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廖瑜篇】第八章 羅波夫送妻上位記(1 / 2)

心動廖瑜篇 本站 3090 字 2020-12-18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 第'一'''小'說'站

作者:998

26/4/28

這天考試終於來臨。

第一場靠的是語文,監考是這個班班任朱清河與廖瑜。

廖瑜一身黑色ol套裙,肉色的褲襪,黑色高跟鞋,戴著一副黑邊眼鏡,捧

著一整疊卷子站在教室門口,周身散發著干練端庄的氣質。

考試開始,當廖瑜發下試卷後,另外一個監考老師坐在講台上,廖瑜卻是踱

步下來只在秦安身邊走來走去。

幾個來,秦安便有些無語,暗忖這是怎么了?自從那天吃完飯,這兩天廖

瑜就不對勁。

忍了一會,聽著她那踢踢踏踏的高跟鞋聲,繚繞進呼吸間的撩人體香,秦安

表示實在沒有辦法安心答卷。只能無奈小聲道,「廖老師,您能不能換個地方,

在這轉悠我沒法好好答卷。」他們姐的身份沒公開。

秦安的聲音不大,但在肅靜的考場卻清晰可聞。朱清河卻也聽得清楚,心想

秦安這不是找死嗎?哪里有考生敢支配監考老師的?

再說,監考老師在哪里站著也不影響你答題啊,除非是想作弊,朱清河對於

秦安近期考試的超強表現抱著懷疑,或者說壓根不信那是他考出來的成績,說不

定是早偷了試卷。

至於平常的小考,都是和同桌坐一起考試,朱清河看秦安和班長的關系不錯,

說不定秦安都是抄的。

「好好答卷,我就站這兒。」廖瑜貌似溫和一笑,心里頭卻有些不滿,瞧著

秦安無語的模樣,想他以前調侃而戲謔的眼神,總用那種成年人欣賞女人的目光

打量自己,怎么自己現在就站在他面前,倒是看也不看了?

「之前不是用色色的眼神一直看自己嗎,也受不了成熟女子的撩撥而猥褻過

自己兩次,現在怎么像個太監似得本分?」明明秦安的做法是正確的,廖瑜也知

道,卻還是不滿。

說白了就是賤的,當初姐的關系還是她提議,受不了的也是她。秦安要知

道她的想法,估計肏死她的心都有了。

廖瑜想著愈發憤懣,她愈發大幅度的扭動著腰臀,高跟鞋發出此起彼伏的踢

踏聲更加輕快優雅。

廖瑜扭得這么起勁,講台上朱清河已經看傻了,後排的幾個不答卷的男學生

也是驚呆了。荒唐的是,其中一個最猥瑣的男學生,居然把手插到褲兜里,開始

偷偷擦槍……【真人真事,當然,不是作者。】

秦安也不知道自個今天是怎么了,聞著廖瑜身上那股撲鼻而來的濃郁成熟少

婦的體香,就被撩撥的心煩意亂,身體里一陣燥熱,冬天里成長著的少年人荷爾

蒙分泌量持續增多,腎上激素和內分泌更能對少年人的身體產生影響,秦安壓了

壓心思,想要仔細看課桌上試卷的試題,廖瑜走過來,高挑的身段讓她渾圓的臀

線高出課桌,黑色套裙堪堪包裹住肥美翹挺的一對誘人圓臀,隱隱透著一股挑撥

人心的肉香味,綳得緊緊的腿部裙擺下有黑色絨襪包裹著的修長玉腿,這樣一幕

足以讓少年人旺盛的血氣翻滾,更何況秦安這種完全了解男女間那事有著什么

樣滋味的家伙。

這會兒秦安再不知道啥情況,就是傻子了。他現在很明確的知道廖瑜是在勾

引自己!

什么情況……

秦安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草草完成了部分填空題,這些死記硬背的東西

反而是心煩意亂時最不容易做錯的題目。他看了看時間,如果自己沒有足夠的時

間檢查,這種心思毛躁的情況下答題肯定無法發揮他的最佳水准,秦安想了想,

拿了一張紙寫了一句話。

「廖老師,你是在誘惑你的學生嗎,還是說,身為姐姐卻不知羞恥的用身體

勾引自己的?」

廖瑜一直在注意秦安,看他寫字,就站住了腳步,嬌俏的鵝蛋臉上拂過一抹

暈紅,輕啐一聲,她才察覺到如果自己是這副模樣兒在一個成年男子面前走來走

去,誘惑的味道不言而喻……自己這是怎么了?

還有,什么不知羞恥的用身體勾引什么的……

廖瑜臉頰酡紅佯怒,心里卻感覺興奮,還有點雀躍。

「你在我家里里唱桃花菲雨似人面,青絲秀挽伊人艷,暖風如熏何處是花顏

……的時候,難道就不是在挑逗你的老師?」

朱清河這會兒坐到了教室後,看到廖瑜似乎要彎腰寫字,頓時眼神一亮。像

廖瑜這種身高還穿著高跟鞋,她要是彎下腰,必然會壓著小巧的腰肢,圓渾飽滿

的臀部完全翹起,連接著雙腿展現出一種唯獨有熟透了的女子身體才會擁有的魅

惑風情。

可惜的是,廖瑜是半蹲著身子,她那環繞著纖美如水般柔嫩的光滑頸部肌膚

和鎖骨嫵媚的陷入,那修長的脖子下一道深深的讓人把持不住的乳白色溝壑,這

一份風景無意間暴露出來時,卻只有在秦安的眼前曇花一現。

感覺到秦安的目光,廖瑜卻遮也不遮,任憑秦安看個精光。反正他連人家的

胸部都蹂躪過,看看有什么?

寫完這句話時,臉頰才火辣辣地燙,感覺「挑逗」這個詞實在用得不堪入目,

扯過來將紙條撕得粉碎,看秦安那似笑非笑的臉才想起,自己現在毀滅證據只是

自欺欺人,剛才寫下的東西已經被他看到了。

小村唱桃花開時曲子歌詞里邊有張泌引陶淵明意境的曲子《桃花溪》,未必

就是要去挑逗桃源縣桃花溪的那些女子,但秦安在廖瑜面前唱,在一個和他有些

說不清道不明,不能為外人道的親密接觸的女子面前唱,在一個恰巧就是桃花溪

畔長大的女子面前唱,卻恰巧被誤會。

秦安又在新紙上寫:那是成為姐之前。

這一下把廖瑜臊的夠嗆,雙手抱著胸,咬著嘴唇,臉頰上的紅暈被垂下來的

發絲遮掩著,她嬌媚地瞪了秦安眼,不依不饒地站在秦安身邊,似乎打定了意

就是不讓秦安好好考試。

秦安沒有欲擒故縱,但是效果卻是欲擒故縱完美達成的效果。

女人的矛盾心理往往會讓她們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超出理智可以控制范圍的

事情,廖瑜也是如此,她隱隱約約地感覺到自己被某種偏執的心思控制著,現在

她做的事情也非常不適,但她更相信自己現在不能離開。

廖瑜神情居然有些情動的模樣,內心瘋狂的想著:來吧,繼續挑逗我,展現

出你下流的本性!

與其讓自己這么糾結,不如讓秦安顯露出本性。秦安的本性就是一個下流的,

想要占有自己的流氓,不然他怎么會在之前不顧自己反對,威脅猥褻自己,把那

惡心的東西塞進自己襪子里,又強迫自己給他口交?!

秦安是真沒辦法了,拿出最後一張作文試卷,作文題目是《我的一個夢》。

秦安認認真真地抄了作文題目,然後認認真真地看著廖瑜。認認真真地壓低

聲音告訴她:「姐,你再不走,我就要寫作文了。」

廖瑜情動的呼吸急促,選擇不理他,她總站在這里沒有問題,但總站在這里

和考生說話,落在別人眼里就不適了。

她還是很克制的,散落的發絲遮著表情,所以沒人能看到她發情的表情。

秦安覺得,要因為近在眼前的廖瑜身體散發出來的那種誘惑的肉香味不再使

得自己的腦子里滿是不健康的畫面,把那完美無瑕,充滿著成熟少婦魅惑風韻,

如同水蜜桃一般的性元素部位的構圖,讓那如玉般晶瑩。如凝脂般光滑的胴體帶

給自己的燥亂沖動感覺發泄出來,就這么一個辦法了。

秦安寫著寫著,不自覺地發出一種不懷好意的嘿嘿笑聲,時不時地瞅一眼廖

瑜,似乎找到了靈感,又揮筆洋洋灑灑一片。

廖瑜是語文老師,更好奇秦安這樣的學生會寫出什么樣的作文,她忍著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