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的嬌妻(08)(1 / 2)

刑警的嬌妻 好大好白 17827 字 2020-12-30

刑警的嬌妻·第八章

2020年11月12日

作者:好大好白

字數:33,652字

「重點監控的地區有沒有什么異常?」

「現在為止,沒什么異常現象。」

「好,任何畫面細節都不要放過,我們目前的警力,只能覆蓋這三個地區,

如果能判斷出哪一個地區的可能性最大,我們要盡可能的將警力布置過去。離交

易時間只有不到10個小時,我們的卧底估計難以給我們傳遞消息了,確認交易地

點的事情,只能通過在座的各位。這次,一定不能有失。」

王局鄭重的說到。

「是」

調取監控的警員們也是一臉嚴肅,將精力全部投入到監控調取和監視中。

別墅里的劉軍此時剛剛和楊爾一起吃完午飯。劉軍掏出一盒煙,遞了一只給

楊爾,點著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放松身體,舒服的靠在椅背上,長長的吐

出濃濃的煙霧。

「楊哥,嘿嘿,昨天那個女的,現在怎么樣?」

「王老弟啊,昨天還說著等交易成功之後再好好玩,怎么?現在有點迫不及

待了?」

楊爾有些玩味的看著劉軍。

「哈哈哈哈,楊哥說笑了,這么漂亮的女人,說不想玩肯定是騙人的,但是

做我們這一行,腦袋都是掛在褲腰帶上的,孰輕孰重,還是能分清的。不過嘛,

嘿嘿,這幾天都是菲菲和小茹伺候著,男人嘛,總是喜新厭舊的,哈哈哈哈,楊

哥你懂的啊!」

劉軍色眯眯的沖著楊爾笑,楊爾看著劉軍,突然臉色一變,正色道。

「老弟啊,我也不瞞你,昨天我手下丟了一批貨,現在還沒有找到,抓的那

兩個小子,都快被整的沒人樣了,但還是沒有開口,到底是不是他們拿的,我也

不能確定。猴子是我的人,現在這個節骨眼,我也不好對他怎么樣,但是如果今

天下午6點鍾,還找不到貨,咱們這次的交易,可能就要延後了。」

劉軍聽了楊爾的話,腦袋里「嗡」的一聲,坐直身體,眼神有些陰霾的看著

楊爾。

「楊哥,你這不是耍我嗎?我在你這兒呆了這么多天,就因為這么點小事,

延期?我的下家可都是跟我預定了貨的,到了時間,交不出去,你說?我以後還

能混嗎?」

「哈哈,王老弟別生氣嘛,又不是不交易,這批丟掉的貨,到底去了哪里我

也不清楚,萬一在警方的手里,順藤摸瓜,我們這次的交易就很危險啊!大家都

是為了賺錢,但是錢賺的多,也得有命花不是嗎?等事情有了眉目,我可以馬上

安排交易,耽誤不了幾天。再說了,今天就算交易不了,不是還有那個美人嗎?

哈哈哈哈,王老弟就先拿去泄泄火嘛!」

劉軍一聽到「美人」兩字,眉毛不自覺的一顫。臉色陰沉的低下頭,腦子里

飛快的盤算著,要怎么做,才能讓楊爾繼續交易。

但是現在所有的主動權都在楊爾手上,劉軍一時半會還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心里不免急躁,如果交易停止,那么,蘇婉今晚的命運可想而知,自己連救她的

機會都沒有,一但自己暴露,只可能是大家都死在這。

「楊哥,既然這樣,我也沒辦法再說什么?讓你的人手趕緊找吧,這次交易

停止,對你楊哥來說,是沒什么損失,但是我這邊,呵呵,很多下家我都是收了

定金的,還有我這么多年的信譽,這可全都搭進去了。」

劉軍看著楊爾,見楊爾悠閑的吸著煙,繼續說道。

「如果延期交易,楊哥,得讓我十個點。」

楊哥一把將煙頭摁在煙灰缸里,盯著劉軍看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說道。

「王老弟說的對,我楊爾也不是第一天出來混的,信義二字,還是有的。如

果交易延期,就按照王老弟說的來。嚴青,你幫我招呼一下王老板,我有些事情

要去處理一下。」

「是」

酷帥的嚴青微微點了點頭,眼神冷酷的看著劉軍,身體一動不動,仿佛一棵

站定的老松,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有極強的壓迫感,仿佛嚴青隨時會像一頭捕

捉獵物的豹子,猛的沖上來,將獵物撕碎。

劉軍看楊爾要走,也站起來,沖著楊爾的背影說到。

「楊哥,別忘記,下午5點,我的兩個手下就要過來,還要麻煩楊哥安排人

手去接應一下。」

楊爾頭也沒回,回應了一聲「好」,人就已經走出了門口。

劉軍看著嚴青,不復剛才的嚴肅,笑眯眯的招呼嚴青一起坐。但是嚴青根本

不搭理劉軍,仍舊冷酷的站著。劉軍眼睛微微眯著,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凌冽的寒

光。

「如果交易不能進行,要救婉兒,這個嚴青,

可能才是最大的阻力。」

劉軍重新掏出一顆煙,叼在嘴里,心頭卻沉重無比。

楊爾離開後,來到關押李強和方木的房間,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兩人,然後臉

色陰沉的朝猴子招了招手。猴子此刻滿頭大汗,看到楊爾招呼,點頭哈腰的走到

跟前,沒想到楊爾還沒開口說話,就給了猴子狠狠的一個大嘴巴,把猴子一巴掌

蒙翻在地上。

「你的腦子呢,人都快被你打死了,問出來沒有,啊!這兩個人現在還能說

話嗎?啊!還能說話嗎?操你媽,操你媽!」

楊爾一腳一腳的踢在猴子瘦小的身體上,猴子縮成一團,一點反抗的動作都

不敢有。楊爾打了一會,估計是有些消氣了。坐在手下搬過來的椅子上,看著已

經完全看不出本來相貌的李強和方木,有些頭疼的捂了捂額頭。

「能聽到我說話嗎?」

「東西在哪里?」

「」

方木已經暈過去了,而李強的兩只眼睛已經腫的跟核桃一樣,其中一只眼睛

已經完全眯成一條線,唯一睜著的像是一條縫隙一樣的眼睛,看不出任何神采,

眼神渙散著朝楊爾的方向看來,但是卻沒有任何聚焦。

楊爾看著幾乎被打廢的兩人,猛的從椅子上跳起來,沖著猴子的肚子就是一

腳,猴子整個人彈出去好幾米遠,捂著肚子在地上掙扎。

「廢物,要不是看在你帶了那個女人回來的份上,我真他媽想弄死你,打成

這樣,怎么開口?啊!怎么開口?」

楊爾有些氣急敗壞的一腳踢飛椅子。

「馬上出去找,找不到,跟他們兩個一起喂魚,蠢貨。」

楊爾出去後,猴子在地上掙扎了好一會才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別

人看不到的臉上,一臉陰狠不甘。

蘇婉此時穿著一條系帶式丁字內褲,外面套著一件輕紗薄裙,幾乎就是擺設,

因為薄紗裙內的美好曲線和雪白肉體,一目了然。豐滿的雙乳沒有受到任何束縛,

隨著她身體的動作,輕輕微顫。此時的蘇婉雙手握著菲菲的手,一臉哀求的看著

菲菲。

「菲菲姐,你就幫幫我,我們真的沒拿你們的東西,他們兩個還是學生,求

求你放了我們吧,我們只是來這里度假,我們怎么會拿你們的東西呢!不知道他

們兩個現在怎么樣了?你們不會打他們吧?」

菲菲似乎有些同情蘇婉的遭遇,一只手搭在蘇婉的手背上。

「唉,你求我一點用都沒有啊,我在這里,其實也就是個下人的身份,只有

楊哥,才能說了算。不過,你這么漂亮,楊哥肯定對你感興趣,要不然,也不會

讓我帶你來這里,等他過來的時候,你倒是可以求求他,說不定把他伺候好了,

放了那兩個小子也說不定的。」

菲菲說完,打量著蘇婉,看到蘇婉一臉糾結,又說到。

「至於你說的那兩個小子,估計死是沒有死,不過現在應該也整的半死了吧,

唉。」

蘇婉眼淚刷的一下就流淌下來,顫抖著身體,抱住菲菲的手臂。

「那怎么辦?怎么辦?菲菲姐,你幫我找找楊哥,只要別傷害李強和方木,

能把他們放了,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啊啊~~~~」

蘇婉終於忍受不住,奔潰大哭起來。

「唉,楊哥也不是我想找,就能找的,不過你放心,那兩個小子不會有生命

危險的,也就是受點皮肉之苦,唉,你別哭了,萬一楊哥來了,看到你現在這個

樣子,一生氣,別說救那兩個小子,我看你都會有麻煩。女人嘛,最大優勢和最

好的武器當然是自己的身體啦,你要是能抓住機會好好取悅楊哥,說不定啊,呵

呵,我們這里的人都要聽你吩咐辦事了呢。」

「我我」

蘇婉有些迷茫,她聽懂菲菲的意思了。想要救李強和方木,就只能用自己的

身體去取悅楊爾,但是哪怕楊爾放了李強和方木,也不一定會放過自己。

「來來來,去洗把臉,別哭喪著臉了,哪個男人喜歡看女人一副愁眉苦臉的

樣子啊,這兩天,楊哥肯定會來的,機會要自己把握,楊哥其實也挺好說話的。

而且,而且,他的那個,呵呵,厲害的不得了,說不定等你嘗過味道後,自己都

不願意離開了呢!呵呵呵呵。」

蘇婉心里雖然忐忑不安,又擔心著李強和方木,但是聽到菲菲這么說,還是

俏臉一紅。心里既想著早點見到楊爾,想辦法救李強和方木出去,又害怕見到楊

爾,因為見到楊爾後,等待自己的會是什么,她心里非常清楚。

「菲菲姐,你能,你能幫我去看看李強和方木現在怎么樣了嗎?我真的很擔

心他們兩個,還是兩個孩子,他們,他們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菲菲看著梨花帶雨的蘇婉,

嘆息一聲,拿起手機聯系起來。不一會,發過來

兩張圖片,菲菲看了眉頭一皺,將手機拿到蘇婉跟前。蘇婉看著圖片里的李強和

方木,用手捂著嘴,嗚咽著,眼淚像是開了閘的水龍頭一樣,嘩嘩的往下流。

「啊~~菲菲姐,我願意,我,我願意去伺候楊哥,求楊哥放了他們吧,我們

真的沒有拿你們的東西,啊~~~啊~~~」

蘇婉嚎啕大哭,圖片里的李強整張臉都腫了起來,兩只眼睛幾乎都腫的只剩

下一條縫隙,嘴角流著鮮血,仔細看上去,連牙齒都掉了好幾顆。方木同樣一副

慘狀,蜷縮在地上,一條腿有些異常的扭曲著,顯然是已經斷了。

「別擔心了,楊哥已經吩咐了,現在不會再對他們動手了,楊哥只想要回自

己的貨,不是想要他們的命。現在貨沒有找到,你自己看著辦吧,是去取悅楊哥,

讓楊哥放了他們,還是楊哥雖然很有勢力,但是對女人不喜歡用強,你現

在這樣的狀態,楊哥不會喜歡的,說不定還會起到反效果,到時候你就真的哭都

沒地方哭了,我能說的就這么多,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唉。」

蘇婉已經停止嚎哭,但是眼淚還是抑制不住的往下流,菲菲拿過來一塊毛巾

遞給蘇婉,蘇婉用毛巾把自己整張臉都蓋住,胸部起伏著,好一會,才漸漸平復

下來。

「你先好好休息吧,楊哥折騰起來,一時半會可結束不了,呵呵。」

菲菲說完,走出房間,拿出手機撥通了楊爾的電話。

「喂,楊哥,這女的差不多可以了,嗯嗯,我把那兩個小子的照片給她看了,

呵呵呵呵,一個勁的求我讓楊哥快點過來操她,呵呵呵呵,嗯,我知道,好,鑰

匙我放在門口花盆里,你現在過來嗎?好的,我知道,不會說的。」

「這次,恐怕真的得去喂魚了,他們住的溫泉度假村我們也派人去找過了,

沒有任何發現我在想,是不是不是他們拿的」

「刀疤權」此時一臉頹然,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滾落下來,看著眼前同樣像是

蔫了的茄子似的猴子,也沒有了沖他發火的心情,嘆了口氣,扔掉煙屁股,繼續

在路邊上的綠化帶里找起來。

像「刀疤權」一樣低著頭,在垃圾桶、臭水溝、綠化帶和一些小公園里翻找

的人起碼有三十多,但是除了被火辣的太陽燒烤的滋滋冒油,就再也沒有別的收

獲。

猴子煩躁的將煙屁股彈出老遠,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快5點鍾了,吐了口唾

沫,朝「刀疤權」相反的方向開始搜尋。而心里則默默盤算著,自己是不是應該

想好,要是找不到那個包,該逃到哪里去比較好?

劉軍的兩個「小弟」在楊爾手下的帶領下,來到劉軍呆的房間,劉軍此時手

掌撐著下巴,似乎是睡著了,直到其中一個「小弟」走到劉軍身邊,輕聲叫了叫

他,才好似剛睡醒一樣,眼神朦朧的抬起頭。

「哦,小虎,小剛,你們到了啊,來,坐。」

劉軍看到兩人,似乎很高興,招呼著坐下,然後介紹道。

「這是嚴青,楊哥手下的頭號人物,也是楊哥的保鏢,你們叫嚴哥。」

小虎和小剛朝嚴青點點頭。

「嚴哥好!」

嚴青只是看了看兩人,也沒有什么表示,劉軍看了,也沒生氣,繼續說道。

「嚴青的身手,聽楊哥說起來,那可是了不得啊,你們兩個小子平時不是覺

得自己很能打嗎?什么時候有機會,向嚴青討教討教。」

小虎和小剛對視一眼,小剛站起來。沖著嚴青有些挑釁的說到。

「哦,那我可就有點不服了,嚴哥是吧,不如現在閑著也是閑著,我們過兩

招。」

嚴青冷漠的看了看三人,然後將視線集中在小剛身上,才憋出三個字。

「沒興趣。」

小剛又挑釁了幾句,嚴青干脆不說話了。劉軍有些焦躁的看了看手表,已經

5點多了,如果交易真的延後,那自己該怎么辦?是救蘇婉還是等待之後的再次

交易?如果救蘇婉,先不說能不能成功,但是這次卧底任務,肯定是失敗了。下

次再想找到能將這伙毒販一網打盡的機會,估計就更難了。

如果不救蘇婉,那,劉軍可以想像,蘇婉肯定會遭到楊爾,甚至楊爾身邊幾

個親信的凌辱,劉軍不敢想像,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該怎么辦?

最讓他頭疼的是,到時候,蘇婉必定會認出自己,自己怎么面對她?蘇婉會

不會向自己求救?

一時之間,各種思緒在劉軍的腦子里轟炸,小虎叫了劉軍好幾次,劉軍才反

應過來。

「呵呵呵呵,還有點沒睡醒吶,對了,嚴青,楊哥那邊有消息了嗎?那批貨,

你們找到下落沒有?」

嚴青好像要開口回

應,但是急促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嚴青接起電話,聽了

一會,對著劉軍三人說到。

「菲菲姐說要我們現在去楊哥特別布置的房間。」

劉軍一愣,看了看小虎和小剛,見嚴青已經自顧自的朝門外走去,使了個眼

色,一起跟了上去。

三個人跟著嚴青來到一個一樓的房間,菲菲已經在門口等待。

「王老板,楊哥說馬上就快6點鍾了,所以讓我招呼你們過來,嗯,你們先

在這里稍等片刻,楊哥現在,呵呵呵呵,應該快出來了。」

菲菲將「出來」兩個字咬的特別重,臉上也是一副曖昧的神態。菲菲將劉軍

嚴青四人引進房間,劉軍發現房間很大,而且里面還有一扇門,顯然里面是類似

卧室一樣的地方,而現在他們呆的地方相當於客廳。

「接下來是你們的游戲時間,我就不打擾各位了。」

菲菲笑嘻嘻的說著,就朝門口走去,走到門口要關門的時候,發現嚴青也跟

在自己身後。

「嚴青,你留下來。」

然後朝嚴青使了個眼色,顯然,楊爾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完全放心劉軍,留下

嚴青,是要保護楊爾的。

劉軍的心里隱隱感覺有些不妙,交易不能進行,楊爾可能就要帶蘇婉過來進

行淫辱了,自己三人身上都沒有武器,而嚴青身上是有槍械的,如果這個時候暴

起救蘇婉,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

正當劉軍想著要如何應對此時的狀況時,房間里那扇留了一條縫隙的門里傳

出來一陣讓他差點癱軟在椅子上的呻吟。

「啊~~~啊~~~輕一點~~~哦~~~太深了~~~啊~~~啊~~~」

嬌柔嫵媚的呻吟,是那么動聽,那么引人遐思,小虎和小剛兩人對視一眼,

然後臉上浮現出男人都懂的表情。特別是小虎,才20出頭,是個地地道道的小處

男,雖然長的還算俊俏,但是還沒有交過女朋友,聽著聽著,褲襠里就撐起一個

大帳篷。小剛「嘿嘿嘿」的朝小虎笑笑,小虎臉上頓時通紅一片。

劉軍此時臉色煞白,雖然沒有看到正在激烈運動的男女,但是那嫵媚誘人的

呻吟聲,是那么熟悉,那是曾經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可是現在,卻在另外一個男

人的身下婉轉嬌啼。

「不是婉兒,不是婉兒,肯定不是婉兒。」

顫抖的雙手虛弱的扶在椅子把手上,臉上的表情痛苦至極,劉軍知道現在自

己的變現已經失態,艱難的抬起頭,看向站在一邊的嚴青。幸好嚴青並沒有朝他

這邊看來,而是看向房間,不過,劉軍並沒有從嚴青臉上看出一絲淫欲,反而看

到一絲淡淡的,像是憤怒的感覺。劉軍畢竟是多年的老刑警,快速調整著自己的

狀態,他知道,此時如果表現出太過異常的反應,很容易引起楊爾和嚴青這些常

年刀口舔血老江湖的懷疑,長長的深呼吸了幾次,劉軍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雖

然臉色還是蒼白一片,但是至少,表情上面已經看不出什么異常的情況。劉軍眼

神瞟了一眼小虎小剛,發現兩個年輕人此時都很不淡定,兩人的褲襠都被高高的

撐起,心里又是哀嘆一聲。

「這樣也好,本能表現,也不至於露餡了。幸好兩人都不認識蘇婉,要不然,

要不然,唉」

劉軍沉思的時候,膽子比較大的小剛憨笑的看看嚴青,然後慢慢的朝那扇虛

掩的房門走去,手扶在門把手上,又回頭沖嚴青笑笑,見嚴青沒有阻止。於是慢

慢的將門打開,直到完全打開。

劉軍痛苦的表情在臉上一閃而逝。門被打開,一個魁梧精壯的男人站在地上,

腰臀不停的聳動著,粗大的肉棒一會抽出來一大截,一會兒又整根消失,動作快

速而有力量。一個渾身雪白的誘人裸體,側面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跪趴在床

上,渾圓豐潤的臀部隨著楊爾的抽插前後搖晃著,兩個豐滿的胸部如一對玉碗,

因為姿勢的原因形成一個美好的形狀,不過,此時因為身體的前後聳動,胸部也

前後搖擺著,煞是好看。女人的頭發垂下來,剛好擋住側臉,此時,看不出到底

是不是蘇婉,但是那誘惑嫵媚的呻吟,落在劉軍耳中,卻又是那么熟悉,剛剛有

點鎮定下來的劉軍,雙手死死的抓住椅子的扶手,脖子上的青筋都根根暴起。

「啊~~啊~~~太用力了~~~啊~~~好深啊~~~啊~~~你~~~你輕一點~~~~受不了~~

~啊~~~我受不了~~~太深了~~~啊~~~輕~~~啊~~~~」

「哈哈,嗯,你個小騷貨,小騷逼真他媽的緊,剛才不要不要的,現在夾得

的這么緊,啊,我操的你舒不舒服?哦,真他媽緊,說,舒不舒服?」

「啊~~不要~~~不要說了~~~啊~~~你

答應~~~答應我~~~啊~~~放了~~~李強~~~

啊~~~~方木~~~~啊~~~輕一點~~~啊啊啊~~~~~輕一點~~~~唔唔~~~~哈~~~~~哈~~~~

受不了~~~~啊哈~~~~啊哈~~~~」

「哦,只要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肯定會放了那兩個小子,小騷逼,被我

操著還想著你那兩個小情人,哦,真是個騷貨。快說,我操的你舒不舒服。」

楊爾說完,用手在女人的豐腴的臀部上重重的拍打了兩下。

「啊~~不是~~~不是的~~~哦~~~舒~~~舒服~~~~啊~~~~好舒服~~~~他們~~~啊~

~~~是我的學生~~~~是學生~~~~哦~~~又頂到了~~~啊~~~好舒服~~~~啊~~~」

這時候,劉軍已經可以肯定,現在被楊爾狠狠操弄的,真是蘇婉,劉軍雖然

不認識李強,但是方木,他還是很熟悉的。劉軍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刺刀狠狠的

扎了一刀,痛的讓人麻木,卻又止不住的流血。

「婉兒,婉兒是被逼的,是為了救那兩個學生,婉兒,我,我到底該怎么辦?」

「嘿嘿嘿,還不承認,小騷貨原來還是個老師啊,哦,真是個騷貨老師,說

到兩個學生,小騷逼夾的更緊了,哦,我操,差點被你夾射了。」

楊爾停下聳動的腰臀,雙手抓在蘇婉纖細的腰肢上。

「等下我讓人把那兩個小子帶過來,讓他們看看自己的騷貨老師被操,肯定

很有意思,哈哈哈哈。真是個騷貨,只是說說,我都沒操,小騷逼怎么夾的更緊

了,媽的,真讓人受不了。操死你,操死你。」

楊爾快速的聳動起來,腰臀像是安裝了自動馬達一樣,一下狠過一下的開始

操弄起來。

「哈~~~啊~~~不要~~~不要~~~哦唔~~~不要讓他們過來~~~啊~~~哦~~~好~~~

舒服~~~~啊~~~~啊~~~要化了~~~~我~~~啊~~~~化了~~~~啊哈~~~~」

「嘿嘿,站起來,我的好兄弟在外面都等急了,啊,現在出去,讓他們看看

你的騷樣,等下讓他們一起狠狠的操你,慢一點,哦。」

楊爾說著,雙手抓住蘇婉的手臂,往後一拉,將蘇婉的上身拉起來,然後自

己慢慢的往後退,讓蘇婉跪在床上的雙腿慢慢的往後挪,很快,蘇婉也像楊爾一

樣,站在地面上,只不過身體微微彎曲著,配合著楊爾的抽插。

「啊~~~哦~~~不要~~~不要被~~~其他人~~~~啊~~~操~~~~受不了~~~~你~~~一

個人都~~~啊~~~快操死我了~~~~唔~~~~再快~~~啊~~~~快一點~~~~啊~~~~哦~~~~

又要來了~~~啊~~~啊~~~啊~~~~~」

蘇婉低著頭,頭發散亂在她的臉上,雖然現在正面朝著門口,但還是看不清

她的臉,而門口的小剛,近距離的看著這一副活春宮,尤其是女的身材是那么誘

人豐滿,呻吟聲是那么嫵媚誘惑,不自覺的隔著褲子揉搓起自己硬的發疼的肉棒。

楊爾一邊聳動著,看著門口的小剛一副失火落魄的模樣,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小兄弟,這騷貨操起來真他媽太舒服了,小騷逼又緊又滑,不

過現在哥哥還沒有射出來,哈哈哈哈,小兄弟先忍忍,來,先摸摸這胸,手感好

的不得了,又滑又嫩。」

劉軍此時如墜冰窖,渾身發寒,內心的疼痛簡直無法用言語表達,可是,渾

身發寒的身體,卻有一處是火熱滾燙的。劉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悲痛的,但是下

身那火熱的感覺卻是那么明顯,酸楚,痛苦,悲憤,各種情緒充斥著他的內心。

似乎,還有一絲絲讓他感到無比屈辱的異樣情緒,正隨著慢慢撐開的帳篷漸漸的

積蓄著。讓他在嫉妒悲痛之下感到一絲空虛迷茫的不安。

小剛聽了楊爾的話,有些害臊尷尬的笑笑,但一只誠實的大手,還是慢慢伸

向蘇婉此時上下晃動的豐乳上面,入手一片嫩滑,像是絲綢,像是牛奶,滑滑嫩

嫩卻又不失彈性,小剛像是得到了珍貴的禮物一樣,側著身,小心翼翼的揉捏著。

「哈哈哈哈,怎么樣,小兄弟,手感不錯吧,這騷貨渾身上下都是極品,奶

子又大又挺,摸起來手感沒的說啊。小騷貨,走,出去跟我好兄弟打個招呼。」

楊爾一邊說,用一只手抓住蘇婉的兩個手腕,另一只手拉住她的頭發,將蘇

婉低著的腦袋一下拉起來。蘇婉痛苦的閉上眼睛,不敢去看眼前的男人。

摸著蘇婉胸部的小剛隨著兩人的慢慢前進移動著,一只手始終握在胸部上,

蘇婉抬起頭的時候,雖然閉著眼睛,但是那絕美騷媚的容貌,還是讓小剛渾身一

個激靈。

「楊哥,這妞也太漂亮了。」

「小兄弟有眼光啊,別說是你,我都是第一次碰到這么極品的妞,本來還說

跟王老弟一起玩,唉,實在沒忍住,哥哥就先開操了,哈哈,來,小騷貨,跟我

兄弟打個招呼,叫王哥,求王哥等下操你。」

蘇婉雖然是為了救李強和方木,才盡可能的配合楊爾,可是要蘇婉在這樣的

場合說出這么羞人的話,還是沒有辦法做到。但是身體的快感被楊爾操的越來越

強烈,眼看就要到達又一個高潮,楊爾見蘇婉只顧嬌媚的呻吟,索性停下來,一

只手掰過蘇婉的腦袋。

「小騷貨,再不配合,那兩個小子,我可有的是辦法好好整他們。把眼睛睜

開,看著我兄弟,給我說。」

蘇婉此時心里羞愧難當,但是這種半脅迫的屈辱,也讓她的內心感到深深的

悸動,一股別樣的刺激,充斥著蘇婉的內心,特別是臨近高潮的邊緣,楊爾卻停

下來不在抽插,讓蘇婉更是身體和心里產生了極大的空虛和焦躁感。

蘇婉睜開眼睛,看著楊爾,眼中滿是哀羞和嬌媚,那種即將到達高潮,又被

硬生生停下來的焦灼急迫感,讓她不顧羞恥的晃動著豐潤的臀部,前後挺動著,

想用濕漉漉的小穴將楊爾的肉棒吃進去,再吐出來。可是蘇婉畢竟沒什么經驗,

自己的挺動不但沒有解決此時焦躁的身體渴望,反而更加心癢難耐。蘇婉幾乎是

帶著哭音朝楊爾喊道。

「快~~~快操我~~~要到了~~~~啊~~~別停~~~快~~~~操~~~哦~~~」

楊爾重新拉起蘇婉的頭發,讓蘇婉的臉正面對著劉軍的方向。

「王老弟,你看,真是個極品騷貨,求著我操她,哈哈哈,來,看著王哥,

求他等下狠狠的操你。」

楊爾說著,臀部開始慢慢挺動,美好的快感暫態又重新回到蘇婉的身體,蘇

婉睜開嬌媚的雙眼,看向劉軍,性感的小嘴也發出抑制不住的呻吟。

「求~~~求~~~啊~~~~~~」

一道驚雷在蘇婉的腦海里炸響,眼神驚恐的瞪著劉軍,她做夢都沒有想到,

自己最羞恥的時刻,自己的老公卻在眼前活生生的看著。蘇婉隨著楊爾的操干,

下意識的「啊~啊~」的哼叫著,但是身體,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一下子癱

軟下來,從彎腰翹臀站立的姿勢一下子跪倒在地上,蘇婉的腦袋已經沒有力氣再

抬頭,只想軟綿綿的垂下去,但是楊爾拉著她的頭發,讓她只能面對著劉軍。

蘇婉看著劉軍的眼神從驚恐慢慢的變成掙扎,又從掙扎慢慢的變成哀求,直

到最後變成心碎的哭嚎。

「不要~~~放開我~~~啊~~~~放開我啊~~~~」

劉軍看著此時差點崩潰的蘇婉,蒼白的臉色變得漲紅,有些不忍再去看蘇婉,

強忍著悲痛笑呵呵的看了看嚴青,發現嚴青下身的帳篷雖然高高搭起,但是眼神

卻很清澈,雙手交叉放在背後,就算在這樣的場合,還是猶如一只隨時准備撲殺

獵物的凶狠獵豹。再反觀小剛和小虎,雖然是警隊精英,但是畢竟年紀還輕,又

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武力值可能和嚴青有的一拼,但是小剛此時正色魂

與授的享受著撫摸蘇婉胸部的快感,而小虎更加不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蘇婉,

連雙腿都有些明顯的顫抖。

劉軍深深的看了一眼此時已經像是鴕鳥一樣閉上雙眼的蘇婉,又看著半蹲在

身後不停聳動腰臀的楊爾,說到。

「楊哥,你悠著點啊,別把美人操壞了,我們可還沒有嘗過呢。」

「哦,嗯,你,放心,這騷貨耐操的很,高潮兩次了,小騷逼還是這么緊。

哦,真他媽爽,這大屁股,彈性真好,哦。」

蘇婉有些不敢相信,劉軍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睜開眼睛,迷茫的看著劉軍,

在和劉軍眼神交匯的一剎那,蘇婉似乎讀懂了劉軍眼神中所要表達的意思。

楊爾顯然也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這時候放開蘇婉的頭發,雙手都掐在她的腰

上,狠狠的將肉棒搗進蘇婉的小穴。

「哦,這小騷逼,剛才看到你的時候,媽的一下子縮的好緊,受不了,快,

快讓,哦,哦,讓王哥操你,小騷貨。」

楊爾拼命的沖刺著,而蘇婉小穴里面粘膩的液體也越來越多,隨著楊爾的抽

插,好多都帶出小穴,滴落在地板上。

心思混沌的蘇婉,被楊爾沖刺時候的勇猛抽插,漸漸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雖然是當著那么多人的面,里面甚至還有自己的老公,但是那像潮水一般洶涌而

來的高潮快感,讓處於羞憤難當,心碎欲死的蘇婉體會到了極致的反差,小穴不

受控制的猛烈收縮,同時暢快的噴出一股淫液。

「啊~~~啊~~~~老~~~老公~~~~啊~~

~~我不行了~~~~啊~~~~~老公~~~~啊~~~~~

不要~~~~哈啊~~~~哦哦哦~~~~啊~~~~停~~~~啊~~~~停一~~~~哈啊~~~哈啊~~~~啊

啊啊~~~~」

蘇婉在這極致反差的場合下,高潮來的特別猛烈,意識都有些迷糊,在高潮

快感沖擊之下,竟然喊出了「老公」。

劉軍看著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如此騷浪過的蘇婉,整個上半身都隨著粗重的

呼吸起伏著,當聽到蘇婉喊「老公」的時候,心臟猛的糾了起來,但是心痛,悲

傷的情緒卻被害怕暴露的心情所掩蓋。

「楊哥,可以啊,都被操的喊你老公了,哈哈哈哈,楊哥比我大10歲,但是

這玩女人方面,我還真是不如楊哥啊。」

楊爾此時被蘇婉緊縮的小穴箍住肉棒,終於忍受不住,射出一股股濃精,然

後跪在蘇婉身後,肉棒還是深深的停留在小穴里,一顫一顫的抖動。楊爾將身體

趴在蘇婉背上,雙手從腰部上移,抓住蘇婉一對豐滿柔膩的胸部,輕輕的揉捏著。

「唉,老了,老了,好久沒這么盡興了,哈哈哈,真是爽,累死在這個騷貨

身上都值得。」

楊爾趴在蘇婉背上休息了一會,站起身來,半軟的肉棒從小穴里抽出來,又

惹的蘇婉一聲嬌哼。

「來,小兄弟,嚴青,過來幫我抬這個騷貨進房間,給你們准備了一點好玩

的東西,保證讓你們玩的開心,玩的盡興。哈哈哈哈。」

嚴青聽到楊爾的招呼,看著楊爾依舊線條分明的裸體,難得的露出一絲慌亂,

然後推了推已經架住蘇婉腋窩的小剛,示意小剛去抬腿。蘇婉被嚴青架著腋窩,

而小剛則雙手抓在她的腿彎處,抬向房間。

剛剛經歷一次猛烈高潮,蘇婉身體軟綿綿的,臉上洋溢著高潮後迷醉的表情,

腦袋偏向一邊,眼睛微微閉合,任由兩個人抬著。經過粗大肉棒洗禮的小穴,此

時微微有些張開,精液混合著蘇婉的淫液,散發著一股淫糜的味道,正拉著絲,

從小穴口滴落下來。

正面對著蘇婉的小剛,面紅耳赤的盯著蘇婉淫糜的得小穴,激動的無以復加,

堅挺的肉棒被褲子包裹著,感覺一陣陣發疼。此時小剛也沒有去關注劉軍和小虎,

整個心思都放在了蘇婉身上,跟著楊爾,進了房間。

看著蘇婉等人消失在門口,小虎才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用唇語沖著劉軍說了

一句。

「頭兒,那不是,那不是嫂子嗎?」

劉軍眼神一凝,緊綳的情緒差點崩散,深吸一口氣,同樣用唇語回到。

「別多想,任務為重。」

劉軍說完,也起身向房間走去,小虎看著劉軍偉岸的背影,感覺是那么蕭索,

他的步履雖然沉穩有力,但是卻顯得那么滄桑和沉重。

「機靈點,別露出馬腳,一定要完成任務。」

快要步入房間的劉軍回頭沖小虎說了一句。

劉軍以為兩個手下沒人認識蘇婉,卻不知道,小虎之前見過蘇婉,只不過當

時很多人在,小虎看到蘇婉和劉軍手挽手在一起,還特意問了問邊上的人,才知

道,這個讓他一眼就心動的美女是自己老大劉軍的老婆。不過當時劉軍和蘇婉都

沒有注意到小虎罷了。

小虎也沒想到,自己曾經魂牽夢縈的美女,此時,卻在這樣的場合下再次見

面。小虎弓著腰,懷著異樣的心情,跟了上去。

房間內,蘇婉正被小剛和嚴青兩人架到一個特殊的裝置上面,只見房間天花

板有兩個吊環,分別系了一根綢帶下來,下面又有一個吊環,蘇婉的手臂整個穿

過,雙手手腕卻被綁縛在兩個吊環之間,下面的吊環延伸下來是一個類似於秋千

一樣的座椅,不過不是用來坐的,因為蘇婉修長白嫩的雙腿正分別跨在秋千上面,

這樣一來,蘇婉整個人懸在空中,而楊爾手上還拿著一個遙控器,正在按著按鈕,

蘇婉隨著按鈕的控制,身體慢慢的上升。

更讓人血脈噴張的是,蘇婉的小穴此時一片光潔,茂密的叢林此時被剃的干

干凈凈,整個小穴周圍白白嫩嫩,說不出的可愛,而微微凸起的小穴兩側里面,

則是兩片粉嫩嫩的花唇,此時沾染著楊爾的精液,就像一朵盛開的粉牡丹上面點

綴著斑斑白雪,聖潔之中帶著一絲淫盪,高貴之中帶著一縷墮落。

「你們,要干什么?楊哥,不要,不要這樣,放我下來,這樣,這樣太羞恥

了,不要啊。」

蘇婉扭動著身體,看著劉軍從門口進來,用慵懶的語氣求饒著,但是聽在幾

個男人的耳中,卻更像是一道催情的符咒。當然,這些男人,不包括劉軍。

劉軍看到蘇婉被如此淫盪的姿勢懸在半空,而小剛還站在蘇婉背後,伸出雙

手揉捏她的胸部,好不容易堅定下來的內心,仿佛又被狠狠的插了一刀,一個踉

蹌,差點摔倒,幸好被跟在身後的小虎扶住。

「急急忙忙的干嘛,還怕少了你的啊。」

劉軍轉身笑罵一句,小虎連忙向劉軍道歉。

「唉,王老弟,人家小伙子看到這么極品的妞,著急也是正常的嘛,你看,

我這里可是什么都准備好了,等下給她的小屁眼弄上潤滑油,哈哈,我們來個前

後夾擊,怎么樣?是不是想想都讓人激動。」

「不要~~啊~~~不要~~~我不要~~~前後夾擊~~~哦~~~輕一點~~~啊~~~」

迫不及待的小剛,此時捏著蘇婉的兩個乳頭,嘴唇親吻在蘇婉的脖頸上,惹

得蘇婉又是一陣嬌吟。

「哈哈哈哈,這位小兄弟,這個給你,給我們的美女潤滑一下後門,今天每

人至少要在她兩個洞里射一發出來。」

小剛接過楊爾手上已經灌滿潤滑油的針筒,蹲下身體,先在蘇婉的菊門邊上

噴了一點,然後慢慢的將針筒塞進去,一邊塞,一邊輕輕推動針管,將潤滑油注

入蘇婉的菊花里面。

「哦~~~不要~~~嗯~~~好涼~~~~啊~~~不要在~~~再塞進來了~~~啊~~~好漲啊~

~~~不要啊~~~~啊~~~」

當小剛將全部潤滑油注入蘇婉的菊門里面,將針筒拔出一般的時候,楊爾制

止了小剛的動作。

「哈哈哈,小兄弟一看就缺乏經驗,我之前已經問過了,她的屁眼還沒有被

開發過呢,針筒不要拔出來,先留著,等下玩起來再拔。怎么樣,王老弟,這處

肛可是專門為你留的,你來開苞。」

劉軍心里十分悲痛,但是此刻淫糜的氛圍,也讓他產生了一絲糾結的肉欲,

蘇婉在小剛的懷里扭動著,盡力躲避著小剛的親吻和撫弄,但是偶爾看向劉軍的

眼神中,卻似乎有著一絲絲含嬌羞怯的模樣。劉軍知道,蘇婉今天是沒有辦法逃

過被大家玩弄的命運了,為了讓蘇婉盡可能的少承受一點痛苦,劉軍只能邁動沉

重的步伐,走向蘇婉。

「那就謝謝楊哥了。」

劉軍脫掉自己的衣服,走到蘇婉背後,小剛識趣的讓開身體,還順帶著把塞

在蘇婉菊門里面的針筒給拔了出來,惹得蘇婉一聲嬌呼。

等劉軍半軟不硬的肉棒頂在蘇婉菊門上面,蘇婉渾身一個激靈,拼命扭動起

來。

「不要,不要這樣對我,放開我,我不要,我不要前後夾擊,啊~~~放開我。

救我,救我啊~~~」

蘇婉扭過頭,眼淚已經在眼眶里打轉,似乎像是在向劉軍求救。

這時候,楊爾朝嚴青打了個手勢,嚴青眼神異樣的走到赤身裸體坐在椅子上

的楊爾面前。低下頭,傾聽著什么。不一會,嚴青從房間里出去。

劉軍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因為蘇婉的哀求又再一次軟化下來,剛好看到嚴

青出去,正在猶豫要不要在這時候制住楊爾,就那么一剎那的愣神。就聽到蘇婉

一聲哀怨的嬌吟。

「哦~~~~嗯~~~」

原來,蘇婉只顧著向身後的劉軍求救,但卻沒有防備前面的小剛,而劉軍心

神恍惚,也沒注意小剛其實早就挺著肉棒,雙手抓在蘇婉的胸上。小剛此時也是

欲念攻心,看著如此淫盪和嫵媚的蘇婉,腰身一挺,就將肉棒插進蘇婉的小穴。

「哦,真的好緊,好爽,哦,哦。」

小剛一插進蘇婉的小穴,就開始有規律的挺動起來,肉棒每次都整根沒入幽

幽溪谷,又快速拔出,只剩一個龜頭還留在蘇婉小穴的時候,又用力的深插進去。

因為蘇婉身體是懸在半空的,每次小剛深插的時候,蘇婉身體都會被稍稍被頂向

後面,而當小剛拔出肉棒的時候,蘇婉的身體又會往前落回來。這樣一來,小剛

只要使出平時的七八分力氣,就能重重的插進蘇婉的小穴。蘇婉就像一個擺鍾,

被小剛操的前後搖晃。小剛插了幾十下,已經掌握好力度,每一次插入都是蘇婉

剛好回落的時候,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力的對撞,對於蘇婉而言,快感成倍增加。

蘇婉咬緊牙關,想讓自己不發出呻吟,但是每次撞擊,那有力的「嘭」的一聲,

也都會伴隨著蘇婉「啊」的一聲悶哼。

蘇婉從來沒有被如此淫盪的姿勢操過,而且每次被小剛深插,臀部向後擺動

的時候,菊門附近還能撞擊到劉軍的肉棒,剛開始,蘇婉感覺自己臀部碰到的肉

棒是半軟的,撞擊過去,就會被彈開。但是漸漸的,蘇婉感覺接觸到臀部的肉棒

慢慢的變硬,變大,有幾次臀部剛好撞到身後肉棒的頂端,都差一點就要被捅進

菊門里面。

劉軍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肉棒在

蘇婉的臀部一次又一次的觸碰下,慢慢堅挺變

大,臉色漲紅,呼吸急促,雙手抬起到蘇婉腰部,又放下,抬起,又放下。每次

蘇婉菊門對准他肉棒撞擊過來的時候,肉棒稍稍沖開菊門,馬眼被菊花擠開的舒

爽感,讓劉軍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劉軍就像一個隨時都會炸開的炸彈,臉色也

陰沉的可怕。幸好此時他是低著頭,而蘇婉又擋住了他的臉,要不然,楊爾肯定

能發現他的異常。

劉軍渾身顫栗,天人交戰,糾結著到底要不要將肉棒捅入蘇婉的菊花。小剛

則是越戰越勇,速度原來越來越快。小剛雙手已經放開蘇婉的胸部,而是抓住蘇

婉被綁在吊繩上的手,一下快過一下的沖擊著蘇婉的小穴。之前還殘留在蘇婉小

穴里的精液,被小剛不斷抽插的時候,帶了出來,蘇婉的穴口和小剛的肉棒,此

時變得白濁濁一片。

「哦,老大,這騷貨的小穴真是越操越緊,很過癮。哦,哦,真爽。」

伴隨著小剛的話語,動作進一步加快,動作越快,撞擊在蘇婉小穴里的肉棒

就更加有力量,好幾次都撞擊到蘇婉的花心,肉棒瞬間觸碰到柔軟花心的時候,

蘇婉都會抑制不住的浪叫一聲。蘇婉努力的咬著嘴唇,眼神嬌羞嫵媚,一會看看

眼前的男人,一會看看男人的肉棒在自己小穴里進進出出的場景,心里的羞澀和

悲哀漸漸的散去,身體的欲望卻慢慢的占據上風。如果,如果此時在蘇婉身後的

男人不是劉軍,隨便換成誰,蘇婉可能都忍不住浪叫呻吟了。但是身後的男人偏

偏是她的老公,這最後一道矜持的屏障和心里障礙,讓蘇婉始終壓抑著自己,不

讓自己的快感爆發,不讓自己沉醉在肉欲之中。但是眼前的男人那越來越勇猛的

撞擊,讓蘇婉知道,自己的堅持終究會被身體的快感所擊碎。

因為蘇婉感覺到從小穴中出來的快感已經越來越強烈,火熱堅硬的肉棒不斷

摩擦小穴里的嫩肉,讓蘇婉的小穴變得滾燙,燙的似乎要融化。

「啊~~~輕一點~~~啊~~~啊~~~不要~~~啊~~~啊哈~~~那么快~~~啊~~~不行了~

~~啊~~~啊~~~我不行了~~~啊~~~~唔~~~又撞到~~~~啊~~~~啊哈~~~~又到~~~啊~~~

那里啊~~~~好深~~~啊~~~好深啊~~~啊~~~~唔唔~~~~不要~~~不要一直~~~哦~~~哦

~~~撞那里~~~~啊~~~受不了~~~啊哈~~~太深了~~~~啊啊~~~啊哈~~~~」

努力抿著嘴唇的蘇婉,最終還是沒有堅持住,當小剛一次狠過一次的抽插接

連撞擊到花心的時候,蘇婉終於放聲浪叫,這一開口,嘴巴就再也合不攏,誘人

嫵媚的婉轉嬌吟一浪接著一浪從她的小嘴里發出來。而小剛也似乎是得到了鼓勵,

更加興奮的挺動腰身,肉棒插得更加凶狠,恨不得將自己的兩個卵蛋都同時塞進

蘇婉的小穴里面。

「哦,哦。騷貨,我操的你爽不爽,我的肉棒大不大,啊?操的你爽不爽?

啊?小騷逼被幾根肉棒操過了,啊?這么好操,哦,哦,真爽,操死你個小騷貨,

操死你,騷貨,騷貨。」

「啊~~~輕一點~~~啊~~~大~~~好大~~~~太深了~~~啊~~~啊哈~~~怎么~~~哦~~

~~每次都~~~啊哈~~~都~~~撞到~~~啊~~~最里面~~~啊啊~~~~啊哈~~~~啊~~~~好~~

~啊~~~好舒服~~~~啊~~~~受不了了~~~~啊哈~~~~不行了~~~~啊~~~~別那么~~~啊~

~~那么~~~用力~~~~啊~~~啊~~哦哦~~~~啊~~~~」

站在身後一直沒有主動動作,而是被動著讓蘇婉臀部撞擊肉棒的劉軍,聽到

蘇婉放聲呻吟,已經將自己嘴唇咬破的他,眼中終於閃過一一絲狠戾。蘇婉明明

知道自己在身後,卻被自己的下屬操的放聲浪叫,沉著冷靜的劉軍已經再也無法

控制自己,內心雖然痛苦,但是現場的淫糜氣氛和欲望的刺激,再加上蘇婉菊門

偶爾那一下下撞擊到肉棒的舒爽,讓劉軍低吼一聲,在蘇婉被小剛撞擊,臀部向

後擺動的時候,突然抓住蘇婉的臀部,肉棒頂住菊門,用力的沖擊進去。

蘇婉的菊門沒有被開發過,菊門緊致,腔道彈性十足,不過,楊爾的潤滑油

確實是個好東西,雖然劉軍的肉棒被箍的很緊,但還是一寸一寸的擠了進去。當

劉軍的肉棒整根捅進蘇婉菊花的時候,小剛的肉棒也深深的插在小穴最深處。

前後兩個洞被兩根肉棒齊根沒入,從沒體驗過如此刺激性愛快感的蘇婉,整

個人都處於失神狀態,雙眼空洞無神,麻木的望著天花板。而此時插在蘇婉體內

的兩根肉棒,也不敢

亂動,因為雙洞齊開的原因,不管是小穴還是菊門,此時都

緊緊的收縮,腔道變得更加緊窄,但是腔道內的軟肉卻在緩緩的蠕動,磨得兩根

肉棒差點精關松懈,一泄如注。

三個人都有些僵硬的停留在那里,挺著腰身身體聳起來的蘇婉,好一會才突

然放松下來,腰身回落的時候,小剛的肉棒因為姿勢的原因,自然而來的滑出來

半截,小剛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慢慢的開始挺動,因為小穴變得實在是太過

緊窄,小剛抽插的動作變的遲緩很多,但是快感卻比之前強烈了許多。

蘇婉從失神狀態中慢慢恢復,感受著小剛的再次抽插,感覺自己的小穴每一

處嫩肉都被堅硬的肉棒狠狠的刮過,菊門中的劉軍的肉棒雖然沒有動作,但是每

次小剛的抽插,也會輕輕帶動劉軍的肉棒,只不過,小穴里的肉棒是整根進去,

整根出來,而菊門里的肉棒則是輕輕的,小幅度的摩擦。但就算這樣,第一次被

雙洞齊開的蘇婉還是刺激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