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奸女警察-第1部分(1 / 2)

《輪j女警察》

正文 (一)

「把她弄到床上去!」蒙面的黑社會老大向馬仔們下著命令。

「好嘞!」四、五個蒙面的馬仔齊聲答應。

幾個男人抓住她,把她抬起來,她拚命掙扎著,扭動著曼妙的身軀,淺粉色的性感小內褲從裙下暴露出來。此時才能看到,原來她的雙手是被一副錚亮的不銹鋼手銬銬著的。

她被扔到一張大鐵床上,手銬被打開,她立刻就發力,一邊用力蹬踢著雙腿,企圖翻過身來,一邊把雙臂彎曲,想要掙脫出來。但男人們撲上去壓住她的肚子,兩個人四只大手擒住了她的雙手,向上拉到了床頭,並用手銬把她銬在了床頭上,形成一個巨大的「丫」字形。

她繼續掙扎著,男人們把她的連衣裙向上翻去,一直翻過肩膀,套在了她的頭上和向上伸著的胳膊上,露出了一個穿著粉色|孚仭秸趾腿悄誑愕陌啄凵倥納硤濉br /

「他們換了演員,看來有問題。」已經昏昏欲睡的周立敏心里想。

周立敏今年25歲,是省廳專門負責對通過郵包入境的音像制品進行檢查的警官。現在她正在檢查一張標明是警匪片的光盤,片子的開始就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晚上在偏僻的小巷中被劫持,然後被帶到一處住宅中,綁架她的五名黑社會成員正准備將她強jian。那女演員是個不太出名的三流角色,雖然有一張漂亮的臉蛋兒,演技卻是糟糕透了。當劇情發展到她被綁在床上,並且臉被她自己的裙子遮住後,切換了一個鏡頭,周立敏馬上就發現演員換掉了,因為雖然那女演員有著一張漂亮的臉,但身材卻屬於那種孱弱無力的類型,而現在被銬在床上的,卻是一個有著健康體態的女孩子。

為什么要用替身?肯定是有那個女演員不願意演的鏡頭,所以周立敏強打起精神,繼續看下去。

歹徒們抓住了女孩兒的雙腳,向兩邊拉開,她拚命反抗,於是他們把她的雙腿拉直,她的掙扎便只限於美妙的臀部不時從床上抬起和落下。

這是一只穿著高跟鞋的腳部的特定,那腳小巧纖細,雪白的肌膚細膩而滋潤,一只男人的手緊握住那細細的腳腕,另一只手則慢慢解開細細的帶子,把那高跟涼鞋解下去,然後,脫鞋的那只手握住了玉足的腳趾,把那腳扳成一個優美的弓形,並使她的腳腕無法繼續動轉。

一張男人的大嘴慢慢吻上了那只美妙的玉足,又是嗅又是舔,還把那五顆鮮嫩的腳趾一個個含在嘴里吸吮。

過了一會,那握腳趾的手接過了腳腕,而握腳腕的手則離開了鏡頭,從那只玉足的動作和露出了一截小腿的姿態看,那離開的一只手好象是去控制住女孩子的膝蓋,並把她的腿彎曲起來。那腿依然表現出一股強烈的反抗欲,但在男人的手中這反抗顯得那么蒼白無力。

鏡頭開始隨著男人的嘴唇從腳腕向小腿上方移動,那女孩兒小腿非常圓潤健康,肌肉不停地收縮成一個小疙瘩,顯然她仍不甘心被人這樣玩弄。

當那男人的嘴唇移到女孩子膝部的時候,鏡頭開始由特寫推出去,並把機位移向了床尾,這時可以看出,女孩子的雙腿已經被兩個男人 抓住彎曲起來,分開的大腿幾乎壓到了她自己的胸脯,小腿則呈水平狀態,正在被男人舔舐著。

女孩子此時下身只穿了一條小三角褲衩,由於兩腿這種折疊的姿勢,鮮嫩的臀部朝天抬著,褲衩的襠部緊貼著她的身體,把生殖器的輪廓清晰地勾勒出來。

男人們又換了一次手,這一次把她的小腿朝天立起,然後他們便從她的膝窩開始,慢慢舔她的大腿,一直向她的臀部靠近。看得出女孩已經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反抗了,但卻沒有任何效果。兩個男人一邊舔,一邊各把一只手放在了那女孩子的屁股上,並把她那內褲的襠布輕輕推向中間,很快,襠布的兩側便露出了兩片厚厚的淺褐色隆起,而上端還露出了幾根黑黑的長毛,那內褲最後變成窄窄的一條,嵌入了中間那條深深的肉溝里。

片中女孩子拚命的哼叫已經帶上了絕望的哭腔,而男人們的性侵犯也開始越演越烈了。

看到這里,周立敏伸手去拿鼠標,打算把機器停下來。但忽然之間她又停 住了。

當影片進行到這里的時候,已經可以肯定是一部越軌的se情片,也許繼續下去就成了徹頭徹底的滛穢作品。

周立敏已經見識過不少這類的滛穢光盤。不得不承認,這部片子比起那些粗制濫造的毛片來效果要好得多,而這替身女演員的演技也得確是一流,能把一個女孩子遭強jian時的反抗表現得這么真實,確實不是那么容易,但周立敏已經坐在這里干了整個三個小時,早累了,不想再看下去。

她准備把片子停下來,扔進違禁品的筐子里沒收和銷毀。正當她想這么做的時候,那女孩子身上一處淡淡的胎記卻讓她把手又抽了回來。

那塊胎記不大,樣子象一顆蠶豆,長在女孩子左臀後邊,如果不是因為大腿被壓向胸前而被迫抬起了屁股,那胎記就不會這么早地被周立敏發現了。

「好象在哪里見過」周立敏心想,於是她繼續把片子看下去,一邊努力想著那究竟是誰。

片中的女孩子又被放下了雙腿,歹徒們把她的兩只腳腕用繩子捆在了床腳,使她呈一個「火」字仰在床上,連衣裙依然蒙著她的頭,而她也仍然在努力地掙扎,苗條的身子象蛇一樣慢慢擺動著。

她的身材真的很美,腰肢細細的,小小的內褲只到髖部的中間,露著扁平的小腹和腹股溝的上部,還有小腹下一個隆起的小丘。

周立敏越看越覺得這身體確實眼熟,但她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見過,也許是在其他審查過的「毛片兒」中?周立敏苦笑著搖了搖頭。

男人們開始繼續他們的侵犯,有兩個人繼續撫摸著女孩子美妙的玉腿,加入的第三個人開始隔著胸罩撫摸她的胸脯,而第四個人則隔著那三角褲開始侵犯她的蔭部。

鏡頭開始反復在胸部和蔭部之間切換,從片中可以看到她的酥|孚仭皆趞孚仭秸窒濾孀拍腥說氖直浠米判巫矗翊皆蛞丫荒腥說氖秩啻昶鵠礎br /

女孩子真的開始哭了,她的哼叫變成了啜泣,而身體卻一刻也沒有放棄掙扎。

yuedu_text_c();

鏡頭重新回到胸部的特寫,那本來撫弄著ru房的手里現在拿著一把雪亮的匕首。他把匕首平著在那|孚仭秸窒略檔難┌准》羯弦環牛殘硎且蛭梗殘硎且蛭志澹19臃3鮃徽蟪撩頻暮囈校緩笊粲致拖氯ィ絛潘泥ㄆbr /

匕首貼著她的身體,沿著|孚仭秸值謀咴道椿匾貧目奚指吡誦撕芫茫龐值統料氯ァbr /

匕首轉了個角度,從腹部的正中線向上移動,刀尖挑起|孚仭秸種屑淶牧擁悖齙渡礪旃ィ緩蠓傻度諧斕淖刺蟶咸羝稹br /

「綳」,不大的一聲響,卻伴隨著女孩子很大的哼叫,|孚仭秸執又屑潿峽恕br /

正文 (二)

破裂的|孚仭秸直幌蟶俠ィ恢崩剿歉呔俚乃壑稀j菔蕕男厙奧凍雋肆嬌湃砣淼腞u房。

女孩子還只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小姑娘,身體正在美妙的時候,不過ru房的發育還沒有那么充分,如果是站著,可以只是個圓錐形,而躺下就變成了兩個巴掌大的圓碟子,只有那雪白的ru房頂端,挺立著兩顆尖尖的|孚仭酵罰諛腥舜笫值母虜丁br /

特寫鏡頭在女孩兒的|孚仭講客a裊撕艹な奔洌嵌孕∧掏分沼誑擠5浠旌斕膢孚仭皆蚊饗緣贗沽似鵠礎br /

「該脫內褲了。」周立敏判斷,不知怎么,她感到自己的下身兒開始有一點點濕。對於一個每天都同這種滛穢光盤打交道的女警來說,一般輕易不會有這種反應,但一遇見這種女孩兒被人強犦的鏡頭,周立敏還是容易興奮,大概因為丈夫總是這樣襲擊自己的緣故。新婚一年的丈夫王惠民比自己大八歲,是省廳的刑偵處長,他是個硬派漢子,即使在家里也改不了發號施令的毛病,興頭兒一上來,便不管妻子願不願意,總是要來個霸 王硬上弓,而他這種強盜方式也總是使周立敏特別興奮。

周立敏下意識地夾了夾自己的雙腿,偷眼看了看周圍的同事,見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這才放心。

正如她所猜想的那樣,鏡頭轉到了女演員的下身兒,那把匕首已經平貼著女孩子的肚皮滑下來,從內褲的腰部伸進去,左右滑動著。女孩子拚命地哼哼聲,大腿上的肌肉不住地抖動著,骨盆大幅度地左右扭擺。

匕首從一側褲口處豁開到褲腰,女孩子極其羞恥地哭叫了一聲,充滿彈性的內褲一下子收縮起來,套在了另一條大腿根部,雪白的小腹下,現出了那生著濃黑蔭毛的小丘,還有那細細肉縫的上端。男人的手把內褲的襠布從女孩子緊夾著的蔭唇中間抽出來,然後捋到大腿中部,揭出了那女孩兒所有的秘密。

「我cao!這些男人,真他媽的下流!總想著玩兒女人這個地方!」周立敏心里罵道,旋即又暗笑自己,如果丈夫對玩兒女人那里沒興趣,自己卻不是要守活寡么!

片中的男人們都暫時退開一邊,鏡頭開始環繞著那赤裸的女孩兒搖動,以便把她那扭動著的捰體的每一處要點都充分展示出來。

「甘心讓人這樣拍,怎么會有這樣的女人?」周立敏心想,這時,旁邊坐的吳大姐叫她:「立敏,下班了,明天再干吧。」

「好,就走。」

周立敏把盤從光驅中取出來,正想往旁邊的筐子里扔,忽然又停住了。她知道,男人都喜歡這個調調兒,丈夫也是男人,所以他會喜歡的。平時周立敏也會偶而選擇一兩張畫面比較美,不是那么過分的片子拿回去與丈夫同看,這對於他們豐富自己的性生活是很有幫助的,周立敏不知怎么忽然之間覺得這樣捆著讓丈夫折騰應該挺刺激,所以就隨手裝在手袋里。

王惠民果然答應了妻子的要求,兩個人一同看著光盤,准備照著里面的樣子進行。

光盤里的鏡頭開始保持在女孩子下體的特寫狀態,而歹徒也開始玩兒弄女孩兒的生殖器。那兩只手一會兒貼著兩片大蔭唇的外側上下搓動,使那對緊夾的蔭唇上下錯動著,肉縫偶而張開一條窄窄的裂縫,露出兩牙深棕色的皮瓣。過了一陣兒,又進一步把大蔭唇向兩邊扒開,露出了整個兒小蔭唇和中間那條長長的|岤門。最後,那雙手又捏住小蔭唇,把它們向兩邊分開,現出一個圓圓的洞|岤,里面露出了粉紅的嫩肉。

周立敏看得臉紅脖子粗,而丈夫王惠民則感到有些受不了,開始在她的身上討便宜。

「去!」周立敏推開他的手:「先別急,我怎么覺得那個胎記那么眼熟悉哇?」

「咱們看過多少個毛片兒了,里面大部分的雞都有胎記,不定你對哪一個有印象呢。」丈夫笑著說。

「也許吧。」周立敏點著頭:「不過,你說也怪了,怎么這些雞身上都有胎記,其他人身上卻很少呢?」

「你怎么知道?」

「嗨,我從前上學的時候,大家都在公共的浴室里洗澡,沒見幾個人身上有胎記的呀?」

「你怎么光往人家身上看呢?別是同性戀吧?」丈夫故意同她開玩笑。

「你才同性戀呢!女人都嫉妒,所以洗澡的時候,總是不免多看上幾眼,在心里比比誰的身材更漂亮。」

「誰更漂亮?」

「那還用說!」周立敏十分自豪地說:「我們警校的那十幾個同學里,也就是黃麗穎和我不相上下……噢!」

「怎么了?」

yuedu_text_c();

「說起黃麗穎來了,她是我們同學里唯一一個有胎記的,就長在屁股上,同這個替身一模一樣,真的!我說怎么這么眼熟呢?」

「不會就是黃麗穎吧?」王惠民笑著說。

「去!別胡說,她怎么會去拍這種片子?不過,還真是象,連身材也象。」

「哦?這么說黃麗穎的身材還真挺迷人的啊!」

「怎么?你看上她啦?」周立敏的話中不免露出醋意。

「那里那里,誰還能比你的身材好哇?有了你,我誰都不愛!」

「口不對心!」

「我說的是真話,不信,我把心挖出來給你看!」

「就算是吧。還別說,畢業這么多年了,同學之間還都沒聯系過呢。在警校里,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明天打個電話問候問候她。」

「順便問問,這片子里的替身是不是 她。」

「胡說!」

「開個玩笑。」

影片里的黑老大已經自己脫了衣服,赤條條地爬上床去,平撲在那女孩子的身上。女孩子拚命扭動著唯一能稍許轉動的臀部企圖把他甩下去,但一個嬌小柔弱的身軀怎能同那個強壯的男人相比呢。

當鏡頭搖到正對著女孩兒蔭部的低機位,從那男人翹起的屁股下面看到一條巨大的肉柱頂進了女孩子蔭道的時候,王惠民已經欲火攻心了。他「啪」地一下關掉影碟機和電視,象老鷹捉小雞一樣把周立敏從沙發上抱起來,三步並作兩步沖進卧室,把她重重地丟在床上。

他還真沒忘了妻子把光盤帶回來的目的,隨手把妻子的長筒絲襪脫下來,就把她的雙手給捆到了床頭上,然後把她的睡裙撩起來,照著光盤里的樣子給她蒙在臉上,又開抽屜另找了一雙絲襪把她的兩腳也捆在床腳,也把她扯成一個巨大的「火」字。

周立敏發現,這樣被丈夫捆綁著玩兒還真的十分刺激,特別是那睡裙蒙在頭上,使得丈夫的每一次觸摸她都毫無防備。她一邊抵御著那一雙大手帶來的陣陣麻癢,一邊想象著那條讓她又想又怕的巨大肉柱,沒等丈夫大規模進入,她已經爽得花技亂顫,浪叫不斷了。

正文 (三)

「喂!濱江市公安局人事科嗎?我是省廳的,我想問一下,你們這里有位女警叫黃麗穎的在哪個部門工作呀?能幫我查一下她的電話嗎?」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周立敏忘記了裝在光碟機里的那張光盤,直到中午才想起來。光盤可以明天再拿,電話卻是不要 忘了打。

「黃麗穎,您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警校的同學,我叫周立敏,現在省廳出入境郵件檢查處。」

「噢,是這樣。很遺憾,黃麗穎五年前已經失蹤了。」

「什么?!失蹤了?」周立敏大吃了一驚。

「對呀,這是我們局里的一宗大案子,不過至今都還是懸案。」

「她是怎么失蹤的?」

「這個,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是在一次執行任務時失蹤的。這樣吧,我給您刑警隊的電話,您找程子豪程隊長,當時就是他負責這個案子的。」

周立敏的心里象翻江倒海一樣。黃麗穎當年在警校的時候,是周立敏的至交好友,兩個人同在一個宿舍,而且還是警校的一對姐妹花,升旗儀式上,她們是不可替代的護旗兵,自己的好姐妹就這么莫名其妙地失蹤了,周立敏怎能不心痛。

她去哪兒了?是被綁架了,還是犧牲了?周立敏的心隨著對麗穎命運的猜測而狂跳著:如果她死了,那么屍體在什么地方,如果她沒死,五年了,她又會在哪里?正在受什么樣的折磨呢?那一定是一種暗無天日的生活,否則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女警,是一定會設法同家人和戰友聯系的。

他們綁架她干什么?是為報復?是為錢?她有錢嗎?那又是為什么?劫色?

這時,周立敏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個不祥的念頭:難道那張光盤上的替身演員就是麗穎嗎?難道她已經到了出賣身體的境地?不會,她決不會這樣,我了解她,她寧願死也決不會去拍毛片兒的!周立敏在心里否定著這個念頭,誰知這想法卻越來越強烈,而且那個光盤中女替身的身體也越想越象黃麗穎 。

晚上回到家里,周立敏就馬上打開光碟機,想從那光盤上找出蛛絲馬跡。她放過前面女孩子被劫持的鏡頭,直接轉入替身演員的鏡頭中,怎么看,那女孩子的身體怎么象黃麗穎,怎么看,怎么覺得那女孩兒就是黃麗穎。

yuedu_text_c();

丈夫做好了飯,過來喊妻子,她也不答理,王惠民奇怪極了:

「阿敏,你今天怎么了?不會這么迫不及待吧?」他以為她又想要那個了。

「惠民,我今天給黃麗穎打電話了,可他們說她已經失蹤五年了,我好怕,她會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