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廖瑜篇】第三章 疾馳的肉蛋戰車(1 / 2)

心動廖瑜篇 本站 3831 字 2020-12-18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 第'一'''小'說'站

作者:998

26/3/8發表

自那巴掌起,往後兩天秦安處處躲著廖瑜,偶爾碰頭也只當看不見,目不斜視。

自然是讓廖瑜心里的不滿越來越多,課上沒少刁難他。

很快,月考的成績出來了。

今天天兒格外熱,廖瑜沒穿絲襪,美腿赤條條的暴露在空氣里,一雙綁帶式

高跟涼鞋也從縫隙露出大片足部肌膚,奶白色的凝脂肌膚欺霜賽雪,比大部分白

種人都要白,真真是冰肌玉骨。

偏偏這么白嫩透亮、甚至透過雪花體表隱隱能看到淡青的血管,白到這種程

度卻不顯蒼白,肌膚反而是更加難得的白里透紅。

能歌善舞的妹子真是建康的不得了。

這會兒廖瑜亭亭玉立在校辦黑報下,素手十分淑女的在腮前小幅度扇風降

溫,美眸看著那一溜漂亮的粉筆字,看著那絕不應該屬於一個十三歲少年的華麗

文字,不自覺單手掐腰,如畫的五官帶著慍意,咬牙切齒的絲毫不像為人師表的

二十八歲少婦,倒像負氣的姑娘家。

眼前文字的堆砌,紀伯倫和莎士比亞句子的恰當鑲嵌,那種華麗麗的感覺徹

底震懾住她了。

上沒認真看,這次細品的話,即便她不願承認,也不妨礙這是篇可以上

「現代文摘」的精品文章。

廖瑜捫心自問,以自己的文筆絕對寫不出來。

「秦安真的……還蠻厲害嘛。」然而最近在他手里連連吃癟,這個念頭一起

便被她掐滅。

「哼!譚大同真是亂來,作文能寫詩嗎?居然還給個滿分,給了滿分也算了,

用得著抄到黑報上嗎?」廖瑜暗暗腹誹,昨日下午又脹奶,痛了一下午,沒有

時間改卷,卷子就落到了譚大同手里了,要不然這作文她一定給零分。

最讓廖瑜不安的是,不只是語文,月考的其他四門成績秦安全是滿分!

也就是說,只要他稍稍努力些,期中考試時,政治和歷史兩門成績可以輕松

增加總分分以上,進入年級前十毫無懸念!

甚至第一都不是稀奇……

廖瑜愈發不安,當然,她也不至於毫無職業道德地祈禱一個學生成績越來越

差,但現在關系到她的臉面,秦安可是說了,期中考試他進入年級前十,她就得

承認自己有眼無珠,不會教書,要到秦淮那里去請求他秦安轉68班。

秦淮拒絕是肯定的,廖瑜還沒見過比秦淮更傲氣的人,當初她說那句「這孩

子給我吃人參,我也管不了」的話多半是玩笑的語氣,當時秦淮要是肯多說幾句

好話,教訓一番秦安,廖瑜也不會真的要死要活的把秦安趕出68班。

誰知道秦淮硬氣的一句話也不說,直接把秦安提到了69班,廖瑜覺得要去

秦淮面前低聲下氣,自己臉面都得丟光。

年輕輕輕的都臉嫩,何況像廖瑜這種常年被人眾星捧月的大美人?自然是更

要面子了。

至於秦安,他真的不會68班?

或許自己對他態度好點,他也會喜歡一個看著賞心悅目的老師吧?

到時候他肯定乖乖轉來吧?

等等,自己胡亂想什么呢,哪有老師憑姿色挽留學生的?!

那不就是勾引?!

廖瑜露出一絲赧然,臉蛋兒微醺,狠狠晃動腦袋將荒唐的念頭拋到腦後,旋

而踩著涼高跟「噠噠噠」的離開了。

但頭廖瑜便敲定了這個意,短短一個月,秦安便能在摸底考試拿到全滿

分,所以她有充足的理由挽留他。

對,只是學習的原因。

打定意的廖瑜剛好調了課,68、69班的語文課一起上。

課上她偷偷打量秦安。秦安這會兒則托著腮,很平淡的想著:年級前十對他

來說就是探囊取物,甚至年級第一也是自己想不想的問題。

所以廖瑜肯定要出丑,秦安帶著笑意看向講台,二人視線剛好相觸,廖瑜受

驚似的顫了一下,好像打嗝,也像只機警可愛的小兔兔。

秦安心里一樂,轉而忘記自己的原則,肆無忌憚的打量起講台上秀色可餐的

大美人。工作中總結月考的廖瑜很養眼,很具教師誘惑,單用眼睛看,美好的秀

色便讓他心情愉悅,而能讓這么漂亮的妹子連連吃癟,從惡趣味方面講還是蠻爽

的。

「咳…這次入學摸底考試,大家都考的不錯。班里有六位同學進入年級前二

十,非常好!但是全部是女生,69班也是,四個年級前二十有三位是女同學。」

突然沉默,講話節奏非常好。

廖瑜雙手扶著講台微微探身,常年舞蹈的根底腰筆直,待環顧所有人後繼

續開口,「我不知道你們男生是怎么想的,但是被女生一直壓制,你們這些大男

生甘心嗎?所以啊,男同學們應該奮起直追,拿出男子漢不服輸的精神,爭取下

次考試超過女生,明白嗎?」聲音鏗鏘有力,庄重威嚴,但這種嚴厲的儀態配上

妍姿艷質的外表,卻又散發出女王般的誘惑力,讓一眾男學生直想跪添。

「明白了!」兩個班級差不多五十個男學生,洪亮整齊的聲音差點掀飛

屋頂。

「同學們有信心嗎?!」待再次聽到整齊的「有」,廖瑜滿意的點點頭,她

覺得自己演講的非常棒。秦安自是將她那點得意看了出來,沒忍住差點笑出聲,

一群六年級的孩子,糊弄不住才有鬼好嗎?

「在這里特別表揚秦安,四門一分!而之前他的成績是倒數。但他知恥後

勇,發奮起來僅用了一個月便拿到如此傲人的成績,我教學也快十年,還沒見過

摸底考試考出全滿分的學生。」這會兒廖瑜收起為師的威儀,擺出一副端庄而不

失親近的模樣,似乎是例行公事地表揚學生。

她也就能做到這樣了,自尊心太強,而且面對秦安,格外抹不下面子。

「老師,我不是你的學生。」這打臉的話秦安忍住沒說,但卻對小心思的小

心思有所察覺,畢竟「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話滿滿的真理,秦安可是奉為座

右銘。

所以這表揚非但沒讓他暗爽,反而心里默默給廖瑜打上勢利眼的標簽。

這時候沉默是金,面對廖瑜的示好,秦安也不看她,表情冷淡。

這下廖瑜恬美的笑容僵住了,壓制住迅速升起的怒意,原本想好的一些套路

和做作情緒都拋之腦後了,見到秦安這副樣子,她就覺得格外無奈和郁悶,就好

像那天光著半個身子被他看了個徹底。

廖瑜很不甘心,但是當著學生的面拉不下臉,待到第二天重新鼓起勇氣後,

便又生新計,上午放學後將秦安與葉竹瀾叫到辦公室。

她這么想:你不是喜歡這個小姑娘嗎?那就來個美人計,興許秦安就是個小

屁孩,不知道熟女的好,所以才對自己不咸不淡的。

這么想著,最近在秦安身上飽受挫折的廖瑜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樂顛顛的

篤定今天會拿下他。

教學樓走廊,秦安跟一個瘦巴巴,忸忸怩怩的小姑娘,一前一後的走著。

姑娘便是葉竹瀾,模樣清秀膚質白皙,但是身材干巴巴的,性格也幼稚,而

且畏畏縮縮的毫無女人味。

是班花,自己曾明戀的人。

她上輩子的模樣已經很模糊,重生前大約十五年前,自己也就在一次同學會

見過她,那時她二十五左右,已經嫁為人婦,抱著孩子發了福,打扮的普普通通,

跟幾個早育的女同學談論育兒,那會兒他便對她斷了念想,只剩記憶里讓人緬懷

的美好。

在重來,面對一柴火妞,一個3的少女,他發現自己沒興趣。想來也是,

才六年級的小姑娘,月經都不知道來沒來。一起聊天吧,談不到一塊,養成吧,

他不是變態怪大叔沒那癖好。

感覺這東西很奇妙,沒了感覺,秦安重生後沒理過她一次,小姑娘也不好意

找他說話,正他意。

「秦安……你最近,最近怎么不,不理我……」葉竹瀾跟在身後,終於是忍

不住了,手指不安的攪在一起,垂首結結巴巴的受氣樣。

然而聲若蚊蚋,秦安根本沒聽見,自顧自的走到辦公室門口,咚咚咚敲門。

他算是長記性了,這次知道敲門。

身後的葉竹瀾也再沒勇氣說話,只是幽怨的看著秦安的背影。

如今的秦安給她一種獨特的感覺,從容自信,不再如之前頑劣,突然就沒了

同齡男生的那種幼稚感。這在小女生看來魅力十足。

很快,葉竹瀾由單純喜歡他買蠢逗樂,變得喜歡上他了。但換了班級的秦安

卻不再纏著她,這讓她生了好久悶氣,還決定不理他,但是……人家根本不在意。

甚至她多次從69班門前轉悠,秦安明明看見她卻把她當空氣。

這年頭瓊瑤劇正火,對葉竹瀾的影響很大,對於秦安的冷淡表現,她感覺自

己就跟苦情戲的女角似得,整日幽幽怨怨的活像葬花的林黛玉,但這股幽怨出

現在小女生身上,卻給人感覺是不討喜的陰郁,有絲別扭感。

最近當她決定高傲的不在搭理秦安,以保留最後那點自尊時,秦安今天的成

績便殘忍的將她那一點外貌與學習上的優越感爆的干干凈凈。

小姑娘自卑了,導致現在面對秦安結結巴巴的,極度不自信。

低頭跟著秦安進了辦公室,結果因為頭快埋到胸口差點撞到他後背,抬頭就

見秦安正在自然的打量班任。

今天的廖瑜穿著一件黑色絲綢面料的小西裝,里邊是白色的薄紗皺領襯衫,

千層皺的領子被她豐滿飽滿的乳房高高頂起一層層,隨著她的呼吸而略有些起伏,

小巧的腰肢上系著一根絲巾,好似要把她那誇張的胸和臀部曲線給扎起一般,下

身黑色的套裙里,棉質的打底褲包裹著渾圓的臀線和修長的雙腿,也不管她這樣

的裝扮會讓多少青春期的小男生羞紅了臉,那雙高跟鞋更是透露著若矜持,若含

蓄的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