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不要手,要你的肉棒(1 / 2)

</br>難道那丫頭就跟你配了?

這樣又氣又急,又酸又澀的話,蘇瀲灧是斷然不會說出口的。

她收緊了聲音,也一樣的咬緊了牙齦,卻還是忍不住從心底里竄起來的怒氣。

雙目圓瞪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真恨不得咬上一口——

「嘶……」

前一刻陷入靜謐的柴房里,下一刻多了一聲男人低低的抽氣聲,嘶啞而沉重。

蘇瀲灧在長工面前一向無所顧忌,還真的跟小獸一樣一口咬了上去,就咬在他高挺的鼻梁上。

長工身上全都是硬邦邦的肌肉,若是換了別處,一口咬下去說不定都留不下痕跡,鼻梁就不同了,除了骨頭就是一層皮。

潔白的貝齒如同捕獸器,尖銳鋒利,一下子刺穿了皮肉,血珠子滾了出來。

這么點血腥味,蘇瀲灧根本不放在心里,依舊緊緊地咬住,愣是不松口。

她要是真發狠,牙齒可是會咬穿鼻腔,說不定會讓人喪命。

長工卻在抽氣了聲後,沒再發出任何聲響,任由蘇瀲灧這樣咬著,將牙齒嵌入在他的皮肉里。

好在些許時間後,蘇瀲灧終於饜足地松了口。

此時月娘西斜,入了後半夜,宅子里那忙碌的聲音也停了下來,月光都更亮堂了些。

從門縫里透進亮光照在兩人的身上,映出長工粗獷英氣的臉龐,還有鼻梁上明晃晃的傷口,正冒著血珠子呢。

撒氣後的蘇瀲灧看得開心,濕漉漉的舌尖一勾,將鼻梁上的血珠子卷進了嘴里,還跟小貓一樣,在幾處牙印上輕輕地舔著。

一邊舔,一邊還問這話。

「疼嗎?」

「不疼。」長工回答的干脆利落。

「哼,疼也不准說。」她高傲地頤指氣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