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他正式成了我的小床伴(h)(1 / 2)

暗許(1v1) 不靈塔 2459 字 4个月前

盡根莫入的瞬間,兩人皆是一嘆。

程渡不敢亂動,腦中空白地僵直著,這個女上的體位深到令他癲狂。

這種久違的填滿同樣讓舒檸忘乎所以,她哼哼唧唧地叫了好幾聲,然後挺著腰上下騎動起來。每一下都坐到最深處,再提起臀部抽出,又重重地吸入。他尺寸驚人,這個體位也chā得深,好在她足夠濕滑,也不覺有任何不適。她和程渡做噯就像水漫金山,連她自己也搞不清哪里來的這么多水。

身下的程渡呼吸凝重,一言不發地盯著他們上下抽動的結合處,喉間時不時有沉重的嘆息溢出。

舒檸何嘗不愛看見程渡痴迷享受的樣子,平時他整個人都冷冷的,只有在床上才肆意真實的可愛。濕淋淋的下­体­緊緊吸住程渡的巨根,腰部抽送的頻率加快,她甚至壞壞地想程渡就此繳械,她可以狠狠地邀上一番功。

可舒檸當真是忘­性­大,忘了程渡在這方面並不是一個輕易投降的人。而她又一向不是一個體力很好的人,連續騎動了六七分鍾後,她的動作很沒出息地放緩了下來。

舒檸慚愧地窩進程渡的懷里,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程渡輕笑出聲,抵著她的額頭說,「我來吧。」

程渡­干­得比她凶猛得多,寬闊的客廳頓時充斥著啪啪作響的­肉­體撞擊聲,他必須要牢牢扣住她的腰,她才不會被他撞到飛下去。他的每一下都凶狠地chā到底,也許是幻聽,茫然之間她竟覺得液體四濺的聲音快要蓋過她破碎的呻吟。

花­茓­被粗長的­性­器撐到大開,舒檸發誓她從來沒有這么爽過,也沒有這么濕過,源源不斷的汁液涌出加以潤滑,程渡長驅直入的攻勢絲毫沒有減弱,他完全沉浸在這場瘋狂的­性­愛之中。

「舒服嗎?」悶聲­干­她很久的程渡突然出聲。

「啊,啊,哈。」舒檸被他頂到說不出話來。

「我chā你,你舒服嗎?」程渡追問,他也說不出一個流利完整的句子。

原來程渡也是喜歡葷話的,起先舒檸怕他不習慣,一開始還不太好意思說。這些年她也從魏舒檬寫的小黃文里看來不少,說上幾句葷話是沒問題的。

「舒服,啊,chā我……哈,我喜歡你chā我,你好­棒­,好大哦,用力­干­我好不好。」舒檸在呻吟的縫隙吐出這些­淫­亂話,她又開始胡亂呼喚程渡,「小星星,小星星…」

「小星星在。「程渡捏她腰的手力不自覺加重。

她怎么能和他說這些啊…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以及,這些話的威力對他來說有多大。程渡腰間挺動劇烈,焦急難耐地吻上她的­唇­,身下怎么chā送都覺得不夠,耳邊全是她催情的狂熱話語。他好想把她揉進自己身體里,她是妖­精­嗎,沒錯,她是他的妖­精­。

眼前有一片白茫茫的眩暈,花心處有洶涌澎湃的快意襲來,舒檸控制不住地大叫出聲,­茓­道一陣酥麻痙攣,她在他的極速挺動下泄了身。gao潮過後花­茓­已是泛濫成災,空氣中都是曖昧迷離的味道。她好菜啊,想讓程渡先投降,自己卻率先掛上了白旗。

更要命的是程渡還在猛烈抽chā,她gao潮後的身子敏感的要死,程渡不管不顧,勁腰聳動,依舊是大起大落地­操­弄著她的小­茓­,引得她尖叫連連,大聲喊著他的名字求饒。

「小星星。」她的喊聲支離破碎。

「小星星在,一直在。」程渡睜開眼,這次的套子薄,他和她的距離四舍五入可以忽略到不計,他好像真正與她結合,感受到她無處安放的情動。

他也快要到了。

「程渡,不要了。」舒檸抓著程渡的黑發,有點承受不住他的撞擊,腦中渾渾噩噩,話也說得放浪。「嗚嗚,我真的要被你chā壞了。」

此話一出,身下的男孩仿佛發了瘋一般,大手強按下她的腰,下身猛烈抽送,不讓她有任何後退的空隙。她剛剛gao潮過,哪里受得住他這樣的轟炸。抖著身子顫顫巍巍地又攀上頂峰,嘴里嗚咽到說不出話來。

兩波極致的歡愉接踵而來,舒檸整個身體軟成一團泥,gao潮過後的­茓­道毫無規律的縮,絞得程渡舒爽到脊背骨都發麻。

「舒檸,舒檸。」他混亂地喃著,最後幾下挺送到底,他終於沒守住­精­關,屏住呼吸全部­射­了出來。

這場酣暢淋漓的­性­事結束,程渡有一瞬間的失神,身體不由自主地緊擁住軟乎乎的她,捏著她的下巴慢慢親咬她的­唇­。

舒檸癱在程渡身上,她累到壓根做不了大動作,只能淺淺回應著他溫柔細密的吻。幾分鍾過去,她的呼吸才漸漸舒緩下來,這時體內那根硬物微微抖動了一下,舒檸想起程渡還在她身體里。

她避開程渡的吻,抬起腰抽出自己,方才被極限填滿的秘道頓感空虛。舒檸從程渡身上下來,有點腿軟。

程渡雙目也逐漸恢復清明,他扔掉渾濁的套子,起身拉上褲鏈。

除了劇烈起伏的胸膛預示著他們剛剛激烈的做過愛之外,程渡西裝規整到可以再趕一場盛會。舒檸低頭再望望自己,她自己也是衣衫未褪,他們竟做得這樣急切。

「我去洗個澡,可以嗎?」調整好的程渡指著浴室的方向問。

哪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舒檸心想,他讓她這樣爽,想上房揭瓦都是可以的。

「洗手池上面的櫃子里有毛巾,拖鞋在門邊,都是新的。」舒檸頂著發軟的腿,領著程渡往浴室門口走。

「好。」程渡走進浴室,拉上門。

舒檸在門口站定,補充道:??「對了,牙刷在洗手池旁邊的櫃子里,也是新的。」

里面的程渡應了一聲。客廳里還隱隱殘留著歡愛過後­淫­靡氣息,舒檸把脫下的­内­褲捻在手里,草草拾了沙發上的殘局。

程渡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舒檸已經趴在主卧大床上昏昏欲睡了。她見程渡放輕步子進來,打著哈欠從床頭櫃摸了一罐無糖可樂遞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