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富國強民養豬致富(1 / 2)

五星級男閨密 紅棗 6130 字 2022-10-31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五星級男閨密最新章節!

「既然你投了簡歷,也非常有誠意的到這里來了,但我還是想對你的背景資料簡單做個了解和面試一下。」

養母把阿成引進了我們大土房的「客廳」,那是整個房子里唯一比較好的地方,屋子的正中間擺了一張破舊的木桌,阿成坐在我對面。

對於他突然出現在這里,我一點准備也沒有,慌亂之下,只好偽裝出鎮定,佯裝出一派自然的提問起來,強化按時他如今我們的關系可是老板和員工,以便拉開我們的距離感,讓他好自為之。

可對面這位二世祖卻顯然不配合。

他盯著我,連眼睛都不怎么眨,聲音倒是如泣如訴。

「張彩鳳,你為什么突然就走了?都不通知我。」

我沒料到,對面的人倒是惡人先告狀起來。

然而他這句話下去,我心里像是一面鼓,或輕或重的被他的聲音敲擊著,連帶著耳朵里似乎都是這樣轟隆隆的回聲。他來干什么?當初在書架背後那一番話,我可是挺清楚了,他此刻再來找我是什么意思?

我努力壓了壓腦海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咳了咳定了定神。

「不管之前怎么樣,現在情況變化,我這兒是招人急用的,別和我談什么舊情,要留下得真的能干活才行。」

「『舊情』?你的意思是我已經是昨日黃花過去式了啊?張彩鳳,你走准備單方面分手了?」

我沒有理睬他,徑直道:「好了,我問第一個問題,你為什么想來這兒干活?」

阿成瞪了我一眼,沒好氣道:「當然是為了錢,為了養家糊口,沒有錢連媳婦都娶不成,我要掙錢娶媳婦呢。」

「你把你手上的手表賣了就能娶媳婦了。」我聽他這番不正經的回答,也頗有些生氣,我這次是真的想好好找個能幫上忙的人,而不是變著法子想和阿成這種膩歪了城市口味的二世祖譜寫一首鄉村愛情戀曲。他要是不干事,成天在這里搗亂,不僅沒有助力,還擾亂我的心情。

「這哪能呢?我這手表是a貨。」

我看了他一眼。他倒是急了,瞪著眼睛指著手表道:「這次真的是a貨!還有我身上這件衣服!也是淘寶上買的仿款,你看看這線頭,這針腳,哪能和正品比?!還有我這個發型,也不是我一直最愛的法國發型師給做的,是我花了20塊錢到農貿市場邊上的小發廊做的,真討厭,就給洗個頭,洗發小妹廢話就這么多,一會兒先生您要不要用我們理發店最新進口的法國洗發水啊,一會兒又是,先生要不要做一個和我們發型總監一樣帥的頭發!」

說到這里,阿成的臉色顯然不好起來:「還法國進口呢!那上面的法語一看就是谷歌翻譯的!還有你知不知道,那個發型總監搞了個洗剪吹的造型,竟然讓我這樣氣質的男人去弄一樣的發型!有沒有眼光!低俗!愚昧!」

說到這里,他眼睛頗為委屈的看了我一眼。

「不過說到底,我搞成這么慘,張彩鳳,都賴你,你得負責。」

我有些目瞪口呆:「這和我有什么關系?你自己突然愛上了山寨風或者想要體察民情去做20塊的頭關我什么事?」

阿成怨恨道:「還不是為了你!我哥關了我好幾天,我也深沉思考了好幾天,一被放出來,我就去媒體圈子內部發了個聲明。聲明你張彩鳳,不,文學,是我女朋友,現在是,以後還是。」他說到此處頓了頓,「除非你把我踹了。而且這個消息只有媒體圈內部知道,我口頭說的,也都警告了他們,公眾不知道,所以就是你把我以後甩了,也沒輿論壓著你讓你和你新歡不好過。」

我有些無措,看著他,也不知道說什么好,阿成雖然以一副「我就是這么胸襟寬廣」的姿態說話,但滿耳聽起來都是酸溜溜的怨氣,尤其是提到新歡兩個字的時候。

「這么無辜的看著我干嘛?別裝了,我知道你聽到我和我哥那次對話了,我哥都給我交代了。可張彩鳳你就不能再等等我么。我知道我還不夠成熟沒想那么遠,可你稍微等等我啊,我天生在愛情和責任方面能力低下,也算是殘疾的一種,你就不能優待下我這樣的殘疾人?而且不就是戀愛帶來責任么?你想和我結婚的心情我也知道了。」

「誰,誰想和你結婚啊?!」我的臉刷的紅了,他怎么老能這么歪理邪說曲解呢!

「那不是結婚的意思,只是說,一個人只要對一段感情認真,必然會想到結婚這樣的事的,結婚是水到渠成的,並不是要逼迫你,可你總不能完全沒和我結婚的心還和我談戀愛吧!不想結婚都是耍流氓!」我有些急了,「而且誰的意思是要和你馬上結婚啊!我才不要那么早結婚!」

阿成眨了眨眼睛:「解釋就是掩飾,你也別說了,你的心情我也懂。不過總而言之,反正你得負責。我雖然沒公眾公布,但私下和所有媒體聲明,這也不是我哥想要的結果,所以他現在把我所有的卡都凍結了。」

他的表情很坦誠也很輕松:「所以我現在一貧如洗了。我身上確實都沒任何值錢的東西了,當然,香水是真的,我路過專櫃的時候去噴了一點,畢竟我長得這么一表人才,ba根本不會懷疑我買不起的。」

「所以,張彩鳳,不要懷疑我來這里踏實干活的誠意了,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因為我要自食其力娶媳婦呀!」

「……」

我看著他真誠的眼睛,有些無力。他的樣子是賴定在這里了。

「我這里真的是個小廟,容不下大菩薩,而且城市的生活可能更適合你,這里交通不方便,甚至連手機信號都時有時無。」面對阿成這種態度,我仍舊是遲疑,「你確定你能適應這種生活么?」

「不,這里空氣清新,都是有機蔬菜,山清水秀,我就要在這里體驗生活了。」

無論我怎么勸說,阿成都堅決要留下,似乎為了表明他願意與我同甘共苦的決心一般。

「既然這樣,那我再來介紹一下我這里的情況,我這里目前也還沒盈利,只是為了讓山區的小朋友能過年吃上豬肉,基本就是義務工,工資的話,一個月只能付你六百。而且因為只是在起步階段,活多而且累,你能堅持么?」

見我態度軟化,阿成立刻笑了起來:「額知道額知道。」他看了我一眼,見我面色不善,然後才改口換普通話道,「包吃住就行啦。」

這之後我准備帶著他去拿了些必備的生活用品,毯子、牙刷和毛巾之類的。

他跟在我身後,非常溫順的站著,但就在剛才的一瞬間,他偷襲一般的湊過來親了我的臉一下。然後他把我的臉蛋擺正,逼迫我對視著他漂亮的眼睛。

一字一句道:「張彩鳳,我知道你現在還是沒法完全相信我,但是給我時間,我證明給你看。」

不管他是不是穿著山寨衣服戴著a貨手表頂著20塊的頭,但就在剛才的一剎那,我幾乎就快被動搖到倒戈了。

長得好看的人,穿成什么樣都好看。

正如用同樣的眼神看你,帥哥那叫含情脈脈,丑男那叫猥褻的色迷迷。

我一把撥開阿成的臉,一邊自言自語「轉過頭去轉過頭去,退散退散」,這才恢復了理智。

「那我和你講一下你要干的活,我這里目前就缺個喂豬的,以後早上要燒豬食,喂豬,清理豬圈,等等的,這些事,暫時都交給你了。」說罷,我從包里掏了掏,「哦,還有這本書,我想你用的到。」

阿成目光呆滯的看著被遞到他手里的那本《養豬致富》。

「張,張彩鳳,你叫我養豬??養豬?!」他的聲音里是不可置信,「阿林說只要給你的有機蔬菜澆澆水就好了啊,喂,你別走啊,養豬是什么意思?我這樣的人和豬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啊!你就是不體諒我的心情,也該體諒豬的心情啊!!!啊喂,你別跑啊!!我這么閃耀,豬看到我會心情抑郁吃不下飯的啊!!張彩鳳!真的要養豬么!!張彩鳳你站住!張彩鳳,你考慮下豬的心情啊!!」

我在阿成驚慌的嚎叫聲里加快步子揚長而去。剎那間,似乎覺得今天那么毒辣的陽光此刻也挺溫暖和煦的。啊,山區果然好,伸了個懶腰,我更覺空氣清新揚眉吐氣。

那個下午我安頓好阿成後,便跟著幾個村民一起去了趟鎮子上,買了些村里人需要的生活用品。這個山區的小村為什么這么落後,便是因為離最近的城鎮,路途也相當遙遠,且交通不便。僅僅這么一趟來回,那充滿石子的小路和顛簸的車,就快讓我把五臟六腑都吐出來了。當天晚上回村,我光顧著難受,根本無暇顧及阿成,倒在床上就睡了。

然而我剛睡到一半,便被「啪啪啪」的拍門聲給驚醒了。

「張彩鳳!張彩鳳!」

是阿成,我聽到他在門外喊。

我無奈只得不顧爬起來拉開了門。

卻見門口的阿成穿了一件襯衫,手里抱著睡衣,眼神無辜的站在我面前。

「張彩鳳,我要洗澡。」

「這里本來就干燥,還缺水,村里只有公共澡堂可以用,現在已經關了,我之前不是和你講過時間么?你為什么沒去?」

阿成把胸前的衣服抱的更緊了:「我從來沒去過公共澡堂啊,和那么多男人在一起洗澡,我沒安全感,萬一掉塊肥皂什么的,我這么細皮嫩肉,簡直是羊入狼群,有去無回。」

我看著月色下的他,有些無奈,即便此刻和我站在一片土地上,他骨子里到底是吃不起苦。

「我都走到那個澡堂門口了,可那里也太破了,感覺又臟,就是里面一個人也沒有,我也沒法進去洗澡啊!」

「可村里就這樣,甚至我曾經生活在這里的時候,連這個公共澡堂還沒建,有時候甚至大半個月洗不上澡的。」我看了他一眼,真心實意道,「你或許真的不適合這里。你沒法習慣這種生活的,我勸你早點回去吧。」

沒想到我這句話下去,阿成的態度反而變了。

「不行!我一定會堅持下來的!不洗澡就不洗澡!」他抱著睡衣,看了我一眼,「好吧,那我回去睡覺好了。張彩鳳那你也早點睡覺。」

說罷我還來得及說什么,他便真的跑了。

大概真的今天太累了,我的腦袋像是生銹了一樣,阿成走後,也什么都沒想,繼續回去倒頭睡了。

第二天我難得的睡了個懶覺,倒是被我養母叫醒的。

「鳳啊,鳳,快醒醒,快醒醒。」

我睡眼惺忪。

養母卻一臉焦急。

「城里那個娃出事了咋辦?」

我一個鯉魚打挺便醒了。

「咋回事?」

「跟你認識那娃早上要跟額去喂豬,額本來看他白白凈凈,就叫他煮豬食,這娃不肯,一定要自己去喂豬,結果還沒到豬圈,就把早飯都吐咧,現在還在吐捏。」

等我穿好衣服風風火火找到阿成。他正面如土色的趴在一個通風的小路口,手里抱著個桶,似乎在醞釀下一次嘔吐,一雙眼睛也因為吐而變得水汪汪的含著微微的淚意,看到我,只來得及眨巴眨巴,想說什么,卻一個不當心,又抱著桶繼續吐起來。活像個害喜的厲害的孕婦。

我走過去蹲下來,一邊輕輕的幫他順氣。

他又吐了一會兒,才終於似乎穩定下來。我給他端了杯水漱了漱口。

「張彩鳳,連我最狼狽的時候都被你看到了,滅口還是和我在一起,二選一吧。」

我瞪了他一眼:「你先把氣理順了吧。」

他卻急急道:「你不要覺得我體質差!這,這和我體質沒有任何關系!我身強力壯!身體素質非常好的!你不要覺得我沒有男子氣概!我就是受不了豬的那個味道,我怎么知道會那么濃郁啊!豬圈怎么這么臭。」

大概說到這里讓他聯想起了豬圈的味道,他受不了似的又打了幾個惡心,才又緩回了一口氣。

「真的太臭了,豬在這么臭環境里能快樂健康的成長么?我都還沒進豬圈呢,剛站在豬圈外面那條小路上,一陣風過來,就把我差點臭暈過去。就不能搞點香水來中和中和?」

我隨身掏了一顆薄荷糖給他。

「喏,吃了。」我順手又拿了一個大口罩給他:「誰叫你不做准備自己就要去喂豬?」

阿成立馬從善如流的戴上。

然後他眨巴著眼睛盯著我看了幾遍,才輕輕道:「我現在知道你多不容易了,在這樣的環境里從小長大,現在也能在這樣惡劣的環境里不動聲色的養豬。張彩鳳,你比我想象的厲害多了,你也比一般女孩子都堅強。」

我有點心猿意馬,阿成經過昨晚和今早的折騰,臉色顯得略憔悴。從城市到山村,幾遍是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過13年的我,尚且覺得非常難以調試,更別說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宋銘成了。這次回來,連我也經過了大約一個禮拜的時間才能完全調整過來,心平氣和的戴著口罩憋著氣去喂豬,更何況宋銘成?我原本應該給他時間讓他做好心理准備的。甚至換任何一個其他人來幫忙,我都會給出足夠的時間讓對方適應。

然而這一次我卻是故意。這一次對阿成,我卻反而不想給他這個時間。

潛意識里,我甚至帶了點賭氣,因為喜歡,反而變得患得患失,反而變得不再果決,甚至想,或許他確實不適合我,他確實無法體會到我的生活。就像兩顆星,他沒有辦法和我在同一個軌道運行。於是索性出最難的考題刁難他,把我曾經最真實的生活展現給他,把最真實的自己展現給他。

如果他被嚇跑了,他重新斟酌我們之間的關系了,那或許對我而言,反而是一種長痛不如短痛的解脫。

在他之前,我並沒有這樣正經的戀愛過,而也從未這樣喜歡過一個人,從最初以為他是特殊職業工作者,到後來的二少爺,我一路喜歡的,都只是阿成他這個人,反而更因此,才讓我懼怕。因為他或許並沒有下定決心,或許他還會遲疑,或許他並不成熟,然而我承受不住繼續飛蛾撲火後他抽身而退的慘淡。

我原本以為這是最理智的做法,用最短的時間,看清對方對你的感情到底多深,對這段愛情的誠意到底多真。

然而臨到這一刻,自己卻反而難過起來。我害怕他會真的,就這樣退縮了,我害怕他真的就這么離開了。這一刻,心里兜兜轉轉的,反而怨恨起自己來,為什么不給他時間呢?為什么不繼續粉飾太平呢?為什么他剛鼓起勇氣飛到這個山村里,我就要又把尖銳的矛盾和我們之間的差異擺到他面前呢?

這大約就是為什么有些感情里,明明是女方主動提的分手,可到頭來分手帶來的痛苦卻一點不比對方少。

這一刻看著眼前阿成英俊的臉,我多少有些悲哀。因為即便一直一直警告自己,不要太過喜歡他,可實際卻還是喜歡過頭了。

阿成的臉色還是不大好,但是他看著我,繼續輕聲的說話。

他說,張彩鳳,我們果然生活的世界相差好遠。

我聽他這么講,有些難過,但這種難過,也是意料之中的。

他的身家背景都太過耀眼,我害怕的便也就是這種差距。短暫的熱戀期過後,兩個人的相處,最終總要落到現實的塵埃里來。這些在戀情熱烈時候看不到的東西,才會暴露出來。如他的哥哥宋銘元所說,他之前怕是被愛情的新鮮感沖昏了頭腦,如今冷靜下來,大約才能理智做出抉擇。

「張彩鳳,我才發現,過去的我,即便知道你曾經被拐賣,不真實經歷這種生活,真的無法想象。」

「哎?你怎么表情這么凄苦?」他看眼我,頓了頓,「為什么不開心呢?是覺得不好意思么?把自己曾經困頓窘迫的生活環境暴露在我面前所以覺得難堪么?」

「你真傻氣。」

在我內心糾結的時候,阿成卻笑了。

「你這樣,我反而更心疼了。你和其他女孩子都不一樣,而這正是我最喜歡你的部分。世界有時候真是奇妙,真沒想到,那么多年前,我在國外享受著人生的時候,我未來的女朋友竟然在這里喂豬。而我們兩個人生如此迥異的人,能夠遇到,大概是我這輩子遇到的最美好的奇跡了。」

恩?不是接下來的台詞應該是,我們生活如此差別巨大所以我們還是不適合在一起么?怎么反而是這樣的答案?

大概我臉上的表情出賣了我。

阿成有些羞惱:「你在想什么呢?以為我會覺得,啊,果然和你不是一路人,然後被這些,什么豬圈很臭,沒水洗澡的小事就嚇跑么?我宋銘成這輩子沒有什么半途而廢的事情。而且,經歷一遍你曾經經歷過的,生活著你的生活,覺得也沒什么不好的,大概就是,雖然我的肉體飽受摧殘,但是心靈上似乎離你更近了一步。」

大概是覺得戴著口罩說話實在不舒服,阿成在和我講話的時候早已摘掉了口罩。如今便這樣深情的盯著我,即便臉色仍舊有些虛弱,但眼神里的真摯卻是沒有騙人。

我剛想回應他。卻不料一陣風過。豬圈里那綿延不絕的味道便一陣陣的飄了過來。

阿成大約本來還想來幾句深情告白,可如今在這陣風里,卻立刻丟盔棄甲的抱著桶繼續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