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廖瑜篇】第四章(1 / 2)

心動廖瑜篇 本站 5337 字 2020-12-18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 第'一'''小'說'站

【心動廖瑜篇】第四章 哺乳期教師睡著,偷玩她的豪乳

作者:998

26/3/2發表

字數:927

**************

前言:肉戲來了,工作那么忙還為大家送福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呀。

通知:重活了暫停,工作太忙了沒精力寫,畢竟故事進展到那個階段,有非

常長的原創篇幅,需要耗費大量精力。

而改編【心動】的廖瑜篇,原著的描述非常到位,我需要做的相對要少,只

需要加點肉,讓劇情通順無硬傷就行,目前只有心動最好寫。

至於新挖的海賊坑,排在心動之後填,具體第幾順位,看情況。因為最近想

寫娘化超級英雄的故事,不知道會不會動筆。

。心動,海賊,娘化這三個故事都是中篇,而為了盡快填坑,心動估計只會

寫廖瑜一個女性了,她媽她妹就算了。

海賊的話,本來計劃讓角依靠欺騙,混到女帝身邊當仆從【化個妝自稱是

女人】,但是為了之後的寫作計劃,看情況,也可能走強奸奴役的線,威逼之類

的,那樣寫起來會快很多。

************

(第四章)哺乳期教師睡著,偷玩她的豪乳

秦安走後,那陣賤嗖嗖的勁兒過去了,便心有訕訕的覺得自己做的過分了。

廖瑜本質不壞,就是太好面子,而且也從沒對自己做什么過分的事兒,自己

卻惡趣味的把她氣哭,委實不地道。

但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這次徹底把她得罪慘了,估摸著道歉也沒用,秦安

冥思苦想也想不出和解的對策,干脆便拋到腦後,不再煩心。

然而次日,秦安就有了贖罪的機會,廖瑜著臉,一整天利用教師的職權使

喚他,還換他當69班的語文課代表,矯情到一杯水都要他端著。

秦安看在她精心打扮的賞心悅目的份上,便老老實實任由使喚,眼睛也不亂

看了,規矩的很。

結果廖瑜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見他突然就規規矩矩不看自己了,反而覺得

更氣。然後報復性的將頤指氣使的少奶奶風范擺出,也是吃定了他心有愧疚。

最終這段「奴仆」生涯持續了三天,秦安就撂挑子不干了他受不了了,

廖瑜折磨人是真有一套。

往後,秦安對廖瑜如避蛇蠍,生活則是每天嚴格按作息表進行,成年人的韌

性讓他堅持的毫不費力,每天早起跑步,家便是略一洗漱,接著吃拜托母親做

的營養餐,畢竟上輩子身高不到一米八,還是有升值潛力的。

上學後,課上鼓搗創業賺錢,看一些感興趣的書籍,讓自己更加具有內涵。

畢竟想要活的有品位有質量,做人上人,知識與內涵的沉淀永遠不嫌多。

平靜的日子持續了很久,畢竟生活就是這樣,哪有那么多大起大落。直到某

日,秦安家聽說廖瑜剛剛帶著禮品來拜訪過。

秦安不認為廖瑜是來看自己的,稍一琢磨,想來也是想借機緩和與父親的同

事關系吧,估計是怕期中考試後抹不下面子,先來緩和下僵硬的關系,到時不至

於太過尷尬。

禮尚往來是中國的傳統美德,秦淮罪重禮節,隔天便讓秦安提溜著禮品到她

那兒禮。

秦安盡管不願意,但父命不敢為,只能拉攏著腦袋,提著禮品前往廖瑜的宿

舍樓。

宿舍樓房間的格局都是一般模樣,一個客廳,一個稍大的房間,一個稍小的

房間。廖瑜家的門虛掩著,秦安便推開進入玄關,客廳里入眼擺著一個用透明塑

料袋子裝著的大布娃娃。秦安一愣,旋即有些好笑。

也不算出乎意料。

那時廖瑜被欺負到沒法子了,便展露出小女孩的本性,所以喜歡這種東西不

奇怪,只是聯想到她現在為人妻母的身份,感覺還是有些怪異的。

「廖老師?在家嗎?」秦安喊道,進了人家家門,總不能一聲不吭。

門都沒鎖,廖瑜肯定是在家的,秦安又喊了幾聲,還是沒人應,秦安偷偷從

卧室門縫里瞅了過去,廖瑜躺在床上,卻不像是睡覺的樣子。

「廖老師?」秦安覺得有些奇怪,這廖瑜該不會出了什么事吧?

秦安推開了門,廖瑜的房間里總有一股似暖似馨的柔柔乳香味,寬大新潮的

席夢思床墊上鋪著竹篾涼席,廖瑜穿著一身粉紅色的及膝長裙側卧在床上,臉朝

著秦安,卻閉著眼睛,沒有什么反應。

廖瑜穿的裙子是那種可以作為套裙里襯的樣式,脫掉套裙就能當舒適的睡衣,

柔軟貼身的質地勾勒著她豐滿誇張的身材曲線,她甚至還穿著鞋襪就躺在那里,

一雙黑色的高跟鞋,一雙白色提花的玻璃短絲襪,手中則拿著西裝小外套和一盒

西葯。

誇張高聳的酥胸總是沉甸甸地奪人眼球,秦安往下看,便再次注意到她那雙

勻稱圓潤的腿竟然如此修長,纖細筆直的小腿一腿伸直,和漸漸豐腴的大腿構成

一個角度極細的三角形,翹挺的臀線在裙子下頂起了內褲的一些紋落,隱約可見

一片耀眼的白和淺灰色相互映襯的誘人心跳,面對這樣的情景,秦安不知不覺屏

住呼吸,感覺到身體里一絲燥熱在胡亂躥動著。

天天鍛煉的原因,他的發育更加快速,精力更充沛,這才十三呢,要到十八

歲火力最旺那的那會兒,估計只看這香玉軟卧便會血脈僨張,不能自已吧?

深呼吸幾次,秦安發現自己還是調整不過來,再次把目光投向玉體橫陳的妙

人,眼神愈發火熱。

她側躺在那里,平整的小腹也沒有一絲贅肉,另一條腿壓過來擋住了雙腿之

間鼓脹肥厚的恥丘,小腹上分開的領口鑲嵌著純白色的蕾絲,在那欺霜賽雪的乳

肉間竟然黯然失色,那條足以埋葬男人雄心壯志的深邃乳溝,動人心魄地遮遮掩

掩,不肯暴露雄偉的全貌。

秦安覺得,此情此景下如果一窺全貌,只怕會失足跌入這艷色編制的陷阱,

再也逃脫不出來。

沒錯,這種環境下,秦安的呼吸愈發急促,眼睛炙熱的似要噴火,他覺得要

把持不住了!

廖瑜的胴體實在有太多成熟嫵媚的誘惑了,讓人迷醉,以至於秦安最後才注

意到她那張俏麗的鵝蛋臉上有著一片不正常的紅暈。

幾番深呼吸,秦安順手把禮品放在了床櫃上,收斂了單獨和廖瑜在一起時不

羈和放肆的心態,伸手摸了摸廖瑜的額頭。

廖瑜發著燒,居然有些燙手,秦安便狐疑的拿起那盒西葯,一看是消炎葯。

細看說明,發現有一條「脹奶引起的乳腺發炎導致發燒」。

果然,拿溫水敷乳的方法其實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秦安想著自己總去關注人

家一個成熟少婦如何退奶也不是一事,一般家里的女性長輩都會教做媳婦的,

廖瑜卻是一個人住在這里,大概因為羅波夫的關系和婆家也不怎么親近,父母又

離得遠,平日里端庄矜持的女教師,這時候竟然沒人照顧,一副楚楚動人的可憐

樣子。

但秦安理所當然的想法是錯誤的,實際是:姑娘自懷孕後發現羅波夫出軌,

過於苛刻追求完美的性格便讓她直接離開了丈夫,之後雖說沒打算離婚,但是生

了孩子後,婆家與母親般勸解她也不聽,一意孤行下,孩子被婆家弄走了,婚

姻也走到了尾聲。

孩子不在她這兒,這兩大包的鼓脹奶水自然是沒人清理,平日廖瑜都是自己

擠出來,但時間久了,這種略微粗魯的法子終究顯現出弊端。

秦安蹙眉思對策,不能就這么放著她走了,因為廖瑜即便蹙著眉也充滿西

子捧心的病嬌美感,讓任何人見了都會同情心、保護欲大增,他可是地道的大男

人,面對這種我見猶憐的嬌娃自然也是如此。

廖瑜的魅力實在是太強大了,這也是為什么之前要躲著廖瑜,因為他知道,

自己肯定抵擋不住廖瑜無意間散發的種種雌性魅力。

此時便印證了他的判斷,留下自己只會更加沉迷與廖瑜的魅力,而且此情此

景如果被廖瑜發現,後果更是嚴重。

「但……總不能放著她不管吧,自己只是伸出援助之手,僅此而已。」秦安

底氣不足的這樣想。

暫時拋下雜亂的念頭,秦安拿了毛巾來,湛藍色的毛巾上有著一支小花貓,

透著一股淡淡的清香,蘸了水,放在了廖瑜奶白色的光潤額頭上。

接著倒了一點水,秦安艱難的咽了口唾沫,打算給廖瑜喂葯,坐到床頭後眼

神卻不老實了。

他看見了從白色蕾絲邊領口露出了淺灰色的胸罩邊沿,廖瑜是一名非常注意

儀表形象的老師,即使有脹奶的苦楚,她也不可能出門時不佩戴乳罩。

乳罩型號估計不小,但對於妊娠過後乳房二次「發育」的產後婦女而言,仍

舊小了。

內衣緊緊的聚攏著巍峨的雙峰,猶如鋪著一層薄薄白雪般耀眼的乳峰,潔白

的乳肉散發著晶瑩的光澤,那些微凸的、略顯猙獰的青色血管如同山峰的溪流脈

絡,點綴的更顯壯觀瑰麗。

秦安眼饞的咽口唾沫,暗忖這可是脹奶引起的乳腺炎啊,血管都擠成這樣了

還穿著胸罩,是有多要面子?

漸漸的,秦安的雙眸看著雪白的豪乳拔不出來了,眼神逐漸變得更加炙熱,

本能的火焰似要從瞳孔溢出。

「撲通撲通……」秦安心慌意亂的坐在床邊,熱血上涌沖的小臉通紅,欲血

沸騰讓他都能聽到自己躁動有力的心跳。

暖暖曖昧的奶香味彌漫在不大的卧室里,成熟少婦的體香透過柔軟的絲質粉

色長裙,在昏暗的色調中渲染了無盡的旖旎,光滑豐腴的雙腿如同羊脂的質感讓

有些發呆的少年人愈發口干舌燥。

秦安深知熟透的蜜桃是何滋味,眼前這具溫香艷玉、膏脂肥膩的胴體,就像

一個蠱惑人心的潘多拉墨盒,讓他的自制力迅速被侵蝕融化。

秦安原本只是想照顧下廖瑜,但現在,他心里的邪火壓不住了,視覺、嗅覺

對生理的強烈刺激,使得他氣喘如牛,無法控制的的伸出了魔爪,激動的手指微

顫不自知。

「胸罩對她的傷害很大,自己只是幫她脫掉胸罩而已。」秦安這樣為自己開

脫,但最後的理智迫使手臂僵在半空。

不行!

秦安的臉色陰沉不定,內心做著激烈的自我斗爭。但當他鬼使神差的又看了

廖瑜一看後,眼眸里最後的理性消失了。

廖瑜的背光潔骨感,嫵媚的肩胛骨卻沒有那種嬌細感,反而如同歐美女人寬

的恰到好處,這也是她能承受一對巨乳的原因。而背上微微凸起的肩胛骨下端,

讓整面後背呈現出完美的立體感,讓人忍不住聯想,那里應該有一對潔白的天使

翅膀伸展出來。一條淺灰色的帶子則從隆起的雪峰上繞過圓潤的肩頭,牽扯著那

束縛住成熟女性最誘人部位的布料。

解開她的胸罩!

此時秦安因為血液循環過猛,眼白泛起點點血絲,於是他為自己的行為再次

找了理直氣壯的理由後,僵住的狼爪再次啟動。

即將摸上時,秦安弱弱地呼喊了一聲,「廖老師?」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自

己的聲音微弱蚊蚋,就算廖瑜只是淺淺入睡也不可能被他喚醒,更何況廖瑜貌似

是昏睡。

「既然聽不見,那只能自己動手了。」他自欺欺人地當作了自己以最大努力

地想要征求她的意見,可惜她的情況需要他來為她決定。

這次,秦安的手指堅定的從廖瑜裸露了半截的後背探了過去,指尖難免觸碰

到她微微有些發燙的身體,指肚馬上傳遞來驚人的膩滑,這讓他更加激動,五指

激動的愈發顫抖,費了好一會兒功夫才解開了胸扣。

瞬間。

被束縛著的雙峰失去了壓制,以驚人的氣勢「嗖」的反彈起來,顫顫巍巍地

好像從草叢里突然躍起的肥兔子,兩點殷虹一閃即逝,重新藏在衣領中躲避獵人

的視線。

「咕咚」清晰可聞的吞咽聲,秦安看著那陣誇張的肉浪,唾液腺瞬間分泌出

大量津液。

乳波還未止,一陣濃烈的乳香撲鼻而來,房間里本就曖昧的氣氛更濃,秦安

擦了擦額頭若有若無的汗水,做賊心虛十分緊張。

很明顯,現在的秦安,成熟的心神已經控制不了這具血氣方剛的身軀了。先

天自帶的欲望跟後天鍛煉加強的理智相比,即便是名留青史的偉人最多也就五五

開,何況秦安。

鼻息粗重,秦安的理智發起最後一波反撲,迫使他奮力控制自己,腦內想著

猥褻廖瑜的後果,然後咬牙切齒的端起水和葯,打算快速喂給廖瑜吃葯,但即便

他糾結的滿頭大汗,最終也失敗了。

只能退而求其次,對著擼一管吧……秦安畢竟是中年的靈魂,不會一沖動便

毫無顧忌的強奸廖瑜。

說辦就辦,秦安急色的將手伸進褲襠里,握著一手根本不攏的十七公分巨

炮,帶著滿腔的負罪感開始自瀆。接著整個人不自覺湊到廖瑜身後,伸過鼻子去

猛嗅她的體味。

「呼……」秦安這輩子第一次打飛機,雞巴超級敏感,特別龜頭的肉冠,每

次碰到,前列腺都要跟著抽兩下。就像射精的脈動,但是強度要差一些,整體擼

動的感覺就像後世剛射完那般敏感。

秦安不需要面對廖瑜,單是看著她磨盤大的屁股,輕薄的裙擺都能看到肥碩

臀瓣間的溝壑,就足以讓他擼的盡性。更不用說還聞著濃濃的體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