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域記事-納格蘭風情篇】06(1 / 2)

chapter 6

不管隱藏在背後的勢力是誰,部落對暮光嶺的用兵決定不會改變,因為伊

尼亞帶來的信件里不光提到了飛船,還提到了對方正在建造的東西完成大半

後的建築像及了地獄火半島上那座【黑暗之門】。

對此,基本可以確定暮光嶺上的事情有【燃燒軍團】參與,只是有一個疑問

無法解釋,在地獄火半島上【黑暗神殿】勢力控制內就有一座半毀的舊門,如

果想要修復,其工程量會比新建一座要小很多,為什么伊利丹還要舍易求難呢?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暮光嶺上的惡魔屬於另一位惡魔領,畢竟在青

銅之王薩格拉斯死後,【燃燒軍團】內部也是山頭林立,互不統屬。如果真

是其他的惡魔領插手,那么那些高等精靈又是誰的屬下?

從大帳出來後,眾人各自去准備,當我把要出遠門的事告訴安妮後,小姑

娘眼淚又開始吧嗒吧嗒直掉。

「安妮乖,【哈蘭】離【加拉多】又不遠,人很快就能來的。」

說實話,我還真有點舍不得這個乖巧的人類女奴,可惜作戰任務中就算軍官

也不能帶著仆人,除非我忍心將安妮編入運輸隊,然後看她死在半路上。

安妮也不說話,只是死死地抓著我的衣角不肯放手,我花了好大功夫也沒能

安慰住她,安穩的生活才過了三個月,轉眼,疼愛自己的人又要離開了,也不

知道什么時候能來,難怪她傷心成這樣。

「哭什么!老子是去作戰,又不是去送死,你現在哭的這么起勁,是提前為

我哭喪啊!」

見勸不住安妮,我只好起臉,用恐嚇的方法讓安妮收住眼淚。

「不,不是的,安妮,不想人上戰場,很危險,不想人死,嗚~」

「唉。」

輕輕摟過安妮,讓她的頭靠在我的胸口。

「人我可是高階上位強者,離傳奇僅一步之遙,只要不傻到一個人沖軍陣,

怎么可能輕易死掉。」

「人,保證來?」

「恩,保證。」

戰場上瞬息萬變,局勢誰也說不准,傳奇一不小心都有可能隕落,但為了讓

安妮安心,我也只能說一謊話了。

軍團力計劃在三天後的早上出發,但作為前鋒的狼騎兵必需提前一天行動。

出發前的那一個晚上,我把家里所有的代金券一起交給了安妮,現在鎮上的

人都知道她是我的私奴,有了這些錢,就算我短時間內無法來,也夠她生活很

久。

那一晚,安妮在床上的表現很瘋狂,連續高潮了六次,幾乎脫力,其中有二

次是吹潮,我也在安妮的拼命侍奉下「梅開二度」,我知道她這么不顧身體的做

愛是想要讓我在離開的日子里也能想起她,好不容易有了依靠,她不想再次失去。

第二天清晨,我和加爾魯什帶領兩個狼騎兵中隊離開了【加拉多】向往【哈

蘭】,這一路還算順利,只遇到了兩股較大的獸群,將它們驅逐出後,我們用獸

骨沿途立了警告標志,嚇阻這些猛獸在短期內到這條路上。

行軍七天後,隊伍到達了【哈蘭】,這個位於奇特盆地中突起高地上的城鎮,

【哈蘭】的居民除了獸人之外還有黑矮人,所以建築風格與獸人其它城鎮不同,

作為當初一起從惡魔的奴役下逃出的盟友,獸人族大度的接納了這個已鍛造手藝

著稱的矮人族分支,所以在這里的街道兩邊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鐵匠鋪及裝備店,

納格蘭草原上的武器大部分產自於這里。

與如今負責【哈蘭】守備事務的長者克里丹薩滿報備後,狼騎兵隊伍住進了

提前為我們分配好的駐地。

在新駐地休整了一天,然後和本地的狼騎兵流,臨時接受克里丹薩滿的指

揮,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劍聖蘭特瑞·火刃在【基爾羅堡】還沒有新的消息傳,鎮守【哈蘭】

的克里丹薩滿也暫時沒有任務下達,作為加爾魯什副官的我有難得的空閑可以自

己安排。(加爾魯什是個好領導)

自從將【氣】的修煉法融入武技後,我身體強度提高了不少,原先的長劍感

覺有些輕了,所以乘著今天有空我決定去裝備街逛逛,好給自己找把順手的新劍。

裝備街是個繁華又臟亂的地方,大量外來人口充斥著這里,與納格蘭獸人處

於中立關系的一些異族部落也會從這里進口他們所需要的武器裝備。

我來到一家名叫「灰胡子鐵匠鋪」的店前,它是這條街上最好的武器店,

人是個綽號叫「灰胡子」的黑矮人鍛造大師。

進門後,我看見一個拿著短鞭的黑矮人正指揮著兩個強壯的食人魔奴隸從角

落里抱了一捆鐵矛出來,這些鐵矛差不多有一米五長,形狀一看就知道是軍隊中

經常使用的投槍。

除了這些投槍外,還有其他一些成箱的三棱箭頭,半人多高的盾牌,以及存

放箭支、投槍的獸皮囊和武裝帶環扣等小物件。

黑矮人發現有人入店,轉頭一看是個高大的雄性獸人,應該是來買武器的,

於是隨手指著武器架用通用語道:「要買武器自己看,訂制的話得過一段時間再

來。」

店里的重武器只幾件,不是戰斧,就是戰錘,沒我想要的大劍。

「請問您是灰胡子大師嗎?」

黑矮人的脾氣暴躁,顯的有些不耐煩。「師傅不在,有事?」

不等我答他又接著道:「又是來訂武器的話就不要說了,最近軍營的單子

都忙不過來,沒空接其它活。」

帶著失望我繼續前往其它出售武器的店鋪,基本上大一點的鐵匠鋪都在為【

哈蘭】接下來的軍事行動打造器械,成品里雖然有些大劍,但都是材質一般的普

通貨。

逛到街頭的時候我看見了伊尼亞,當時她正將一個強壯的男性獸人踩在腳

下施虐。

「這是個什么情況?」

我左右一打聽,才知道被踩在下面的那位是伊尼亞的追求者。

繼承了游牧民族習慣,獸人的求愛方式很直接,看上了姑娘你可以當面示愛,

如果被拒絕你可以選擇在姑娘結婚的那天上門搶親,打贏了新郎後新娘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