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2 / 2)

猛男的甜心 未知 5891 字 2021-01-02

她露出笑,進了屋,順手關上門。

第五章

「什么?」他從箱子內翻出另一只馬克杯。

「我說了,五樓的庄太太讓人倒了會,問你該怎么辦?」她坐在他簡陋的客廳里,看著堆了一地的箱子,有些甚至還沒打開過。

「為什么問我?」楊漢成拿著杯子進廚房清洗。

「因為你是警察。」她自沙發上起身,跟著他進廚房。「還有,二樓的那兩個小孩在路上撿了三千塊,要我問你這么少的錢應該不用交到警察局了吧?」

他開始發笑,聽著她繼續說:「樓上的李乃乃說要修一樓的雨棚,可是二樓的住戶,就是上次你去調解的那個丁小姐不肯交這筆錢,李乃乃要你去跟她說說,還有……」她又推了一下鼻子,隨即嘆氣。「沒眼鏡真不習慣。」

他取笑道:「這也歸我管嗎?」

「不是。」她皺眉。「我忘了戴眼鏡出來。」

他拿出放在櫃里的咖啡隨身包。「你近視很深嗎?」

「五百度。」她眨眨眼。「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自從剛剛發現忘了戴眼鏡後,好像眼前的東西都開始模糊起來,那是咖啡嗎?」

「對。」他頷首,好笑看著她眯起眼睛。

「我不要咖啡,等會兒喝了會睡不著。」她搖頭。「給我杯熱水就行了。」

他將咖啡隨身包拿開,倒了杯熱水給她。

「你的東西為什么幾乎都沒拆開?」她問。

「我一回來就想睡覺,所以……」他聳聳肩,為自己泡了杯熱咖啡。

「當警察很忙嗎?」她頓了一下。「莎莎小姐說你不是一般的警察。」

這話讓她揣測良久,難道他是派出所的巡官,還是副局長、局長?不可能,他官沒這么大吧!他看起來還挺年輕的。

為此,她去查了書,原來警察也是有階級的!跟軍界一樣,什么一線三,一線四、一線……以此類推,只是不知他現在在哪個位責?

「她又來過了?」他的語氣飽含著無奈,啜口咖啡。

她頷首。「她也要我留話給你,說什么有個宴會要你陪她一塊兒去。」她眯眼打量他。

「怎么?」他模仿她的動作,上下估量她。

她不好意思地說:「沒有,只是很難想像你穿西裝去宴會的樣子。」

他露齒而笑。「我有過一次要命的經驗就夠了。」他不自覺地摸了一下胃。

「你真的參加過?」她瞪大眼,不可置信。

他頷首。「到客廳坐著吧!」他覺得胃又開始作怪了。

藍郁涵跟在他身後走回客廳,她在沙發坐下時,瞥見他自口袋拿出一片葯劑吞到口中。

「你吃什么?」

「胃y中和錠。」他說。

她立即皺一下眉頭。「吃葯不能配咖啡,而且,胃痛也不要喝咖啡。」她將手上的杯子放在小茶幾上。

他微笑。「又是百~萬\小!說看來的。」

「這是常識。」她堅定地拿走他手上的杯子。「而且,晚上喝咖啡本來就不好。」

「咖啡對我沒什么影響。」他笑說。

「如果沒影響!你就不會胃痛了。」她起身。「我去倒杯熱水給你,如果你胃不舒服,可以吃高賣菜或高麗菜汁,它可以保護胃壁。」

他笑著說:「你真可以出本生活大全了。」

藍郁涵自廚房倒了水後又走出來。「胃有毛病的人不要吃刺激性的東西,而且三餐最好定時。」她猜他的工作讓他作息不正常。

「謝謝。」他接過她手上的熱水。

「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她又想起朱盈莎的話。

「我專門處理一些比較棘手的案子。」他模棱兩可地說著。

她習慣性地推了一下鼻梁,再次想起眼鏡不在臉上。「你是說……危險的那一種。」

「這樣以觀看人的角度而定。」他謹慎地選用字詞。

她點頭。「我懂了。」意思就是——危險。

「莎莎還跟你說了什么?」他啜口熱水。

「沒有,她說話老喜歡拐彎抹角,不肯講明。」她好奇地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關系?」

「朋友。」他簡潔地回答。

「是嗎?」她一臉狐疑,基於女人的直覺,她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

他頷首,換個話題。「鄰居的事,我明天就會處理。」

「好。」她點頭。「你記得告訴他們,不要再找我傳話了。」

他微笑。「你沒告訴他們嗎?」

「我說了,可是沒人要聽,不然就是:藍小姐,你就住他隔壁,比較方便,我們不曉得他什么時候回來。」藍郁涵皺皺鼻子。「說得我好像閑閑沒事,二十四小時在監視你家一樣。」

他大笑。

「我一直說我跟你不熟,可他們沒人聽進去。」她嘆氣。

「我還以為我們交情不錯了。」他笑著喝口熱水。

他的話讓她眯起眼想看清他的表情,他在她面前揮了一下手。「這么近你瞧不清嗎?干嘛眯眼?」

她立即眨眼恢復正常。「也不是看不清,可能是依賴眼鏡習慣了,一拿下來就覺得眼前好像上了層霧。」她習慣性地又摸摸鼻梁。

「這樣清楚一點了嗎?」他將臉湊到她眼前。

她嚇得差點翻下沙發,驚慌失措的模樣讓他大笑。

「你做什么!」她瞪他。

他笑著搖頭。

藍郁涵疑惑地盯著他,而後拿起桌上的熱水喝了一口。「我剛剛還沒說完,莎莎要你打電話給她。」她頓一下才又接著道:「你是不是一直沒接她電話?」

他的笑容依舊,不過,帶著淘氣的意味。「我換電話了。」而且,這次誰要是再泄漏他的電話,他就拿人開刀。

她恍然。「你在躲她嗎?」

「我正打算移民到另一個星球去。」他嚴肅地說。

她讓他逗笑。「她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她才剛跟男朋友分手。」他回答。

「哦!」藍郁涵點頭,可她還是覺得兩人的關系沒那么簡單。

「你呢?有男朋友嗎?」他突然轉了話題。

他的話讓她怔忡了兩秒。

「我是不是問錯問題了?」他微笑。「這樣吧,你有幾個男朋友?」

她怔住。「你在胡說什么啊!」她又好氣又好笑。

「我又問錯問題了嗎?」他放下杯子。

「我沒男朋友。」她回答。「你看起來才像是那種有兩三個女朋友之類的人。」

他笑道:「為什么?」他摸了下下巴。「倒沒人說過我像花花公子。」

她搖頭,「你才不像花花公子,花花公子要長得秀氣一些,你太……嗯……」她想著該怎么說。「像建築工人之類的。」

他哈哈大笑。

「所以,我老覺得你跟莎莎站在一起感覺不太搭。」

「她跟我是兩個世界的人。」他微笑。「她是……」他再次摸摸下巴,想著適當用詞。「千金小姐。」

她贊同地點頭。「對,你則像長工之類的。」

「那倒是。」他笑著頷首。

「如果你是秀才之類的讀書人,感覺也不會太怪,可偏偏你是……」

「長工型的。」他笑著接話。

她點頭。「依你的職業,在古代應該是捕快,捕快配小姐也很怪。」

「那捕快該配什么?」他一副興致盎然的模樣。

她皺眉,認真思索。「武俠劇里很少有捕快的妻子出場!不過,依照他們的階層,配得應該是小家碧玉型的姑娘。」一說完,她又急忙補充,「我不是說人該有門戶之見……」

「我懂你的意思。」他輕抬手,示意她不用這么緊張。「你又眯眼了。」他輕碰了一下她的眉際。

她嚇了一跳,反s性地眨眨眼。

「你要不要先睡一會兒?」他看了一下手表,快三點了。「門開了我再叫醒你。」

「不用。」她搖頭。

「擔心我會襲擊你?」他取笑。

「不是。」她瞪他一眼。「在陌生的地方我睡不著。」更何況他還在旁邊,這樣感覺好怪。

「明天你會沒精神上班。」他說道。

「我明天休假。」

「是嗎?」他微笑。「沒想到我們兩個都放假。這樣吧!我請你看電影。」

「啊?」她嚇了一跳。

「今天如果不是為了我的事,你也不會被鎖在外面,更何況,上次我吃了你的東西!還沒機會回請你。」

「不用……」她搖首。

「我很久沒看電影了,就當陪陪我。」他笑著說,身子向前傾,朝她靠近。「怎么樣?!賞個臉吧?」

她注視著眼前的笑臉,感覺血y莫名地往上沖。「哦……好……好吧!」她下意識地伸手托眼鏡,隨即尷尬地放下,她又忘了自己沒戴眼鏡。

他凝視著她微紅的雙頰,說道:「你沒戴眼鏡看起來很可愛。」

她怔怔地看著他,臉兒更紅艷了。

他是在跟她調情嗎?

這種想法讓藍郁涵臉上一陣發熱,為此,她翻來覆去一整夜,好不容易入睡,卻又夢見他。

「不要胡思亂想。」藍郁涵對著鏡子說話,一邊努力地梳攏翹起的發絲。「可是他說我可愛,又要跟我去看電影。」她突然拿下眼鏡,湊前看著鏡中的自己。「這樣很可愛嗎?怎么不說美女……」她急忙搖頭。「虛榮,虛榮,藍郁涵,你真是虛榮。」

她看著自己烏亮的發絲,喃喃自語,「其實他是個不錯的對象……天啊!我在說什么?」她摸摸發燙的臉,望著鏡中含羞帶怯的人兒。

「不要胡思亂想。」深吸幾口氣後,這才走下心神。「完了,好像有黑眼圈。」

她忽然道,瞪視著眼下的y影。

「怎么辦?撲點粉好了。」她看看手表,還有半小時才出門,時間還夠。她拿起吹風機努力想將翹起的發絲吹直,而這花掉了她十五分鍾的時間。

「好。」她拍拍臉,撲上一點蜜粉,讓膚色看起來好一點,而後抹上護唇膏。「這樣應該可以了。」

她看著鏡中的自己,推了一下眼鏡,她今天選了件套頭且稍微貼身的紅磚色毛衣,以及帶著蘇格蘭味道的格狀毛料長裙,看起來還不錯,而且沒有盛裝打扮的感覺,如果弄得太花俏,總覺怪怪的,他們只是去看場電影,沒必要太緊張。

「又不是沒跟男的看過電影。」她自言自語地說:「不要太小題大作。」她又對自己心理建設一番後才走出浴室。

一出浴間,電話便響了起來,她走到客廳接電話。「喂!」

「姐,是我。」

「你現在在哪兒?」藍郁涵問道。

「西班牙。」藍音涵興奮地說。「再五天我們就要回台灣了。我是要跟你說,我買了東西……」

「你又買東西?!家里放不下了。」藍郁涵打斷她的話。

「我已經買了,而且已經托運了,大概再幾天就會到台灣,我先跟你說一聲。」

藍郁涵嘆口氣。「你又買了什么?」

「我買了大木雕,很有原始風情,你一定會喜歡的。」

「大木雕?」藍郁涵頓覺有種不祥的預感。「多大?」

藍音涵的笑聲傳來。「秘密,反正你一定會喜歡的。好了,我要掛電話了。」

「等一下,到底多大……」嘟嘟的聲音傳來,讓藍郁涵又嘆口氣。「真是,每次出去就買一些奇怪的東西回來,我們要大木雕干嘛,客廳都擺不下了。」

話才說完,門鈴已響起,藍郁涵突然覺得心跳加快。她深吸口氣,告訴自己不要神經兮兮後,才去開門。

「好了嗎?」他站在門外,穿著米色毛衣,黑色卡奇長褲,外頭罩了件輕薄的咖啡色外套,看來很帥氣。

她感覺臉上一陣熱意。「我去拿外套。」她開門讓他進來,而後急忙跑進房里拿了件厚重的橄欖綠外套、格子圍巾跟側背式的手提袋。

他倚在門柱邊,瞧她慌忙地跑過來。「時間還早,不用這么急。」

「好。」她經過他身邊,從鞋櫃里拿出短靴。

「你很冷嗎?」他看箸她穿上厚重外套,還圍了圍巾,外面雖天有些yy的,可不至於這么冷吧!

「我怕冷。」她穿上鞋。「走吧!」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微笑道:「我第一次見你穿裙子。」

她的紅暈加深。「因為……前一陣子寒流來比較冷,所以穿褲子,今天……天氣不錯,就穿裙子。」她蹩腳的解釋著,不想讓他以為她是因為要跟他出去才穿長裙。

他的笑意加深。「你穿裙子很漂亮。」

她感覺臉上一陣火辣的燙意,隨即緊張地推了一下眼鏡。「哦……謝謝。」

「走吧!」他笑著說。

一下樓,就瞧見他的重型機車,她立刻道:「我應該穿長褲的。」

「為什么?」他拿出安全帽。

「我習慣跨坐。」她拉拉長窄裙。

他跨坐上車,微笑道:「放心,我不會讓你掉下去的,上來吧!」

她帶上安全帽,右手搭在他肩膀上,借力上了後座,她有點害怕地往後看,深怕自己不小心會掉下去。

「好高。」她從沒坐過重型機車。

他笑著戴上安全帽,回頭對她說:「摟著我的腰就不會掉下去了。」

「不……不用。」她的手不自覺地抓緊他的肩膀,他們還沒熟到能摟腰吧!

他只是微笑,也沒勉強她,隨即發動摩托車往前騎去。

冷風吹來,藍郁涵的圍巾飄揚,不停地打上她的臉,她空出一只手將圍巾塞進大外套理,沒想到他卻一個煞車,讓她往前傾,撞上他彎曲的背。

「哎喲——」她驚叫一聲,安全帽敲上他的背。

他伸直背脊,轉頭道:「你沒事吧?」忍不住笑意。

「沒事。」她摸摸安全帽。「你這後座好高,我一直覺得會掉下去。」

「坐在後座的人要彎著身子貼著騎車的人——」

「這才是你的本意吧!」她就知道他別有企圖。「你該不會都用這招泡……泡……」

「泡妞?」他好心地幫她接話。

她用力點頭。

他笑道:「我這車是前一陣子才從別人那兒接手的,還沒機會用在泡妞上。」

「是嗎?」她有些狐疑。

他抬手敲了敲她的安全帽。「要測謊嗎?」

她漲紅臉。「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拉開笑。「我知道,你還是摟著我安全些,你穿那么厚,我沒法感應到什么的。」他意有所指地瞄了一下她的胸部。

臉頰又是一陣火熱,她瞪他一眼。「綠燈了。」

他笑著轉身,往前騎去。十五分鍾後,他在西門可附近找了個停車位停車,兩人隨便找了家店吃中餐。

吃飯的當中,藍郁涵聽見店家的電視正在播報一則新聞。

「昨晚警方破獲了一起槍械走私集團案件,槍枝數量為歷年最大宗……」

藍郁涵盯著螢幕上琳琅滿目的槍械,眨了眨雙眼。「你……昨晚在忙這個嗎?」

她試探性地問著正在吃餃子的楊漢成。

他抬頭,轉頭瞄了眼電視。「對。」他不感興趣地又轉回頭,瞧見她直愣愣地盯著電視。

「怎么?」他詢問。

「啊?」她回神。「沒有,我只是在想,你的生活很刺激,不像我,每天上班下班,無聊得就像寺廟敲鍾的和尚。」

他微笑。「你想要刺激的生活嗎?」

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我只是隨口說說,前一陣子我每天喝y陽水,就是把熱水和冷水混在一起,書上說可以增加抵抗力,還可以順便改運,我喝的第一天,輪胎就被漏氣,如果刺激是指這種的話,那就不用了。」

「你不喜歡你的工作嗎?」他笑問。

她微笑。「我很喜歡,因為可以看免錢的書……」她頓了一下,在他的笑聲中繼續道:「只是有時總想著要發生什么特別的事。」她聳聳肩,「我工作上最大的刺激,就是每天換報紙的時候,如果不小心就會被夾子夾到,還有排解老人搶報紙的糾紛……」

他的大笑聲打斷她的話,渾厚的聲音讓她的胃有些打結,她甚至覺得他笑起來比以往都要好看;當她感覺店內的人都朝他們看來時,她立刻覺得尷尬,連忙示意他別再笑了。他似乎不太在乎別人的眼光,可相對來說,她似乎就太拘謹了。

楊漢成微笑地摸了一下她的發,說道:「快吃吧!還得去買電影票。」

她因他的舉動而紅透雙頰,急忙低頭喝酸辣湯,深怕他瞧見她的反應。

用完餐後,兩人閑散著走到戲院買票。

「好久沒這么悠哉地來看電影了。」楊漢成看著四周來往的人群。

「我也是。」藍郁涵接話。「我都是租vcd回家看比較多。」

「這也不錯。」他順口道:「下次可以在你家吃爆米花、看片子。」

「好啊,」她很順地應了話,而後愣了兩秒。她會不會接得太順口了?他真的在追求她嗎?還是……他只是純粹以交朋友的角度說這些話?

「怎么了?」他停下腳步,看著發呆的她。

「沒有。」她立刻回神趕上他。

當他在戲院前排隊買票時,藍郁涵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飲料,在她經過雜貨區的廊道時,她訝異地瞧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