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心所欲】(1)(1 / 2)

隨心所欲 kwyshwn 6547 字 2020-12-17

【隨心所欲】(1)

29年11月13日

「喝了這瓶就回家吧,現在都快困死了。就為了陪你,你看我周末都不得安

寧。」

肖萍有點急了。

我舉起一次性杯子往嘴里一倒,站起來扶著摩托拍拍後座示意肖萍坐到後面。

肖萍拽著裙子坐了上去,拍拍我的背:「走吧!」

我打著火勐的竄進了夜色。

摩托在搓板路上慢慢前進,像海上的小船,隨著摩托的顛簸肖萍的胸在我背

後蹭來蹭去,節奏和摩托發動機的哼叫竟然很同步。

這娘們今天晚上又沒穿胸罩,我能感覺到那兩個小硬點在我背上滑動。

我咽了口唾沫沒吭聲,說出來倆人都尷尬。

等翻出小路肖萍的聲音從後面傳來:這夜里騎摩托膝蓋倒是還冷呢。

我伸左手向後試圖摸她的膝蓋,卻摸到了熱乎乎的大腿,再往前才探到她的

膝蓋:「我給你暖暖」

她不吭聲,我就左手撫摸她的膝蓋,右手搭在車把上慢吞吞的危險駕駛。

大半夜大街上連條狗都沒有,摸摸能咋地。

十分鍾就到了她住處,我揮揮手示意她下車,她有點氣:我下啥啊,裙子你

壓著呢。

我忙蹦下來等著她下,肖萍翻身下了車,這次沒有顧上拽裙子,我看到了她

兩腿間粉色的內褲。

「趕緊回家睡吧,別亂想了。」

肖萍一邊說一邊往院子里走,我目送她進去,意識到肖萍的屁股竟然還挺翹。

那時是2年的夏夜,女朋友和我分手了已經兩個月了,煩悶的情緒如

同汗液般圍繞著我,濕津津的揮之不去。

我就叫上肖萍陪我喝點酒,因為我不想回家,回到家獨自一人空落落的,大

夏天也跟冰窟窿一樣。

我原來是不好找她喝酒的,畢竟她爸媽睡的早,她最近搬出來單住了,我才

經常叫她出來吃飯,反正她一人住晚回去也沒事,一個人喝酒太悶了。

本來就熟,喝了酒更沒啥忌憚,她說冷就直接去摸她的膝蓋,當然我沒想到

的是一路上都在摸她的大腿和膝蓋,竟然把她摸濕了,她晚上自己自慰了一場才

強強睡著。

當然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些。

肖萍是我姐,其實我倆壓根沒有啥血緣關系。

她媽想認我做干兒子,我給煳弄了過去,倒是從此一直叫肖萍姐姐。

老太太要是知道她心中的好孩子,她理想中的干兒子後來動不動就把她的寶

貝女兒扒個精光發泄欲望估摸要非常生氣。

肖萍是個中專的老師,個子矮矮的,胸大屁股翹,三十好幾了都沒結婚。

原因我不用問都知道:年輕的時候性格好強,誰也看不上;年紀大了她在月

城已經找不到稱心如意的了,哪那么多小伙子等她挑呢。

所以她回月城這么些年也交啥男朋友。

我認識肖萍的時候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把她按在床上把她弄的死去活來,當

然她也沒想到將來的某一天會跪在我面前讓我將子孫發射到她嘴里,還被我按著

腦袋清槍管。

過了一星期,我接到肖萍的電話:你晚上有空教我騎摩托唄,開車上班太堵

了。

我也想學你棄車換摩了。

沒問題,晚上九點吧,我去小叉口接你。

等我到小叉口的時候,肖萍已經在那里等了。

墨綠色的束腰連衣裙,顯得胸更大了,還特意換了雙運動鞋,我很滿意,學

習態度很好嘛。

肖萍騎上車,拽著我衣服:「現在去哪?」

「先去喝點東西然後去西郊吧,路寬敞還沒人。」

「都行,上了你的賊車,還不得聽你的。你想咋干就咋干」

「我啊?我喜歡從後面干。」

「你去死」

腰上一陣劇痛,這娘們掐人還真狠。

等吃完東西到了西郊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我下車示意肖萍坐上去,給她講

了一下點火檔位,讓她自己上去熘達一圈。

她扭頭問:「你不上來啊?」

「我怕死。」

「來吧,我保證慢慢的。」

見她堅持,我坐到後面攬住她的腰。

到底是老司機,肖萍上手還是很快的,畢竟摩托還是比汽車簡單些。

我把手按在肖萍的腰上,三十多歲的女人腰身還是有些豐腴的,軟軟的很是

可手,正在我靜靜的感受這份豐腴時,肖萍的聲音隨風飄了過來:「抱緊!我准

備加速了。」

隨著聲音她扒拉了一下我的手,我趁坡下驢,雙手環抱住她,左手伸到她胸

下,右手按在了她兩腿間。

她僵了一下,最終什么也沒說,伏下頭默默的加了一把油門。

我順勢摸了把肖萍的胸,著實不小,見她沒反應干脆上手揉捏起那好大一團

,像灌了水的氣球,沉甸甸的軟綿綿的,沒有了少女的硬,更柔軟也更讓男人有

暴虐的想法。

熟女這點就是好,都透了,連右手撫摸的小肚子都透著豐腴。

沉默啊,沉默是今夜的月城。

我向前伸了下頭,看表顯都到了七十了,打破沉默在她耳邊說:「你慢點,

我害怕。」

一邊說一邊右手隔著薄薄的裙子從小腹向下探到了內褲里,心里感嘆一聲:

毛真多啊,多的扎手。

肖萍沒有聽我的減速,反倒是繼續加速,我在背後都能聽到她喘著氣,恨不

能把我甩下去的樣子,我在後面抱的更緊了,左手緊緊的抓住她的胸,就跟抓個

車把一樣揉來揉去。

有個把月都沒碰女人了,心里還是有點癢。

在昏黃的路燈下,在月城冷清的環路上,一個女人正駕馭著一輛摩托,身後

的男人把右手也抽上來用兩手握住女人的雙乳就像在駕馭這個女人一般;女人和

身下的摩托一樣順從且平穩。

快樂的時光過的很快,等到肖萍熄火我才意識到已經到她家了,我拍拍她肩

膀讓她下去,我就不下去了,一路上肖萍的屁股都在蹭我,小兄弟早就昂首挺胸

,我要下去站著非露餡不可。

肖萍跳下去一邊撫平衣服上被我揉搓出來的褶皺,一邊氣鼓鼓的看著我的褲

襠。

我全當沒看到肖萍的表情,騎著我心愛的小摩托扭頭就走,今天揉這一把就

當學費了。

過了沒幾天肖萍給我打電話讓我帶著她去黃河邊兜風的時候,我正在文堯身

上做活塞運動。

地上散落著我的衣服,文堯的衣服整齊的碼在床凳上。

文堯是個很有規則的人,哪怕下面水都多到浸濕了內褲,也必須先把衣服規

整迭好去洗了澡,才跪在床上或者蹲在地上等著你把雞巴塞到她嘴里。

我一邊干一邊問文堯:「騷逼多久沒做了,」

文堯憋著不吭聲,我知道文堯的脾氣,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了她都不會認自己

是個騷逼的,即使她私下里在床上就是個騷逼。

文堯是我朋友,在省城的機關里上班,周末回月城。

本來和她不算熟悉。

曾經有些悲傷郁結凝在心頭,我心想去他娘,拋開一切出去散心去,就此離

開月城出去放浪一些時日,在那段時間的某一個晚上我接到了文堯的電話,向我

哭訴和男朋友分手的痛楚,恰逢我也郁結倆人互相倒苦水,卻也從此熟悉起來。

一個月後我趁著文堯正是內心空虛,把她約了出來,女人嘛,在乎的總是精

神的慰藉與孤獨時的陪伴;酒過三巡,微醺話多,試探幾番,見她沒有抗拒意思

,慢慢從按肩把手進展到了摟懷里把玩,又在半推半就間把她帶上車,十分鍾後

的文堯已經被我剝光了扔在床上,兩腿卻緊閉著。

我趴上去咬著文堯的耳朵,手在文堯巨大的奶子上摸來捻去,她的乳頭很快

硬了起來,黑的發紫,腫大的像個大大的菩提籽,我沒有玩串的習慣,我想那些

個玩串的哥們所好的就是這么個手感吧。

當我想去親文堯的脖子的時候,一直憋著不說話只顧喘粗氣的文堯終於吐聲

:「別,明天要上班。」

我轉去吻她的唇,手向下摸到腿根,她腿馬上夾緊,我又用力掰開,中指按

在陰蒂上,她顫抖了一下不再反抗。

手指在肉縫里來回滑動,時不時碰一碰陰蒂;文堯的腿攪來攪去,想合上又

合不上;不多時我指頭上已經全是黏液,我停止親吻左手起勁將文堯抄在懷里,

右手中指勾到文堯逼里,溫暖而濕潤。

文堯低聲呻吟了一下,開始顫抖。

等我壓在文堯身上時,她的陰毛都被淫水打濕粘在了一起。

我看著文堯輕聲說:「自己掰開,扶著它進去。」

文堯已經變粉色的臉更紅了,默默的用一只手扶著雞巴放在了蜜穴口,我勐

地往前一探,文堯叫了一聲,小穴被肉棒塞了個滿滿當當。

我一邊緩慢抽插一邊看著肉棒在文堯小穴里進進出出,抽出來時就剩個龜頭

在文堯小穴里,肉莖把兩片肥膩的陰唇也帶的翻開,陰唇里面粉色的肉隨著肉棒

的進出若隱若現;又勐的頂進去,進去時恨不得連卵子都塞進去。

每塞一次,文堯就會輕輕的叫一聲。

我問文堯:「你下邊好緊,你跟你前男友做的不多啊」

文堯有點不高興:「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我倆就發生過兩次親密關系。」

「還親密關系,就是上床打炮。就跟我現在一樣,我現在就是在操你,操你

個騷逼。」

我拔出來把文堯身子橫側過來從背後插了進去,手伸到前面握住文堯的奶子

,慢慢推送抽出,體驗文堯甬道里的緊致濕滑,里面的嫩肉刮愣著龜頭,一抽一

抽的,本能的想抵抗危險巨物的入侵,卻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只能任由在抗拒粗

大陰莖對它的摧殘。

文堯個子高,又好健身,大洋馬的身材,干起來著實費勁,在床上又慢熱;

搞定她很是費勁,總是鞍前馬後的抽插半小時才能把她弄癱倒到床上。

肖萍電話里絮絮叨叨,我一邊應和她,一邊在文堯身後聳動,文堯咬著被子

角不吭聲,悶聲挨操。

當肖萍說你下周末有空去帶我一起去黃河邊兜風的時候,文堯憋不住叫了一

聲,肖萍聽到了:你在干嘛?看黃片呢?我一邊回道:沒事啊。

一邊加速抽動,文堯很快到了高潮,顧不上別聲,啊啊啊叫個不止。

肖萍說了聲:放屁!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我把手機扔一邊,兩手扶著文堯的肥臀,專心做愛。

事後文堯問我誰打的電話,我說沒誰。

文堯很知趣,不會多問什么來玷污純潔的炮友關系。

這種分寸是我倆還能聯系這么久的最大維系。

幾天後我去給肖萍幫忙搬東西的時候,她一切如常,就跟她從來沒有聽到過

那些呻吟一樣,就問我改騎摩托後閑著的汽車怎么保養之類的閑話。

快到她家時,她給我說最近腿抽筋,我捏了捏她的小腿說我給你按按,她把

我手打掉,我又上手她又打掉。

我把她拽到路燈照不到的角落里,一把抱過來拍了拍她的屁股:不聽話,今

兒非給你按按不行。

碩大的奶子被擠在兩人中間,像軟爛的柿餅。

肖萍呼吸都不暢了,整個人僵住,我撩起她的裙子捏著她的屁股,一邊在她

耳朵邊說我給你按按,按按不抽筋。

回過神來的肖萍開始掙扎低聲罵:「你想死吧你。」

我咬著她的頭發馬上把手放在她背後試圖單手解掉她的胸罩,肖萍嚇得向我

求饒:別!有人過!求求你!別解開。

我能感覺到她的顫抖,一個快四十歲的女人竟然因為性事嚇得發抖真是有意

思急了。

我想逗逗她,抓住她的手按在我小腹下面:「你給我揉揉吧,我不解開。」

她竟然一點都沒有猶豫把手伸進我褲子里抓住了胯下的巨物聽話的揉搓起來。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開了胸罩,手抓住肖萍的奶子也揉搓起來:「不行

,我還是忍不住了姐。」

肖萍嚇得連聲說:「你別這樣,我比你大。」

「我就喜歡玩大的,大的軟和還舒服,你讓我弄弄吧。」

肖萍臉都白了,我不再嚇她,把手從她體恤里拔出來,緊緊抱住她在她耳邊

說:「姐,下個星期去河邊,你給我口吧,要不然弄出來也行。」

肖萍咬著嘴唇一句話不說,不知道是不是嚇傻了,我提醒她:不用揉了,揉

不出來的。

她才慌忙放開陰莖。

我拉上拉鏈,咬著她耳朵:「姐,你真可愛。」

說完扭頭就走,留下她慌亂的的整理衣物。

後來的一個星期,肖萍就跟消失了一樣,一直到周五的晚上才突然過來找我

:「不是去黃河灘兜風么,今天幾點你忙完?」

我逗她:」

要不我們開車去吧,座椅舒服空間還大,想干啥干啥。」

肖萍的臉瞬間紅了:」

那我不去了。」

我知道她怕什么,笑笑說那就還是摩托吧。

到了黃河邊,廢橋邊的探燈發出慘白的光,河對岸的燈一閃一閃有車在路上

走,有幾個住戶也不多。

正值汛期,水漲起來,嘩嘩作響。

我忍不住把肖萍摟住,她不吭聲,我把她裙子掀起來解開胸罩,抓住她的胸

揉搓起來,相比她的個子這奶子真是大。

肖萍咬著嘴唇不作死,我低下頭隔著裙子的薄紗咬了下她的乳頭,她低聲呻

吟了一聲,又繼續不做聲了。

我抬起頭親吻她的脖子,她這次沒有阻攔我,從脖子親到耳朵的時候她已經

忍不住抱緊了我,我把手伸到她腰上把內褲拽了下去,露出雪白的屁股,一只手

直接按到陰阜上,肖萍的陰毛出乎意料的多,雜亂無章的草一般,用手指按住她

的陰蒂輕輕揉轉,不一會肖萍就跟身上來了跳蚤一樣,陰蒂開始腫大,手指也逐

漸濕潤,我把手拿上來迎著光,指頭被黏液沾滿露出水光來。

肖萍看著我的手指不吭聲不知道在想什么,沒有含羞也沒有憤怒,我把指頭

上的水抹在肖萍臉上,繼續伸手下去探索肖萍身體的奧秘,這次我直接把手指伸

了進去,快四十歲的女人,陰道還是那么暖滑。

肖萍露出痛苦的神色,嘴微微張開呼吸急促,我吻上去,她瘋狂的回應著我

,吸吮我的舌頭。

上下加攻之下,肖萍很快高潮了,下面的水弄的我整個手都是,整個人的身

體都僵硬了一般。

我開始脫下自己的短褲,今天特意穿的運動短褲就為了方便,肖萍突然從夢

里驚醒一般:「別弄我,別弄我。我求求你,不行,怎么都可以,別弄我。」

「別裝了姐,你這水可不是一般的多。」」

不行,反正不能和你做,我給你舔吧,你弄我嘴里。

下邊不行。」

我意識到有些問題:「到底是為啥」

「你不要問為啥,反正不行」

「你不說我可就用強了啊」

說完我掰開了肖萍的腿,作勢要插她,她嚇壞了脫口而出:「我有男朋友了」

「啥?我不信」

「真的,剛認識一個月。你要上個月弄我我就讓你弄了,現在不行。」

我看著眼前這個女人,有些好笑又有些生氣:「你倆是不是睡過了」

肖萍不說話,「你交了男朋友,但是他滿足不了你,你想和我做心里又害怕

是么?」

我突然沒了很多興致,抱著肖萍撫摸著她的背,看著肖萍背後的黃河水,什

么也沒說。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肖萍扎在我懷里也不說話,就這樣靜靜的像凋塑一般不知道呆了多久,肖萍

開始抽泣起來,我低下頭把腦袋湊在一起,她的淚水很快浸濕了我的t恤:「別

哭了,鼻涕都蹭我衣服上了」

肖萍伸手打了下我的後背瓮聲瓮氣的問:「你還想要么」

我不想說話,沉默啊,沉默是今晚的黃河。

「憋著不好。」

說完肖萍蹲了下去,拔下我的褲子,然後雞巴感受到一股溫熱,肖萍把雞巴

含在嘴里,勃起的陰莖在肖萍嘴里進進出出,我按著肖萍的頭,像按著我的奴隸。

肖萍把雞巴吐出來仰頭看著我,臉上布滿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