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 2)

「姐姐,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楚江晨知道媽媽不會隨便加人,也不太關注好友列表里是不是多了一個人。

半年前他偷偷的拿媽媽手機加了自己小號,開始並沒有著急上來就發消息過去,一方面擔心媽媽問他怎么加上自己微信怕回答不上來,另一方面也是沒有想好怎么開始聊天,總不能一上來你好,嗨,很高興認識你之類沒營養的對話,所以才一直忍著到今天。

半年多時間,楚江晨左思右想,腦中幻想過上百種開場白,都覺得不合適,最後看到媽媽朋友圈最近的一條關於心情文章的轉發,決定用這慰問做開頭。

都說萬事開頭難,想套路媽媽總要先混個臉熟,發出消息後的楚江晨緊張的一直盯著手機,生怕媽媽不回消息。

一個多小時過去,林菲菲洗漱完已經打算睡覺,無意間看見一條未讀的微信。翻開看了看,本打算直接刪掉,忖量想到,自己這兩天和老公鬧矛盾莫名的心情煩躁,猶豫了片刻,順手回了一句。

「你是?」楚江晨煎熬了半天總算等來了媽媽的消息,心里的一顆石頭也算落下了,不怕你回消息,就怕你不回。

「我是一個算命大師,近日夜觀天象發現你近日似有煩心事纏身,特來為你化憂解難,還不收錢喲……」楚江晨避重就輕也不正面回答,瞎扯起來,以此來和媽媽拉近兩個人的距離。

林菲菲收到他的消息,一臉懵懵,心頭想這人口花花,回道:「胡說八道,這么多人你怎么算到我的。你是誰?我不記得有加過你。再不說,我就刪你了。」

「且慢,手下留大師!幾億人之中相識也是一種緣分。我每日三卦,今日已滿,但是破例為你算了一卦,是我見過最好的一個上上卦。」

楚江晨深知和人聊天,想要不把話題聊死,每句話都要留個懸念,還不能給對方留個二選一的話題。不然對方都回答是,嗯,哦,沒有等等,這種聊天方式是最為致命的。

「什么卦?我聽說過上上簽,怎么不知道有上上卦這種東西?」不一會兒,林菲菲的回復就來了。

「哈,這個一樣的道理,說太深奧怕你聽不懂。呼呼,我給你卜了一卦是關於姻緣的。卦象上說你會有美滿的生活,會有一個特別乖特別聽話的女兒。我說的對不對?」

楚江晨故意把話說錯,說媽媽會有一個女兒,想在不知不覺中把話題引向家庭問題,想著只要對方肯跟你分享家庭問題,才能慢慢的打開對方的心扉。不得不說楚江晨很了解他的媽媽,要是楚江晨說林菲菲有一個兒子,說不定會引起她的懷疑,畢竟她媽媽不是一個蠢女人。

「神棍。」林見他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也就不再問了,她並追根問底的習慣。「你算的不准,我並沒有女兒。你是不是經常用這樣的開場白來找話題?」

林菲菲的話楚江晨心里一驚,不虧是自己的媽媽啊,這話也太犀利了,要是回答的不好估計馬上就得進入黑名單。

「沒有啦,我從實招來,其實我不是算命的,只是正好看到你轉發的文章,感覺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又想到自己,這兩天身邊遇到的各種煩心事,所以想找個人了聊聊天。」楚江晨知道媽媽不好忽悠,只能先試著慢慢溝通。

等了片刻,沒見媽媽回復,接著又說道。

「我叫陳明姜,很高興認識你。怎么稱呼?」楚江晨給自己編了一個假名,本來想說叫陳姜,把江晨兩個字倒過來,轉念想到,媽媽可不是一般的角色,萬一中途被她發現哪里不對,一切就都百搭了,還是別冒險了。

發送完消息的楚江晨,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心里很沒底,不知道媽媽是睡著了還是故意不回。

「林菲菲。」煎熬等待的時間總是讓人感覺特別漫長,楚江晨看著屏幕突然亮起,趕緊把手機拿起來看。

看到媽媽回答的這么簡單似乎沒什么聊天的興趣,可能隨時都會不回消息,只好自己絞盡腦汁去找話題。

「哎,女朋友突然找我分手,說看上了一個富二代,昨天晚上自習剛結束,那個男的故意開著豪車在我們寢室樓下轉悠,室友都說他是在向我炫耀。現在寢室里的人看的我眼神都不一樣了。」

楚江晨現在在高二並不是什么大學生,而且林菲菲是他現任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她的媽媽,所以楚江晨斷定她會來開導自己,一個好老師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學生的。

「……」

「你說殺人要判幾年?」

「……」又是一串無語的省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