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1 / 2)

猛男的甜心 未知 5975 字 2021-01-02

作品:猛男的甜心

作者:陶陶

男主角:楊漢成

女主角:藍郁涵

內容簡介:

哇~~~是上天可憐她嗎?

還是她喝的轉運y陽水發揮功效了?

站在她眼前的猛男,身材真不是蓋的耶!

莫非搬到隔壁的男人從事的職業是──脫衣舞男?!

光想像那個色迷迷場景,

她的心就忍不住咚咚猛地跳了兩下,

但轉念一想,他搬來的頭一天就占了她的車位,

害她的車子被放氣、椅墊被割傷,

連她的寶貝仙人掌都屍首不全的橫屍地板……

她急忙收拾起差點流滿地的口水,

決定與要他對抗到底!!有六塊腹肌又怎樣?

是警察又怎樣?

她跟他杠上了,絕對不會屈服的~~~~

正文

第一章

每一個工作都有它迷人的地方,但也有令人厭煩,甚至憎惡之處,進而引發所謂的職業病。

楊漢成皺了一下眉頭,心想,這可算是附帶的「紅利」吧!

掏出口袋里的葯片,拿了一片進嘴里。

「胃痛?」

一旁帶笑的歐賽奇出聲道。他長得高頭大馬、光頭,五官粗獷,膚色偏黑,脖子粗壯得連頸扣都拍不上,右耳戴了一細小精致的金色圓環。

楊漢成移動了一下耳邊的通訊器。「一定是最近搬家搬了太多重東西導致胃下垂。」耳機內立即傳來幾聲高低不同的笑聲。

「你不是請搬家公司搬?」距離楊漢成十公尺外的男子史修念透過細小的麥克風說話。他身材較瘦小,臉型瘦長,鼻梁上架了副眼鏡。

「謝謝你提醒我。」楊漢成做個怪表情。

眾人又是一陣輕笑。

「它在告訴我們該吃早餐了。」馬星元說道。他上半身骨架粗大,像個橄欖球球員。

眾人盯著遠方逐漸露出的魚肚白,一抹金色陽光突破雲層。

「誰說警察的工作不浪漫?」另一人感嘆地說:「阿波羅劃破天際,黑暗狼狽而逃,你金黃的發——」

「夠了,詩人!」有人受不了的先投降。

眾人又是一陣訕笑。

「精采的要來了。」被稱作詩人的男子有張承襲自英國母親的古典臉蛋,皮膚白皙。「白皙茹房,豐臀……」

「哦……」開始有人發出狼嗥。

詩人不受影響地著繼續說:「如浪,臣服,我唯一的語言……」

「幸好我們不是掃盪風化區,不然小姐們就危險了。」楊漢成嚴肅地道。

笑聲再次揚起。

「目標出現!」

短短四個字讓眾人頓時安靜下來,仔細盯著獵物。

十秒後,四輛黑色轎車往這兒開來,然後在倉庫前停下。

「瞧這排場,等一下有場硬仗要打了。」另一個聲音出現在耳機內。

「克制點,別太興奮,赤蛇。」楊漢成的話讓其他人再次輕笑。

接下來是短暫的寂靜,轎車內的人開始走進倉庫。

楊漢成數了一下——16個人,兩個站在門口守著,其他人全進了倉庫。

「c組准備——」楊漢成抬頭望了一下倉庫屋頂,瞧見兩抹黑影迅速動作著。他摸了一下口袋的葯片,又吞了片到嘴里。「行動!」聲音冷靜簡潔。

屋頂的人影以迅速的動作攀著繩索降下,在把風的人未發現前,以狠准的力道擊向其頸動脈,在他們尚未明白發生什么事時,已然昏厥。

兩道人影無聲地下了地面,小心地將昏迷的人放至地上,沒發出任何一點聲響。

四面埋伏的人開始往倉庫奔去,伴隨著一聲厲吼,「警察,別動——」緊接著是漫天的槍響。

以此拉開序幕的一天——對楊漢成而言,其實也還不算太壞,但如果他的胃酸能再控制一下,就再完美不過了。

ivyspace轉載自pooh樂園yellow掃圖bang校正

「y陽水……就是……哈啾——」藍郁涵在早晨冰冷空氣的刺激下打了個噴嚏,她抽張面紙,仔細地看著書上寫的內容。「熱水加冷水,然後加鹽——很簡單嘛!」她打開一塵不染的壁櫥,拿出印有玫瑰花的馬克杯。

「先熱水,然後加鹽……」她灑了一小撮鹽巴進去。「再加冷水,攪一攪……然後喝著轉動的水……嗯……」她仰頭喝了一大口。「還不錯嘛!」

轉頭看向放在餐桌上的書本。「可以排毒,增強抵抗力,還可以改運,只要連喝七天,保證祛霉運。」喃念著,藍郁涵又打了個噴嚏。「很好,希望真能改運。」

最近她實在是太倒楣了,不但感冒拖了快一個禮拜沒起色,昨天還摔了一大跤。

喝完y陽水後,她走回房間換衣服,圍上圍巾,戴上手套,拿起桌上的一袋書出門。當她鎖門時,聽到樓梯處傳來腳步聲。門鎖好後,她拿出口袋里的衛生紙,猛地打了個噴嚏。

一名高中生自樓梯口走下來,藍郁涵讓他先行,自己則到一旁提鼻涕;那男生瞄了她一眼,無言的經過她身邊,繼續往下走。

藍郁涵認得他,他是五樓庄太太的兒子——庄啟銘,他有時會在放學後來她任職的圖書館念書,不過,兩人沒說過什么話。

在圖書館,最「大宗」的使用者是學生,但她卻沒因此更了解他們,反而愈來愈不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些什么。

有一回她在上架時,還聽見一群女高中生在討論援交的事,其中一人說,如果價錢可觀的話,她並不排斥,說什么身體是自己的,要怎么做是個人自由,誰也沒資格評判。

當時,她吃驚地立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現在小孩的邏輯是這樣運轉的嗎?時代果然不一樣了,以前男女生牽個手還得忸怩個半天,現在……

她搖搖頭,為什么她覺得這個世界愈來愈難懂了?

拉回思緒,她走下樓,卻被巨大的甩門聲給嚇了一跳。拍拍胸口,她疑惑地道:「怎么回事?」關門有必要那么用力嗎?她真的無法理解現在小孩的想法啊!

綉芙蓉2003年9月3日整理制作

楊漢成在接近黃昏之際回到家,他打個大呵欠,拖著疲憊的身軀進屋,滿地的紙箱讓他呻吟一聲。他在沙發上癱坐下來,已沒精力整理這些東西。

如果不是房東娶媳婦,打算將房子收回自己住,他也不用在這個時候搬家。按按僵硬的頸項,他仰頭靠著沙發背休息。

十分鍾後,電話聲將他叫醒,他順手撈起電話,帶著困意的回應,「喂?」

「漢成,回來啦!」

聽見母親的聲音,讓他稍微放松身體。「剛回來。」

「搬家搬得怎么樣?」

「搬家公司弄得很妥當。」他打個呵欠。

「聽你的聲音好像很累。」楊母憂心道:「別忙得又忘了吃東西,小心你的胃。」

「我知道。」

「這樣吧,你什時候放假,媽給你補一補。」

楊漢成微笑。「我已經夠壯了,還補啊?再補就要流鼻血了。」

楊母笑道:「亂說什么!」

他又打個呵欠。

「好了,聽你一直打呵欠,去睡吧!」楊母體貼的說。

「嗯!」

又講了幾句後,楊漢成才收線,掛上電話。

他動動筋骨,自沙發上起身,打算洗個熱水澡舒緩一下筋骨,今天又跑又打的,消耗了不少體力。

他隨手脫下外套,將手機放署在茶幾上,而後轉身朝浴間走去,在途中褪下緊身毛衣,露出結實渾厚的胸膛。

接觸到冷空氣,讓他清醒不少,他深吸口氣,打算洗完澡後好好睡一覺,即使天塌下來也不管!

又過了一天一成不變的日子後,藍郁涵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一連打了三個噴嚏。

哈啾,哈啾,哈啾!

速度快到她甚至無法捂住嘴巴,鼻水就這樣流了出來,她用盡吃奶的力氣想將鼻水吸回它該待的地方,可成效不彰。

她急忙將摩托車停到路邊,雙手翻找著包包里的衛生紙,急得只差沒將包包整個翻倒出來。

她拉出衛生紙掩住口鼻。「真是的……」說著,又打了個噴嚏。

這感冒讓她的鼻水像關不緊的水龍頭似的滴個不停,她拉緊脖子上的圍巾,卻突然感覺鼻尖沾上一滴濕意。

她抬頭望向灰蒙的天空,自言自語道:「下雨了。」這下好了,她沒帶雨衣,想到這兒,她急忙催油門,打算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回家。

一回到家,她的頭發、衣服及眼鏡上都已沾了不少水氣。伸手拿下眼鏡,她從包包里抽出面紙擦拭鏡片,而後拿出大門鑰匙打開公寓鐵門,用力地提了兩聲鼻涕後,這才舒服地嘆口氣,重新戴上眼鏡,正打算走到外頭把摩托車推進來時,卻發現她的停車位竟讓一台重型機車給占了。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她的位子……這是誰的車?!

「以前沒這輛的。」

她無法置信地看著眼前銀灰色的重型機車,整個人站在原地,腦筋有兩、三秒的空白,不知該怎么辦。他把她的慣常停的車位占去了……

雖然她可以把車停在他旁邊,但這樣一來,也就等於占了別人的位子,雖然這棟大樓沒硬性規定,也從沒畫分車位,但大家早已習慣停放的位子,也行之多年,怎么現在會殺出一個程咬金?

他們這棟樓一共八戶人家,入口處,以及通往二樓的樓梯下有塊狹長空間能讓住戶停放機車及腳踏車,多年下來,一些一老舊沒人騎的機車被放置在最里面,因此加加減減下來,最多能停四部機車,外加兩輛腳踏車,剩下的空間僅能做通往樓梯的走道。

不容她多想,雨棚上愈來愈急促的雨滴聲讓她沒有別的選擇,如果是晴天就算了,但現在是下雨天,她可不想她的愛車在外淋雨淋一整夜,於是,急忙沖到外頭將機車牽進來。

不過,在她臨上樓前,仍不忘給那個s包的重型機車一記「佛山無影腳」,正中s包大輪胎,如果她再用力點,准能把那輪胎踢爆。

正當她想著腳下若穿著釘鞋該有多好時,突然聽到門外有人喊著,「漢成……漢成……」而後是猛按門鈴的聲音。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把她嚇了一大跳,頓覺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小學生,唉!她果然不能做壞事啊!定住心神,拍了拍胸口後,她才打開大門讓外面的人進來。

一見到門外的人,藍郁涵突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美……美女,長發美女,而且,瞧她大大的眼睛中掉出一顆顆的淚,就像電視上哭功一流的女演員親臨現場,好真!美女從她身邊跑過,還帶著香味,藍郁涵轉頭看著她往樓上跑去。

「好漂亮。」藍郁涵呢喃一聲,關上大門,心想,她長得比任何女明星都好看呢!

當她走上三樓時,就見美女按著隔壁鄰居的門鈴,正當她驚訝地想著隔壁不是沒住人時,突然,木門打開,一個高大的男子赫然出現在眼前,且口氣不是很好地說了一句,「誰啊——」

「漢成——」美女突然撲進男子的胸膛。

藍郁涵嚇了一大跳,瞪著眼前的l男,嗯……也不算是l男啦!至少他還穿了一條運動長褲,但他的胸膛……嗯!結實得會讓人心跳加速。

他全身濕瀌瀌地,右手拿著白毛巾在濕發上亂擦,看來應該是剛從浴室出來。

楊漢成讓朱盈莎撞了一下,腹部被她高貴的手提包猛地揮中,他悶哼一聲,朝天嘆了一口氣。

藍郁涵站在門前,一臉好奇地注視著他們,感覺就像是八點檔連續劇重現眼前,只可惜美女配得不是文質彬彬的帥哥,而是猛男,那種跳脫衣舞的猛男!

眼前的他長得不是俊美型,比較粗獷,粗黑濃眉與方正的下巴讓他看起來有些凶,不過,他的身材還真不是普通的好,要不是有美女擋在他身前,她真想看一下那猛男是不是有六塊肌。

她禁不住好奇,稍稍偏了一下角度,想看清他是不是具有六塊腹肌……

楊漢成正想問懷里的人又怎么了時,卻感覺到一股奇特的視線,他低頭,瞧見一個穿得像北極熊的女人站在他門旁的階梯上。

女子面貌清秀!戴著一副眼鏡,長發過肩!穿著厚大衣,戴著圍巾手套,仿佛剛從極地回來。

一接觸到他的目光,藍郁涵立即轉開視線,心虛地漲紅臉,尷尬地急忙走上階梯,往對門而去,並極力低頭搜索包包內的鑰匙。雖然面對著自家大門,但她的注意力卻在後面的那對男女身上。

楊漢成將注意力轉回在他胸上制造眼淚鼻涕的人兒,他忍住想做鬼臉的表情,拉開她後,急忙拿毛巾擦了下胸口上的黏狀物,問道:「你又跟維德吵架了?」

他不問還好,一問,她便哭得更場心了。

好奇是人的本性,藍郁涵發現自己正豎起耳朵。

楊漢成長嘆一聲。「你們究竟怎么回事?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藍郁涵摸到袋內的鑰匙,她思考了一下,讓鑰匙「不小心」自指尖滑落。沒辦法,誰教她的日子太無聊了,她在這棟大樓唯一聽過的八卦就是樓上的李乃乃在樓梯上踏到一坨機油,而後摔斷了一條退……就在這時,她的連環噴嚏又猛地爆發。

「哈啾——哈——哎喲——」她慘叫出聲,頭因打噴嚏前傾而撞上鐵門。

楊漢成的注意力立刻轉移,他看看捧著腦袋的鄰居,忽然大笑出聲。「你沒事吧?」他移開朱盈莎,走到她身旁。

藍郁涵雙手摸頭,低垂的視線對上他的腹部……果然有六塊肌,哇嗚————

「怎么樣?」楊漢成詢問。

她抬起臉,鼻水流了下來。「啊——」她驚慌地叫了一聲,一手捂著鼻子,一手掏出口袋里的衛生紙。

楊漢成肩膀抽動,他快笑出來,但基於禮貌,他絕對不能……

藍郁涵恨不得立刻死掉!她的臉頰燒燙到幾乎能做鐵板面了,就在這時,她的救星出現了!

「漢成——」朱盈莎摟住楊漢成的手臂,將他的注意力拉回。

「你要不要緊?」楊漢成又問了一次。

藍郁涵死命搖頭。

「漢成。」朱盈莎拉著地。

楊漢成在心里嘆口氣,這才與她一同進屋。

藍郁涵則是發出一聲羞愧的呻吟。「好想死喔——」

「好了,你先坐一下。」楊漢成示意她在凌亂的客廳坐下,自己則走進房間套上運動衫。

「漢成,你覺得我是不是沒魅力了?」朱盈莎出現在房門口,雖然哭得唏哩嘩啦,可她卻依然美麗,美眸在淚水的滋潤下顯得楚楚可憐,連身窄裙襯出她的好身材及修長的雙腿。

楊漢成穿上老舊的運動衣往門口走,經過她身邊時說道:「你別吵了架就往我這兒跑——」

「嗚……連你也嫌棄我了。」朱盈莎又哭了起來。

楊漢成無奈地嘆口氣。「我打電話叫維德來接你。」

「不要!」朱盈莎猛地抱住他的背。「我現在不想見到他。」

楊漢成拉開她交疊在自己腰上的手,轉過身面對她。「不要鬧,到沙發上坐著。」他現在可沒心情安慰她。

「我——」

「去坐著。」楊漢成皺一下眉。

朱盈莎淚眼蒙矓。「你對我好凶……」她哽咽地說著。

「莎莎,我很累,我已經兩天沒睡了,所以,我現在實在沒心情哄你。」他仍是皺眉。

朱盈莎吸吸鼻子。「我就叫你別做什么霹靂小組了,你不聽,生命沒保障不說,連——」

「莎莎。」他截斷她的話。「我現在沒心情跟你講這個。」

朱盈莎瞄他一眼。「好嘛,」她低頭拭淚。

「你到客廳坐著,我去泡杯咖啡。」他疲憊地揉揉肩膀,要打發她可能還得耗掉他不少時間。

「哦!」朱盈莎往客廳走。

楊漢成打個大呵欠,認命地往廚房走,當他走到空盪盪的廚房時,才想起他昨天剛搬進來,根本還沒有時間去買煮水用的茶壺。

他瞄了一眼廚房,看看前任房客有沒有留下可用的廚具。他打開瓦斯爐下的收藏櫃,在里頭發現了一個湯鍋,他微笑地拿出湯鍋!可當他瞧見鍋里燒焦的痕跡及無數的蟑螂蛋時,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果然,這年頭已經沒有好心人了。」他將湯鍋塞回去,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而後順手打開廚房的窗戶。

窗戶外是個小天井,他能從這兒瞧見隔壁的廚房,雖然滿是臟污的紗個稍微阻礙了他的視線,但他還是能瞧見對面廚房的一舉一動,還有……他深吸一口氣,好香……是濃湯的味道,他聽見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聲。

一抹身影在廚房忙碌地移動著,是剛剛撞頭的女人,脫了層層衣服後,她苗條不少……一想到她方才的模樣,他不禁又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