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他是小處男(h)(1 / 2)

暗許(1v1) 不靈塔 4783 字 4个月前

程渡竟真的一句不問跟著舒檸走了,她讓他跟她走,可她其實根本沒想好要帶他去哪。

要去她家嗎?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很快就被舒檸斃掉。

所幸走出rita後仍有一輛出租車等在那里。舒檸牽著程渡的手走過去,里頭坐的是剛剛那個被她鴿了的司機,他正回頭打量舒檸和程渡。

「我本來想著空車走不太劃算,就在路邊等等,沒想到又等到你了,這回還帶了個人呢,還是之前的地點嗎?」司機擺了個手勢,示意他們趕緊上車落座。

「不,不去那。」舒檸趕忙說,「去w酒店吧。」酒店距離這里最近,也是一家五星級酒店。舒檸報完酒店的名字後又心虛地按低了帽沿,這名司機看起來最起碼五十多歲了,她應該不在他的車載歌單里面,從他的反應上看,他也只是把她當一個抽風的年輕乘客。

舒檸是第一次做這種看對眼就帶人走的事,一緊張,肚子也很不合時宜地發出一聲輕微的咕咕聲,她今晚進食太少,嬌貴的腸胃在用叫聲控訴它的主人。肚子被餓得咕咕叫有違舒檸女明星的形象,舒檸悄悄打量身旁的程渡,他似乎沒有聽見剛才的響動。

程渡一路無話,任憑他們交握的掌心漸漸被汗水浸潤濕透,也沒有半點要松開的意思。

等到下車的時候,舒檸發現他們相交的手掌變成了十指相扣。

兩人站在酒店旁的一道不易被人察覺的­阴­暗樹影里,舒檸不好意思地問:「唔…你有帶身份證嗎?」

舒檸邊說邊把自己汗涔涔的手掌從程渡手里抽出來,她倒是有隨身攜帶身份證的習慣,但她沒辦法頂著魏舒檸的大名光明正大地走到酒店前台開房。

「我沒帶,不過今晚我住這。」程渡把手揣進褲子口袋里,掏出一張房卡,「贏了比賽後他們把房卡給我了。」

贏了住五星級酒店,wit給冠軍的獎勵。酒店恰好也是離電競中心最近的五星級酒店。

程渡的房間在19樓,最靠邊的一間房。房間里基本沒有動過的痕跡,只有­乳­白­色­的沙發上面放著一只黑­色­的耐克書包。

舒檸有些局促不安地坐在書包旁邊,她這才發現天花板根本不是天花板,而是一塊完整清晰的深­色­方形玻璃鏡,她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我先去洗個澡好嗎?」程渡站在浴室門口,他也沒比她好到哪去,兩只耳朵紅到像要滴血。

他和她都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心知肚明。

聽著浴室傳來的水聲,舒檸還是有些虛幻的不真實感。他們正式認識才幾個小時而已,就這樣稀里糊塗地獨處一室。

舒檸用冰涼的手掌貼上自己滾燙的兩頰,浴室里是她今晚的意亂情迷,是一個令她失控的存在。她起身按開電視機,企圖讓電視的聲音讓自己冷靜一點。舒檸機械­性­地切換著電視節目,終於在一個探索海洋的紀錄片頻道停下。自然的偉大,人類的渺小令舒檸心緒平靜了一些。

這平靜並沒有持續多久。

浴室的水聲停了,緊接著門嘩地一聲被人拉開,程渡洗澡的時間比舒檸預想中要快得多。她還沒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備,一個赤­祼­著上身的程渡就這樣出現在她面前。

舒檸原以為這個年紀的男生脫了衣服除了瘦也沒什么可看的,沒想到程渡裹在橙白­色­寬大隊服下的身材竟出乎她意料的好。程渡的肩膀寬闊,清瘦而不­干­癟,雖沒有大塊誇張的肌­肉­,但是他胸膛和腰腹的曲線卻是緊致順滑。舒檸正好也不喜歡壯­肉­男,程渡這種穿衣不顯脫衣有料的身材正入她法眼。

「我也去洗澡。」舒檸起身迅速說道,盡量掩蓋住自己語氣里的欣喜。她快步從程渡身邊經過,走進浴室關上門。

舒檸把頭發扎了個不容易沾上水的丸子頭,隨即打開花灑。她是個喜歡在洗澡過程中胡思亂想的­性­格,這次也不例外。水霧氳氤下,她開始想些有的沒的,待會兒要怎么開始才好呢?她先主動還是等他主動?她完全沒有這種一時興起的經驗。

從程渡洗完澡直接­祼­著上身出來的樣子,他應該要比她老練一些吧。

舒檸裹好浴袍,深呼吸了不下五次,才緩緩拉開浴室門。正對著浴室的牆壁上有個造型別致的時鍾,時針的指向告訴她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程渡不知為何又重新穿上了衣服,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見她出來立刻站了起來。電視上還播放著深海紀錄片,娓娓道來的旁白讓屋子里的氣氛顯得更加詭異奇特。

房間里多了些變化,原本光潔的桌面上多了一包花花綠綠的東西。舒檸走近一看才發現里面全部都是食物,從牛­奶­到果凍到面包到薯片,應有盡有。

「你是不是肚子餓?」程渡溫聲問。

原來車里的咕咕聲,他是有聽見的。

「客房服務沒有食物供應了,我就下樓找了個自動零食櫃。」程渡湊過來,修長白皙的雙手在那些包裝袋上撥動著,「我不知道你愛吃什么,就都買了一些。」

她一門心思想著要如何吃掉他,他卻讓她吃點別的。

見她不說話,身邊的男生頓了頓,拿起一包蘇打餅­干­,試探­性­地開口問道:「吃點餅­干­嗎,這個是無糖的,不會胖的。」

舒檸搖搖頭,接過程渡遞過來的餅­干­而後又輕輕放下。

「我比較想吃你。」

舒檸在浴室里的胡思亂想終究是白力氣,他們的開始來得水到渠成。

舒檸惦腳奉上今晚他們之間的第二個吻,這一次她再沒有了顧及,用急切又熱烈的吻盡情品嘗他。

游刃有余地撬開他的牙關,她細細吮吸他的舌,迫不及待地想用情yu更深的方式索取。程渡被她一路推倒在身後的沙發上,她順勢環坐在他的雙腿上,她捧著他的臉,讓他們貼合在一起的­唇­舌交纏得更加猛烈。

口里是清清爽爽的薄荷甜味,明明他們用的是同一種牙膏,舒檸就是覺得程渡嘴里的格外香甜。舒檸雙手探進他的黑發,摸到了他因為情動而變得滾燙的耳朵,哪里來的寶藏弟弟,真的好可愛。

舒檸松開程渡的­唇­,一路親到他粉紅發熱的耳朵。舌頭舔上的一瞬間,她聽見他微不可聞地嘶了一聲。

舒檸輕笑出聲:「你真的好可愛。」

不止是耳朵,面前的程渡連臉都紅了一圈。他聽她說自己可愛,似乎不太服氣。他將她從他自己脖頸處拉起,凝視她的臉,­唇­又覆上,細吮慢咬,這一次再沒有磕上她的牙齒。程渡原本環在舒檸腰上的手掌漸漸向上,他托住她的後頸,吻得如痴忘我,這一次他完全占領了主動權,不讓她再有開口點評的機會。

舒檸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吻了好一陣子。她能感覺到程渡下身已經硬到不像話了,可程渡就是沒有下一步更親密的動作,只是執著於親吻。

他比她想象中要生疏不少,舒檸猜測他或許和她一樣,並沒有過這般一夜風流的經歷。他比她年紀小,她是姐姐,理所當然應該主動一步。

於是她手往上探,抓握住程渡的手,帶著那雙手一路往上,停留在她胸前的豐盈處。

「別光親,摸摸它,好不好?」

程渡抽了一口涼氣,沒應聲,他的手在她的胸線上停住,根據她的指令緩緩地撫摸著她的渾圓。他隔著浴袍不斷地愛撫她,十指描繪出它們充盈的形狀。可一切有如隔­茓­搔癢,她需要更多,更近。

舒檸親了親他的喉結,軟著嗓子說:「你就打算一直這樣隔著衣服摸嗎?」

身下的程渡眯眼看她,眼神好似失了焦。

「不打算…」程渡鼻息炙熱,又垂頭去尋舒檸的­唇­,與此同時,他的吻越來越急,毫無規律地啃咬著她的­唇­瓣,呼吸愈漸沉重。

程渡當然不會,她根本不會知道他此刻多么想要扒光她的衣服,但他不想要表現的那么急­色­,他怕自己嚇著她。

得了她的允許,程渡一邊吻她一邊解開她腰間的系帶,豆沙­色­的浴袍一點一點地褪下,他的吻才歸於溫柔。再無任何阻礙,他略帶冰涼的雙手帶著顫抖覆上她的雙­乳­。最初只是慢慢地按壓揉捏,這遠遠不夠,隨即他捏住她一雙­乳­尖,她的­乳­尖粉粉的,像兩顆軟軟的小豆豆,程渡輕撥慢捻,怎么都玩不夠,手指一圈一圈畫著圓。

他的手下是一片從未觸及過的酥綿,世界上怎么會有東西溫軟成這樣。她好大,他的手已經算男生里比較大的了,即使是這樣,也只是勉強一手掌握住。程渡控制不住手下的力道,越揉越用力。親手摸上去比隔著衣服摸上去的觸感還要酥軟萬倍,那對粉­嫩­的­乳­尖也在他手下挺立而起,程渡知道,這是她也和他同樣情動的表現。

程渡低下頭,驟然吸上了其中一點,霸道又殷切地深深吸吮住它,靈巧的舌不斷地舔吸著。他將兩團雪白擠成一團,頭埋進她的雙­乳­間輪番吸舔,牙齒不知何時也悄悄加入,他咬住她的­乳­尖微微往外拉扯。

舒檸舒服到喉間不自覺發出細碎的呻吟,這聲情不自禁的吟叫混在電視機傳來的聲音里不易聽見。

身下的程渡明顯地愣了一下,托住舒檸雙­乳­的手離開了一只。舒檸已十分情動,微迷著眼看著他的手在旁邊的沙發墊上摸索著什么。

電視的聲音突然停了,程渡丟掉了剛剛還拿在手中的電視遙控器。他按住她的腰,從她胸前離開,直起身子吻上她白­嫩­的脖頸。

「叫給我聽,好不好?」他喃喃開口,呼吸很重。

程渡想聽她叫,可那礙事的電視一直吵個不停,他想也沒想就直接切斷了噪音的源頭,他要他們的世界里只有情愛的存在。

舒檸知道程渡喜歡,便不再端著,隨著程渡越來越放肆大膽的動作婉轉呻吟。她每吟一句,他便更用力一分。舒檸身上的浴袍已經全部褪下,無聲地滑落在地。

程渡攬住她的腰,將她攔腰抱起,放在床上。

舒檸愣愣地直視著天花板上那塊深­色­玻璃鏡。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純白的床單上,隨後她看見程渡脫了自己的衣服,一個同樣渾身赤­祼­的男­性­身體壓了上來。

這種視覺沖擊來得太震撼,舒檸下身一片酥麻,又有濕意襲來,她下意識夾住雙腿。

程渡並不讓她如願,停留在她小腹的雙手向下,再向下,他抓住她兩邊的膝蓋,用力拉開,終於見到那水淋淋的花­茓­,程渡喉頭一緊,下身又滾燙了一度。他不去想什么急­色­不急­色­了,也顧不上害羞,事實上他什么也顧不上了,他就是瘋狂想要占有她。

手下的動作比腦子快,他幾乎一秒也不等,直接撫上那道誘人的­茓­縫。

她的私密之處正被他的手指攏住,觸手的地方是一片柔軟又是一片滑膩,她好濕,她這么濕全是因為他。程渡這樣想著,感覺到自己下身的堅硬快要爆開,他的欲望也在叫囂著要宣泄,好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