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的活著(1 / 2)

yin亂小鎮 未知 6967 字 1个月前

梨繪從昏睡中醒來,已經是一天之後了。身體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微微一動就渾身酸疼,嗓子又­干­又疼。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被人溫柔的按回到床上。

好像被什么人半摟著坐起來,冰涼的杯子抵在了­唇­齒間,慢慢傾斜,溫熱的水沾濕了­唇­瓣,梨繪張開嘴吞咽了幾大口,喉嚨里的­干­燥才稍稍緩解。不小心喝得太猛,被嗆到了一下,那人輕輕的拍著自己的背,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頭和杯子的角度。

「慢慢喝,不要急。」帶著愧疚的聲音在安撫她。

上下眼瞼不停的觸碰又掙扎著分開,終於張開紅腫的眼睛,看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赤身­祼­體的睡在不知道誰的床上,渾身布滿了青紫的吻痕,腿心里火辣辣的疼。眯著眼艱難的回憶了好久,那些恨不得直接失憶的記憶才慢慢被翻上來。

身體被兩個不同的男人玩弄侵犯,兩根形狀不同卻同樣粗大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輪流進入自己的小­茓­里,下腹還殘留著被深深灌入男人­精­液的飽脹感,無論怎么哭求都不停下來,在男人還在她身體里抽動的時候就失去了意識,完全記不清自己到底被按在床上­干­了多久。

唯一確定的,就是自己被兩個男人上了,同時。

吃力的回過頭,看見的就是貝原帶著歉意的臉。

梨繪崩潰的抬起手捂住眼睛,挪動著身體從貝原身上離開,軟軟的倒回了床上,雖然震動不大,可是依然讓她覺得全身的骨架都要散開了。

「要吃點東西嗎?」貝原憐愛的想要摸摸梨繪的臉,卻被她偏過頭躲開,只能無奈的回手。「我很抱歉,梨繪。雖然這樣說會讓你更生氣,但是我還是想要你知道,我喜歡你,並不是因為­肉­欲,對於這件事,我不後悔。」

「你的喜歡就是和別的男人一起……」梨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淚刷的一下就流了下來,這樣和鎮上的那些人有什么區別!

不敢想象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那些人一開始也是這樣的嗎?一點一點的放松底線,一點一點的墮落,直到變成別人眼里­淫­亂放盪的存在,隨隨便便對著誰都可以張開腿。

「對不起,」貝原不顧梨繪的反抗,強硬的將她摟在懷里,不想說什么喝了下了葯的酒或者被九井蠱惑之類的話,從明知道酒里有問題,還邀請梨繪一起喝的時候,他就知道必須要面對的結果。

「我不要對不起,」梨繪失魂落魄的坐著,「真的覺得對不起就幫我離開這個鬼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再呆下去了!」

「抱歉,不行呢,梨繪醬。」九井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門口,抱著手斜倚在門框上,依然保持著微笑。

「只是讓梨繪給貝原秘書送禮,我等了好久都不見你回來呢,非常擔心。」九井說著還配合的皺起了眉頭,「所以才到這里來找你,沒想到,進門就看見了你和貝原秘書在床上,我很生氣啊,明明我那么喜歡你,然後就氣昏了頭做出了那樣的事。不過都是因為我們都很愛你的原因吶,所以會原諒我們的對吧?」

「我還沒有蠢到那個地步,我只是一個小助理,為什么給貝原這樣來視察的大人物送禮的事會落到我頭上,還開出了減掉一年合同的條件?貝原秘書為什么會堅持要我喝一杯?明明就是你們竄通好的!混蛋!」梨繪歇斯底里的哭叫著。

「真聰明,被你發現了。」九井一副居然被你發現了好頭疼的樣子,「現在怎么辦?貝原秘書,我的同謀?」

「……」貝原簡直要在心里翻白眼了,好想把九井揍一頓啊。「梨繪……」貝原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對女孩子他一向沒轍,只能手足無措的將哭得凄慘的梨繪抱住,拍著她的背,「不要哭,我帶你走……」

「我說過不行吧?貝原秘書,請好好遵守我們的約定啊。」九井­干­脆破罐子破摔了,「聽我說,梨繪醬,我和貝原都是喜歡你的,很喜歡,所以不能讓你離開。當然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們,但是請試著接受好嗎,事情真的沒有你想的那么糟。」九井跪坐在梨繪身邊,擦掉她滿臉的眼淚。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害怕自己變得和這里的其他女人一樣嗎?不會的,如果我們是為了把你變成那樣才對你做出這種事,又何必呢?在這里什么樣的女人不是我勾勾手就撲上來,貝原秘書也一樣吧,位高權重,長相英俊,怎么看都不是缺女人的。」

「如果只是玩弄滿足欲望,沒有必要對著你,這里比你漂亮溫柔熱情的女人多的是。對你做出這樣過分的事,只是因為我們喜歡你,誰都無法放棄,所以這是唯一的辦法。不要急著恨,我們會讓你知道我們是真的愛你。」

貝原都有點佩服九井了,這樣的口才不去從政可惜了。其實在梨繪沉睡的時候,兩個人就對在背後支持公司及政治獻金還有保密工作一類的事達成了協議。現在被九井這么一說,兩人之間的交易被全部隱瞞掉,只剩下對梨繪的喜歡。

「喜歡就可以忽略我的意願我的心情嗎?那這世界上所有的強­奸­犯都可以說喜歡讓後被赦了嗎?」

「當然不是,可以……梨繪當時也很主動嘛,舒服得一直叫,所以我才……這個我道歉,但是我也一樣不後悔。」

「你們出去出去!我不想看見你們!」梨繪從貝原懷里掙脫,推搡著他們。

「好好好,我們先出去,你好好休息,我一會讓人給你送點吃的。」九井拍上貝原的肩,把還想說什么的他拉出了房間。

「不會有事嗎?你就這么放心她一個人。」

「不要把她看得太脆弱啊,貝原秘書。遇到沒辦法解決的事會哭會鬧會逃避,但是當她發現這些都沒有用的時候,就會努力讓自己去適應。就像對這個鎮子一樣,一開始無所不用其極想逃走,可是接受了沒辦法離開的結果之後,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可以適應。其實是非常努力活著的人吶梨繪醬。」

「所以你才選擇直接把這個結果告訴她。」

「沒錯,雖然反抗和厭惡是必定會遇到的,但是我相信她很快就會適應的。」

被木馬­干­暈的情趣道具測試員

「潤子,你感覺這個怎么樣呢?」男人拿著一個造型怪異的道具正在往女人小­茓­里捅。

這是一間非常寬闊舒服的辦公室,里面沒有辦公桌,卻擺著幾張大床,半空中懸著吊環,地上散落著各種情趣道具。

這是一家情趣用品制作公司,女人們在這里的工作,就是張開大腿,測試每一種新開發的情趣用品,已及使用那些銷售不佳的情趣用品,找出不足,提出想要什么功能的道具,把設想交給設計部設計出新的情趣道具。

有張開腿吊在木馬背上的女人,被用紅­色­的繩子交錯著捆住,鮮紅的麻繩與女人白皙的肌膚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只看一眼就讓人熱血上涌。

在胸前交叉,把一對豐滿高聳的大­奶­子勒得高高翹起,在腰上綁出斜十字,從腿間穿過,將兩片­阴­­唇­分開,讓粗糲的麻繩對准­阴­蒂,卻不阻礙小­茓­被chā入,只要一動,麻繩就會摩擦著女人的­阴­蒂與­阴­­唇­。

繞過腿根,將雪白的大腿勒出道道紅痕,在腿彎處向上拉,從後面綁在女人的雙手,綁住手腕的紅繩打結,然後穿過屋頂上的鐵環,將女人的身體高高吊起,只有腳尖能稍稍落地。

吊起的高度剛好有木馬背那么高,女人被要求分開腿騎在木馬背上。小­茓­的位置剛好對准了木馬背上豎起的粗大仿真­肉­­棒­,據說這個尺寸是按照公園里的公馬的­肉­­棒­尺寸設計的,又黑又粗又長,一點也不是人類­鸡­巴的樣子。而且為了感覺真實,木馬表面覆蓋了皮毛,就像真的馬一樣,脖子上還有又長又硬的鬃毛。

旁邊的男人幫忙扒開女人的小­茓­,扶住木馬背上的假­鸡­巴,一點點的松開繩子,直到女人嬌喘著能完全把pi股落到木馬背上,假­鸡­巴一點不剩的全部chā進女人的­骚­­茓­里。然後按下木馬下腹的開關,女人小­茓­里的假陽俱就飛快的動起來

被這樣粗大的­鸡­巴撐開到極致,沒有人類的溫度和柔軟,再怎么仿真,也是完全跟人類的­肉­­棒­不同的東西,沒有人類的憐愛和熱情,只是機械的轉動著,哪怕女人被這樣突如其來的旋轉摩擦一下子的­干­得狂叫了出來,沒有感情的工具也不會有一點停頓,依然按照人類設計的速度極速的在小­茓­里旋轉。

坐在木馬背上的女人連叫聲都被木馬chā得斷斷續續,超長的假­鸡­巴深深的抵在花­茓­深處,硅膠做的大­龟­頭把花心都戳得往里陷下去,一按下開關,就開始瘋狂轉動起來,電擊一樣的快感迅速襲擊了她身體的每一處。

手腳被縛著,哪怕對這種巨大的快感感到害怕,可是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被搞得下面­淫­水直流,支持不住站立的腳尖,一落下就讓假­鸡­巴搗進­茓­心更深的地方,前後左右都不能移動,只能被木馬背上的大­鸡­吧­干­。

「准備好了嗎?第二階段要開始了。」旁邊的男人伸手又去按了木馬下腹的另一個按鈕,正要把女人chā到gao潮的假­鸡­巴突然就縮出了女人的­骚­­茓­。

男人放開氣喘吁吁的女人的手,讓她可以抱住木馬的脖子,兩個綁住的­奶­子被木馬的脖子擠進中間的­乳­溝里,挺立的­奶­尖被鬃毛蹂躪著。

女人幾乎平爬在馬背上,濕噠噠的­茓­口依然對准馬背上的洞,隨著男人又按下一個按鈕,一根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假­鸡­巴慢慢的升了起來,男人推了一下,假­鸡­巴就斜成一個剛好可以順利­干­進小­茓­的角度,原來這個假­鸡­巴的底下不是固定的,可以根據上面人的姿勢調整chā入的角度,哪怕女人平躺著,也不妨礙被假­鸡­巴chā­干­。

「啊……什么東西chā進來了……好可怕……」女人尖叫,可是還是看不到到底是什么樣的東西chā進了自己的小­茓­。

和剛才的一樣粗長,但是表面上像長了一層毛一樣,看就像一個長滿了菌絲的大蘑菇。帶給了小­茓­完全不同的感受,又有被異物進入的刺激感,而且那些毛也不是真的毛,是非常細小的軟塑膠,十分有彈­性­,又有硬度,才chā進去一個頭,女人就想夾緊雙腿了。

旁邊的男人拿著攝像機對准了女人,認真的把她花­茓­的每一個反應拍攝好,在測試結束後,女人會和設計部的人一起看現在拍下來的東西,要求說出被這些東西chā­茓­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