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hā得哭著求饒(1 / 2)

yin亂小鎮 未知 6874 字 1个月前

敏感的­阴­蒂被不斷進出的­肉­­棒­摩擦蹂躪,紅得充血,絲滑的­茓­­肉­連紫紅­阴­莖上的脈絡都能清楚感覺得到。­肉­­棒­隨著貝原起伏的身體緩緩在花­茓­中推動,動作雖然緩慢,可是每一次都深深的搗到底,每次到達盡頭大­龟­頭都會在梨繪花心深處刺激幾下,讓梨繪嬌吟著綳直了身體,然後又慢慢抽走。

嬌媚雪白的嬌軀被­干­得在寬大的床上蠕動著,無力的承受著,被溢出的­淫­汁污染得泛著誘人水光的雪臀微微挺起,隨著­肉­­棒­的抽出搗入挺松迎合著。

「好深……啊……不要這樣在里面攪……好難受……」

貝原的每一次頂入,梨繪幽深緊窄的花­茓­都火熱的回應著,美妙緊致的觸感讓貝原節奏漸漸失控。快速的抽出,狠狠的捅進去,巨大膨脹的­肉­­棒­在花­茓­里無盡折騰,只想把身下妖­精­一樣魅惑人心的小女人弄死在床上,讓她再也不能出去勾引別人。

被美妙無比的滋味侵襲著,梨繪急促的喘息著,臉­色­嫣紅,小手無力的推拒在,一下下砸在貝原寬闊赤­祼­的胸膛上。偏偏花­茓­里的要害正被碩大的­龟­頭戳了個准,把花­茓­撐得飽漲的­肉­­棒­緊緊的頂在花­茓­當中,火熱滾燙的頂端輕頂慢旋的磨著嬌­嫩­敏感的花心,只輕輕一頂,就聽見掩不住的嬌媚呻吟回應著他。

「不要……太麻了……不要弄那里……」梨繪嬌喘著,說著不要腰卻挺起來自己擺動著,讓花­茓­更多的在­龟­頭上摩擦。她可以感覺得到,頂在自己花­茓­深處的火熱­肉­­棒­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硬,更加充實的撐開花­茓­。

「這里讓梨繪更舒服嗎……我能讓你更舒服……想不想要……」貝原握著一只玉­乳­細細愛撫,看著滿臉潮紅的梨繪,眼中是藏不住的愛意,大­肉­­棒­作惡似的狠chā幾下,又突然靜止在­茓­中不動,逼得梨繪自己把腿纏到了他的腰上,上下起伏用自己的小­骚­­茓­去掏弄貝原的大­鸡­吧。

「要……我要……不要停……chā我……」又緊又熱的­嫩­­茓­貪婪的蠕動吮吸著,想要里面的大­肉­­棒­快動一動。

「那你求我……求我就都給你……梨繪,我上次找了你一個月,你跑得影子都不見……真是過分,讓我迷上你又私自逃開……這次你再也逃不掉了……來,求我吧……」貝原捏著梨繪的下巴,讓她水汽迷蒙的眼睛對著自己。

「求你……貝原……我好想要……你動一動……不要這樣……」梨繪帶著小­奶­音軟軟的哭求,在欲望面前,她總是能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渴望。只要能讓身體被滿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可以!不可以用這種聲音,這是犯規……我會弄壞你的……所以重新來一次吧,不可以用這樣的聲音……」貝原覺得chā在火熱的小­茓­里的­肉­­棒­脹得發疼,被梨繪用這樣犯規的聲音哀求更是恨不得馬上就狠狠的chā死她,可是不想就這樣滿足她啊,沒關系,忍耐恰巧是貝原茂平的強項,忍得越辛苦,獲得的快感就越大。

「好難受……貝原……不要這樣折磨我……怎么樣都可以……把我­干­壞也沒關系……快點給我……」梨繪搖著頭要哭了。

花­茓­里的偌大的陽俱驟然快速的抽chā起來,梨繪嘴里的呻吟被­干­得斷斷續續,­龟­頭每每撞開深處緊閉的媚­肉­,用力­干­在最敏感的那一點花心上,身體軟綿綿的如卧雲霄。梨繪現在只能發出細碎的呻吟,花­茓­中滾燙的碩大陽俱脈絡分明,一下一下的奮力開拓,把梨繪chā得小­茓­里­淫­水直流,眼看就要到達gao潮。

可就在這個節骨眼,大­肉­­棒­又被無情的抽走,在梨繪無奈的從頂峰緩緩落下時,又突然被大­肉­­棒­­干­到深處,急速的抽chā幾下又再抽走。這樣不斷的在頂峰之下卻總是不能gao潮的感覺要把梨繪逼瘋了,最後還是哭了出來。

貝原看著被自己折磨到面臉淚痕的梨繪,一身如玉似雪的肌膚,被自己­干­得透出媚人的紅暈,嘴里叫著不要了,­嫩­­茓­卻又緊緊的包裹吮吸著帶給身體快樂的­肉­­棒­,隨著­肉­­棒­的進出縮舒張,­淫­水泛濫成災,被­肉­­棒­搗出黏膩的水聲。

「要和我一起gao潮才行……不許先泄了……」一根陽俱深深的釘在梨繪小­茓­里,­茓­­肉­吮吸得大­肉­­棒­從­龟­頭到­阴­囊都舒爽不已,貝原不再克制,隨心所欲的大開大合,勇猛的侵犯著身下的女體,將粗長的­肉­­棒­頂入幽谷深處,抵住了被­干­開的子­宮­口,向著柔美嬌­嫩­的花­茓­,激烈的抽送中,­射­出了滾燙的­精­液,噴撒在花­茓­深處。

梨繪也被這股熱流­射­得渾身顫抖,燙得花壁直哆嗦,她仰直了脖子,像垂死的天鵝一樣發出悲鳴,大量的­阴­­精­泄了出來,和­射­入的­精­液混在一處,顫抖著達到了gao潮。

剛被­射­入­精­液的小­茓­又被另一個人chā入

渾身香汗嬌喘吁吁的梨繪無力的癱在床了,隨著貝原拔出­肉­­棒­後,從­茓­里洶涌流出的濃汁她也沒力氣緊小­茓­攔住,只能任那些濃漿從小­茓­里流出來,把腿間和床單弄得一片糟。

貝原壓在梨繪身上,又小心翼翼的撐著身體不讓重量全部落在她身上。酡紅的一對雪­乳­被他的胸肌壓出誘人的弧度。兩個硬如石子的­乳­尖隨著梨繪的扭動不斷在他熾熱的肌膚上摩擦。他微微抬起身,讓那兩顆敏感的­乳­尖和自己也縮成一團的­乳­尖相碰。

­色­差巨大的身體糾纏在一起,給人視覺上強烈的沖擊,敏感的­乳­尖互相碰觸摩擦,觸電一般的快感在gao潮後的身體中竄動,貝原覺得自己剛剛­射­出­精­液的­肉­­棒­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將鼻尖貼在梨繪頸間,貪婪的嗅著女體的幽香,大手輕輕的在梨繪滑膩的肌膚上游動,試圖再次引燃情yu的火焰。

「怎么辦?梨繪,我還是想要你啊……」摸著渾圓的大腿,貝原深深的吻上了梨繪的­唇­。

酒店的停車場,九井從一包煙里咬出一根叼在­唇­間,翻開打火機,淡藍­色­的火苗晃動著,湊近嘴邊,可是微微顫抖的手總也點不著,他煩躁的將煙搓成一團甩到了一邊。

仰著頭倒在座椅上,抬起手看著腕間的手表,滴答滴答,總感覺壞掉了,秒針走的特別慢,轉一圈一分鍾,可是好像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將自己的寶物親手送到別人手里,這種滋味真是不好受啊。九井閉上眼靠在座椅上,上面的房間里現在在­干­什么呢?

一只手捂住下巴抓了抓,像是下了什么決心,他打開車門,走進了酒店。

怨恨也好憎惡也好,九井良明本來就不是什么好人。

梨繪覺得自己要被貝原折騰死了。他已經在自己身上折騰了快三個小時,小­茓­里已經吞進了他許多­精­液,隨著搗入的­肉­­棒­不斷冒出來。除了小­茓­里,小嘴也被他按在胯間­干­了一次,腥濃滾燙的­精­液也­射­進了嘴里被強迫著全部吞下,吞不完的­射­了自己一臉。

又跨坐在自己腰間,將兩團被玩弄的充血腫脹的大­奶­子緊緊往中間湊攏,形成深深的­乳­溝,大­肉­­棒­從下往上在­乳­溝間抽送。直到梨繪覺得­奶­子都快被磨破皮了,他才用紫紅的­龟­頭戳弄著­乳­尖,在豐滿的­乳­峰上­射­出了又一波­精­液。

現在依然沒有結束,上半身躺在床上,下半身空懸著,兩條腿被貝原握在手中高高提起,粗紅的­肉­­棒­在自己的小­茓­里不斷進出。

「不可以閉上眼睛,梨繪,要好好的看著,我是怎么把­精­液­射­進你的身體里面的。」也不管自己緊握的腿彎上留下了紅­色­的指印,站立在床邊更方便動作的貝原大幅度的抽動自己的­肉­­棒­,把花­茓­­干­得噗呲作響。

平躺在床上,不需要勁,就能看見自己被抬起的胯間,大大分開,稀疏的草叢已經被­淫­水打濕,被大­肉­­棒­拍得全部進貼在皮膚上。貝原胯間猙獰的紫紅­色­­肉­­棒­,又粗又長,青筋鼓起,全部抽出來的時候還能看見沾著­淫­糜汁液的大­龟­頭高高翹起,然後又迅速重新鑽進自己的小­茓­里作亂。

「不要……好羞恥……不要看……」那樣­淫­盪的景象讓梨繪閉上了眼,可是陷入黑暗中身體變得更敏感,甚至能感覺到熾熱的­龟­頭擠開­茓­口,是如何一寸寸的在花­茓­中前進,又是如何戳弄脆弱的花核。

消瘦卻充滿力量的腰肢狠狠一挺,­干­得梨繪猛的睜開了眼,控訴的看著這個惡劣的男人。

「好累……不要在­干­我了……放過我吧……」一邊說著,一邊努力的縮著自己的花­茓­,蠕動著花­茓­內壁,帶給­肉­­棒­更多的快感。梨繪知道,只有讓這個男人­射­出來,自己才能休息。

「好討厭你啊貝原……為什么還不­射­出來……求你了……快點­射­吧……我好累」

伸出手,摸到兩人交合的地方,揉捏著自己的­阴­蒂,更摩擦再在­骚­­茓­里進出的­肉­­棒­,這幅­骚­浪的模樣讓貝原紅了眼。

「就這么想要我­射­進去嗎?我滿足你……給我接好了,一點都不許流出來……「把裝滿­精­液和­淫­水的­骚­­茓­日得水珠四濺,梨繪已經說不出話,只能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飛速在花­茓­里全根沒入又整根拔出再搗入的chā了幾百記,沖刺比前面都來得更強烈。

把梨繪­干­到gao潮,小­茓­被­干­的汁水淋漓,不斷濺出灑在兩人腿間,迎著澆在­龟­頭上的熱流狠狠的chā進最深處,依然不停的在急劇抽搐的秘道里旋轉磨動,梨繪尖叫著噴出一股水流,已經被­干­到潮炊。貝原終於在已經沒有絲毫反抗力道的小­茓­深處­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我帶你離開好不好?梨繪醬。」將癱軟的梨繪摟在懷中,貝原親吻著她的額頭。

還沒等梨繪回答,一個冷淡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貝原秘書,我讓我的梨繪給你送酒,你卻把她弄到了床上,現在還想帶她離開這里,是不是有點過分?」

九井從貝原懷中拖出全身赤­祼­的梨繪,不顧梨繪的閃躲分開了她的腿,解開自己的皮帶,當著還沒反應過來的貝原的面,將自己的火熱巨根搗進了還流著白稠汁液的花­茓­里。

不顧梨繪的哭喊抬高她的一條腿,讓兩個人結合的地方更清楚的展現在貝原眼前,狠狠一搗,梨繪的哭喊變了調。

「看清楚,她是我的,誰也休想把她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