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理想的工作(1 / 2)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李易峰自傳隨筆集:1987了最新章節!

不同凡響的時刻

我一直堅定地認定自己會成為一個明星。我從來沒有想過別的職業可能,也沒有想過要留任何「後路」。我始終都在等待一個「不同凡響」的時刻到來。

懷著這個模糊的大方向,沒有具體的計劃或者步驟,我甚至從沒擔心過「萬一」:萬一這個夢想無法達成怎么辦?萬一等不到成事的那一天怎么辦?我只有一腔無來由的自信——我肯定會做出一些事情來,而且不會是簡單的事情。我不會只是一個普通簡單的人。

我以選秀歌手的身份出道,但比賽結束後,我就漸漸滑入了漫長的平淡期,沒有緋聞也沒有新聞,在公眾心里沒什么特別的存在感。那時的我就好像在一條黑漆漆的隧道里摸索前行,不知道要走多久,眼前才會驟然一亮,豁然開朗。那些夜里我常常茫然地望著窗外,遠遠近近的高樓在夜色里落下層層疊疊的黑影。偶爾我會長嘆一口氣,覺得自己空有一身力氣卻無處可使。那時來自外界的絕大部分回饋都是打擊,我常常在晚上冒出許多胡思亂想,擔心著各種各樣的「怎么辦」:怎么去應對采訪?上綜藝節目怎樣才算有「點」?很多個晚上我都睜眼躺到天亮,但醒來見到燦爛陽光一片,就什么都忘了。

那個階段的滋味不好受,但我從未丟失過信心。那時不管環境也好,自己也好,都沒有真正做好准備,我知道,我還沒找到最恰當的立足點,屬於我的時刻還沒有到來。發專輯效果平平,我也不覺得失望,因為原本就沒抱特別的希望。我很清楚唱歌不是自己最強的技能,也不會讓我一鳴驚人。我謝絕了公司讓我上綜藝節目的安排,周圍人都覺得我瘋了,多好的機會啊!但我知道,即使站在現場,我最多只能做塊「布景板」,即使因為一期節目多一些人認識我,效果也極其有限。這一切又有什么意義呢?選秀比賽的過程已經讓我明白,「人氣」這種東西很虛,沒有作品的支撐,一時之間再高漲的熱度也支撐不了多久。

我很清楚,要走更長遠的路,就必須成為一個演員。剛開始拍電視劇的時候,我和明道他們一起去台灣宣傳,我擔當的是「舉話筒」的角色:話筒遞到我手里,我說一句「謝謝大家」就傳給別人。走紅地毯時,別人都有尖叫聲相伴,但沒人叫得出我的名字,那個場景也沒有讓我感到心酸或失落——既然還沒有作品可以證明你的價值,就需要更耐心的等待和時間的醞釀。

我不急,但公司急。他們給我安排應對媒體的訓練,試圖爭取一些新聞點,但在我看來,他們只是在逃避一些根本性的問題,比如本身的業務能力。我不想被這些所謂的模式左右。在采訪里抖幾句機靈話,適時賣慘給自己加戲,就算能博得幾個娛樂新聞的標題,吸引到一些注意,也不是長久之策。我始終堅信一點,有了好的作品,才能有好的心態。有了自己的代表作,別人才會看到你、記住你,哪怕你不說話,也會成為人群的焦點。

電視劇《古劍奇譚》是我的轉折點。那個夏天,「百里屠蘇」這個角色讓我成了新媒體熱搜榜上的常客。電視劇播到第三個星期的時候,我和陳偉霆一起從上海去香港工作,在機場的時候突然看到許多粉絲在送機。第一次面對那種排山倒海一樣的尖叫聲,我們兩個都很興奮:哇,終於輪到我們了。預感是很奇怪的東西,雖然同期前後我還拍攝了其他一些作品,但在《古劍奇譚》播出前,我就隱隱認定,那個期待已久的時刻快來了。

爆炸式的關注度一度也讓我在接受采訪時感到緊張,怎么這個也會問,那個也會提?都是完全料想不到的問題。我對自己說,一定要保持鎮定,把控住場面,這樣人家才會覺得,你接得住這份關注,有潛力成為更好的演員;我還對自己說,一切才剛剛開始,不能把所有的軸都給壓了。

讓我欣慰的是,我從小的夢想不是一場空想。別人的方式再成功也不一定適用於我,只有按照讓自己舒服的方式往前走,我才能接近理想。可能是自信,可能是所有的挫敗感沒有打擊到我的核心價值觀,又或許是我並沒有真正考慮過失敗的可能,才漸漸有了現在的成績。人要信一點「吸引力法則」,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不單一的標准

從小學到初中,我的成績都還不錯,小學拿過的雙百分是我的歷史亮點。可惜,升入高中後,所有人都在拼命讀書,我卻不怎么認真,差距就出來了。我特別不擅長理科,一上數學課就犯困,物理、化學也讓我頭疼,考試前每一門心里都沒底,臨時的佛腳都抱不上。考卷上的選擇題,第三道往後就不會了,大題第一道答完,第二道就只能勉強把所有能想起來的公式都列一下,從形式上爭取到一點兒分數都好,再往後,就徹底無計可施了。有一回前排的同學「幫助」我,用手勢指導我答案,兩人配合過於默契,我考了一個不切實際的高分。作弊本來只是蒙混過關的下策,我還是有廉恥心的,非常不好意思。

要是時間可以倒回,我想回到高中重新好好念一次書,看看是真沒那個天分呢,還是只是沒用功而已。分享這些過往的糗事是因為,我認為讀書並不是唯一通往成功的路,成績也不是評判一個學生將來的唯一標准。我們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會碰上一些衡量優秀的標准,有些看得見,有些看不見。但如果你只有十歲,怎么可能在學校里就定下了終生的方向呢?後面的路還長著呢,誰能一眼看到頭。

我也看到過一些新聞,一些微商或者網紅在短時間內就靠做生意發了大財,他們好像也不需要特別的知識積累,也沒有付出特別的努力,一切都自然到來,這就走向了另一個極端。我想說的是,在學校里成績不拔尖的人,也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也可以有很好的發展,不應該因此就失去了自信,或者被老師一些暫時的評價打消了希望。

進初中的時候,我是個體育特長生。一位老師看了我的資料就想當然地認為,「特長生嘛,多半都是小混混」。第一次見我父母的時候,他就用一種意味深長的口氣說:「我們以後會經常見面的。」我的父母覺得很奇怪,問他為什么,他只說:「看吧。」那時我剛入學,他完全不了解我,不知道我性格很乖,連學人家把校服褲腿翻卷起來都不願意——在我心里那是「壞學生」的做法,和他的想象相去甚遠。

我畢業時,那位老師特地來找我道歉,他以為自己很有經驗,卻在我這兒看走了眼。我很慶幸時間改變了他最初的偏見,但我們還是隨處都會遇到類似的評判,一時一刻的標准,單一的價值體系,都充滿了武斷和主觀。在成長的過程中,人人都需要真誠的鼓勵,多一些換位思考不好嗎?

大學我就讀的專業是播音與主持,不過念了一年我就去參加「好男兒」比賽了,普通話沒能練到真正意義上的字正腔圓。學校的學習有種種遺憾,但我堅信,學習本身不應該只限於某個特定的階段,而是一輩子的事情。一個人能夠成長,更重要的是擁有學習的能力和意識。自己意識到學習的重要性後主動尋找渠道,比強制的方式要有效很多。比如現在,因為工作的需要,我學好外語的願望特別迫切。眼下沒有特別固定完整的時間段上課,但我有很多實踐的機會,事情總是有兩面性,取其長就好。

黃頭發,黑西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