是嗎?今天晚上程渡的位置原本可以是你的,是你自己親手丟掉的。」

看來這名男生也是一名電競選手,他並不在wit首發五人的隊伍里,舒檸猜測他應該是類似替補的選手。

覃露很快便不再搭理他了,她氣呼呼地坐回來,緩了一會兒後,不好意思地沖舒檸笑笑:「讓你看笑話了,哎,我們隊也有一本難念的經啊。」

原來那個剛剛被覃露教訓的嘉樂,曾經是wit的首發打野。wit的教練從選秀大會里發掘了他,他跟著wit一起初生牛犢不怕虎,去年兩個賽季都大出風頭。他長相清秀,招來不少女粉絲。那時候的wit遠沒有現在這么多條條框框,很快他就被一個身材熱辣的白富美粉絲追到手。十八歲的嘉樂家境普通,原有的生活軌跡里和這種女生毫無交集,一時間被狂熱的愛戀沖昏了頭腦,成績一路下滑,慢慢地連首發打野的位置也保不住了。遺憾的是女生並沒有視他為唯一,她是電競圈里很有名的女粉絲,談過的職業選手很多,只有他一頭栽了進去,到現在仍不知悔改。

覃露把這本難念的經一股腦地倒給舒檸聽,真是一個哀傷的故事。

「去年真的很難…嘉樂沒有狀態,在現在這個野核的版本里,一個好的打野可遇不可求,那段時間魏老板和其他兩個教練天天往外跑…幸好後來找到了程渡,不然wit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么遠。」覃露說到這,又向舒檸解釋道,「程渡就是我們現在的打野,pluto。」

「我知道的。」舒檸點點頭。

她知道的。

這真的過於巧合,今晚她身邊所有人都有意無意地將話題引到他身上,她甚至覺得這是老天都在暗示她,她左胸口的心房又開始不安分地狂跳。

舒檸還陷在電光火石的悸動中,忽地感受到身旁的覃露咻地一下站了起來。

門口處傳來一陣人群的高呼,五名主角歸位。休息室頓時熱鬧非凡。金­色­的冠軍杯先露了面,而後是wit的教練,再是其他幾個橙白­色­身影,他們依次走了進來。最後,舒檸看見了那個令她今晚頻頻失控的男孩。

舒檸的視線光明正大地降落在門口那個個子最高最惹眼的程渡身上。他似乎也感覺到她探究的目光,幾乎是同一時間看過來。

舒檸被當事人逮了個正著,匆匆挪開了眼。

她感知到了一絲熱,尤其是臉上。

何淼淼飄到她身邊,朝她擠眉弄眼:「怎么樣,這個弟弟是真帥吧?」

舒檸盡量讓自己顯得很平靜,配合地豎起大拇指贊美道:「帥,你的眼光還真是沒話說。」

娛樂圈里顏值高的人很多,舒檸也算是見過了大風大浪,可她還是不禁感嘆造物主在他身上確實是特別優待。

「那可不是,我早就親自驗過貨了。」何淼淼向來自信於自己的審美,很是得意。

這話令舒檸汗毛一豎:「你驗過貨了?「她驚訝的目光在何淼淼和程渡身上來回打轉,她有些難以置信,」你已經下手了?」

這么快?

「我說的驗貨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先前就見過他本人了。」何淼淼被舒檸的想象力弄得哭笑不得,她耐下­性­子為自己解釋,「我也不是是個帥哥就要上的好吧,wit好歹也是我自己的投資資產,他們老板又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至於吃窩邊草啊。」

聽完何淼淼的一席話,舒檸略松了一口氣:「不是我多想,是你用詞也太有歧義了。」

驗貨什么的,聽起來就很黃暴。

「不過…你真的是不想吃窩邊草嗎?」舒檸又問,以她對何淼淼的了解,何淼淼還不至於有這么強烈的道德感,「我看你是不敢吧?」

「還真被你說對了。」何淼淼一副你終於聰明了一回的模樣,「主要是我在魏擎那一直是個辣手摧花的人設,所以他一早就把難聽話說前頭了,讓我把那些亂七八糟的心思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