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的旋轉木馬】(二)(1 / 2)

戀愛的旋轉木馬 本站 3835 字 2020-12-18

【二】

晨光從粉紅色的窗簾布外透進來

「唔」

雙腿變得很重

腳跟傳來了酸痛和疲累的感覺。

我在床上坐了起來,伸手輕輕按摩腳跟

為甚么?

我環視房間,衣櫃的櫃桶被打開,凌亂的衣服在櫃桶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文具散滿了在書桌上,手提電腦的螢光幕顯示著「螢幕保護程式」的畫面。

「呃」

又﹑又來了?

是的惡作劇?還是

我看向窗簾布外,陽光普照。

如果是戀歌同學的鬼魂?

不會吧?!

「啊啊~~~」我抱著頭,在睡床上打滾。

感覺床舖比平常變得更柔軟和舒服好想睡!我還想睡!

不!怎怎么

「姊姊!我出門咯!」門外突然傳來的聲音。

「呃啊?」我立即將視線轉到時鍾上,七時!「咦咦咦---」我不禁大叫

起來!

怎﹑怎么!我又賴床了?!

立即從床上爬了起來!

房間裡是變得凌亂了,一直奉行整潔義的我一看就知道了。但是相比於昨

天那一個如戰後的情況,這一種凌亂還不至於令我驚愕

不,我怎么覺得可以接受的?明明是被人入屋掠了!

其實犯人幾乎已經可以鎖定是了。能夠連續兩天不動聲色地犯桉的人,

除了他就沒有別人了。我最想知道的,是他到底打算在我的房間裡找甚么。

我先坐到書桌前,打開手提電腦。手提電腦下面放了一本粉紅色的硬皮日記

本,是數年前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但因為那封面實在太美了,我一直也不捨

得使用!現在竟然被那傢伙拿來用作架高手提電腦!

我感到憤怒但突然又覺得手提電腦在這高度剛剛好

算了,先檢查一下!

瀏覽紀錄除了《戀歌的部落格》之外,還有一堆娛樂新聞的連結。

這犯人到底在看甚么啊?

如果入侵我的電腦,是為了偷取我的個人資訊,或是銀行密碼之類的,甚至

盜取禁斷的照片(雖然我的電腦裡就只有幾張由稻稻傳送給我的爆乳水著照片!)

,我還可以理解。但這個犯人根本就只是在瀏覽不相關的東西嘛

想到這裡,我又開始質疑就是犯人的想法。那傢伙房間裡的電腦,據稱

是為了玩絡游戲而一直保持在最高規格。那傢伙如果只是要瀏覽頁,為甚么

非要用我這一部「蝸牛級」的手提電腦不可?

書桌上散亂的文具,有被使用過的跡象。其中紅色和藍色原子筆的筆蓋被調

亂了。這肯定不會是我做的!

我再斜眼看看時鍾呃!不行!要出門了!

現在不是『賭上爺爺之名』的時間了!

立即換上了校服,沖出家門

街道上的人不多,正好可以讓我全速前進!雖然腳跟在發出痛楚地抗議,但

是再不走快一點就要遲到了!

來到高架橋前空無一人。

呃稻稻呢?

稻稻是說到做到的女生,她說了每天來高架橋接我,她就一定會來。可是

我遙望馬路的對面,也看不到稻稻的身影。

是已經學校了嗎?

時間雖然緊迫,但也不至於會遲到我相信稻稻是會守候到最後一刻的。

難道是生病了嗎?呃

沒時間胡思亂想了!我一邊拿出電話,一邊走上了高架橋。

幾乎沒有朋友的我,通訊錄裡就只有幾個號碼,稻稻的電話在常用電話欄裡

的第一名。

----沒人接聽!

怎么了嗎?稻稻發生甚么事情了?不會是出了甚么意外吧?!

戀歌同學的死,也許已經在我的心裡留下了陰影

我抱著擔憂,無視腳跟傳來的痛楚,加緊校的步伐!

到校門前我發現問題所在了

學校的大閘關上,只打開著旁邊小小的側門。

這是學校假期的意思,而旁邊的側門,則是讓參與課外活動的學生進入校內。

「今天是假期?」我伸手抓著頭殼。

這時候,電話響起!來電顯示是『稻稻』!

「稻稻」聽到稻稻的聲音,我差點哭出來了!

『早晨啊,桃桃。』稻稻懶洋洋的聲音說。

「稻稻妳在哪裡」我的聲音都變成快要哭出來的小朋友了。

『嗯?在家裡啊。』稻稻說。

呃對了,如果是學校假期,稻稻是選擇一直睡到中午的類型。

「今天,是甚么假期?」我說。

在我的記憶中,今天不是假期啊!

『嘿嘿嘿,桃桃~今天是短週的星期六哦~~』稻稻懶洋洋的聲音說。

「星﹑星星期六?!」我不禁大叫出來。

我們學校採取長短週制度,每隔一個星期六才需要上課。而星期六的課堂也

是以活動為,基本上只需要在早會上露面之後,就可以解散家。

而上星期六,正好就是我出院後到學校的第一天。原本作為「家」中

堅成員的我在早會後也打算直接家。但偏偏那一天被知森同學抓住了,她要我

幫忙製作課室裡的壁報,雖然我的工作只是雜務跑腿,但竟然也一直幫忙到黃昏

時間

難為了稻稻一直在學校裡等我

對了,也正因為工作一直拖到了黃昏才結束,我才會在高架橋上遇到元山同

學。

稻稻說反正已經起床了,便打算和我一起到處逛逛。我先為了吵醒她而向她

道歉,然後約定了在車站前的一家美式咖啡店裡集之後就斷線了。

「哎~小桃桃!」在我的身後的超近距離,突然響起了令人討厭的聲音!

這討厭聲音的人,我不需要頭確認也能夠肯定是他!

「嗚哇~小桃桃的頭髮好香!」那傢伙竟然直接拿起我的頭髮來嗅!

「溷﹑溷蛋!」我立即轉身退後了幾步,怒視著那傢伙-小關同學。

「哈哈哈~小桃桃今天來學校是為了看我比賽的吧?」小關同學以充滿陽

光氣色的笑容說。

單單看到他身上的球衣縐得有如山脈地圖一樣,我就已經感到厭煩了!

「怎么可能?!」我大聲地說。

「呵呵呵~想想也興奮哦!穿上啦啦隊制服的小桃桃為我打氣時露出白色的

小褲褲~~」

「不會!不可能!你死了這個心吧!」我大聲地說。

「嘿嘿,小桃桃不用害羞哦!來來來~我帶妳去換上啦啦隊制服~~」小關

同學的大手伸過來拉我的手

「不是的!不要碰我!我只是弄錯了上課的日子而已!」我甩開小關同學的

手。「還有,不要叫我小桃桃!嘔心死了!」說完後,我立即轉身離開,不再看

他一眼。

「噯~小桃桃~要多點休息哦~~~要我哄妳睡也可以哦~~」小關同學令

人討厭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最討厭小關同學了!溷蛋!色情星人!

************

在咖啡店裡,我點了一杯雙份特濃的黑咖啡,然後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稻稻是很愛打扮的女生,不是上課的日子外出,她會結得頭上滿滿的都是辮

子﹑絲帶﹑蝴蝶結。身上穿的也很講究,通常是配上輕巧可愛的花邊裙子,偶然

會讓那一雙巨乳中間的深深乳溝跑出來透透氣啊啊~真想把臉埋進去啊。

呃這是會破壞我們友誼的行為,我懂的。才不會真的附諸實行啦!

咳唔!

所以,等待稻稻出門這一件事情,不花上一小時以上是不可能的。

喝了兩口咖啡,拋開稻稻的胸脯,清晰了腦袋,開始想這幾天所發生的事

情。

我清楚的記得,昨天是星期三,我做了咖哩飯。

慢著昨天真的是星期三嗎?

不星期三是籃球的練習,不會七時多就已經來。我是看到了距

離他家還有不少時間,才決定先去洗澡的

對了那球衣!昨晚他身上那一件滿身泥濘的球衣,是足球隊的!即使是

他錯穿了足球衣去打籃球,但籃球場上又何來泥濘呢?!

星期二和星期四是足球隊的練習!難道昨天是星期四?

可是怎么,今天是星期六?

星期五呢?

星期五是柔道的練習,可是我沒有清洗過的柔道服的記憶啊

這到底甚么一事啊?

我皺著眉頭,看著車站前熙來攘往的人群

我打開電話的行事曆,上面清楚的寫著今天的日期當然也有標注著今天

是星期六。

只要一件一件的慢慢想,我就能夠清楚記得星期二和星期四發生過的各種

事情。

但是我卻完全沒有星期三和星期五的任何記憶

這是甚么一事啊?

我曾經在那一場大雨中突然暈倒,昏迷住院了數天。經醫生詳細檢查後,說

我的身體沒有任何毛病

大雨在那一場大雨之中

雖然只是黃昏的時間而已,天空卻昏暗得像夜晚一樣。大量的雨水從天空降

下,雨水打在地面上的聲音響亮得足以掩蓋所有能夠聽到的聲音。

高架橋的階梯變成了流水瀑布。源源不絕的水從高架橋的上方沿著梯級滑下,

完全沒有枯竭止盡的跡象。

在高架橋的前面已經聚集了好幾個人,他們都在對這一個進退不得的現狀感

到無奈。

雖然持有雨傘,但站在原地也不是辦法。而且在厚厚的雲層下,根本看不到

雨勢會有減緩下來的跡象。

再者,那一刻我已經下定了決心我決定上橋。

鋼製的橋面上雖然已經舖設了防滑的黑色膠質物料,但在這有如瀑布的流水

之下,物料根本就完全起不了作用。腳下滑熘熘的,彷彿隨時會被雨水沖下階梯。

我收起了雨傘,以雙手抓緊階梯旁邊的欄桿。

頭髮和衣物一瞬間就濕透,大量冰冷的雨水打到臉上產生了痛楚。

不過,是否濕透對那一刻的我已經沒有關係,我的心裡只是希望盡快爬上橋

面。

我以雙手用力地抓緊欄桿,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跌倒。但金屬製的欄桿同樣

滑手,有幾次差點就要向後倒下。

我隱約感到來自橋下眾人的視線,他們像是為我打氣,又像是對我搖頭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