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戰友團(1 / 2)

縱然妹子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見我摘下頭盔後也是不由得倒退了兩步,但

很快就復了鎮定。

我想起她剛才和我說的話:「戰友團?這個是什么?」

妹子又沖我仔細打量了一下:「你新來的吧?連戰友團都不知道?我們可是

天際省最牛的佣兵組織了,有興趣么?」

佣兵組織?聽起來不錯,雖然我喜歡獨來獨往,但背後能有個撐腰的組織也

挺好。

不過比起這個,眼前這個妹子對我的吸引力更大一些,嘿嘿。

「好啊妹子,可以幫忙引薦一下么?」

「我說了不算,你要是想加入,就來月瓦斯卡見我們老大。」

妹子一邊說著,和她的戰友們打著火把走遠了。

月瓦斯卡,嗯嗯,等我進城報完了信,抽空去看看吧。

趁著夜色進了雪漫城,這是一座位於天際省中部的城市,交通便利,商貿發

達,人均gdp位於全國前列,犯罪率極低,年年被評為天際省文明城市之首,

家家夜不閉戶,一片太平景象。

我走在寂靜的街道上,心中感嘆:「好一座和諧的城市啊」

從旁邊的黑暗處飄來一句軟綿綿的話:「大哥,要服務嗎?」

我心頭無名火起,在這樣一座文明城市里居然出現了這樣不和諧的因素,我

雖然只是一介佣兵,也不能袖手旁觀。

我摸了摸錢袋,里面還有一些金幣,應該足夠凈化她那墮落的靈魂了。

我走過去:「妹子啊,你看你年輕輕的干什么養活不了自己,為什么非要做

這個。來跟哥說說,你都會些什么。」

妹子領我到了一個隱蔽的街角,雙臂環繞著我的肩膀,兩條細長的腿蛇一般

的繞上了我的腰身,溫潤的小舌頭在我脖子上靈巧的滑動,弄得我癢癢的。

我一手摟著這小妹子,讓她的兩個渾圓的半球緊緊貼在我的胸口,另一手伸

進她那短短的裙底,將丁字褲撥到一邊,手指在她的洞口輕輕地挑弄著。

妹子扭著她那有彈性的翹屁股,嘴里嗔怪道:「大哥別急嘛,讓小妹的小嘴

慢慢伺候你哈。」

一邊說著,她的小嘴在我脖頸上又吸又舔,弄得我一股欲火直沖上來。

我勾起妹子一條腿,正要對她展開正式的體攻擊,突然妹子張開嘴,沖我

的脖子吭哧就是一口。

起初我還以為這是妹子玩的什么新花樣,兩手依然沒有閑著,嘴里念道:「

妹子啊,輕點輕點。」

不料這妹子越咬越緊,尖尖的牙齒穿透了皮膚,一陣劇痛從脖子上傳來。

我心頭一驚,玩了一輩子鷹,今天被只雞啄了眼。

我掐著妹子的脖子想把她推開,無奈這妹子死死咬住不放,我怕硬推下去會

連皮帶肉撕掉一片。

想伸手去腰間拔劍,劍柄卻給這妹子按住,急切之間拔不出來。

我畢竟也是刀尖上摸爬滾打好些年的,緊急關頭也不至於慌了手腳。

我迅速伸手從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這是在溪木鎮從哈達瓦的叔叔家里拿

的掉轉尖頭對准妹子的屁眼用力捅了進去。

妹子慘遭爆菊,一聲尖叫松開了嘴,我乘勢掐著她的脖子將她按倒在地上,

另一手不敢怠慢,依舊緊握匕首在妹子的菊花里擰了兩下。

妹子躺在地上還在掙扎,但力量已經明顯弱了許多。

我正待松口氣,勐然間發現四周不知何時圍過來六七個虛幻縹緲的身影。

這些人的身形看不大清楚,但他們的眼睛和那個被我爆菊的妹子一樣,都閃

著一絲鬼魅的金色光芒。

靠!沒想到初次來雪漫城就碰上這么個流氓團伙。

我拔出長劍砍了妹子那風騷嬌媚的腦袋,大吼一聲:「去你娘滴文明城市吧

。」

沖上去和那幾個不速之客打作一團。

聽到我們的打斗,雪漫城城管大隊聞聲而來,戰斗迅速轉為群毆,為我減輕

了不少壓力。

可這幫賊人也不簡單,他們的手里都閃爍著詭異的紅色魔法光芒,在光芒的

籠罩下,我覺得體力漸漸虛弱,而他們的傷口卻能飛快的愈,戰事一時陷入僵

持。

戰斗中一個大漢引起了我的注意,他雖然是和城管一起趕來助拳的,但顯然

穿的不是正式的守衛制服,拿的武器也是一把砍柴斧。

他大概是城管大隊招募的臨時工吧,唉唉,這年頭,想溷個正式編制難啊。

但很快我就發現這臨時工不是個等閑之輩,他那把斧子上畫著奇怪的符文,

似乎對這幫賊人的殺傷特別明顯。

終於在這臨時工的幫助下,我們全殲了這幫詭異的家伙。

最後一個賊人倒地身亡,城管們忙著打掃戰場,我坐在一邊,只覺得嗓子冒

煙,身體似乎開始慢慢發燙。

那大漢過來塞給我一小瓶葯水:「被那幫家伙咬了吧,他們是吸血鬼,被他

們咬了會得血腥吸血熱,要是不及時治病,時間一長你也會變成吸血鬼的。」

吸血鬼?我喝下葯水,感覺舒服多了,不過心里卻很疑惑:「吸血鬼已經有

很多年沒有在天際出沒了,怎么突然冒出這么多,居然還敢進城市襲擊?」

大漢又接著對我說:「最近吸血鬼越來越猖獗了,我們黎明守衛正在招募人

手對付他們。你要是願意的話就來裂谷城東邊的黎明城堡找我們老大。」

說完大漢頭也不地走了。

數小時後等我走出龍霄宮的時候天色已經發白,街道上商鋪也紛紛

開張,我坐在龍霄宮的台階上舒服的靠著,一邊曬太陽一邊考慮自己接下來該做

些什么。

剛才我連夜趕到龍霄宮,給雪漫領八姑父匯報了巨龍突襲海爾根的消息。

本以為我的任務就到此為止了,可八姑父似乎看我是個可用之才,給我一筆

打賞之後又安排了一個任務幫他手下的宮廷法師去山里的古墓里拿一塊石頭

,好像叫龍石的,聽上去似乎和巨龍有關。

就算我是個雇佣兵,也總不能不吃不喝不睡覺的給別人干活使喚,而且給我

這個任務的還是個態度惡劣的法師老頭,實在沒什么興趣。

好在這個任務沒有期限,可以不用急著跑去偷墳掘墓。

去黎明守衛那里?算了,裂谷城挺遠的,以後再說吧。

我打算就近去那個戰友團看看,說不定還能和弓箭手妹子搭搭話,嘿嘿。

我走下龍霄宮的台階,看見一個牧師打扮的家伙正站在路邊沖著塔洛斯神像

激情演講。

我朝他一拱手:「敢問這位兄,戰友團的月瓦斯卡大廳怎么走。」

丫不理我,繼續沖著空無一人的廣場哇啦哇啦。

我耐住性子:「這位大哥,請問月瓦斯卡怎么走?」

他瞥了我一眼,繼續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哇啦我四下瞅瞅,周圍沒有城管

,拔出匕首頂住了丫的脖子:「你特么裝瘋賣傻也要有個限度,爺出來招搖撞騙

的時候還沒你呢。」

牧師閉了嘴,腦門上冒出冷汗:「別,別介,兄有話好說。」

說著伸手往後一指「那就是月瓦斯卡。」

後來我才知道,這牧師是個虔誠的塔洛斯信徒,因為先祖神州的梭莫人將塔

洛斯列為邪教,他才不得不以這種裝瘋賣傻的方式宣傳自己的宗教。

我走進月瓦斯卡大廳,拜見了戰友團的老大克拉科一位須發皆白的老頭

,但從身形來看老爺子年輕時候也是個勐人。

戰友團的佣兵對我似乎不是太友好,這也正常,佣兵組織的成員大都是這種

暴脾氣,時間長了我會讓他們見識到我的實力的。

不過克拉科對我倒是贊賞有加,說我擁有一個非常活躍的靈魂。

在老大的力挺之下,沒費什么功夫,我就成了戰友團的一員。

安頓好房間住處,我見到了那個弓箭手妹子,她說她叫艾拉,是「圓環」

的成員。

「圓環?這又是什么?」

艾拉擦拭著她手里的精靈弓:「圓環是由戰友團里的精銳戰斗成員組成的,

成為圓環的一員就能擁有神奇的力量。」

「哦哦,你覺得我可以成為圓環么?」

我可不想放過和艾拉套近乎的機會。

「你?」

艾拉瞅了瞅我,「你的身手倒是夠格,可現在你在戰友團還只是個新來的菜

鳥。不過眼下倒是有個機會」

「什么機會?」

「今天晚上到城門口等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看著妹子轉身離去前的嫣然一笑,不由我想入非非,呵呵。

不過我也不是那種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今天晚上嘛,一場惡戰是免不了

了。

入夜,達斯特曼的石冢我用盾牌磕飛了砸來的戰斧,揮起長劍把最後一

只屍鬼釘在牆上。

頭看著黑乎乎的墓道,心里嘀咕:「深更半夜的妹子帶我來不會就為了盜

墓吧。」

艾拉點起火把:「我們要找的東西還在里面,小心點。」

在火光的照耀下,我帶頭摸了進去,但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妹子,現在可

以告訴我要找的東西是什么了吧。」

艾拉小心翼翼地跟在我身後:「你聽說過斯格拉默么?當年他率領五壯士

登陸天際北部海岸,和梭莫精靈分庭抗禮,後來創立了我們戰友團。他的戰斧巫

斯拉德在戰友團代代相傳,是我們的至寶,可惜後來在一次戰斗中成了碎片遺失

了」

我無語,真是丟先人的臉啊。

艾拉繼續說道:「前不久我們終於得知巫斯拉德的碎片去向,就在這個古墓

里,今天」

艾拉沒有說下去,因為我勐地停下腳步,轉身捂住她的嘴並把她推向一旁的

陰暗角落。

艾拉吃了一驚,但立刻就明白我的用意,隨即將火把扔在地上踩滅。

古墓里有人,比我們早來一步,而且很可能還在這里。

我讓眼睛適應了一下黑暗,便和艾拉再次向墓道里走去。

剛才把艾拉擠向石壁的時候壓住了妹子的酥胸,那種綿軟的感覺倒挺不錯,

呵呵。

繞過幾個彎路,沿途都是雪鼠和蜘蛛的屍體,的確有人不久前經過這里。

在墓道盡頭,我們看到了這些家伙。

七八個人聚集在一扇石門前,似乎在猶豫該不該進去。

艾拉看了他們一眼,眼光陡然變得銳利起來:「是銀手,戰友團的死敵。」

看來銀手的人十有八九也是沖著巫斯拉德的碎片而來,這一仗是免不了了。

我倆商量了一下,我繼續潛伏在門口,艾拉則向身後黑暗的墓道退了幾步,

慢慢抽出弓箭銳利的破空聲劃過,兩名銀手應聲倒地,我從暗處沖出,迅速

解決掉了剩下的敵人,干脆利。

艾拉從暗處現身出來,一旁的角落里卻勐地沖出一個漏之魚向艾拉撲過來

,嘴里還喊著:「你們這幫該死的狼人」

我一把摟過艾拉,借勢飛起一腳將那個銀手踢翻,然後再補了他一劍:「老

子是佣兵,不是特么浪人。」

我頭,艾拉正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你討厭狼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