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吸血面具(1 / 2)

猩紅法則 又見自在 2498 字 2022-10-31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猩紅法則最新章節!

不得不回家時,寧小蠻顯得依依不舍,把手絹留給了趙白城,走出幾步,又轉回頭來替他拍干凈身上的灰土,「狗剩哥,等我爹下回出門,咱們再一起玩兒好不好?」

「好。」趙白城點頭。

她是那么的小,就仿佛會走會笑的瓷娃娃,而這一刻趙白城看著她溫柔細致的模樣,卻愣神良久,覺得自己好像成了被照顧的那個。

她說過她也會保護他,現在看來這顯然是個鄭重無比的承諾。今天寧老五被拖來助陣,卻並沒有讓趙白城感覺到有多快活,反而痛恨起自己的無力。

我現在這么死不死活不活的,連打架的力氣都沒有,不是成廢物了嗎?

寧小蠻走後,趙白城嘆了口氣。

到了晚上,胡金花看到兩個兒子一瘸一拐,坐立不得的模樣,不免奇怪。開口問起時,趙兵趙勇卻無論如何也不肯吐露原因,只說是在學校打斗雞,把腿打崴了。

趙兵高高腫起的鼻子顯然不是斗雞能夠傷到的地方,胡金花叫來趙白城,見他同樣臉上掛彩,心中已然有數,照例二話不說,反手就是一記重重的耳光。

趙白城臉上炸出脆響,很快浮起數道指印。他卻連最起碼的表情變化都沒有,就仿佛毫無知覺。

對著他直勾勾的目光,胡金花不禁後退了一步,厲聲道:「怎么?供著你養著你,現在打完你哥不夠,還想打我?!」

「大娘,還有別的事不?」趙白城平靜地開口,「沒事我出去了。」

胡金花瞪著他慢慢轉身,邁出大門,臉色逐漸變得鐵青,反倒像是自己被摑了一掌。

青蒙蒙的月色正籠罩著山野,趙白城走在村外,陪伴在身邊的就只有影子。夜晚的大山仿佛巨人從睡夢中醒轉,威嚴、凝重、充滿生機。在此起彼伏的梟啼聲中,趙白城轉過山腳,上了牯牛嶺。

這條路他已經走過無數次了,以前是被老頭牽著,現在則是自己孤零零的一個。

想到寧老大跟寧老五的威風煞氣,趙白城下意識地握緊了拳頭。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渴望過力量,重傷初愈的身體卻又開始虛汗淋漓,就好像有只看不見的大手在拽著整個人往下沉。

寧家兄弟能獨霸十里八鄉的屠宰生意,就是因為他們拳頭夠大、夠狠、夠齊心。關於這一點,趙白城已經聽胡金花在家叨咕過無數遍,胡富貴幾乎每次都會被痛罵沒能耐。

我又該怎么有能耐?趙白城茫然想。

寧老大說等我長大,得混個人樣子出來,我該怎么混?爹和爺爺都不在了,我天天吃大爺大娘家的飯,萬一哪天他們趕我出門,我靠什么活?

山洞在白松林邊上,被大片灌木遮擋著,極為隱蔽。老頭當初常帶趙白城來,洞里放著套狍子的鋼絲套、捕獸夾,還有一桿火銃。老頭是個懶人,所以才找了這么一個在打獵時足夠方便的儲物地點。自打他失蹤之後,趙白城每次獨自來此,總是滿懷期待,盼著他會突然出現嚇自己一跳。

今天趙白城到了洞口,站了很長時間。洞里黑漆漆的一片,別說是人,連點蟲鳴動靜都沒有。

爺爺能打獵,我為啥不能!

趙白城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弄得一怔,很快激動起來,三步並作兩步進了洞。火銃背不動,現在也不是套狍子的時候,但獸夾卻是一年四季都能放。趙白城竭力回想著老頭以前下夾子的細節,摸到掛在洞壁上的馬燈,用帶來的火柴點亮,目光觸及積滿浮灰的捕獸夾後卻是呆了呆。

這堆玩意每一個都有十幾斤重,單憑他的力氣,連扳開都絕無可能。

趙白城沮喪之極,不由自主瞥向山洞另一側,老頭最喜歡坐的那塊大石。這完全是個無意識的動作,但一望之下,他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巨大的恐懼洶涌襲來,他叫不出聲,也絲毫動彈不得,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頸骨由於發力而咯咯作響,卻偏偏無法移開目光!

就在一個月前,趙白城還來過這里。而現在,足有桌面大小的岩石上卻不再是空無一物。

那里多出了一具手足俱全的白骨骷髏,半倚半坐,黑洞洞的眼眶正對著趙白城的方向,犬齒多達三對尖銳如匕,在火光下泛著幽幽光澤。

趙白城瞪視骷髏良久,終於大叫一聲,轉身逃出山洞。

死人骨頭並不算什么稀罕物事,碰上暴雨天氣,村後亂墳崗往往都會被沖去浮土,露出腐朽的棺木和慘白的顱骨。趙兵趙勇曾帶著一幫小孩把幾個顱骨當球踢,滿地亂滾好不快活。

但眼下的情形實在是太詭異,就好像那具骨頭架子是有意等在那里,等著趙白城走進山洞一般。

它是被誰搬來的?

趙白城一邊氣喘吁吁地狂奔,一邊牙關打戰,隨即腦海中又閃過更可怕的念頭——它是不是自己走來的?!

即便向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趙白城也不禁嚇得屁滾尿流,從山上一路沖到山下,摔了無數跟頭。

回到胡金花家,趙白城翻過院牆,進了自己的小屋躺在床上,這才發現兩腿酸軟,整個人簡直快要散架。緊綳的神經一點點松弛下來,他在黑暗中喘息良久,眼皮漸漸打架,倦極而睡。

第二天早上,胡金花看他衣服稀爛滿身擦傷,也不知又在哪里吃了苦頭,頓時冷笑一聲。趙兵趙勇卻面露異色,不由自主夾緊了褲襠。

趙白城稀里糊塗過了一天,每次回想起那具骷髏的模樣,老頭的影子總會與之重疊,全然無法控制。那么長的犬齒,趙白城就只在狼嘴里見過,他知道那不可能是老頭,甚至未必是人。但山洞明明就只有自己跟老頭知道,難道老頭真的死了,變成鬼來找自己?

想到這里,趙白城反而不怕了。

這世上可怕的是人,不是鬼,更何況老頭變成的鬼怎么也不能害自己。趙白城刻意忽視了內心深處的否定聲音,等到天色擦黑,鼓足勇氣再次去往牯牛嶺。

他實在是孤單了太久,如今抓住這點虛無縹緲的念想,就如同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再也不肯撒手。走進山洞後,他強壓恐懼,摸到塑料油壺,往熄滅的馬燈里添了點煤油,跟著點亮。

骷髏還在那里,身體佝僂著,像是睡著。趙白城盯著它看了半晌,汗水沁濕的衣服貼在身上,令他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趙白城靠著洞壁坐下,一坐就是一整夜,直到曙光從洞口透入,什么也沒發生。他已不再害怕,但卻無比失望,就如同做了場荒唐之極的夢,現在終於到了該清醒的時候。

不管活著還是死了,老頭大概都不會回來了。

沒人可以依靠,那就只能靠自己。趙白城看了看那堆生銹的捕獸夾,打定主意以後要天天來此,就算是用牙咬,也要將捕獸夾咬開,再慢慢摸索怎么去下。他出去折了些灌木枝,胡亂扎好,當掃帚掃起了洞里的塵土。早先打架時被石尖割破的手掌再度滲出血來,他瞥了一眼,便不再理會。