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廖瑜篇】第一章 我有一個哺乳期的美艷教師(1 / 2)

心動廖瑜篇 本站 4912 字 2020-12-18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 第'一'''小'說'站

改編者:998

26/2/4發表

前言:

本文改編自前輩作者初戀璀璨如夏花的《重生之心動》,摘取本人記憶最深刻的人妻女教師廖瑜的片段,略作修改,自成一篇獨立的小故事。另歡迎各路純愛黨品讀原著,文風是曖昧溫馨流的極品,肉戲雖無敏感字眼,卻更比黃書出彩。

改編綱領

、標簽:純愛、無異能、加料

2、權:如原作者不允許將即刻停止侵權行為。

3、改編方向:原著很完美,但是全部加肉很麻煩,所以只選最喜歡的廖瑜,改出一個單獨的中篇故事。並且原著的篇幅很大,但我都會略作修改,看過的朋友可以重溫一遍,並看到不同於原著發於正規站的諸多限制,我將呈現更加露骨的肉戲。

4、關於我:本來打算重活了改編的第二部停一下,自己開個文章,但是熬夜+擼管既傷身又傷腦,本屌最近腦子空空的,差點擼成傻逼……所以就還是改編點自己喜歡的東西吧。

廖瑜,是秦安原來所在的初68班班任,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少婦,她對秦安的評價是:「這個孩子,就是每天給我吃千年人參,我也管不了。」

她口中的秦安,現在則是初69班的學生,嗯,幾個月前他重活了。

現在的他,雖然身高在一群孩子里尚數拔尖,但靈魂則跟同齡的孩子完全不同一個歷經滄桑坎坷的成年人。

初秋的日子依然陽光燦爛,只是色系漸淡,遠處婆娑斑駁的竹林間陣陣清爽被微風帶來,拂過摧平一座矮山而成的操場,滿地塵土飛揚。

新建的教學樓黃白相間的瓷磚鋥亮,雄渾的喇叭聲響起,各個班級的老師站在教學樓的走廊上,看著操場上一個個列隊時也不會老實的少年少女。

「第七套全國中小學生廣播體操,現在開始,原地踏步走!」

秦安手臂僵硬地隨著節拍擺,以他的心理年齡,再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有些太過於幼稚和可笑,然而他必須做。

各個班級站立的位置相隔,都是男生一排,女生一排。

「秦安。」成熟充滿雌性的女音響起,讓心不在焉的他神。

秦安抬起頭來,眼前是一個風韻十足的極品美艷少婦,正是前班任廖瑜,標准的鵝卵石臉型,在多年後會成為韓風來襲追逐的潮流,柔順的大波浪長發盤在腦後一絲不苟,哺乳期格外豐滿的乳峰鼓鼓盪盪,略顯豐滿的腰肢充滿了肉感,卻並沒有什么贅肉,反而更加誘人,碩大的骨盆附著的肥膩更是讓臀線誇張地翹挺圓滾。

就這身條,就完爆所有女性!

天生的尤物,秦安即便反感對方也這樣理所當然的認為。

廖瑜凈身高一六十八公分,穿著鋥亮的高跟鞋,襯托的本就修長的雙腿愈發頎長,高跟鞋特有的塑形功能,增添性感的同時讓人不免咂舌,這種裊娜娉婷的胴體,放在古代絕不比什么妲己、褒姒差半分。

這位風情萬種的絕色立在台階上,只能讓不到一米六的秦安仰視,且對方高傲的微仰臻首,眼中不掩厭惡的冰冷,讓任昊生不起半分喜歡。

廖瑜暗暗慍怒,她有一剎那的錯覺,剛才這個孩子打量自己的眼光和某種神態,居然像極了學校里那些對著她暗吞口水的男同事,雖然沒有明目張膽的邪淫意味,但這種毫不遮掩的欣賞方式,已讓她非常不爽,特別是這個小鬼她本就討厭。

「你在看什么?」廖瑜怒道。

「沒什么……就是覺得廖老師產後恢復不錯,嗯,不過上了歲數,可要注意鍛煉身體,多吃富含纖維的雜糧,多做做扭腰運動,更能保持身材。秋風起,余毒未散,小寶寶注意排毒降火,水里要放點清火寶。」上一世,秦安對廖瑜的怨憤早已在荏苒光陰中淡去,記憶中就只剩對方的火辣難以忘記,更忘不掉那些年將她當成性幻想對象而消耗少年過於充沛的海量精力……

但這次再見到她,不知怎么的,秦安的語氣就有些輕佻和隨意,透著不屑的狂狷。

「呵,你懂得倒是挺多!」廖瑜不怒反笑,「你不如把這些心思,放在學習上,我是想看看,你轉個班能有多大出息!」

「這就不煩勞您操心了。」秦安不咸不淡,雖說被趕出68班只是前幾天,但對於重活後的他已有二十余載,如今廖瑜的言語已無威力。

現在想想,除卻當年那種被掃地出門的挫敗恥辱感,秦安覺得自己可能還要感謝她,若不是換了班,繼續和吵鬧起來不顧一切,沒心沒肺的小女生糾纏下去,自己能否在初三成績如同火箭般上升,那都是未知數。

秦安記得,剛到69班時,秦安在全年級兩余人中排到了一五十名以後,但是到了期中考試,他已經進入了班級前十,到了期末全鎮所有中學的七科競賽里,他是全鎮第五十名,年級前十。

那時候秦安最好成績是年級第五,父親秦淮因為身兼多個班級的英語授課,卸下了班任的職務,由語文老師鄧老師擔任,讓秦淮感覺到揚眉吐氣的是,廖瑜居然要求秦安轉68班,被秦淮理所當然地拒絕了。

秦安覺得,既然自己以前就可以制造這樣咸魚翻身,拖油瓶變火箭的事情,現在的自己更加可以,數學,外語,毫無障礙,物理,化學,稍微翻翻,那些東西就會來,至於政治,歷史,無非就是死記硬背,他並沒有太多擔心的,最後剩下的語文,倒是讓秦安有些頭疼,不過作文那一項,秦安不說拿滿分,總分4,拿個35以上絕對沒有問題。

「你給我聽著,不准再騷擾葉竹瀾,那個孩子加把勁沖刺一下,還是可以上一中的。至於你……哼。」廖瑜十分氣人的刻薄,她被秦安的態度激怒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不尊重老師,對老師的威嚴視若無睹的學生。

其實不用廖瑜說,秦安也對那個早在記憶中記不清五官的小女孩沒了興趣。上輩子秦安偶有閑暇,倒是想過這種無聊的問題重生後一定要拾遺補缺嗎?

以前的答案是是,而真的重生了,他卻發現對初中充滿代溝的小女孩沒有半分興趣,更不會惡趣味的玩什么蘿莉養成。

秦安打了個哈欠,不搭理廖瑜,來了個沉默是金。

效果自然是杠杠的,年齡上的優勢,加上上輩子秦安就是飽經風霜的老男人,自然,這看似綿軟的妥協實則是太極的以柔克剛,直教廖瑜一拳打到了棉花上,郁氣堵在胸口無處發泄。

恰好做完了操,秦安手插兜轉身就走,這讓呼呼氣喘的廖瑜更氣,頓在原地再次深呼吸後,廖瑜邁開光潔如玉的小腿,噔噔噔的走向教師樓,踏到走廊後一陣「噠噠噠」急促而清脆的高跟鞋響,顯示出這位女教師煩躁的心情。

……

然而,秦安幾天後做了把強力彈弓重拾童趣,卻又是記起這事,便惡趣味的繞到宿舍樓北棟後,覓著廖瑜家的窗戶。他記不得廖瑜家具體的位置,也不好刻意去問,擔心留下些讓人懷疑的蛛絲馬跡。

秦安眯著眼睛,習慣性的摩挲下巴,卻沒了那些扎人的胡碴。估摸著廖瑜家位置的大概,溜溜達達的探頭探腦,直到看到一條孕婦睡衣,足足有g罩杯的乳白色胸罩後,秦安篤定。

廖瑜閑暇愛養些花草,陽台上就放著一大瓶仙人掌,用瓦罐盛著。

秦安躲在樹後,仔細瞄准著,他玩彈弓的實力嘛……

「啪!」自然是極好的。

瓦罐頓時碎裂,破瓦片,泥土,仙人掌一溜兒掉了下來。

廖瑜從陽台上露出身子,她那張褪去老師庄重嚴肅表情的鵝蛋臉有些迷茫和驚駭,倒是俏麗的緊,一身粉色的睡衣裸露著白皙的肩頭和輪廓清晰的美妙鎖骨,高高挺起的一雙豪乳頂的睡衣自乳尖部位往下空盪盪的隨風搖曳,下擺的絲滑綢子偶爾能貼到小腹處,卻看不出半點發胖的凸起。

秦安不無感慨,產後恢復的這么好,這女人真是天生尤物。

廖瑜看到自己,秦安便露出無辜的笑容,掛著欠揍的表情搖了搖頭,示意和自己無關。

廖瑜一雙眉梢翹起,慍色難掩,她才不信和秦安沒有關系,她的仙人掌徹底完蛋了,秦安這么湊巧就在這里看著?

可她也沒有證據,看秦安那副模樣,也不是隨便嚇嚇就能讓他承認的,廖瑜忍著氣,瞪了一眼秦安,離開陽台後,卻拉開一條門縫,偷偷打量著,要是秦安還做些什么,她就可以當場抓住了。

秦安嘿嘿一笑,拉開拉鏈,掏出明顯遠勝同齡人的大鳥,「嘩嘩」撒起尿來。任昊故意使勁尿,同時將老二上揚,居然尿出了三四米遠……讓人羨慕的強壯雞雞。

廖瑜天然狐媚的丹鳳眼明顯一滯,臉頰快速漫起艷色,暗啐一下,便有些慌亂的退離門縫,靠著牆壁後,居然有些心慌意亂,伸手按了按胸口的豐滿,便能聽到怦怦心悸。

對於這樣的少婦,秦安挑逗起來可是肆無忌憚,而他不知道少婦因為某些原因空曠已久,激起的情欲漣漪居然久久未的平息。

抖了抖大肥鳥,秦安低下頭,看到自己那東西基本跟成年時尺寸差不離,毛發密集得很,根本不是同齡人那沒毛的小鳥,難怪廖瑜看了一眼就跑了。

秦安有些尷尬了,倒是忘了自己天生早熟的生殖系統了……

如果只是稚嫩的小鳥兒,還可以說是小孩子心性,算不上什么,但都這么大了,剛才那不是赤裸裸地耍流氓嗎?

有些尷尬的匆匆到家,吃過飯,此後的日子里秦安認真學習,也不怎么跟同班的小孩兒一起玩,這輩子不是沒有目標,他的目標還很遠大。

錢嘛,越多越好,重生了說什么也要做人上人,秦安就是個俗人。

有了錢能享受這世界上最好的物質與女人,上輩子雖有妻女,卻過的不甚美好,妻子不賢惠,女兒也不像小棉襖……

有過孩子唯一給秦安的感受就是,父母不易,所以他這輩子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善為先的孝順。

平淡的日子總是飛快。

周六秦安帶著報名費參加了繪畫班,他的第一個賺錢計劃就是畫漫畫。

出乎意料的是,繪畫班的老師居然是廖瑜的丈夫,畢業於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專業的羅波夫。

據說這人辦過畫展,記得上輩子第一次聽說時,覺得羅波夫挺了不起的,只是以他現在的眼光就另當別論了,羅波夫的畫展顯然不怎么成功,否則也不會窩在一個高中當美術老師。

即使是縣一中,也不可能太重視美術這些「雜課」,只是需要一個專業老師來配一中的門面而已。

不過秦安也不在乎對方能教的多巧妙,作畫只要入了門,剩下的還是看個人,最起碼學一下不至於像無頭蒼蠅,有了大概的譜自己也好確定用功的方向不是。

羅波夫周六來到鎮初中授課,也屬於兼職賺點外快,想想廖瑜也在教授音樂班,兩夫妻倒是增加了不少收入。

秦安也不無八卦的心思,偶爾想過,大概廖瑜夫妻倆就是搞藝術的時候認識的,畢竟這個羅波夫雖然不說風流倜儻,但外表挺拔白凈,再加藝術的氣質包裝,倒也能迷倒不少發情期的女人。

繪畫班授課的地方經過了羅波夫的布置,擺放了幾幅他的得意作品,正牆上有一個全裸的女子油畫,頓時引起了學生們的一陣低低的驚呼。

女生們羞著轉過臉,男生們偷偷打量著,大概臉紅心跳,還有些沖動吧。

秦安走到油畫下,仔細看著,怎么覺得這沒有露出胸前兩點和腿間芳草的女子胴體,豐滿的少婦形象就那么像廖瑜的體態呢?

莫不是把兩夫妻間的小情趣制作也擺上了?學藝術的果然匪夷所思。

趁著學生動手作畫,羅波夫去了隔壁音樂班看廖瑜教學五線譜,似乎夫妻和睦的樣子,秦安低頭便開始憶民工漫死神,動筆試著畫出男。

直到羅波夫進來宣布課間休息,秦安才伸了個懶腰,看了看作品,搖了搖頭。

差遠了,那就努力學習吧,趁著年輕腦子靈活的時候。

……

重活,必須努力,但閑逸的閑暇也要偶有,好調節無聊甚至苦悶的學習生活。

這日,秦安在柔軟的草地上悠閑的小憩,夕陽遠遠搭在了山頭時,秦安才起身,拿著寫生的四不像畫作慢慢悠悠逛盪到教學樓。

這會兒舞蹈班的學生正好放學,舞蹈班里倒是沒有一個男生,他們都抹不下臉去學跳舞,總覺得那是女孩子才會喜歡的事情。

聽她們議論,教舞蹈的也是廖瑜,她還真是能歌善舞,可惜語文教得不怎么樣,秦安就這么感覺。

秦安不願意和廖瑜碰頭,磨蹭了一陣發現沒有廖瑜的身影,大概是先走了,這才走進教學樓,他還落下了一支4b鉛筆,一塊錢一根,相當於秦安一天的零花錢。

走近繪畫班,秦安才突然聽到一陣爭吵聲,聽聲音似乎是羅波夫和廖瑜。

看熱鬧嘛,秦安也喜歡,特別是關於美女的家事。於是他走到窗前,輕輕撥開窗簾。

總是要先打量宛若東方明珠般耀眼的極品人妻,男人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